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6-11-28 22:31)
分类: 生活与记忆

再来,如归故乡...

说起故乡,我不断生出新的理解,故乡,不再是一个固有和特定的地方,而是一种心境,没有任何空间时间和距离限制,某一刻这种心境被唤起,故乡就近在咫尺...

初离,那时,故乡是一种动力,横亘在你眼前和心理的巨大落差让你一瞬间将自己彻底清零,这也许正是青春年少时应该走出的意义...
再后来故乡成了一种牵扯和挂念,成了一种慰藉和怀念,现在故乡成了心里最广阔无垠的万里良田...

这里留着自己扛着自己奋力前行的一段轨迹,感谢你当年的勇往直前和坚持,让我活成了现在自己想成为的样子和想拥有的状态,我很好并且会一直很好,请你放心...

一直愛着你,并坚信我们的愛会恒久,会持续在彼此的生命里,那时没法接受你不声不响就从我的每个明天里消失,所有生命本身和流动着的爱意几乎要从我的生命里消失殆尽...
这里留着让我缓慢复苏的一滴清泉一轮暖阳,让我感念一生,我将这愛化成种子重新伴我成长,现在终于学会了如何更好更多的付出爱,恰到好处的表达愛,全身心的周全身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8-21 20:50)
分类: 生活与记忆
午后,光线斜放在村庄。
树荫下,霞背靠常青,头枕他后背,接过绕头顶递来的豆荚帘放入口,又侧过头换耳朵贴在他后背,咔嚓咔嚓——
甜丝丝,脆生生,尤其是那个脆生生的声音从嘴巴传给耳朵传到常青后背又折回经过耳朵灌进心里,这是她从小到大满满的温暖和幸福。
哥,你说天上的星星咬起来是不是也脆脆的,甜甜的。
常青停下手里打了一半的豆荚帘,要开学了,我的回去。
霞将手伸到半空,常青侧侧头,打下手里另一半豆荚帘递过去。
两片豆荚帘在光线里翠绿,透亮,停在那,做梦一样,一动不动。

许久,常青开口,我考研了,大四最后一年一边读研一边课设,省出一年,一毕业就能接你去北京。
我们... 我们结婚吧。
霞腾得跳起来。
常青转身,两只大手扶住这个意料之中被惊呆了的女孩,疼惜得说不出话。
听着,小时候她们说得都是真的,你不是舅舅亲生,我带你走,离开那个家。

小时候...
霞,从小厌恶极了这个名字,从村东头到西头,不同年龄的女孩叫霞霞或这个霞那个霞的十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所有的下午]
所有的下午
雨还没有落下,光线是金黄的麦
每一种寂静的边沿和中央,都有你的模样,就像麦穗在村庄摇晃
窗外,青山,远方,以及天空的壳
村庄的坡,门前的沙,站着的树,天中央游动的鹅,以及它们的影

[坡]
黄昏望向一面坡时正值秋季
沉睡了一季的农具梦见骨和石
狂欢的祖先早已将酒具摆满了坡

[沙]
钟表里的沙缓慢得落下
时间本身不会消逝
不信你看夕阳里的金字塔

[体积]
窗的体积里总在下雨
镜子的体积里一片海
黑夜的体积里灌满了星和烛火
而我们
悲伤地行走在梦和记忆的体积里

[井]
井是一座深而孤独的天空
如同一个人深而孤独的回忆

[瓶子,童年]
装着鱼和星星,蜜蜂和黄昏,野兽和花,故事和沙的瓶子该拥有个像样的名字 童年

[首饰,盒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6-18 23:32)
分类: 生活与记忆
那时,还小。
一天跟姥姥奶奶待的时间长于母亲。

一个不大不小的村庄,我家在中央。
从西墙跳过去回了姥姥家,从东墙跳过去回了奶奶家。

东墙的土坯总被磨得掉渣。
奶奶屋子里拐角处放着半人高的大瓮,大瓮上放三节大笼。除去炕和灶台,一个被我当小马骑的烧火板凳便再无其他摆设的物件了。
那个瓮和大笼是我们的粮仓。
奶奶的孙子大大小小11人,谁饿了,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抬盖把手伸进大笼,一个开满花的馍馍就在手里了,那个馍馍不白不黄,碱不大不小,那个味儿一辈子也忘不了。

至于那个瓮,外表黑黒的,里头神秘着呢。
每次奶奶只要一说, 三儿,把小马放到瓮根底。
我们都屏住呼吸码一边,眼睛和嘴巴都瞪大。
奶奶把大笼挪走,打开瓮盖儿,揭一层塑料纸,再揭去一纸盖儿,两只小脚踩上小马,再往中间慢慢挪,觉得稳当了把腰深深得猫下去,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里夹杂着此起彼伏咽口水的声音。
奶奶拿出三个小袋装,不知里面什么东西,还有一盒糕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生活与记忆

2013 到。

1
买票 准备礼物 回家过年。
婚后三年没回家。
家多了,回家却再没了以往的感觉。
2
老公说 我这脑子虽对数字惰而迟钝但有商人的明锐度 不做生意可惜了
决定先做生意后找工作 换完房贷再潇洒自在
3
从即刻起好好孝敬老人
我已长大成人
4
买新衣服
学习化妆
想做事情就的捯饬好了见人
5
子和长大了准备上幼儿园
这是三年来最大的成就
所获绝对超越付出
6
要写个小集子
夏歌
它属于我和子和


