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西渡
陈西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052
  • 关注人气:1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俺住的地方
博文
(2017-08-23 15:23)
汪村的这条河还是那般清澈,原来架在河面上的是座木桥,现在换成了一座单跨水泥桥。
河堤边的枫香树和糙叶树还是那么高大粗壮,树荫浓蔽。偶有几棵银杏和红杉杂在中间,倒显出几分清秀的模样。河里几乎看不到一筷长的鱼,只有一些娇小的石斑鱼和鳑鲏鱼簇拥着游来游去。
一个汉子手里提着围网沿河走来,他只穿一条老式的蓝布裤衩,浑身皮肤黝黑,裤衩的深蓝布反而成了亮色。他的目光一直投向波光粼粼的河面,这让他眼睛看起来精光四射的样子。
“河里看不到什么鱼啊,您有什么收获?”我笑嘻嘻地问道。
“今天没逮到什么鱼”他的嗓音即中气十足,又带点山里人特有的沙哑。
“有石斑吗?”
“还没有,要到暗暗边的光景才能有。”
如果他有石斑鱼的话,我想买几条中午吃。我们吃完中饭就要离开这里了,等到黄昏是不可能的。
我随他朝下游走,有个拦水的坝子,他光脚站在水坝上,指着一个激流冲出的小水凼说:“前天暗暗边,我在这个凼里逮到十几条石斑鱼,半筷长啊哈哈”。他咧着嘴。得意着。
“哦,是吧,有这么多啊”我说。
“可惜你今天没逮到啊”同学秀秀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2-29 16:37)
标签:

杂谈

嗯,下了,拿根扫把挑一个空酒瓶打酱油去。

各位路过的打酱油的,哈皮牛耶!

 

 

这场雪来得快,去得也快。木叶丫头说这是江南的一场豪雪,我基本同意。江南人对雪的憧憬几乎都有点病态,往往还混搭着青春和爱情,然后带着类似烤红薯摊前猛咽口水的快感,肆无忌惮地一直穿越到光腚的年代。博里有几个雪国的朋友,人家那里下个雪就像林妹妹的眼泪,说来就来。这样一比较,江南的雪就显得有点拿腔作势。所以南京提前下了点雪,某盟主就得瑟地四处发彩信。敢发个到北京看看,人家不嗤嗤才怪。

 

但这样理解江南人对雪的感情似乎不妥。

 

如果你是北极带的伊努特人,你是阿潭或者阿杜,冰雪就是你的土地,你住在冰雪里,生活在冰雪里,在冰雪里生殖、打猎、撒尿、擤鼻涕、自相残杀等等,你会对江南的雪非常失望。好吧,你是个企鹅,臃肿却优雅地在南极冰原上思考人生,你找到另一只,你们相爱,共同在海里觅食,一起成功逃避海豹的追杀,生下小企鹅宝宝,并把宝宝抚养长大,在极地寒风中相偎取暖,然后有一天你站在原地等着海豹的血盆大口,并注视着越跑越远的一大一小,如果这样,你同样会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2-11 15:40)
标签:

杂谈

最近当当了几本书,都是关于缅甸的,有小说,有纪实,也有风物志。有些男人不能想象床上没有女人的日子,而我则不能想象床边没有书籍的日子。所以英明的瓦尔特.本雅明早告诉我们说:书和女人一样,都可以带上床。看书的习惯是几本轮流着看,一本书死看到底,这样的耐心我是没有的。其实往深层里想,也不关耐心的事,大抵上能让我着迷的文字太少了罢。

 

 

昨天是我的生日,在家里我没提起,也果然谁也没提起。倒是临睡前拙荆调侃了一句,今天怎么没人送你东西?我酸酸地回道你以为你男人很有魅力是吧。其实昨晚我很期望儿子能送我一件这样的礼物:一个真心的道歉。前两天因为他学习态度不好批评了他几句,我批评得严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0-05 07:57)
标签:

杂谈



 

上午九时到达宏村之后,我并不知道该寻哪条路才能徒步到木坑竹海,甚至,我发觉自己已经深陷在宏村街道的车流人潮之中,思维出现了短暂的混乱。我来的是什么地方?我将到何处去?我为何而去?找了个稍显偏僻的角落,静了静心,慢慢喝了口水,顺便扫了几眼人头攒动的四周。是的,我已到达宏村,按照我百度的路线图,我将沿着南湖和奇墅湖右岸找一条山路前往木坑村,这条山路应该经过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7-20 21:39)
标签:

杂谈

一.

这个中午,我斜靠在学校的大门边上,眺望远处的那条公路。

其实我眺望的并不是公路,而是公路上行驶的客车。每一班客车驶过我都会想,这该是去我家乡的班车吧?当然,这种想法很幼稚。且不说去家乡的巴士每天仅有两班,分别在上午七点和下午的一点发车,就算赶上那个钟点,也有不同方向、不同形状的车,哪能都是去家乡的班车呢?

