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如潮水
夜如潮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1,542
  • 关注人气:2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公告
 本博客文图版权归本人所有,任何人没有经过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发表,否则追究法律责任。小说转载、出版、改编等事宜请发邮件至:xiaohu3400@163.com
或留言QQ:554387587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玖拾伍

也许老洪把我当作了他唯一知心的亲人,在强忍了许多天的悲痛后,终于在亲人的面前流下了泪水。看到他这样,我心如刀绞;眼泪情不自禁地顺着脸颊滚落下来,滴在了老洪的手背上。他似乎有所察觉,我的手指被他紧紧地捏了一下。

老洪,想哭就哭出来吧,不要闷在心里啊。身后,那个陌生警官关切地说。

是啊,老洪,哭出来就好了,别搞坏了身子。还有许多事情在等着你呢。老宋在一旁也提高了声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玖拾肆

我怔了怔,下意识地与吴衍相互对视了一眼,连忙起身来到了客厅。这时,乔云河已经把门打开了,他满脸疑惑地望着门外那个穿着一身橄榄绿的警官。

我迅速调整了一下纷乱的情绪,在乔云河的身后说:你找我?我是祥子,请问……。我话还没说完,那个警官摘掉了帽子,用眼角快速地扫了我一眼,面无表情地说:哦,我是*处的,有点儿事情想请你协助一下。

是关于丹丹的吧?小吴在我身边脱口而出。

他冰冷地看了看吴衍,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声音压的很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玖拾叁

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令人有点人猝不及防,霎时,我一下惊呆了。很难想象,几天前那个还充满着朝气与活力的生命转眼就消失了。我痴痴地望着吴衍,眼前却浮现出了丹丹的影子,她的一笑一颦近在咫尺,触手可及。然而,她,丹丹怎么会死呢,不会是我的听力出现了问题吧?我仔细打量着吴衍,但是,她悲痛的表情已经给出了明确的答案。我痛苦地闭上双眼,心里依然怀有侥幸,便小声嘟囔着:得了,小吴,别开玩笑,这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呢?丹丹几天前不是好好的吗?

……。

小吴,你说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玖拾贰

啊?不!不可能,老洪不会出事!我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情绪失控地大叫了起来。我妈诧异地瞪大了眼睛,那眼神里布满了疑虑。我已经顾不了许多,回身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东西,扭头就冲到了楼下。我妈在身后急切地呼喊着我的名字,我头也不回,跌跌撞撞地蹬上了西行的列车……。

第二天,临近中午。我下了火车,气都没有来得及喘,就急忙来到了新城大院。走出电梯间,正好遇见从会议室里出来的各处的头儿,他们显然是刚开完会,这时正在散场。我赶忙低下头,想躲避他们,但为时已晚,只好脸上堆积着笑容一一和他们打着招呼。等他们基本散去,我便朝吴衍的办公室走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玖拾

列车驶入郑州站已是临近中午。踏上这块阔别多年的故土,我竟丝毫没有兴奋。可能是旅途的疲惫抑或是天气的阴霾左右着我的心情。

我双手插在裤兜里,无精打采地斜挎着背包,顶着呼啸的寒风,跟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机械地移动着脚步。此时,我心里空落落的,脑子里还回旋着夜晚刚刚发生的情景。走到地道口,我顿足回望了一眼那辆留存着一夜温情的绿色车厢,脸上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

老洪见我吞吞吐吐地欲言又止,以为我酒喝多了。便安慰道:祥子,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不要去想它了,睡一觉自然就好啦。我试图删除脑海中吴衍的身影,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捌拾玖

我心里一怔,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了吴衍冰冷的面孔和漆黑的枪口。我死死地盯着这把手枪,仿佛想从中得到印证;吴衍就是扣动了这把枪的扳机。老洪似乎没有意识到我情绪上的变化,嘴里仍然在不停地说着什么,我只觉得他的声音在我耳畔轻轻缭绕,具体讲的内容我一个字也没有听清。

