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牛精神
小牛精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380
  • 关注人气:1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草根名博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09-20 10:29)
       从哈尔滨去海参崴已很容易,坐七小时火车到边境小城绥芬河,出绥芬河往北不远就进入俄罗斯,在俄方边检站过关后,坐大巴奔驰三小时就到了海参崴。不过绥芬河至格罗迭科沃边检站,火车算得世界上最慢的了,27公里路跑了一个半小时。俄国边检站过关手续也慢得令人摇头,一个二十来人的旅游团能磨叽好几十分钟。“慢”是海参崴给我的总体印象,俄罗斯人不像中国人一样总是行色匆匆总是心浮气躁,行事一板一眼讲究饱满结实;大街虽也车水马龙,但一有行人横路任何车辆都会停下让人。街边也少见伟楼宏厦,充满欧情调的建筑加绿树红花掩映,优雅有如柴可夫斯基的天鹅舞曲。曾看到这样一则新闻:前苏联刚解体时俄罗斯经济萧条,而人们却并无惶急,即便排长队买列巴,依然手捧书报安静阅读。有资料说俄罗斯是世界上最爱阅读的民族。这必须令人钦佩,爱阅读除了能使一个民族文明优雅,还绝对是滋生民族力量的重要营养。
       充满力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0 09:57)

        一直想去东北,就终于去了。八月中旬,南方正是溽暑难耐,东北已经无须空调,小兴安岭的早晚简直算得凉意逼人了。森林边城伊春,伊春辖下的汤旺河,更是用连天碧色和清新空气将你心中残存的几丝燠热彻底涤除。虽然正午阳光依然耀眼,但只要钻进巴掌大一块荫处,立马浑身凉爽。植被风貌也跟南方大不一样,少有奇兀峻峭,多见沉稳敦厚,桦树、椴树、山毛榉,红松林,让人想起苏俄文学作品中的常见图景。俄罗斯本就挨着,去嘉荫县的黑龙江边,能清晰望见对岸|的俄国小屋。中国游艇几乎就蹿到了对岸,难道不是越了江中的国界?曾几何时,这大江两岸重兵对峙,人心被浓浓蕴酿的硝烟熏得发黑。而不远处的珍宝岛发生过的那次争夺战,更是差点引爆一核战争。和平,实在应该和大自然的美丽永远相伴呵!
        黑龙江往南是松花江,松花江早就因了那首著名的流亡歌曲在心头流淌。在哈尔滨的松花江边,看它气势似乎难及湘江,过江缆车和江边鲜艳的气球,也将这条曾震耳欲聋的大江染上浓郁的商业气息。在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代,商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6 17:49)

下午又去看望老岳母。老人八十四了,以当今标准这年龄本不该划入“风烛”类别,但近年每况愈下,现已生活无法自理,这里那里总闹炎症,嘴里吐不出任何言词,眼里更是连亲人也不认识。接连请了几个保姆都照拂不好,大舅子便找关系将她送进床位紧张的市康复医院老人呵护中心。有医生护士料理,有专职护工照拂,有子女勤去看望送营养食品,对老人而言条件该是大为改善了,只是老人对生活质量已毫无认识,成天不是昏睡就是呆坐,脸上再无任何表情。

 整个疗养楼住的全是老人,大都行动不便。但比岳母意识清楚点的也有,旁边一位老太还大她几岁,也能说话亦能认人,于是只要见了人就手指病腿不停告诉你:好不了喽,好不了喽。不怕你听得心里发毛。岳母对面床的老太则终日只能躺不能坐,也似乎比岳母能辨识人,一见老公去就高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篇小说《架空层下》发《湖南文学》2017年1期,散文《久远的记忆》发《创作与评论》2017年1期,小说集《三叫》由“湖南文艺人才扶持三百工程”出版,本是值不得说道的,但凑在鸡年开叫前后,多少也算点鸡年逢吉吧。况且博园太久没来打理也不像话了,栽几棵小苗也好!

