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皮旦老头子
皮旦老头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475
  • 关注人气:2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皮旦回顾展1

[][]皮旦观点1

 

垃圾(派)三原则 
第一原则

崇低、向下,非灵、非肉;
第二原则

离合、反常,无体、无用;
第三原则

粗糙、放浪,方死、方生。

(摘自皮旦《垃圾派宣言》)

 

—————————————

[][]皮旦观点2

 

反理念

反现状

反方向

(摘自皮旦《反方向宣言》)

 

—————————————

[][]皮旦简介

 

原名支峰,网名皮旦、老头子。垃圾派创立人,写有《垃圾派宣言》,创立崇低思想和垃圾(派)三原则。

垃圾(派)三原则是,第一原则:崇低、向下,非灵、非肉;第二原则:离合、反常,无体、无用;第三原则:粗糙、放浪,方死、方生。

皮旦还主张反理念、反现状、反方向。

通联信箱:bjpllt@sina.com

 

新浪微博
基本链接

垃圾派网刊

垃圾派核心电子刊物

北京评论

中国垃圾派大本营

皮旦短诗选1

2003-2005作品

皮旦的微博

也是垃圾

皮旦搜狐博客

2010年前的部分资料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皮旦回顾展4

《我们都该被枪毙》

 

我们都活得好好的真是天理难容
我们都该被枪毙
都该被枪毙三回甚至三回以上
总之枪毙一回远远不够
如果你已是犯罪嫌疑人
我说的我们不包括你
如果你已被判定是犯罪分子
我说的我们不包括你
如果你已被认为很危险
是的危险人物
我说的我们不包括你
如果你正行走在逃亡的路上
我说的我们不包括你
我说的我们只包括我们
我们确实都该被枪毙
可我们也确实活得很好,活得很舒服很惬意
这个一定什么地方出了毛病
不然早该把我们拉出去架起机枪一阵乱扫给扫掉算啦

 

—————————————

《纯洁的》

 

这个的纯洁从货币材料的认定开始
一开始认定海贝,后来认定黄金
接着认定的是银子
三种材料都很纯洁。由于银子总能让人联想起月光
受到上下几乎一致的赞赏
单看名字,李白就能写出好诗
也是单看名字,明清之后纯洁必定走向极端
必定不再看重鲜血
那么多年过去了,鲜血也该臭了

 

—————————————

《在年代上写上年代》

在向日葵上写上向日葵
在羊上写上羊
由于遗忘症具有无穷的扩散性
在牛上写上牛之后
他还写上
这是牛,每天早晨应挤奶
以生产牛奶
牛奶应在煮沸后加入咖啡
配制牛奶咖啡

他是霍塞·阿卡迪奥·布恩地亚
《百年孤独》中的人物

马贡多是他居住的镇子
马贡多的人都患上了遗忘症
所以路口
写着马贡多;镇的街道上
写着:上帝存在

在老婆柔软的下腹部
写上老婆
并相应写上一行行必要的解释


 

—————————————

《看见一条驴跑过胡桥我想起了杜甫》

 

今天看见一条驴跑过胡桥
我想起了杜甫
如果它不是那么瘦
我不会想起杜甫
如果它身上骑了人
或驮了东西
或拉了什么车子
我也不会想起杜甫
今天看见一条瘦驴毫无负担地跑过胡桥
我想起了杜甫
如果它不是一边跑
一边尖声嚎叫
我也不会想起杜甫
这有什么道理呢
这当然没有什么道理
我想的更多的
其实还不是杜甫
而是这条驴
不过看见这条驴我确实
想起了杜甫
我还想起其它诗人
我想的更多的
其实还不是这条驴
而是其它诗人
包括现在的诗人
包括我认识的
这当然也没有什么道理


—————————————
《细雨中的青年》

 

细雨中不是一个青年
也不是十个
但不会超过三十个
我数了几遍
这一遍与那一遍相比
不是多几个
就是少几个
但从没有超出过三十个
他们男的比女的多
他们女的在打男的
当然是假打,打着玩
他们相互认识
他们任何人说的任何一句话
其他人都能听懂
所以大家都抢着说话
抢不到就打
一般是女的抢到的机会少些
所以一般男的
挨打的机会就多些
雨还在下着
是细雨,是仔细看才可以
看见的那种雨
它既是时间也是地点
它要是一停下来
我真担心那些青年将去哪里
我也在这细雨里


—————————————
《我再也不是原来的样子》

 

我再也不是原来的样子
不仅顶秃了
而且心灵也秃了

我花去整整二十年时间
完成了这一切

顶深陷在大胡子里
犹如一枚表面温柔的蛋
深陷在荒草里
但我什么也不生长的心灵
又深陷在哪里

当它如此秃败
它难道还是心灵吗

我几乎每天
都在叫人恶心
我的心灵
什么也不生长
但却每天
都在叫人恶心

谁越接近我谁就
越把我当成了恶心的根源
他们掩鼻而来
仿佛旧日的贵族相继复活

 