老洪弯下了腰,朝我的身边挪动了一下,他的脊背刚好挡住了弥散的光线。我梦呓般地撑起身子,伸手就去拔他身上的枪。老洪惊了一下,突然,他回身一把抓住我的手腕,顺势用胳膊肘死死地卡在我的脖子上,我“哎哟”了一声,身子重重地倒在了铺位上。但我从他的眼神里发现了一丝凶狠,虽然,只是瞬间,但也足以惊动了我的魂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捌拾捌

列车轰鸣着穿过了一个不知名的三等小站。从左侧窗户望出去,纵横交错的雪地里出现了红、绿、蓝三种颜色,它们很快就被拉成了一道道光束,然后,飘摇着坠落在山坞的那端。

我开始以为是脑海里的一个幻觉,便疑惑地来到了窗边,结果发现;那不过是分布在铁路沿线的信号灯。它们在风雪交加的旷野里,灵异地眨着眼睛,给枯燥、寂静的夜色平添了几分生机与活力。我默默地笑了,其实,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是有生命的,只要认真体会就能感受到生命存在的意义。

我转移了视线,蹑手蹑脚地来到了老洪的身边,生怕自己一个微乎其微的动作影响了他。黑暗中我静静地凝视着眼前这个男人,尽管,他睡觉的样子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捌拾柒

我们朝列车后面跑了几步,老洪忽然停了下来,他指着一节卧铺车厢说:祥子,在这儿上吧。我不安地看了一眼站在车厢门口等待验票的女列车员,行动有些迟疑。老洪在身后推了我一把,声音急促地说:快上吧,没时间了。说完,他又低头不知和列车员小声说了句什么,然后抓住车门旁的扶手,用结实的臂膀簇拥着我的身体,催促道:没问题,你上车就是了。我答应了一声,敏捷地登上了车厢。老洪也一个健步跳到了我的身旁。我不解地说:老洪,你还上来啊?就要开车了,你下去吧,……我话还没说完,开车铃声就响了。列车员迅速地放下踏板,伸手就要关车门。我急忙拦住她说:哎,别忙,还有人要下车呢。列车员诧异地望了我们一眼,老洪将我拽到他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捌拾陆

    昏黄的灯光将我和老洪的身影拉的很长。

    我们在这里等待了足足有半个小时。然而,除了几趟终到的车辆外,依然不见54次列车的身影。

    这时,气温越来越低了。风裹着雪花在灯影下无规则地飞舞,让人感到十分寒冷。我的手脚渐渐被冻的有些僵硬,随之而来的还有隐隐的疼痛。我的情绪开始急躁起来,便甩下老洪,独自跳下了站台,顷刻,站台上的值班人员就发现了我,他隔着一个站台吹起了尖锐的哨子,用浓重的河南口音大声地呵斥着我。老洪也连忙喊道:祥子,不能这样,太危险了。我笑了一下,丝毫不理会他们急切的心情,依旧站在轨道上就像等待公交车那样企盼着列车的到来。老洪蹲下身体,向我伸出手大声地说:祥子,快,快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捌拾伍
    老洪穿了一件公安棉大衣;后面的领子竖立着,帽檐也压得非常低,让人很难看清他的目光。他的样子很冷酷,这令我一下想起了日本影片《追捕》里的杜丘。我惊喜地上下打量着他,半晌,才诧异地说:是你?你怎么来了?他四处看了看,嘴角闪过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可是,我依然看不清他的眼神,只觉得他帽檐上的国徽在人头攒动的大厅里栩栩生辉,那一身的橄榄绿尤为显得沉稳与庄重。
    老洪用力握了握我的手,沙哑着嗓音说:别买票了,我送你上车。我抽回自己的手,指着售票窗口说:哦,不用,太麻烦了,这不很快就买上了嘛。老洪笑了笑,用手顶了一下头上的帽檐,露出了深锁的目光。他的神情看起来有些倦怠,脸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