 

 

《创作与评论》20171月号上半月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08 11:43)
分类: 散文

走近大树

 

当知青时就听说鲁之洛大名了,如雷贯耳。因为从小就仰望作家,对这位就在身边的作家崇拜不已。但说是身边还是遥远,一个是县城文化馆的堂皇老师,一个是在乡下干农活的“可教育好子女”,天上地下,大树小草呵。

“可教育好子女”属另册青年,必须表现好。我就发狠劳动亲近农民努力表现,于是就被吸收进了大队文艺宣传队,又于是因了文艺宣传队的搭桥有了去县文化馆的机会,终于就见到了鲁之洛。果然光彩照人,高大的身材堪称伟岸,英俊的脸庞始终容光焕发。我想到中国文坛另一位笔名带“鲁”的巨匠,那位声名震天的鲁迅当然比我眼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偷一个猪血粑过年
 
    今天过年,都不知道吃什么好了。满屋子的年货簇拥着浓浓年味,思绪就有点晃晃悠悠,不免要想起当年偷一个猪血粑过年的情景来。
    那还是当知青的时候。已是大年三十的下午,全大队别的知青都回县城的家里了,剩我一个呆在插队点,静静地坐在小屋里。我没有家,每年过年都很简单,除夕夜里 在小煤油灯下看书,待屋外远远近近响起鞭炮声时,喃喃地说一句:过年咯!上床睡觉。初一早起,做早饭。米是一定要煮足了,粮食再紧也不能紧过年。菜却奢侈不得,壁上挂的一、二斤猪肉是全部年货。通常是用一点点猪油渣拌腌干菜炒了,——那也是平日难得享用的美味。早饭后去生产队里一家家拜年,几十户人家串下来已是中午,赶紧奔十来华里路,去县园艺场的哥哥家。母亲已经不在了,父亲也因为政治历史问题早离开了教师队伍,在园艺场的另一个工区被管制劳改;还有个弟弟也在园艺场的知青点上,和哥哥一样当农业职工。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26 17:11)

大雪的哲理

   文/小

 

这冬天是越来越不像个冬天了,立春已经不远,还不肯下一场大雪。要暖冬就暖个春天模样,多撒点阳光也行。却又不,成天不是阴霾就是阴雨,好不容易说有点雪了,却又只是阴雨铺垫出来的雨夹雪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6 20:38)
分类: 随笔

又见好事要不要做的话题。先宣扬一下自己,近日再做一好事:在公交车上不顾手提重物不顾腰病又犯,弯身帮一奶奶将其躺了小孙子的推车抬上车来。当然这芝麻小事根夲不值得宣扬,那就只好宣布:俺也只会做此类还加上次不嫌麻烦给乡下大妈带路之类的小好事了,再大点的好事不会做也不敢做,哪怕很不符合核心价值观。

为什么?有教训。这教训倒不是几十年前上省城时热心帮助一乞者却发现是骗子;也不是几十年前在省城街上将一位踩香蕉皮摔倒的大妈背回她家没得一句谢谢,而是十来年前的一次“伤不起“。

 那是受外地一位朋友所托,为其熟人的妹妹找份进城打工的活。那位才二十岁的女孩家在郊区农村,也没啥擅长,不挑工资只要干净不累就行。于是给一熟悉的鞋店老板打了电话,问能安排个营业员不。答复很爽快:带来吧。就定了次日带去。次日上午在街头依据约定特征接到女孩,先代鞋店老板目测一下,的确觉得这又矮又粗肤色也糙的女孩欠点灵泛相,不知能否干好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到了澳洲,不去新西兰绝对要遗憾。这块“地球上最后一块净土”,美得就像一幅油画



地广人稀的新西兰就像一个巨大的牧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9 17:16)
黄金海岸




12门徒岩,当年一位传教士乘船来到这里见到12尊岩石矗立,说是上帝的12门徒。现已在风浪侵蚀下只剩下7个门徒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