—————————————
《让我也幸福一下吧》

 

在清晨,树梢一个比一个显得干净
我认为这是对的,这很好
再过几分钟,也许再过一秒
我们的神就将坐到树梢上
如果树梢足够尖锐就可能刺入神的肛门
这没什么不敬
我们的神喜欢刺激
我们的神喜欢以呻吟代替歌唱
不然那些树
丝毫没有必要往上生长
风也没有必要拿着磨了又磨的刀子
天天跑来帮它们削尖脑袋
树梢与树梢为什么靠得那么近
因为我们的神
不喜欢孤独,而且一个比一个风流
昨天我写了申请:天啊,让我也成为神吧
我已花了整整三年时间减肥
我是想让肉身轻一些,再轻一些
我力争明天,顶多后天
一纵身就能呼呼地飞起来飞起来
就能坐上高高在上的树梢
现在我要考虑的是
如果说话,那时我将说一些什么
如果不能忍受
那从地底突然窜入体内的闪电
我将如何痛哭


—————————————

《蚂蚁为什么摔不死》

 

能掐死蚂蚁
摁死蚂蚁
如果特别用心
也可以
踩死蚂蚁
可我从没听说过
能摔死蚂蚁
我试过
确实摔不死
无论怎样摔
无论从多高的地方
往下摔
都摔不死
蚂蚁为什么
摔不死呢
我得承认
我也不知道
2008-4-20

 

—————————————

《搜狐》

搜狐是搜索的开始
搜索一条狐狸又一条狐狸
你触动鼠标的手指有些疼了
这是一场老鼠与狐狸的赛跑
老鼠的屁股也有些疼了
老鼠的屁股是你的缩小
与狐狸赛跑的其实是你,而不是老鼠
老鼠不过做一下样子
老鼠帮不了你,谁也帮不了你
这是一场你与狐狸的赛跑
你跑吧,你虽坐着不动,但你在跑
最瘦的一条狐狸
跑得最远,比你想象的还远
你十六岁那年它还没有生下来
它还哭鼻子那年
你以为你已经成熟
现在轮到你拒绝你已经承认的
你搜吧,每搜索到一条狐狸
你都将大吃一惊
众多的狐狸中有一条是你自己
你看见过你自己了吗
你的腰也有些疼了
你似乎刚看见一点:你的腰
是狐狸的还原,与速度有关
这是一场你与自己的赛跑
最年轻的一条狐狸
跑得最快,比火车还快,比梦还快
你十六岁那年它就是最年轻的
现在,它依旧最年轻
你追吧,你必须把它追上

 

—————————————

《早晨我看见三只颜色很黑的鸟》

 

早晨我看见三只颜色很黑的鸟
我说很黑,是指它们比很黑的乌鸦还黑
我说它们比很黑的乌鸦还黑
是指它们不是乌鸦
它们比乌鸦大一些,但不张扬,没有叫声
在河滩上潜伏,飞起又落下
飞得不高,只有我的下半身那么高
飞起的时间远远短于落下的时间
容易被忽略,或被认为根本上不存在
这是指我看见的情况
我不知道它们是否在我没看见的时候
曾经飞得很高很远
我也不知道它们叫什么名字

 

————————————— 

《杀猪杀屁眼》 

一个人在杀猪
我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杀猪匠
我站住不走想再看看他的手艺
以前我看过不少回
我是前往莲池农贸市场
买东西的
今天他真好玩
一刀就可以杀死的猪
他杀了三刀
第一刀杀在屁眼上
杀进去拔出来
刀子上都是屎
这一刀不可能把猪杀死
猪反而更有精神
嚎叫陡起,撕裂感极强
上一刀与下一刀
相隔的时间
也长的不可思议
第二刀还是杀在猪屁眼上
杀进去拔出来
刀子通红
与上一刀相比
这一刀同样
不可能把猪杀死
猪的精神
反而更加抖擞
嚎叫也更像嚎叫
更有撕裂感
杀第三刀之前他对着我
嘿嘿地笑了起来
等笑够了
他以压过猪叫的声音
大喊着说
听说哥们你喜欢听猪嚎
所以兄弟我
今儿个多杀了两刀


 

—————————————

《越烂越好》

一个小女孩扔下的半块面包 
我拾起来把它吃掉 
实在不能再吃了 
今天我吃了太多的东西 
至少啃了三只猪蹄子 
那是在一家小饭馆的门口 
我啃的当然是别人已啃过的猪蹄子 
一些带有肉渣的骨块 
至少吃了一个没熟透的西瓜 
和一大堆烂梨 
至少用双手打地上捧着喝下了 
一杯被倒掉的牛奶 

