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自由城的囚徒
自由城的囚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42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不妄斋

不妄有三:

不可妄言,

不可妄行,

不可妄活。

 

新浪微博
博文

前阵子,《辽宁日报》刊登了一篇名为《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的报道,批判高校教师在学校课堂上“抹黑中国”的现象。这篇文章的对错,我们先放在一边,先看司马南对这件事的评论。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司马南说了下面一段话:


“学术没有超越于宪法之外的自由。爱国主义是公民的基本情感,学术自由则是学术活动中的一个规范。学术自由如果违背了宪法当中强调的‘热爱祖国’这样的宪法原则,学术自由必须让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7 21:22)
标签:

杂谈

发现楼道在向着繁华进取时,我有些惊异于自己的发现。

楼共六层,我家住五层。十年来的进进出出,把我从准青年拖到了正中年。人在眨眼间钙化老去时,原来那幢风光向好、南北通透、人见人爱的家属楼,也显出了衰相。家家门前的过道原本洁净敞亮,如今总有烟头和宠物的尿水,甚至成了人们的杂物间。岁月酷烈,楼道美貌的褪去,一如少女在岁月中的高速衰败。

某些楼梯拐弯处的空当,永远都堆着各户码放的礼品盒,纸的、木的、金属铁皮的。有的是水果的包装,有的是电器的外箱,还有的是制作精美甚至豪华的箱盒。这儿堆不下时,人们就堆到自家门前边。无论谁人,从这楼道走过去,就像走过整洁美貌的垃圾场。虽然拥堵,竟也有意无意地成为一种摆设和装饰:那些师、局级主人的家门前,堆的多是茅台酒和冬虫夏草的包装;那处长家的门前,常是一些茶叶盒与烟箱子;那户出版社编辑的门前边,又常是一些旧报和杂志。这门前的摆放,其实也正是各户人家私密外泄的窗口和展览。

还有一户年轻人,他家门前的变化与时俱进,是一段妙绝实在的社会发展史。那小伙是国企的普通职员时,他家门前锃光发亮、洁净如洗,宛若他新妻纯净的脸。后来他做国企的股长了,那门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阵子帮着发行部搬库房,忙里偷闲看了几页韩石山的《李健吾传》,李健吾是近代的一位文学批评家,里面讲了一个李健吾与书的故事,和大家分享一下。

李健吾8岁的时候,曾经听过老师讲《经国美谈》(日本明治时代小说家矢野龙溪的代表作)里的故事,这本书由此成为他的启蒙读物,他对这本书的感情非常深, 此后,李健吾曾三次买过它。

第一次是11岁,李健吾到北京后投考北师大附小时买的。父亲去世后,这本《经国美谈》失了下落。

第二次是在上清华大学期间,他在东安市场的青云阁发现了这本书,就好像猛然见了多年不遇的老朋友,一言不发,丢下老板说的价钱,抄起就走。虽然这时的他已经不再看这本书了,但书架上有这样一本书在,他觉得心里充实,安静。然而,这本书后来也丢失了。

第三次是在南新华街的一家旧书店里,李健吾又见到了这本《经国美谈》。买是肯定要买,但他不像第一次那样痴迷,也不像第二次那样急不可待。他耐着性子跟老板砍价。

“多少钱,这本破书?”他淡淡地说。

“不算破,不算破,您看,还很新。”老板明显地带着讥笑。

“多少钱?”他装作不耐烦地说。

“不多,四毛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致青春

分类: 心情碎语
如果有人问我:“《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好看吗?“我会回答:“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我还是推荐你们去看。这是一部拍得极其精致的电影“。
一、遗憾——李樯的中庸改编
评这部电影,不可能绕开编剧李樯,他将如何改造《致青春》的原著,如何在不打碎原著情节框架的前提下,融入他独有的风格,我不得不打一个问号。我相信他自由创作的水准,能不能写好《致青春》这个“命题作文”,是对他能力的一次考验。
原著的分裂化,是改编的第一个困难。《致青春》小说虽是一本,实为两部,以郑微毕业为分界点,前后两部分从人物性格、叙事环境、出场角色等多方面都大相径庭,前半部写陈孝正,林静居于幕后,后半部分则主打林静,陈孝正退而次之。在120分钟里浓缩整部小说的全部人物和情节,这显然不现实,不仅会打散影片的叙事重点,也易让言之有物变成不知所云。小说一般倾向于把人物关系和情节写得纷繁复杂,读者看迷糊了也不要紧,大不了翻回前面几个章节补习补习就行了。电影则是一锤子买卖,故事主线要流畅简明,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15 18:12)
标签:

