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玄
吴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19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五

  傅生看见一条浮 在空中的鱼的时候,似乎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其实他应该想到一指会把她带回来的,看着这个那么陌生的女人,而他们在网上居然谈了那么长时间的恋爱,
傅生觉得有点可笑,更可笑的是现在她和一指在一起,好像很亲蜜了。一指也出乎意料地变了一个人,这么个光头和写着“一条浮 在空中的鱼”的白汗衫,显然是刻意为她而备的,这样就是过客了吗?傅生觉着倒更像个流氓。傅生忍不住就笑起来。

  一指介绍说,我的同屋,他叫傅生,是位电脑专家。

  一条浮 在空中的鱼点了头说,你好。

  傅生说,你好。

  一条浮 在空中的鱼说,你是刚搬来的吧。

  傅生说,不是的,我一直住这儿。

  一条浮 在空中的鱼就诧异地看了一眼一指,一指不知道她干吗诧异地看他,就莫名其妙地看着傅生,傅生才发觉自己说漏了嘴,但也不知道怎样弥补,便礼貌地点点头,躲回房间了。

  一条浮 在空中的鱼说,你不是告诉过我,你跟一个女人同居一屋。

  是吗?一指说,一指说完马上想,傅生这傻瓜,连这种事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四

  一条浮 在空中的鱼给过客发了一封让他大为惊异的“伊妹儿”。


  过客:

  我喜欢你的坦城和直率,你什么都告诉我,是我最引以为荣的,但是,你也很残忍,你告诉我你跟一个女人同居一屋,你又告诉我你跟她做爱了,你这个傻瓜,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你一点也不了解女人。

  当我知道你和别的女人做爱,我受不了了。网上的爱情开始也许只是一场游戏,可我陷得太久太深,每当我想疯狂的时候,原来我面对的却是虚无,这种灵和肉的分离我不能再坚持下去,现在我痛恨网络。过客,我要见到你,没有身体的爱情是荒谬的。

  晚上,我在看电视剧《封神榜》,哪叱自杀后,灵魂飘飘忽忽的无处着落,看到这里,我哭了,我们呆在网上有魂无体,不也是这样吗?所以我要回到我的身体,我一定要见你。

  我明天下午5点到京,来机场接我,请不要害怕,我绝不是恐龙。

  不好了,不好了,明天恐龙就要从天而降。傅生面对屏幕自言自语着,一会,他真的害怕了,想想一条浮 在空中的鱼要以身体的形式出现在他的面前,无论如何不是愉快的事,他得阻止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

  当李小妮知道傅生整夜趴在电脑前是和一条浮 在空中的鱼网恋,觉得傅生实在是幼稚得可爱。网恋那玩艺,她也玩过的,不过是爱情泡沫而已,还互相见过面,及到一见面,
网上的激情就像春梦一样了无痕迹了。不过,网恋也是好的,一次一次的网恋就像彩排,为真正的爱情提供经验。所以李小妮对一条浮 在空中的鱼并没有什么感觉,那是一条虚幻的鱼,可以作为引子,开始她的爱情旅程的。

  那夜,楼里不知出了什么故障,突然停了电,傅生的网上生活也随之中断,傅生在黑暗里呆了一会,除了上网,就想不起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可干。操。傅生准备去北大南门的网吧上网,李小妮说,你要去哪儿?傅生说,我去网吧。李小妮说,你别去,我一个人害怕。傅生说,你也一起去吧。李小妮说,别去了,呆在黑暗里聊聊天不是挺好的。傅生只得留下来陪她。

  傅生坐在客厅里,闭了一下眼睛,又睁了一下眼睛,发现睁眼闭眼都是黑的,就有点决定不下到底该睁眼还是闭眼,及到李小妮端了蜡烛来,这个问题才得以解决。蜡烛短而胖,红色的,就是酒吧里常用的那种,它自身的红颜色似乎比它上头的那团光亮还吸引人,傅生就有些兴奋,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二

  李小妮的到来,傅生最初的感觉是房间变大了。但是没几天,傅生又觉着事实上房间是变小了。譬如,现在他就不能穿着裤衩在客厅里晃来晃去,以前跟一指使用的口头禅:
操,用在李小妮身上似乎也不合适,时时得提防着这个字不小心脱口而出,这就弄得傅生嘴生,面对李小妮,好像连话也不会说了,好像患了初恋失语症的少男似的。

