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熏依
熏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081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9-07-30 22:58)
标签:

杂谈

想不起来的结束终于在结束中又重新开始了。我忘却了所发生的,习惯了混乱的周遭。我在感受身边人给予我的一切。现在有多少人在听我说话。每个人的能耐不一样。希望我说的是对的。以后大家会明白我现在说的做的是对的。谢谢每个人的理解。

有时间看看书吧,到网上搜搜东西看吧。生活美好的,家人好好的。加油,明天在继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19 03:04)
那天过得很快,回去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脚上还有雪。密密匝匝的。我们跑的太多,带的雪可不多,有时候一块,接着又被我们颠掉了。后来不知多少,毛孔细微的也能看到。看着日记也会很冷。冷的发慌。想不起来是哪日。有一段时间璐娜没写日记。好像过去了。然后布下一些和萧索类似气质颜色却不同的属性,所以璐娜写日记时还有我看日记时会很迷茫。甚至哭诉着找不到哪里去。也就这样,过了好长一会儿。或者一段时间,又开始一段萧雨邂逅的月光日光浴。秋风很凄凉,冬风很凛冽。也许这就是璐娜临走之前所说的不同。我想不明白。
 
那些很乏味的东西记录了一大串。她不喜欢华丽。兮兮刻意向欲望挣脱向矛盾挑衅的无稽,那人总认定,那是没有的,所以不必追求和索要。人就是不断地在拥有、放弃、选择和遗忘中徘徊。如果你在哪里逗留的时间长,尔后要记着回忆和遗忘。也便有了思念和感情。就是度过了十几年。
 
将手镯袋子咬在嘴边,很多年后,把我们的故事告诉自己的子孙还有更多的人。就当作是雨水淋下去,天苦到冥冥相忘。我也想过,后来打消掉了。所后的日子,没这些东西。
 
璐娜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13 13:27)
接着,我们都没有表了。在一些空洞里,我们不相信时间。看不到,所以认定那是假的。
 
看了好几遍,我终究没有弄明白那些话。不是很深。给人一种不连贯的感觉,一直读。越想越乱。后来我干脆掠过,和日记一起回忆下面的故事。
 
当那日雪停的时候,她写完了日子的任务。我接着让她泡了两碗面。我不记得是什么牌子的。反正以前习惯买好劲道。璐娜用了不到十分钟吃了两包。我本打算那样子的,可是发现一个不胖的女孩如此能吃。我决定带她出去走走。反正自己没吃饱。
 
璐娜特意带上手套。走时把手抄进口袋里。还有两顶帽子,从后面看,真像个球。和前景相叠映的毛线之类的膜状物。在手指的衬托下,那什么都不是。
这个城市,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向我们打招呼。我们觉得可笑。可她留意一下,接着捂住鼻子。我笑。
 
她记录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我认为那是可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10 21:18)
我们终究度过了几天。过得很快。我不觉得自己是在生活。想着那时候的事,觉得可笑。璐娜和我住在一间屋子里,本是简陋。只有一张床,我在睡在那个狭窄的沙发上。不是晚上莫名地醒来,就是从沙发上掉下来。还昏睡着,起来时天没亮。要看她是否还在自己的视觉范围内。
这对我来说是个任务。我怕她跑掉。一个坚贞的女孩。凡是和欲望相持的人都想在过去找回以前,或在以后回望过去时让记忆渐渐死去。她想了太多,所以这几天睡的还好。为了最大限度的节省只能这样。我们要在这个城市度上很长的一段时间。在那一刻,谁也不知道以后要发生什么。
睡在旅社里,我总在晚上对自己说。在若许未发生之前,任何事情发生的可能性都有。我无法预料,所以我会哭会笑。当时身边的她也一样。
以后的日子,我看到她哭过几次。
 
又是一个晴朗的日子。我在沙发上睡觉盖了两床被子。起来时发现外面神话一样的白。现实让我用温度来判定季节。我的表已经找不到了。我们的房间空的了无一物。当然是夸张的说。
从那个角度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10 13:48)
                                                       
