加载中…
关注博主
个人简介
古剑雁歌,80后。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女孩,请走开》、小说集《穿越晋江》和散文集《被风吹起的日子》,曾获第13届福建奖二等奖、第16届福建奖二等奖
个人资料
古剑雁歌
古剑雁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923
  • 关注人气: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晋江写小说,看来会成气候。这期发的李湘华、胡建志、林火烟的3篇小说,是3种写法,都不是简单地记录生活,这是一个证明。胡建志写历史小说,时尚的大时空穿越。林火烟写爱情小说,描绘人物的内心。李湘华直面现实,选取的角度别开生面。

    我这回不讲优点,专挑毛病,因为这3篇巧合地犯了同样的毛病。

    看稿前,我寄希望最大的是李湘华的《嫁巫娘》,读后,却比较失望。何为巫娘?这是一个新名词。巫娘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作家·编辑·文学组织者——陈志泽

沈墨彻

    陈志泽,出生于1943年9月,泉州市鲤城区人。1962年就读泉州五中高三级时开始发表文学作品,1979年创办《泉州文学》杂志,执行主编25年。主编“刺桐花文丛”十二辑108部,由海峡文艺出版社、北方文艺出版社、青海人民出版社、大众文艺出版社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藏身山林之中的江上塔


神奇的江上塔,见证了两个状元的诞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与海拔500米的高峰相比,今日凌霄塔很是渺小。

 



  1

  凌霄塔,是天上宫阙坠入紫帽山巅的一顶斗笠。
  这顶斗笠,仿若高耸的灯塔,屹立今日紫帽山的凌霄峰绝顶,俯瞰一座城的变迁,目睹一条江的浮沉。
  仰望斗笠一样的凌霄塔,是从攀登紫帽山那一刻开始的。8月17日。这是一个多雾的午后,雾霭潇潇洒洒地游弋在山腰间,山涧溪水潺潺,偶有鸟儿轻轻划过水面。我们穿行在山林中,远远看去,山顶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氤氲幻化,衬托出凌霄塔的诗意,宛如幻境。
  沿着林荫幽径拾级而上,迎面矗立着一座花岗岩砌成的八角石塔,“凌霄塔”三个泛黄的大字映入眼球,泄露出了她的身世。仰起头,看凌霄塔,它有着8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孤单的白塔,处在一片废墟中

白塔老了


1

每次乘车从安海镇水心亭禅寺经过,都会看到安平桥的西边矗立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A
  公元1135年,南宋绍兴五年,晋江县安海西畲。
  “笃笃笃———”清晨,黄小米在一阵急促的门板敲击声中惊醒了。他知道,这是年迈的老父亲在叫他起床了。
  他像往常一样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揉了揉眼睛,木屋内一片漆黑。点亮油灯,他推开破了洞的窗户,不住向外张望,看看天色。自从当了小货郎,这成了他的习惯。
  天刚蒙蒙亮,周围的屋舍被流动的薄雾笼罩着,仿佛还未苏醒。他抬头望天喃喃自语:“今儿个的天气还不算坏,希望有个好彩头,能把箩筐的货都卖光。”
  在父亲的一再催促下,黄小米扒了几口饭,啃了几口馒头,就去后院仓库搬东西。一捆竹笋干、两箱茶叶、三袋芦柑,这是自家仓库最后的存货,也是他今天出门的任务。套上深蓝色长袍子,他牵着一匹驮着装满货物的骡子,上路了。住在安海西畲的他,要去东边的旧市,沿街叫卖土特产。
  黄小米的一天是从吆喝声中开始的。20岁的黄小米,从西畲走向旧市,三步一回头,扯开嗓子叫喊:“来!永春的芦柑哎!涩了还要换的咧芦柑……”一声接一声的吆喝,穿过薄雾,划破小镇的宁静,唤醒沉睡着的人。
  在雾气蒙蒙的清晨,黄小米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多谢兄弟的多年来的惺惺相惜。呵呵。你见证了我大半个青春。