我每天吃的东西都是被抛弃的 
没有谁抛弃了 
我就得饿肚子 
我经常出现一连多日吃不上食物的情况 
连个烂梨也吃不上 
每当这时我就想 
让这个世界快一些烂吧,烂烂烂 
这个世界烂得越厉害 
我吃得才越饱 
这个世界不烂还会有谁乱扔东西啊

—————————————
《一种体验震撼的方法》 

火车飞奔而过时的震撼十分强烈
有一些人容易从中
产生时代感以及其它快感
现在我把一种体验这震撼的方法
全部写在这儿
1、喝一些酒,壮胆
2、然后来到铁道附近
等一列火车
3、火车到来之前脱掉所有的衣服
脱得一丝不挂
(否则出了人命皮旦概不负责)
4、火车到来之前躺在铁道上
不是躺得与铁道形成一个十字
而是躺在铁道正中间最低的地方
与铁道纵向合而为一
(否则出了人命皮旦概不负责)
5、火车从身上飞奔而过时
身子必须一动也不动
(否则出了人命皮旦概不负责)
6、火车从身上飞奔而过时
可以睁眼也可以闭眼
这取决于你的胆量和血型
7、可以面朝上也可以面朝下
面朝上时无论看见什么
都必须保持内心的静谧与安宁
(否则出了人命皮旦概不负责)
8、如果白天做这一切
你的裸体上最好涂上暗色
以防有关人员误以为你是美帝国主义
投下的炸弹
(否则被刑拘皮旦概不负责) 

皮旦回顾展5

《活着》

 

我说我不想活了
这话的意思当然是我想死
不过这仅是这话的意思
不是我的意思
我的意思肯定还是活着好啊
只有活着
才能每天都看见很多傻B
只有活着
才能每天都看见傻B的诞生与茁壮成长
只有活着
才能每天
都对我们的傻B保持足够的致敬
2008-8-13

 

—————————————

《泡沫》

 

2007年至少一亿人在某种情形下说到了泡沫
下半年比上半年的声音大一些
趋势告诉我
2008年的声音更大
与我肩并肩往同一个池子里撒小便的王新民
一边用手抖动鸡巴一边说
泡沫,他妈的泡沫
一定有人在其它场合说着同样的话
比如站在大会堂不远的地方一个人手指大剧院
大声告诉另一个人:泡沫
兄弟看见了吗,这个比美国国会更大更亮的家伙是他妈的泡沫

 

—————————————

《孔子的独白》

 
泰山要崩塌了
梁木要毁坏了
这块土地上
要出垃圾派了


哲人要远去了
理解我的
也只有他们了


 

—————————————

《伪经制造者》
 
“时间不多了。”这是伪经的第一句,有些突然
伪经制造者写下后读了又读,并仔细设想了信徒们可能产生的反映
所有信徒都希望读到真经,而真经从不存在
一切在于加大刺激。于是第二句是:“活着的人也不多了”
窗外忽然传来汽车飞跑着迎头相撞的声音
刺激还要加大。他端起杯子
杯沿压住的下嘴唇上一道小沟越陷越深
他一点儿也没有喝下什么的心情,只是专心期待有汽车再次相撞
他确实不想把一部伪经写成真的
还好,虽然相撞事件继续出现,连飞机和潜艇也相撞了
但不在同一个,也不在同一个时间
五天后他终于写下第七句。不可思议的是,几乎与此同时一个国王死于绞刑
这一次他真的吓坏了,他被自己刚刚写下的文字吓得
浑身冒汗。他认为自己没有丝毫理由把一部伪经越写越真
回过头来看第三句时他暗暗吃惊
“如果呓语者割掉舌头活下去没有危险。”
谁不是呓语者?假如木匠是呓语者,他们的刨子呢
刨子是呓语者吗?这个时候
又有什么东西不在呓语?狗是呓语者吗?上帝呢?上帝是呓语者吗
稻草人是呓语者吗?第一医院五官科同时有三十六条舌头
在同一个命令下伸长,伸长,再伸长
伪经制造者从老婆的小抽屉好不容易找出一根细针
对着镜子,他把它扎在舌头上,从上往下扎
终于扎透了!他离开镜子
而针继续扎在舌头上。在疼痛里他一连写下三句
也就是第八句、第九句和第十句
这违反了原则。不能写得太快,必须让灾难慢慢发生
必须给人以喘息和后悔的机会
他不得不动手删除三句里的两句,几经筛选后他留下了第十句
第十句就是第八句。朝下的针尖严重影响了情绪
伪经制造者制造伪经,针制造疼痛,并通过疼痛控制了整个舌头
后来是整个嘴,再后来是脑袋的一半以上
它那样小,比伪经最小的一个标点还小
它是针。针当然是真的
针制造的疼痛呢?针制造的疼痛是否也是真的
看不见疼痛也摸不着疼痛。所有看得见和摸得着的都不是疼痛
与疼痛相比,伪经简直就是真的
伪经的第九句顺理成章:“与割掉舌头相比,割掉喉管简直就是登峰造极”