我们终究踏上行程。
来到了一个城市。我不知道。
 
为什么有些人的声音听起来那么费力。特别是在那种迂回的小巷子里。风擦落叶注入水的声音,哗哗隐没膀子戳透玻璃的声音。海上礁石浮出水面的可爱样。放手喽。绳子。以前坐在船上,随着波浪不定式的改换角度。远方和近处的景物笑着的体貌,指着我笑。偶尔沉闷,鄙视那个站在岸上的人。璐娜那天从我的侧面走过来。天很白很亮,我能看得出一双妩媚的眼,还有梨涡绰约。驾驭一些和离别懵然无知的事物。秋水越来越旺。后来,走到了夜里。
 
我记得清是在岸边,我们去了另一个城市。对于这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10 13:37)
我曾抵一幢。而后索性胡乱地躺去。灰蒙蒙地睡死。面前有一团类似《诗经》的本子。我把他捡起来。才想到那些快乐的日子。
璐娜弄到了一笔钱。我取空了身上的积蓄。我和她准备离开这个城市。她和我都认为,外面的时间包含着许多横七竖八的东西。那样的凌乱、噪杂。潜移默化中渗漏静谧。一些该走的和已经离去的人们,都在异地幽深怂恿着笑眯眯的眼睛。此刻,我的疼感很强烈。伤口裂开了。
 
在车站等火车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一只消瘦的猫儿。它微微敛着嘴唇。背部从基处悄悄地翘起来。它就像个孤立的岛屿。从希望跳进失望。我是从那日起看到璐娜拿着一个大笔记本。里面记着一些东西。她写了好多。我到现在仍没有看完。一本一本的。带着我和她的书信。仿佛又是在旅游。和时间对抗。
 
它在着猫步。在喧嚣熙攘的人群里。步声橐橐的。这些小动物多可爱。爱宠之人。蘧蘧然让境外之人笑。然后戛然而止。朝另一个方向奔去。璐娜说,我看不到它了。这样子,我才肯转头。一些微笑的东西总是喜欢吸引我的眼球。或者我才是个小心眼的人,对微笑的事物耿耿于怀。到现在而已,我忘不了那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08 13:29)
                                                      从哪到哪
 
璐娜走过来的时候,碰翻了放在课桌上的杯子。玻璃做的,砸在地上声音清脆。有石头坠入水中的情形。所有人都在看我们的距离。我感觉不到身边空气的复兴,还有略微的清调感。她的眼睛慌乱地眨动着。一些都是那么合乎其然。
 
除了水和杯子坠落地面的调子。就是眼前泛黄色的毛衣。她穿的很少,有着独特的气质。我想璐娜在逐渐变老。看她的眼神,笑意里写着干燥。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05 21:14)
                                                       一些零散
 
回头再看她的时候,已经走远了。她只活在一个单曲子的范围内。其中包含着优美音乐的绚美,遭逢,写入。然后轻度滑落深沟。我对身边的人,柔动的沙克斯、脚边的烟灰。我只想尽力地发酵生活索味品。可惜只有印象至景色的苍白、可疑。
爱一部分人即便是可耻的。人也要继续活着。
很久没有尝到围巾套住脖子的感觉了。那种酥软、甜美的感觉在冬季不知何时到来的前夕来临。璐娜和我一样,喜欢放弃爱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04 16:26)
                                                           
                                                          后至
 
一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02 20:43)
                                                           改变
 
我对璐娜说:“真正的等待不是厮守。而是被人嘲笑,瞒着一如既往的压迫。走之前检查带着的包裹和行李。深夜咄咄逼人。也许是梵高画上浓郁的黑,色彩斑斓的绿。书中记述的那个落水者,充满了欧洲电影中诡异的片段想象力。
我只是习惯在夜里哭泣。未遂,是否。泪流满面是场值得同情的瘟疫。伤逝了回到起点的途径。在璐娜眼里,变换和沉重是场灾难。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