2012 过。

1
写了首长诗
当石头变回星星
告别以往
2
遇见巴什拉
于我,这是一切。
3
买了很多书
其中一本畅销书 好妈妈胜过好老师 推荐
以前不以为然,读着大吃一惊 庆幸在最恰当的时候遇见
4
开始学习画画
没曾想在未老之年拿起画笔
这是超越
5
外甥重点高中毕业备考大学
早些年预想的事情都在实现
6
遇见很多老朋友老同学
时光流逝了又怎样
我们依然都很年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1-03 14:05)
标签:

杂谈

分类: 反复度过的时光

雪很大
落在村庄
村庄静得像很久以前的天空
雪把村庄和诗人埋在酒里
酒香四溢
半酣的月光寻了又寻
只发现满地银元和一盏古老的灯

 

一盏古老的灯下时间水一样流动
南头老人还蹲在石头上洗衣裳
月光打量着她发髻上似曾相识的银簪
我想说的是南头老人和她的南屋一直都在
只是她们被更大更深的雪埋在镜子里或村庄的记忆里
时间之内没什么东西消逝
我们童年曾握在掌心的石头都变回了星星
穿过的小鞋子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乌龟去了别的地方
整天在葵花盘下发呆的小女孩只是从南山的北面去了南山的南面

 

南山的南面是梦的尽头
也就是说村庄作梦的时候我仍在他的梦里
我站在村庄的梦里等你
你去过比这更远的远方么
还是想说我拥有村庄就像拥有一盏古老的灯
当整个天空的雪降下
我的田野里只剩下忧伤流淌成夕阳 风吹散 洒落的金子堆成沙漠
沙漠里的一棵仙人掌梦见温润的南方以及头顶上鲜亮的果实
遗忘你 成了一件最困难的事

 

事件和农具躺在南梁
看月亮将身体磨成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6303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5.11.09,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5.11.10,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海之魂》。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25,372次访问。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3-25 23:57)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与记忆

手机常处于两种状态,欠费 没电。
上网常溜串于 开心 豆瓣 饭坏 梦远书城 。
生活的全部是照顾小小的儿。

 

觉得没什么可写,写什么呢。
写刻骨铭心终难忘记的人,没什么可写,华年已逝,时不我待,见或不见都不重要了。
写你如何爱慕一个女子,同性相爱,岂不哗然。
其实你爱的只是她与你的同和似,爱的是她的才与气。

 

那就写眼下最真实的生活。
琐碎的太琐碎 深刻的太深刻。

比如每天规律的吃喝玩乐睡,比如思想因长期松散而迷漫出的不可知而又越想越玄的困惑,哲学与佛,死亡以及别离,大地和梦,烛光和影,镜子和银器,磨盘和泉,天空,沙,马匹,信。。。。。。

 

我把这种状态确定为最真实的生活。
而我本身正处于最真实的存在。

 

除了佛,还有做母亲能让人完全忽略自身的存在。
佛说: 空 无
可见世人都是佛 只是不自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1-05 00:01)
标签:

杂谈

分类: 生活与记忆

一场雪落下,与其这样说,还不如说一地银子落下
马蹄声自远方来,车上坐着信件,地址被照亮
一枚干枯的松塔 啪的一声 离枝坠落
收件人的姓名被砸出一个洞 径直掉入另一个人的梦里  水波荡漾  一池莲花


时光总喜欢坐在一些静止的事物上 做修理或打磨
窗台上的南瓜和柿子 一些窗内一些窗外 忙碌着印染 夕阳被浸红 挂起 所有的灯被着色 挂起 梦也一夜间五彩斑斓  一个装颜料的陶罐不小心被打碎  一首诗游出  每个字都是一条鱼  每条鱼都被诗人驯养过
诗人在某个雪天经过村庄 为寻找一条走失的鱼
他的脚印自西向东 村庄从此变成了一盏古老的灯 终年下着雪

 

翻开一本书的时候 你有没有看见雪落下
那些字已经讲完一个故事 径直走向另一个故事
你看见的是他们的脚印
 
我将文字这样叙述 在最安静的时候 在想念一个人的时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0-18 21:45)
标签:

杂谈

分类: 反复度过的时光

村庄没落了。
没落的有些悲壮,穿越了年代,像远古的部落。

 

一直把村庄写得景象茂盛,大大小小的故事开满山坡。

你是知道的,很多人离开村庄,村庄一直在失去。

 

我还是想说,我拥有村庄像拥有一盏古老的灯。

 

回到村庄,透过那些熟悉的东西,一切任在生长。
故事和花漫山遍野。


想到没落 消逝 以及死亡。
一个电影里的人说 死亡是另一种存在。

很小的时候就怀疑埋在村庄南梁的人大概都变成了蘑菇。
常常会用类似这样的思维去解决我的困惑。

 

就这样没完没了的写村庄,越写越觉得宁静,获得 释放 慰藉 平和 空无 直至拥有一切。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