  这就给李小妮提供了一种错误的信息,以为傅生爱上了她。既然人家爱上你了,何况又是同居一屋,你总得也给人家一些暗示和机会。女人给男人的机会,通常是让他干活,先是体力活,然后当然也是体力活。李小妮嫌一指留给她的铁床没有人味,要傅生替她买一张席梦思床。傅生说,席梦思,那么大的玩艺,我哪搬得动?李小妮说,叫搬运工吗。傅生说,既然叫搬运工,就不用我替你买了。李小妮说,这些活应该你们男人干,一个女孩连床都得自己买,不是太丢份了。这话很有点潜占词。大约就是从这句话开始,傅生觉着他对李小妮是没有意思的,当然也不只是李小妮,他对别的女人也是没有意思的。比较有兴趣的还是上网,网上的女人,这跟眼见的女人是完全不同的,网上的女人其实是由想象构成的,譬如一条浮 在空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七

  也就是期待棋癫子重新出现的某日,刘白从老柳树下毫无目的地往北走去,进入一片新盖的居民区。这地方他没来过,所以免不了东看西看。忽然一个五岁上下的小女孩吸引
了他,他觉得那女孩长得清秀,幼稚可爱,长大一定很动人。小女孩一个人立在日光下,一只小手很有兴味地按着另一只手心揉搓。揉一会,撮起手心里的东西眯眼细看,刘白看见小女孩玩的原来是一粒棋子,白的,那白子质地清纯,磨得柔嫩滋润,仿佛透明,又不反光,很不同于通常的棋子,好像妇女颈上卸下的玉制饰物。刘白来了兴趣,就过去问,小朋友,你手里玩什么好东西呀?

  小女孩见刘白满脸笑容,吃吃说,棋子呢?

  真好看,给叔叔看看好吗?

  小女孩大方地将棋子塞给刘白,刘白揉揉看看看看揉揉,确定是粒玉制棋子,喜不自禁,马上联想到棋癫子失踪多年的祖传之物,想不到今天在这里出现了,那么棋癫子失踪肯定和棋具有关,他一定也是发现自己的传家之宝而去追寻了……

  叔叔,叔叔,你也喜欢棋子吗?

  刘白激奋得忘了身边还有小女孩,赶紧说,喜欢,喜欢极了,告诉叔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五

  刘白说,你真不跟我下棋了?


  当然。雁南突然觉得不该再怂恿刘白下棋了,也许自己本来就不该教他下棋,现在他除了下棋,还是下棋,都已经一年多没有动笔了,简直玩物丧志。你也该写写东西了。

  有棋下,还写什么东西?

  你不是专业棋手,怎么能天天下棋?

  那才是真正的下棋,下吧。说着刘白搬了棋具,把棋子塞进雁南手里,恳求道,下吧,下吧。

  不下,你真的应该写写东西了。

  下吧。写作有什么好,远远不如下棋。

  刘白看雁南还是不下,又雄辩说,你不知道下棋确实比写作好,你想棋子本身没有生命,每一手棋灌注的都是棋手的生命,而文学不一样,文字本身就是活的,每个字都有几千年的历史,你动用它的时候,它也在动用你,实际上谁也无法真正驾驭文字,所谓语言大师,也常常似是而非,反而被文字操纵。再说写作是很孤独的事情,人往往被文字弄得怪诞,你看哪个作家是正常的?而下棋是二重奏,是两个人心灵的沟通,使人变得平易、沉静。下吧。

  不管你怎么说,我就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

  刘白的棋龄跟他的孩子同龄,学棋那年已年届三十,这在棋界是少有的。一般棋士早在五六岁就开始学棋。当然也有例外,像日本的某某某某九段学棋的年龄就与刘白差不多
。三十而立,这是个忙碌的年头,又要当丈夫,又要当父亲,又要干一些为了“而立”的事业,照理是无暇他顾的。刘白是个不怎么出名的作家——倒也不见得他缺乏应有的才气,大家都知道山上的小树和山下的大树的道理,如果他不是迷恋围棋而舍弃写作,日后时来运转名重文坛也未可知。不管怎么说,能在这种年头放弃刚刚起步的一切而专事通常属于消闲的围棋,实在是叫人惊异的,足见其人秉性与众不同,对这种人很难下结论,也无必要。