唉,刚来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2-15 14:00)
标签:

杂谈

 

 每年的214这天,男男女女的荷尔蒙都分泌得有些过剩。在所有即时通讯工具里都会看到很多关于“爱要死”的信息。什么“莫将情人节演变成擒人节”。什么“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让我们约会吧”。什么“赠人玫瑰,唇留余香”。等等不一而足。

 

昨日下午去政府办事,路过银辉家电大楼,就瞧见很多路过的打酱油的阻塞了交通,警察拉了警戒线,消防人员在大楼的墙根边摆了一只硕大的气垫。从车窗里曲项向天望,赫然便见一男子立于二十几层高的楼顶边沿,英姿飒爽,玉树临风,大有天下英雄出我辈之气概。等我办完公事再次路过,楼顶英雄消失了,警戒线没有了,气垫也不见了。不过打酱油的还在,都聚集于大楼后面出口,一个个嘴挂酱油瓶,面若桃花,看着警察将英雄往外扯,准备送他去拘留所。悲哉,这是一个不尊重英雄的时代,这是一个不尊重英雄的国家。

 

昨晚下班,糟糠的外婆家有点杂事,我就直接去帮忙处理了一下,也顺便留饭。打电话给糟糠说:我今晚不回家吃饭了,在外边儿吃。糟糠大怒,连声追问,我顺便把电话掐了。

 

不对,上面的版本有误。事实是这样的:我打电话给糟糠说,今晚我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1-12 09:44)
标签:

杂谈

1,健力宝金罐造假事件。

    一个25届巴塞罗那奥运冠军庄晓岩,一个27届悉尼奥运冠军唐玲,两人指控健力宝颁发的金罐和金厦模型造假。就是说那些玩意儿根本不是纯金打制的,要么是铜胎镀金,要么是蜡胎镀金,反正跟江湖骗术类似。被骗的当然不止她们两个,同期被健力宝忽悠的估计有几十人,他们都是奥运冠军。如果你不是奥运冠军,想被健力宝这样的牛逼公司忽悠还真不够格。

    不过这些被骗的奥运苦主目前恐怕投诉无门,健力宝老总都换了六茬,十九位高管先后离职,比割韭菜还勤快,你找谁说理去?尽管有句俗话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但现在健力宝寺庙里的方丈比较无赖,他发表声明:健力宝未承诺金罐用纯金制成。意思是说,他们可以用镀金工艺,可以用包金工艺,可以用两个9的金,甚至可以用一个9的金,反正有金就行。我终于明白健力宝公司衰败得如此之快的原因,你让巷口摆摊卖冰冻酸梅的大爷当可口可乐公司的CEO试试,保证用不了一年,可口可乐得垮掉。目前这样的CEO大爷换了六个,其中两个蹲了号子,大爷还真不好当啊。

    商业行为大部分是社会行为,你未承诺金罐用纯金制成也许是事实,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0-11 00:45)
标签:

杂谈

中秋那天我酿了点葡萄酒,这事儿没几个人知道。昨晚糟糠翻手机日历一看,都二十多天了,应该发酵得差不多了,可以启坛了;我掐指算来,觉得有点玄。为保险起见,还是先开两个玻璃瓶的为好,另外那一大坛子视情况而定。启封、过滤、高压锅蒸煮,一应步骤完成之后,我问糟糠闻到酒味没?糟糠以患鼻炎搪塞,随即舀了一勺尝之,说:甜。继而说:真甜。然后没了下文。我尝了尝,心里一下子拔凉拔凉。当你满怀期待地要酿出一坛葡萄酒的时候,结果酿出来的是一坛甜得发腻的葡萄汁,就好比你满怀期待地等了二十多年,终于娶了个黄花闺女,结果新婚洞房才发现她却是个石女,人生之悲哀不过如此吧。

 

就在我为黄花闺女变石女而沮丧着,糟糠却忙着去上网百度,然后一下跑过来说我们玻璃瓶密封得太死,没有空气不能发酵;一下说洗葡萄的水分是不是没晾干就塞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9-25 14:28)
标签:

杂谈

一百三十年前的今天
一个人诞生
在没有北斗的夜晚
两颗枣树
便是全部的星辰
我情愿你是生活的明镜
情愿你是世俗的僧衣
让人看见丑陋  让人也懂得包容

我拥有你的所有骄傲
不是匕首,不是投枪
不是嫉恶如仇的笔
不是击穿恶毒与谎言的眼
而就是
在苦难和愚昧的荒地上
你用以滋润它的那颗心

你孤独的生
也孤独的死
你活着
这世界苛责你的太多
懂你的太少
你死去
这世界褒扬你的太多
爱你的太少
这其实还是一样的世界
只是,你将不再复活。


——纪念鲁迅先生诞辰130周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4-06 20:41)
标签:

杂谈

伫立登封桥,眺望横江右岸,满目花黄。


若得听松观云、与月同榻,士耻封万户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