 

—————————————

《梦见首都》

 

首都有数不清的旗帜
一连三夜
梦见首都
会被鬼抓走
这鬼你认识
是你去年
死掉的朋友或亲人
双手和脸
刚开始腐烂

 

一连七夜
梦见首都
会被鬼送回来
这鬼你认识
是一头母猪
生下第三百头小猪那天
它累死了
它的阴道
永远夹带着
一头小猪
它幽灵一般走着
你骑在它身上

 

一连九夜
梦见首都
会成为最隐蔽的
会长哭当歌
2008-10-19

 

—————————————

《喧嚣不止的机器是这个时代真正的诗人》

 

喧嚣不止的机器是这个时代真正的诗人
它不怕你关上门窗
不怕你闭上双眼沉沉大睡
不怕你装聋作哑
不怕你躲得远远地企图过清静日子
它的诗通过它的大声嚎叫
总能一刻也不可被阻挡地穿越一切
它也不怕你写诗
它认为你写的不可能比它写的好
好就是有力
你写的不可能比它写的有力
有力就是让人厌恶。
你写的不可能比它写的让人厌恶
它也不怕你冲上去把它砸烂
它认为一个优秀的诗人
就要时刻准备着成为一堆废品

 

—————————————

《无政府主义万岁》

 

这是法德战场
这是一战
法军战壕对面
是德军战壕
有一条法军战壕
叫晨曦
有一天晨曦战壕
有五名青年
因不想送死
而犯了死罪
无一例外
他们被执行了枪决
所谓执行
就是还活得很好的
五名青年
一一被战友
喊着号子
猛一用力抬起
朝着德军方向
扔出战壕
晨曦战壕每一次
都是这样
执行枪决
只要晨曦战壕
一有人被扔出
嘟嘟嘟
德军机枪立即就会
疯了一样
扫射过来
可这一次意外
出奇的平静
五位中的一位居然
有机会
像在大学时代的
公厕里一样
解开裤子前门
掏出那东西
哗哗地撒屎
弄好裤子后居然
还有机会
于是他就
抓住这机会喊了起来
喊的是
再见了爱情
再见了生命
再见了
再见了天空
哈哈哈
无政府主义万岁
再见了
无政府主义
2008-4-20

 

—————————————

《允许出现在2008年任何一个晴朗早晨的祝福》

 

请你闭上眼数一二三
数到三时请你继续闭着眼并将一只鞋子抛到窗外
然后睁开眼看鞋子
能否正好砸在一个家伙的脑袋上
住在四楼你要将四只鞋子同时抛到窗外
住在十八楼
鞋子一定要增加到十八只
无论多少只鞋子
只有同时砸在一个家伙的脑袋上才算数
我说的算数是指你给了他祝福
从此你是有福的,那家伙也是有福的
哪怕那家伙冲上楼去把你打个半死,你们也是有福的
2008-4-19

 

—————————————
《全世界的瘦子万岁》

 

世界开始埋怨胖子
他们多吃了粮食
世界是喜欢瘦子的
世界喜欢谁
谁才能成为圣人
东西方的圣人
都是瘦不拉几的瘦子

 

让我振臂高呼
全世界的瘦子万岁
撒哈拉的瘦子
请你不要灰心
现在我在喊你万岁
大路上的瘦子
请你把瘦看作光荣
请每走三千里
你就瘦上十斤
一旦比唐吉珂德还瘦
我必拼上小命
喊你万岁万岁万岁
所有的政治犯
请你在铁窗下对自己的弱小
保持住骄傲
他妈的我在喊你万岁
2008-6-8

 

—————————————
《我认为粗人才有希望》

 

我认为不喜欢清风的人
才是好人
我认为不喜欢明月的人
才是朋友
一把狗屎砸了那些细人
请他们滚开
能滚多远就滚多远
粗人来了
我认为粗人才有希望
2008-6-8

 

—————————————
《天亮前的乌鸦》

 

乌鸦按时骑上树杈准备痛哭
今天是星期三
今天它将痛哭三遍
十年前它是
远近闻名的赤子
今天它是乌鸦
赤子需要祖国以及为祖国
一再痛哭
乌鸦只需要痛哭
以及为痛哭而痛哭
乌鸦只热爱
稍高于地面的天空和略低于天空的树梢
没有必要让十年前的痛哭卷土重来
乌鸦的痛哭是新的,眼泪也十分清洁
它比昨天早起半个小时
按惯例它的痛哭得在天亮前完成
明天将起得更早,因为明天要多哭一遍
而星期天不哭,星期一
只哭一遍,睡眠和娱乐比较充足

 

