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木叶豹象
木叶豹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108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菲薇蕊特
博文
(2009-04-29 16:29)
    今天是我离职的日子,干SP将近4年,实在是不喜欢这个行业。想起人生苦短,觉得应该做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
    博客的名字也改了,其实“美言不信”这个词是我经常打“木叶豹象”这四个字时发现的,同样的开头拼音字母。之前不太懂这个词,查了查发觉意思不错,“词藻华美的言辞、文章,内容往往不真实。”说的就是我的文章嘛,呵呵。
    最近经常看一些关于宇宙终极之类的东西,越看越强迫,一时眼前无大事,决心狠为自己活。
    记得十几年前的一段恋情,我和她走在家乡的街道上。和她在一起很满足,于是我告诉她,其实我们两个人以后生活在兰州,好好工作,假日和朋友们聚聚,这样的日子很不错。她说我没出息,说好男儿应该出去闯闯。其实我没认识她之前一直挺想当李自成的,后来我出来闯了,听说她留在家乡,嫁给一个军人,生了个胖小子,挺好,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路。现在我也是个已婚的人了,心态改变了很多,所谓出息这个东西,自己已经不太看重,多点利息才是正道。还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初中的时候说自己憧憬的未来的生活就是出门和兄弟们喝酒,喝醉了回家打老婆,哈哈。他现在有个家庭,有个儿子,打没打老婆我就不知道了,应该不会的。
    至于配图,没图也不强配了,又配得不好。至于那句话,留着。
    我有一个梦想,我要实现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25 17:42)

    

    大概个把月前,不知道为什么回想起了小时候的一次打猎经历。那个时候我还小,有一次父亲单位组织运动员去郊外训练,父亲也带上了我。路上的交通情况早已记不清了,我只记得那个地方是一片广阔的草地,草是枯黄的,天也是,放眼望过去,仿佛没有边际。
    那些运动员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下活动就演变成了一场围猎。
    我记得那些草都要比我高很多。在草丛中我看到了一只灰色的野兔,它不停地向草丛深处跑去,我在它后面紧紧地追赶。我们的距离越拉越远。终于,我看不到它了,脑海中留下的印象是它奔跑时高高抬起的后腿。过了没多久,我听见了一声枪响。
    晚上回到家,父亲给我们做了兔子肉,我觉得特别好吃。大人们都说兔子肉跟什么肉炒在一起就会变成什么肉的味道。
    现在,我觉得我也是一只跑进草丛深处的兔子。
    我有一个梦想,我要实现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10 17:08)

 

    在一个梦中去过无数次的教室里,坐着现在公司里的几个老总。最大的那个老总的面容却是传说中和他非常相似的那个演员的样子。他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发着很大的火,我则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
    又回到了成长的家里。我坐在父母卧室那张熟悉的藤椅上,脑子里转悠的想法是赶快趁着睡觉前把这个月的某本杂志看一下,至少看一篇文章。否则的话,买了那么多杂志,不去看它,越积越多,实在过意不去。
    我坐在一个老式火车头的正前方,随着假想出的汽笛声慢慢往前推进,眼前是一段一段的铁轨。忽然间,我又骑着自行车行进在一条长长的林荫道上,陪伴我的有两个同样骑自行车的人,一个是童年的玩伴,还有一个面目模糊。在我的自行车后座上,坐着我那已过世十二年的外婆。
    林荫道的场景里阳光灿烂,路仿佛还有很长。另外三个年轻人也骑着自行车靠过来,他们想和我们赛车,我告诉他们这样不行,我是载着老人的。他们告诉我他们的目的地,我隐约觉得我要去的地方比他们远很多。
    一行人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巷,巷口有一个小卖部。我想去买几瓶水,童年的玩伴阻止了我,他认为那些水都不干净,是直接拿自来水灌进别人喝剩的瓶子里的。这时大家都停了下来,外婆从车的后座上下来,手里拿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的瓶装水给我们喝。我抱着外婆开始痛哭,我说:“外婆,我真不该让您跟我们在一起这么辛苦,能看到你是多么不容易啊,我多希望这段旅程是愉快美好的。”外婆安慰我说:“没关系的,以后我们会像现在一样经常在一起。”外婆穿着那件我有印象的蓝色褂子。
    我醒了。在上班的途中,我总是担心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而我将离开人世。这么想的同时,我还在想,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这辈子的遗憾就太多了。
    还好,一切平静如常。
    我有一个梦想,我要实现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半年没有更新博客了。开始是因为忙,后来是因为懒。
    离开了旧公司,休息了好几个月,回家过了个好年,来到了新公司。在这个轮回的进行中,我逐渐理清了多年来的梦想和欲望。这些梦想和欲望如今有了载体,一个是AV,一个是MV。
    这两个我多年前那么不容易得到的东西现在那么容易就得到了,真得感谢互联网。另外,特别感谢韩老师松落那次很偶然的推荐。那次推荐的后果是我真的开始学日文了,并且开始使用代理服务器了。DMM真的是一个专业到爆的站点,我喜欢它严谨的分类方式。
    即便这样,我还是无法忘却少年时MTV频道被掐掉的痛苦。我哭着想要一台时光机去告诉过去的自己,那些都会过去的,总有一天,你想要的都会有。那天应该是阴雨连绵后的阴霾天,天空是湿漉漉的,树叶是绿油油的,要有光,微光,这样我就还有时间去幻想一切。那天来了,我却已经开始在人群中突然晕厥。黑暗中,我在想,其实我的人生就是一个W。
    我有一个梦想,我要实现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16 11:40)
 
