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0-10-01 11:05)
标签:

杂谈

 

一事:

 

自从去年以来不断发现有人假冒我的名字四处投稿,其中的文字有的是我的文字,另外一些则不是我的文字,纯粹系他人文字,冒充我的名字并附上我的个人简介投稿等等,投的刊物俱为一些市级报刊及企业内刊,有一些投写诗的朋友,后来通过沟通,发现俱不是本人,比如本人的朋友游太平、莫独等,还有比如石狮日报等等,现在发现越来越多,本人不胜烦恼,现申明如下:本人地址有两个:

 一:523850东莞市长安镇供销社钻石广场六楼人力资源部 麦志芳转郑小琼收

 二:510635广州市天河区龙口西路552号七楼 郑小琼收

除这两个地址之外的投稿均不是本人,请注意!

现发现冒用我投稿地址主要有如下:

广东广州市赤岗东路三街三号4004

广东广州市赤岗东路三街三号1001

广东广州市赤岗靖康街

 

      郑小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个时代的慢写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3 06:12)

《玫瑰庄园》后记

十四年前,我租住在黄麻岭银湖公园对面一间出租房,空闲时,便去银湖公园转转。公园很小,却很安静,水池、长廊、曲拱桥、亭子、高大的树木、草地、竹林……我很喜欢在那几棵大树下读书,在树木的阴翳下,我想起老家老房子后面的竹林与树木。有一天,我随手翻阅一本杂志,看到了潘鸿海先生的油画《外婆家》,刹那间涌现出了很多往事,一种浓浓的乡愁升起,想起远在四川的外婆,想起外公家的老房子。外婆是外公的第三房太太,在我幼年的记忆中,母亲家族复杂的关系常常让我无所适从,外公家只有外公这一房在乡村,守着老宅和田地,其余的各房都进城了,外公娶了数房妻子。她们各自生育了子女,又领养了子女,我外婆生育三个女儿、两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家族挽歌与时代之恸

             ——序郑小琼《玫瑰庄园》

 

茱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本诗集写了很多年了,终于给出版社了,感谢茱萸的序。


序………………………………茱萸

红尘的黄昏

针线

秋夜

惶惑不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02 07:06)

陈郢客对话

 问:陈郢客

答:郑小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01 09:40)

谈郑小琼

主讲人:

王宇平,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讲师。

地点:

上海交通大学当代中国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文化工作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趋向: 全球亚洲》最近一期发表诗歌七首诗及译者周晓静教授的评论介绍。

http://www.jstor.org/stable/10.5749/vergstudglobasia.2.1.0084 

七首诗分别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四年前,女工记刚写完的时候,发给了发星,他做一个小册子,寄了一些朋友,感谢这些朋友的评论,也感谢〈独立〉,十四年前与独立的发星相识,在他的帮助下,我的诗歌转型,一晃十四年过去了,感谢大凉山,感谢诗歌。


郑小琼女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年味,在车轮上奔跑 文|郑小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20 14:13)
玫瑰庄园(节选)




红尘的黄昏

回忆布满黄昏,掩面而泣的远游女子
后花园宁静的气息,时光像一条
下午的河流远逝,碎裂的鳞片闪光
青春在水中鸣叫,秋天多病而忧郁

站着的祖母跟随南方来的鸟哭泣
从空空的花园到萎缩风中的花盆
宿命的玫瑰,枯死的树长出新皮
隐居的人群,大麻中沉醉的祖父

他低低地呼吸,穿过玫瑰盛开的秋天
呻吟的风呻吟的树,五个向往爱情的
女子,她们白茫茫落尽铅华的脸,
她们一点一点流干红尘的渴望

我,数十年后的黄昏,用散淡的句子
写下即将倒塌庄园的宿命,夕光中
薄暮的气息让怀春女子充满幻想
玫瑰轻轻诉说远逝的爱情

风声日夜拍打灰窗棂,黄昏笼罩
凋零的庄园,一片光照亮比梦还长的
孤独、阴沉的冷清。田园平静
一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