  刘白确实是个围棋坯子,棋艺的长进令雁南瞠目,棋瘾也日重一日,下棋的兴趣很快超过了写作,逮空就逼着雁南陪他下棋。有时下着下着,孩子闹了,雁南去哄孩子,自己也不觉就睡了,刘白久等不见出来,进去强行将她从床上拉起,说下棋呢。雁南咕哝着困死了不下。不行!刘白不由分说将雁南抱到棋枰前,坐好,说轮到你下。雁南睡眼朦胧哈欠连连抓着棋子就投,刘白斥道,认真点!接着恭恭敬敬递上茶水,要雁南喝下清清脑子。雁南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九

  章豪睡了一整天的觉,睡得脑子糊糊的,起来吃了一包方便面后,总感到有什么地方不对,但又不知道什么地方不对,心里很有点不安,老半天才发觉原来老婆没回来。不回
来就不回来吧,找到了原因,章豪也就心安。习惯性地打开电脑,又孟地想起与冬天里最冷的雪约好晚上见面,看看时间,怕要迟到了,章豪骂一句混蛋,就赶紧赴约。

  帝国大厦是这个时代的象征,就像一具阳物挺立在城市的胯部,那地方是大家都熟悉的,去过的,站在楼顶府视全城,很觉得人是有蚂蚁那么了不起的。章豪赶到顶楼,慌乱地扫视了一遍茶座,见没有右手拿着《理想国》的女孩在这儿坐等,松了一口气,让小姐领到一个靠窗的空位坐下,先要了一杯太湖出产的“碧螺春”。这样一边喝茶一边等着,是很合适的,章豪渐渐地沉静下来,突然想起自己忘了带柏拉图的《理想国》,这可能确认坐在这儿的章豪就是失恋的柏拉图?章豪又骂一句自己混蛋。

  不久,冬天里最冷的雪出现了,章豪看见她的右手如约半举着《理想国》,就像机场里接客的人举着纸牌子,样子有点可笑。这本书是不合时宜的,多余的,她的手也是不应该半举着的,章豪就立即庆幸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七

  诺言说,以后我不许你上网了。


  章豪说,这怎么可以,上网是新生活,你怎么能不许我过新生活。

  你不能呆在网上了,你应该回到生活中来。

  是吗。

  现在,你除了上网,对什么都不关心。

  是吗。

  我可不想当什么电脑寡妇。

  是吗。

  你知道你老婆现在在做什么?

  不知道。

  你把老婆忘了。你这样下去,哼……

  老婆的这一声“哼”意味深长,有点叫人害怕,章豪就不说话。诺言又说,你别在家里玩电脑了,我宁可你出去玩。

  有什么好玩的。

  那你就陪我吧。

  好吧。

  说好了?晚上陪我去迪厅。

  好吧。章豪想想,好像又不对。问,为什么去迪厅,而不是别的什么地方。

  我喜欢。

  好吧。

  章豪就被拖去蹦迪,这玩艺以前也玩的,在想丢掉脑子的时候,就来蹦迪。就是说他相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五

  诺言是很生电脑的气了。不只生气,简直是愤怒,趁章豪上班不在,就想整整电脑,都是这该死的,使她成了时下最时尚的一类:电脑寡妇。诺言盯着这个毫无生气的机器,
就像盯着与她争夺男人的第三者,心里充满了扑上去抓它个头破血淋的欲望。但是无论怎样盯着它,电脑总是黑着屏幕毫无表情,诺言就觉着心里睹得慌,恶狠狠地捏起拳头,可拳头落在显示器上却轻轻的,毕竟是花了一万多元买来的,砸烂它还是不忍。诺言叹了几口气 ,无可奈何地坐在电脑面前,好像是在对电脑说,我们谈谈吧。说着伸手去启动电脑。电脑发出一阵类似嘲笑的声音,然后才进入桌面,诺言漫无目的地点击、点击、点击,意外地就点到了冬天里最冷的雪发给失恋的柏拉图的信件和照片,诺言就像自己的隐私被人偷看了似的,将脸连带耳朵都红将起来。诺言看了一遍又看一遍,见冬天里最冷的雪居然肆无忌惮地朝她露出笑脸,就气出一口痰来,“啪”地一声吐到冬天里最冷的雪的脸上,冬天里最冷的雪的脸蒙了一口痰就变形了,但是那口痰慢慢地滑下去,她又露出那张笑脸来,好像比原来更灿烂了。诺言就只有当着冬天里最冷的雪的面,抑制不住地把眼泪流下来。许久之后,诺言才发现对付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