    因为周末要攒机的缘故,在卓越下单收了VISTA家庭高级版一套,799元。一个盒子、一张纸片、一份协议、一本册子、一张DVD,且只能安装在一台机器上。结合中国国情,这不是垄断是什么?当然,这比刚出来时的价格便宜了一多半,比上一代的插屁也要便宜近一半。很多人会觉得不值,觉得我傻,其实我也觉得不值,但我不傻,我只是强迫症而已。
    正版强迫症从开始收藏磁带的时候就开始了。那时候很多磁带上都会标注是原装正版,甚至还有标注是真人原唱的,那个时代,很多港台歌曲进大陆都是被人翻唱然后出合辑的,能听到真人原唱都是奢侈。再后来,真人原唱基本普及,盗版也开始大规模出现,这个阶段我不自觉的就有了辨认孰正孰盗的能力,且从来没有错过,为自己买到正版庆幸,对别人买到盗版讪笑。那个时代,滚石和宝丽金卖得最火,为了那些统一的格式,我甚至买了很多并不喜欢的磁带。这种为了某种无意义的原因而去干某种无意义的事情并出现无意义的结果的状态就是强迫症的初期临床症状了,当然,人活着本来就没有什么意义,所谓的有意义也是空谈。
    磁带死了,CD来了。等我开始收集CD的时候,CD也弥留了。
    后来跳过VCD时代(中国特有)直奔入DVD时代。兰柴厂那时就是我的天堂,经常跑来跑去,一半的原因是换。盗版的片基太次了,能一次性爽爽地读完一张碟,我宁肯饿一天。对于那种屡换屡卡的碟,我的做法是往死里划烂了,然后抛向窗外。
    来北京后才发现现在正版的DVD市场发展得出乎我的预料,很多好电影都发行了正版DVD,于是开始收藏正版,这时我才发现选择正版要付出很多的代价,和金钱无关。
    我最最不能忍受正版DVD的问题就是删减,所有所谓色情、暴力、政治的内容都剪掉,情况严重的甚至不允许发行,我靠,多少好电影无缘正版市场。
    为什么中国不实行电影分级制,为什么好的文艺作品不能在正常渠道下获取,我能等到那一天吗?难道要逼我收藏原版吗?那可是条又麻烦又费钱的不归路啊,况且不符合我强迫症的接受范围。没办法,我就只能努力去做一个可怜的六区第一人了。
    对了,还有A片,买不到正版,想买日本原版的又嫌贵又不知道渠道又不知道会不会被海关卡住,那我只能下载了,没办法,我就是喜欢低级趣味,我就是喜欢沉溺在肉里。
    说回刚开始的VISTA,这个价格我还可以承受,毕竟攒一台机器也要好几千,不在乎这多出来的边际成本,再说了,程序员也不容易,熬灯费油的。为此我放弃了整机的性能,555,下次升级,我一定要全来最狠最烧的。
    本来想好好说说正版盗版的问题,说了半天觉得没心情了,那就就此搁笔吧,让心情随着远方的风筝高飞,在冬日的阳光和合格的暖气中,感受和谐社会的温暖。
    我有一个梦想,我要实现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29 11:20)

 

    九月末,前后左右的座位渐渐空落,我也渐渐空落。想起每件事都有来日,不禁恐惧上头。梨花各自盛开凋零,这家客栈从此不再路过。人人走入新的世界,而我在收拾锅碗盆钵,等待一个旧时的朋友来打开宝箱,为我铺一条阴霾天空下却还要树荫遮挡的小道。
    其实每个人都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表象下隐藏着什么。
    感谢伟大的文艺与色情,没有你们,我该怎么活。
    我有一个梦想,我要实现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10 13:46)

 

    尽管听到了彭坦唱达达的老歌;尽管在牛奶@咖啡的歌声中小感动了一下;尽管又一次看到了The Verse精彩的表演;尽管崔健的现场无比霸气;尽管Nine Inch Nails的现场震撼到夸张;但他们统统加起来再翻倍也无法阻挡Brett Anderson直接抚摸我的灵魂。
    从《Everything Will Flow》开始,《By the Sea》、《The Wild Ones》、《She》、《Filmstar》、《Can't Get Enough》、《Trash》、《Beautiful Ones》,到《Saturday Night》,我从头唱跳到尾。
    这是一个美丽的夜晚,让人想哭。
    情怀焚尽,时光不再。
    我有一个梦想,我要实现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20 15:08)
   