你的文字很精彩,还原了那个月年的我。哈。

青葱岁月里的那些流年

     ——致青年作家胡建志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A
  公元1436年,大明正统元年,九十九溪。
  “咿咿呀呀……”年轻的蔡山坐在穿梭于丛丛水草的木船上,静静地看着艄公手摇大撸,在碧绿的九十九溪上划出一条条水纹,将一个又一个石拱桥的桥洞抛在身后。
  船行渐缓,再细往远处看,往来船只如织,熙熙攘攘,还有一望无垠的棉田和甘蔗林。突然,摆渡的艄公高声道:“池店到了!”
  “这就是池店啊,大富豪李五的池店?”蔡山睁大眼,四下张望,一脸茫然。
  艄公抬起头,啧啧赞道:“可不是?富不过李五!单这一份热闹便非别地可比!”
  望着船来船往的渡头,蔡山也是感叹连连:“没错,听说这里是晋江北岸最富庶的小镇,繁华了几个世纪的安海码头也没有这么多船只。”
  “这怨不得安海码头,是大明王朝的一纸禁海令给造成的。”艄公倚靠着船栏,极目远眺,长声叹气。艄公说,他祖上是跑船的,咸涩的海风已浸透讨海人的生活,日本、菲律宾、越南等地都曾留下先辈们的足迹;而今,换了朝代,那片深深的海洋成了久远的记忆,很多讨海人只能像他一样,在江河上当个摆渡的船夫。
  艄公口中的“大明王朝”这个词,像一枚倔强的钉子,生生敲入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由晋江经济报与晋江市文联联合主办的《五里桥》,竭诚欢迎泉州地区的读者赐稿。

  部分征稿栏目如下:

  ●游历:记述个人生活中奇特有趣际遇;

  ●寻常巷陌:用另一种表达方式体现都市生存状况;

  ●好书:刊发书评,以及对一些文化现象进行点评的随笔;

  ●都市行走:评述都市生活现象与时尚;

  ●情景剧场:记录亲身经历的有趣“段子”;

  ●五里桥畔:以言论为主,兼发能引人深思的生活故事;

  ●晋江诗群:诗歌专栏,提倡诗风活泼、清爽,具有现代感;

  ●名家:刊发名家大家的精彩新作;

  ●第二故乡:作为一个外来建设者,请讲述你在晋江的酸甜苦辣。

  

  需要各位注意的是: 

  1.散文、随笔、杂文等以800字左右为宜,小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A 

  1790年,清朝乾隆五十五年,晋江县东石石蛇尾码头。
  天还没亮,鸡啼几声,一宿没合眼的蔡温友,看了看身边熟睡的三个儿子,又看了看在房间给他整理行囊的爱妻曾氏,不禁悲从中来,别过头,久久不发一语。
  翻身起床的一刹那,他泪眼婆娑中看见妻子的脸伏在行囊上,小声地抽泣,单薄的身子瑟瑟发抖。“咱不去,行吗?”妻子缩到蔡温友背后,失声大哭。“这年头,村子里人口过剩,在咱这讨小海,是挣不了几个钱,况且家里好几张嘴在等着吃饭呢?”蔡温友一把抱住曾氏,柔声说道。“可是我怕,我真的好怕———”曾氏捂着脸呜咽着,没有继续说下去。“不怕,黑水沟虽险恶,但有九龙三公的保佑,好几个去台湾闯荡的族人不是平安回来了吗?”蔡温友表面上若无其事,内心却很煎熬,一想起今晨就要渡台,手脚发软。夫妇两人抱在一起,靠在墙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两句,一直挨到天明。一抹虚白的亮光透过窗户的缝隙照射进来,映在蔡温友的脸上,他揉了揉疲惫的眼睛,擦去妻子脸上的泪痕,又看了一眼床头的三个孩子,匆匆出门。
  迎着熹微的晨光,身穿蓝布衫子的蔡温友,背着包袱,摸了摸怀揣的银票,穿过东石玉井悠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