—————————————

《乌鸦就是乌鸦》
  
乌鸦不在草尖上和虚无中站立
乌鸦不是露水也不是蝴蝶
乌鸦不在花朵与花朵之间来回俯冲
乌鸦曾尝试过换一种方式发言
但很快又恢复到粗暴
乌鸦就是乌鸦
乌鸦是天生的
乌鸦嘴里叼了烂肉
乌鸦飞了起来
乌鸦!乌鸦虽然飞了起来但并不打算飞得太高
乌鸦特意把它的高度
安排得不超出你越来越近视的目光
乌鸦!乌鸦!乌鸦又飞了回来
乌鸦认为它的影响是向下,是深入骨髓

皮旦回顾展2

《诗经的作者说把好东西留下来是一场灾难》

 

我一共写了三千首诗
花十年时间
走八万里路,交无数朋友
爱上数不清的女人
其中一个
生下了孔子

 

后来我就不写了
深居简出
一心一意阅读三千首旧作
并选出最不好的
又花十年时间
我才把最不好的
(请注意
是最不好的)
一一选出
一共选了三百零五首
编为《诗经》
其它的一把火烧了
我认为
把好东西留下来
是一场灾难
尤其最好的东西
烧诗那天
我甚至想把刚刚十二岁的孔子
也给干掉
事实上我的心
对这块土地
应该再硬一些再冷一些
再狠一些

 

—————————————
《脸就是让人打的》 

昨天一出门就遇见一个疯子
他扬起巴掌打我的左脸时没有打住
因为我躲了一下
第二巴掌打的是我的右脸
打住了,打的又准又狠
打的很响,不少人勾着头看
第三巴掌打的还是我的右脸
打的还是很响
不少人伸长脖子看
第四巴掌打的还是我的右脸
打的还是很响
不少人踮起脚尖看
第五巴掌打的还是我的右脸
打的还是很响
不少人互相推挤着看
他为什么不打我的左脸了呢
想起来了,睡了一夜,我终于想起来了
第一次没打住我的左脸
他便以为每一次都打不住
至少他认为我的左脸没有右脸好打
于是他便总打我的右脸
他真是个疯子,已疯到了极点
已疯得一点儿脑子也没有了
他就不想想他既然打不住我的左脸
他怎么有可能那么容易
打住我的右脸呢?他就不想想
我要是不让他打他能打住吗
此刻我很后悔他打我左脸时我躲了一下
为什么要躲啊
完全没有必要嘛,脸就是让人打的
右脸是脸左脸也是脸嘛

 

—————————————

《大风吹动》 

夜里看不见大风 
白天也看不见 
刚才又死了一个能看见大风的 
他说,大风正在吹动 
说完他就死了 
但我看不见,我也不想看见 
大风有什么意思 
大风吹动有什么意思 

 

—————————————

《诗人皮旦纪念日》 

你要到大路上去 
碰到谁,就把谁请回家吃饭 
碰到穷人就请穷人 
碰到富人就请富人 

而且不论善恶 
不论性别、年龄和种族 
碰到瞎子 
你要亲自牵着他的手往家走 

邀请之前 
你得先问一声:你好 
碰到傻子 
你也得先问一声你好 

假如你的餐桌 
能坐八个人 
那你至少得请来七个 

但你认识的人不能算数 
不过仇人算数 
碰到仇人 
你更得先问一声你好 

要是你请来了瘸子 
你得放慢脚步 
你得让瘸子走在前头

 

—————————————

《小纸人》

 

下了整整一夜的雨。天快亮时,雨还在下
是大雨,是很难停下来的那种大雨
路只有一条。天亮到不能再亮时,路也宽到比它的长度还宽
天只能这么亮了,再亮要靠太阳出来
雨越下,路就越宽;路越宽,行人越少
猛一看行人好像一个也没有了
不过这不是事实。在这场雨里,在这样的路上,行人至少
还有一个。行人终于少到只剩下这一个了
他很小,居然是纸的:穿戴是纸的
脑袋是纸的,头发是纸的,脖子是纸的
胸脯是纸的肚子是纸的脊梁是纸的
腿是纸的胳膊是纸的,脚是纸的手是纸的
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纸人,一个
很小的纸人。构成他的除了纸还是纸
脚移动后,发现从烂开的纸鞋子里露出的趾甲也是纸的
不是我,是小纸人自己发现的
其实连脑袋里的脑子和心脏里的血也是纸的
终于走到下一块路碑时,小纸人的鼻子
突然没有了。构成鼻子的纸被大雨泡烂后垮掉下来
这之前,鼻子疼得厉害,一阵阵地疼。小纸人当然也有疼痛
两只眼球也疼起来,其中一只
显然已被泡烂。但小纸人还能看见路
小纸人张了张嘴,他要喊一些什么
哦,舌头也没有了!小纸人一时不知道
怎样才能清楚地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小纸人抬起戴着手表的左手,他想看一下时间
手表也是纸的。看得出,时间正陷入崩溃

 

 

—————————————

《海外南经》

 