    怎么说呢,还是果味VC面子大,让我把一句倒计时般的签名挂了3个月,而且还专门来更新一次。
    2007年8月18日是果味VC一年一度的专场演出,当晚,MAO被挤得水泄不通。
    演出推迟了一段时间,但我相信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VC们拿出了最好的状态,观众们也回报以最好的激情。从《北极冰川》点燃现场开始,所有人都从头High到尾。在《年轻人》的时段中,观众中爆发了盛大的Pogo,而在最后谢幕曲《超音速列车》的时候,我看到众多年轻人自发地开起了火车。有一位女歌迷站到了舞台上和孙凌生一起开唱。演出结束的时候,这位女歌迷说感谢VC们的音乐陪她度过了大学时的每个不眠之夜,她爱他们的音乐到永远,真是一种朴素又动人的情感。
    当然,我最喜欢的还是那首最后被命名为《夜空》的新歌,当然我更喜欢它原来的名字。
    “时间,时间”,每当主歌响起的时候,我都会想起时间。看到舞台上气势十足的乐队表演,回想我当年的火热理想,联想我目前的生活状态,我也只能唱“时间,时间”。也许生活真的被改变了,夜空如此美好,但依然会有暗淡的星。
    这么好的音乐是该与很多人分享的,但事实上,知道他们的毕竟还是少数。我们的主流媒体在宣传社会民生的时候,喜欢说好的,但是大部分都是假的;宣传文化艺术的时候,喜欢说不好的,大部分也是假的。
    我有一个梦想,我要实现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06 11:06)
 
    今天是郑燕的本命年生日。不容易啊,36岁的人了,看起来像24的。在这里衷心地祝她生日快乐。希望晚上聚会的好气氛可以消解她最近的一些不顺。
    生活还在继续,总有一些盼头。7月11日《变形金刚》国内上映,我估计下下周就可以看到了。嘿嘿,好开心,想起了童年迷恋那些玩具时的每个小细节。
    近日重新梳理了杂志和DVD的收藏方案,希望不要再有改动。我恨强迫症,但是好像也爱着。
    我有一个梦想,我要实现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01 17:13)
 
    刚才凌子发来一个怀念童年的网页链接,我看到了那熟悉的一切,在那个瞬间,我闻到了小学时那种橡皮擦的水果香味。我差点哭出来。
    我再也不是那个背着双肩书包,戴着毛线帽子,走在雪地里的小学生了。我那些刀枪棍棒早已不知去向。记得父亲为我削过两把竹剑,我总是把它们背在背上,幻想我是全真教的道士,是的,不知道为什么,很小的时候我就想当道士,这自然不是为了什么仙丹或《道德经》。我只是下意识地认为,出家人总是武功会高一些,而和尚不能蓄发,对于有长发情结的我来说,当道士合情合理。
    再小一些,哥哥给我用挂历纸糊过两身盔甲,我骑在哥哥身上,自以为是哪家将。记得有一次,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我很生气地将盔甲扯烂并扔进了垃圾道,等等,我不能确定,这是真实发生的,或者仅仅是当年我的想象。
    我还有一个陪我多年的小棕熊,有一个冬天,我把它遗失在某处,后来冒着鹅毛大雪寻回了它。我一直没有为它取过名字。以后的岁月里,我为它安排婚姻,为它安排生育,为它生造出一个家。
    我独自一人爬到高高的煤堆上,想象着这是一个强盗的乐园;我独自一人在土坡上跑上跑下,想象着有天我可以身轻如燕;我独自一人观察冬天的枯枝,想象着那些叶子都是被我的剑气削掉;我独自一人用金色的纸裹住一根棍子的两端,想象着它就是我的如意金箍棒;我独自一人用金色的纸剪出两个小月牙,贴在我的眼皮上,想象着自己拥有火眼金睛;我独自一人把孙敬修的故事书逐字联想,想象着自己可以独创出一套绝世武功;我独自一人在楼道里坐着小板凳看妈妈买给我的《故事大王》,想象着这样的日子可以一直继续下去;我独自一人做着未来的梦,我独自一人来到了未来,我独自一人继续做着未来的梦。
    它们都已消失,就像幻觉,就像催眠。
    在高速公路上,我想,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把爱都给了她,所以他们可以抵挡那巨大的虚无。过往岁月的种种,就让它们束之高阁吧。
    爱,爱,爱,还是爱。
    我所规划的一切事情没有任何眉目。
    今天是个快乐的节日,我不得不悲伤。
    我有一个梦想,我要实现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