杂谈

                          
摇滚,是中国内地原创音乐最富有生命力的一支力量,回顾过去的二十多年,如果没有老崔、魔岩三杰、许巍、郑钧、汪峰等摇滚人,内地乐坛将是一片可怕的荒芜。不可否认,内地摇滚乐最辉煌的时代已经过去,那个无数乐迷至今仍津津乐道的红磡演唱会,更多是滚石唱片一个拔苗助长式的市场行为。说汪峰之前,我要拉两个人出来躺枪——窦唯和许巍。
窦唯是内地乐坛最有才华的音乐人,没有之一,单凭《黑梦》《山河水》《艳阳天》这早期的三张专辑,足以证明他的实力,到了《幻听》《雨吁》更是到达了一个旁人难以企及的高峰。他的音乐理念过于超前,最近的专辑大多为即兴演奏,既无曲乐章法、也无信息和情绪可传达,有的只是风格,无可评价、无法评价。
再说许巍,97年的《在别处》是里程碑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他山之石
    我对王人博老师的感觉,经历了几个大的转变,一开始是喜欢,一节不落的听完了他的宪法课和宪政史,而后又觉得他上课不讲知识,不够系统,还一本正经的告诫一些师弟师妹要少听他的课。最后等到我走上社会,大学里学的那点“知识”都还给了教授们,现在能经常回忆起来的,反而是人博老师的许多话语。记得有一次在课堂上他讲起《天堂电影院》,一时兴起,问在座的学生有几人看过这部电影,应者寥寥。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愠色,“这么经典的电影都没有看过,你们平时都干些什么?”
    众人皆知他是电影迷,但未必知道他会写下了这么多影评,更不一定想到过他的这些文字能够集结出书。《孤独的敏感者》这本书,算是满足了我长久以来的期盼。
    此书书如其名,感悟充沛,笔触细腻。一个对生活浑浑噩噩,毫无知觉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6 21:49)
分类: 没事瞎琢磨
婚后生活很平淡,甚至有些乏味,我每天到家已经是快九点了,吃过晚饭耍上两三个小时,就到了睡觉的时候了, 好在最近婚姻、爱情主题的电视剧突然多了起来,闲来无事也就和梓瑰瑰一起看了几部。对这些商业剧,我本也没太高期望,只是图个养眼、消磨一下时间,剧情大多乏善可陈,帅哥靓女是一定的,白领职场是必要的,有房有车是必须的,婆媳矛盾是难解的,暧昧关系是难逃的。如果是先前,这些电视剧肯定入不了我的法眼,但联想起一年多来几位好友的婚变,却也有些感触。

《裸婚时代》里的刘易阳,也许是编剧为了吸引收视率来刻意营造矛盾,离婚离得莫名其妙,抛下一句“细节打败爱情”便落荒而逃,这句杀伤力很足的万能句式,看似意味深长,实际毫无意义。“裸婚”是当下中国新婚的G点,一房、一车不知道难倒了多少天下有情人,但如果说婚姻的破败仅仅是由于现实的残酷,不免过于浅薄。也许很多人的分开,不是被细节打败,而是彼此的差异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11 17:54)
标签:

杂谈

分类: 心情碎语
相比之下,东北人的故土观念是很淡的,他们更愿意子女离开家乡、在外闯荡。孩子能在大城市站稳脚跟,把父母接过去养老,这才能称得上是称心如意。我考上大学之后,与爸爸妈妈见面的机会就越来越少,每年只有假期能回家团聚一下。我那时候还很不懂事,总想找借口留在学校不回家,直到大三那年终于得逞,记得当时妈妈得知我不回家的消息后非常生气,在电话里说:“说不回来就不回来,我买了那么多的鱼和肉,你不回来我们怎么吃得完?”,我听了以后只是耸耸肩,心想:偶尔一次不回家怎么了。

七年北京、两年广州,我尝尽了漂泊的滋味,最终选择来到陌生的太原安定下来,也开始慢慢的体会到家庭对于一个人的意义。七月份结婚的时候,爸爸妈妈请了半个月的假来帮我张罗婚礼,然而就这么短短十几天里,我跟爸爸又起了数次争执,尤其是我坚决反对以后他们两个一起到太原来帮我带小孩,毕竟两代人的生活方式差异太大了,北海的环境又比太原好,何必非要凑在一起呢。

但我很快就后悔了。

父母经常是口是心非的:
“等我们老了,你也不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作者:中信出版社总编辑潘岳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1-09-12 23:26)
标签:

杂谈

分类: 心情碎语
昨天看非诚勿扰,有一个“喜欢中国的一切”的法国小伙,他对于中国无比狂热,甚至自学了九年汉语,这让我们这些本国人都为之汗颜,而相比之下,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年轻人,已经把自己人生的最大目标设定为:逃离这个国家。
结婚时,在太谷的回门庆典上,妈妈对我们的嘱托里有一句:“你们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后来我问丫头,你现在还会有报效社会这种志向吗?她很诚实的对我说:“没有了”。
我很认真地想了一阵后,对她说:“也许我们都是把对于政府的憎恨,转嫁到国家和社会身上了。”
我们都是软弱的人,没有勇气去抗争,只能想方设法去逃避,随着年龄的增大,自己多半已经没法实现这个愿望,只能努力为自己的下一代创造条件去留学、去移民。
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学了法律这个对正义异常敏感的专业的缘故,看到如今的中国在强权的道路上愈行愈远,而在法治的道路上大幅度的倒退,“和谐”的车轮碾过法治、公平、自由,对于这个生我养我的土地,已经不再抱有什么希望。我们不能指望中国再出一位戈尔巴乔夫,更不能期待如民国一样由军阀来解决问题。
不知这是软弱,还是幻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更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