海外南部
从西南角往东南角走
经过的第一个
鸡胸
不鸡胸或鸡胸
不突出者
皆视为夷人
经过的第二个
身长羽毛
还长翅膀
飞啊飞啊飞
飞起又落下
比鸭子好不多少
第三个
也长翅膀
第四个
皆口吐焰火
第五个
国名三毛
无论男女
只准身长毛发三根
第六个
与蛇为仇
以蛇为敌
第七个
胸部皆长一洞
全体统治阶级也算
胸部也皆长一洞
上下班不坐车马
由被统治阶级以棍插入洞中
一摇一晃地抬着行走
惬意非常
第八个
无论劳动、唱歌还是跳舞
包括性交在内的
一切活动
双腿总麻花似地
交叉一起
所以国名交胫
继续往东南走
将出现奇迹
将出现不死国
不死国永生不死
不自死
也不被任何势力任何武器所杀死
机关枪原子弹
无论什么
都杀不死不死国任何一个
第十个
倒长舌头
有言论自由
但没有谁可以说出话来
也没有多少
第十一个
名叫三首
皆长脑袋三颗
一颗用来当酒壶一颗用来当茶壶一颗用来当尿壶
而且易碎,犹如玻璃制品
而且一个破碎
另外两个也同时完蛋
继续往东南走
又将出现奇迹
其实也算不上奇迹
顶多算得上奇怪
皆细微如蚁,小到不能再小
但又个个
酷爱头戴礼帽
第十三个
名叫长臂
臂长如钓大鱼的长线
所以长臂国的外贸产品一直是深海鱼类
继续往东南走就没有了
但还是有的
当然,这里的已经比较自由
比如祝融
天天骑龙乱跑
有时骑单龙有时骑双龙
想往哪里跑就往哪里跑想干嘛就干嘛
(引用材料见《山海经•海经第一卷•海外南经》)

 

—————————————
《大树》

这就是它:附近没有比它更大的树,它是大树
它是这里最大的树
有比它高的树,河这边就有一棵
它在河那边。河那边它不远的地方也有一棵
但仅仅比它高不行,高不等于大
与它们相比它从来也没有小过,它一直大
一直作为大树存在
这是事实。附近没有哪一棵树大到可以取代这个事实
远一些的地方不知道有没有
反正附近没有,反正方圆三千里以内没有
方圆三千里以内都算附近
方圆三千里也就是往南三千里,往北三千里
往东三千里,往西三千里
不用说有比它粗的树,虽然不多,但不是没有
一直往西,距离它三百里零三尺就有一棵
从底到上都比它粗
仅仅比它粗同样不行,粗也不等于大
它是大树,它在那里站着
它仿佛在说,大就是大,大才等于大
老也不等于大。比它老的树数也数不清,远近都有
仅仅比它老也不行。老甚至更不等于大


 

—————————————

《我特别喜欢驴叫》 

最最郁闷的日子里 
我最拿手的好戏是模仿动物们 
发出一阵阵叫唤 
这是我二舅教给我的 
他教给我公鸡打鸣时 
他的嗓子是细的,而且很长 
他教给我狗叫的时候 
他仿佛刚刚撕吃了一具尸体 
他教给我驴叫的时候 
他是亲自躺在地上 
打了滚的,一边打滚一边叫 

我特别喜欢驴叫 
二舅说,你喜欢驴叫是对的 
你小子的出息 
将在万人之上 
我不明白二舅的话是什么意思 
但无论如何我确实 
喜欢驴叫。当我大叫起来 
总有成群结队的人 
跑步前来围观,拍手,叫好 

现在我又要开始驴叫了 
而且,这一次将要伸着脖子
昂啦昂啦叫唤的 
远不止我一个 
我打十五岁那年就已弄得 
跟我二舅似的 
不仅自己叫,我还教会了别人 
现在,有将近 
二百个人和我一起大声叫唤

 

—————————————

《我的诞生远没有结束》

 

天堂里有灯塔和厕所
有身子很细的白杨和向日葵
有身子更细的风筝和小麦
还有一个个漏洞
又高又隐蔽,它们通往大地
总有天才打漏洞往下掉
总有怪物打漏洞往下掉
我就是打那漏洞掉下来的
我知道天堂
我知道天堂的每一个规矩
而我不是怪物
我的吃喝拉撒与一样

 

借此机会请允许我向
普天下的残疾人表示道歉
我肉体掉下的一瞬
砸在很多孕妇身上
他们的胎位因而出了问题
他们因而成了残疾
可天堂里也有残疾
请他们坚强,不要自卑
请他们互相成为朋友

 

我的精神比肉体还大
完全掉下来需要期待和时间
借此机会请允许我向
更年轻的孕妇表示不安
请她们不停地骂我
请她们出门后只干一件事
这就是骂我!骂我
谁骂的最恶毒谁的婴儿
将长成著名的疯子
我确实知道天堂的每一个规矩
在天堂疯子不算残疾

 

借此机会请允许我向
接受我的这个表示憎恨
它的烂货太多
它拿出所有的烂货将我挤压
我为什么是一个天才
其实做一个怪物反而好些

 

借此机会请允许我向
即将到来的明天表示致敬
我分明看见
过了今夜我也是怪物
天哦,我知道的
这个所谓的一点儿也不知道
我知道天堂更是怪物的故乡
我知道疯子和残疾人
是我亲爱的兄弟
我还知道我的诞生远没有结束

2006-10-2

皮旦回顾展3

《怪物》 

1
我的身材已经够好的了
可怪物的身材更好
怪物的身材比我的至少要好出三成
但怪物没长眼睛
怪物以屁眼为眼睛
现在怪物
就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看我写这首诗
当然裤子是脱了的
屁眼是对着我的
怪物放屁时会瞬间停下他的观察 

2
怪物放屁时怪物很臭
怪物不放屁时
怪物也很臭
怪物也没长鼻子,怪物呼吸用的也是屁眼
怪物的臭基本上不可避免
洒香水也不行
怪物洒的主要是法兰西香水
和菲律宾香水 

3
现在,怪物突然蹦了起来
这是怪物在打喷嚏
怪物打喷嚏也得用屁眼
我大喊三遍滚开,怪物一遍也没听见
怪物也没长耳朵
真没有办法,怪物听东西
也得用屁眼
怪物一打起喷嚏来会什么也听不见
当我第四遍
大喊滚开怪物听见了
怪物听见后怪物也大喊
怪物大喊的也是滚开。怪物是用屁眼喊的
怪物也没长嘴 

4
这是怪物的鼾声
怪物在睡觉
怪物的鼾声也是打屁眼里发出来的
怪物偶尔也说梦话
怪物在梦里
主要强调他不是怪物
怪物反复说
俺怎么能是怪物呢
俺不是怪物 

5
吃早饭的时间到了
怪物在吃早饭
怪物先把馍头用手撕碎
然后用一根手指往屁眼里塞
我说过怪物没长嘴
以屁眼为嘴
吃早饭的时间到了
怪物喝起汤来比吃馍头还让人不舒服
怪物喝汤时得先将身子倒立
然后用小匙子一下一下往屁眼里灌
很小心地灌
而屁眼在一个特制微型铁器的撑胀下
张开的小窟窿深不可测
又幽黑又鲜红
这时拿小匙子的不是怪物的手
而是怪物的脚
不舒服是我说的
是我的感觉
并不是怪物的感觉
不是怪物说的
我感觉不舒服不见得怪物也感觉不舒服
怪物的感觉
很有可能与我的不一样
2006-3-29

 

—————————————

《对一个病态主义分子的持续观察与描述》 


你有病 
你不仅有病 
你还有了病态 
你不仅 
有了病态 
你还爱上了 
你的病态 


你没有办法 
消除你的病态 
哪怕病好了 
你也无法消除 
你只好适应 
你的病态 


你没有病 
但你喜欢上了 
某种病态 


你为了拥有 
你喜欢的病态 
你也有了病 


你病得不轻 
你真有病 
然而你喜欢的病态 
却遥遥无期 
你反而 
变本加厉 
更喜欢 
你喜欢的病态 


当你的病 
无法导致 
你喜欢的病态 
你只好 
改患一种 
你相信 
病总是有的 
病态 
总是有的 


终有一天 
你抱头痛哭 
太倒霉了 
又白病了一场 
一场又一场 
那么多病 
居然没有出现 
哪怕一次 
你喜欢的病态 


病态不出 
大病不止 
生的窝囊 
病的光荣 


事实证明 
最恶劣的情况 
出现了 
在你改患 
一种病 
又一种病之后 
不但没出现 
哪怕一次 
你喜欢的病态 
甚至 
没有出现 
任何病态 

10 
大病来了 
大病来了啊 
吃药啊 
药坛子在手 
胜似 
临风把酒 

11 
天下好药 
不是好在 
治病上 
而是好在 
培养病态上 
而是好在 
把病态 
逐渐扩大上 

12 
你有病 
虽然 
你没有病态 
但是 
你有病 
好在 
你有病 
坏在 
你没有 
病态 

13 
有病是肯定的 
你只是没有病态 
没有病态 
也是一种病态吗 
这是你 
最后的问题 
你希望 
答案是肯定的 

14 
终有一天 
你有了病态 
而且是你 
喜欢的病态 
可你当时 
什么病也没有 

15 
自从没有病 
也可以出现病态 
你的担心 
开始转移 
怎么回事 
这到底怎么回事 
(同志们 
我不是装病啊) 

16 
你最担心的 
是在你 
没有病的情况下 
出现了 
你不喜欢的病态 
有一点 
你还算清楚 
事情从不取决于 
你喜欢 
或不喜欢 

17 
这一天可能 
就是明天 
什么病也没有 
可谁见你 
都说你有病 
这是因为 
大家看见了 
你的病态 
当然你也看见了 
你看见的 
不是你喜欢的 

18 
不管怎么说 
病态 
是一个主义 
可病态主义 
是不是 
一个社会呢 

19 
这就是病态 
它与梦有很多 
相近的地方 
但它不是梦 
2006-6

 

————————————— 

《吃屎节》

今天阳光很好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吃屎节
风也很好
不认识的人也在打招呼

今年的吃屎节
赶上了一个好日子

越来越多的人涌向广场
那里是
很多节日
都没有
但吃屎节
从一开始就有它的
像奥林匹克

你好!你好
我看见了老朋友
他也看见了我
还离老远
我们就看见了对方
你好你好
是他先喊的

但去年是我先喊的
去年还不认识
一喊我们就认识了

终于走到一起的朋友
抱在了一起
认识或不认识的人
抱在了一起
我和他也抱在了一起

用一只手抱
用左手或者右手

而另一只手
拎着各自
特别准备的小瓦罐或小铁桶
里面盛的是屎

这是吃屎节
这是公历三月十五

要燃放鞭炮
要唱国歌
要全体起立
要舞狮子
要手举彩旗
要喊口号
要正儿八经

有的小瓦罐或小铁桶大一些
盛的屎
也就多一些
有的上面
还绘有图案和文字,写了广告
不用说
是关于吃屎节的

我拎的是小铁桶
它就比较大
能盛下10斤左右的屎

每个人准备的屎
一半以上是用来相互赠送的
所有的屎
在相互赠送中
成为珍品
不慎弄掉地上的
趴下身子
要用舌头干干净净地扫起来
扫进嘴里

有时候几个人同时趴下
那肯定因为
一只小瓦罐哗啦一声烂了
屎淌了一地

要有爱屎之心
要爱惜屎
要吃之则吃之
要大口大口吃
要相信屎
要以吃屎为荣

一队吹着铜号
打着洋鼓的少年
排队走过

这是吃屎节
这是公历三月十五
这是十点
八九点时
人就挤满了广场
两三点时
广场上就有了不少人
广场不小
广场是大广场

台上早堆满了屎
再过一会
就会端坐到台上
不是一位
而是十位
因为十与屎字的读音
碰巧相近

再过一会
们就会走上台
端坐在那儿
但没有哪个
开口讲话
他们只是端坐在台上
也就是屎上

他们在等待
一个最激动人心的时刻
也就是人们
纷纷把屎
抛向他们的时刻
我已说过
每个人准备的屎
一半以上
是用来相互赠送的
这也是赠送

这是吃屎节
这是公历三月十五
这也是狂欢节

哪个先被乱抛的屎
埋了起来
哪一个才是最大的

(请把屎抛向
你最尊敬的那一个
这也是爱惜屎)

们还没有出现
他们都是去年
最能吃屎的人
去年的是前年
最能吃屎的人
当然,明年的是今年
最能吃屎的人
也就是前十名
他们确实非常能吃

这是十一点
十二点差五分们才会
排队入场
按他们去年的
吃屎成绩
排好先后
走最后的
就是第十位
也十分光荣

要团结紧张
要严肃活泼
要好好吃屎
要年年多吃
要自力更生
要粪发图强

最好的屎
是那些翻滚着乱动的屎
不是盛装
它们的小瓦罐
或小铁桶在动
而是屎
事实上也不是屎
而是屎里面的
一种小虫子在动
也就是
蛆在动
最好的屎是那些生了蛆的屎
蛆越多越肥大
屎的质量也就越好

又一队吹着铜号
打着洋鼓的少年
排队走过
他们的制服是专用的

有人在冬天
喂养苍蝇
为了在三月到来之前
弄出好屎

这是十一点半
大家在互相欣赏着屎
(我的不好
蛆太小了
眼睛稍不好使
就看不见
有人要看我的屎的时候
我总赶忙
转移话题
或者老说“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

一队军用大卡车开了过来
人们自动
闪开一条缝
人们知道
这是供大家公用的屎运来了
心里热呼呼的
特别是孩子
他们不由地唱了起来
(唱的是屎)

又一队军用大卡车
开了过来
从另一个方向
于是人们
自动闪开又一条缝
(有些争吵
突然出现后很快消失了
关于屎的
好像谁把谁的屎
碰掉一些
但节日特有的气氛
令人自觉)

这是公历三月十五
这是吃屎节
这是吃屎节的广场

现在是十一点三十五
距十二点
不是差五分而是还差得多

又一队军用大卡车
开了过来
从第三个方向
于是人们
自动闪开又一条缝
2004-2-6至7晨

 

—————————————

博文
(2019-06-24 09:00)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皮旦观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情感

收藏

诗歌周刊第354期//皮旦诗四首
https://mp.weixin.qq.com/s/mAJSxLibJXjah5mQimqUFA
诗歌周刊第357期//皮旦诗十首
https://mp.weixin.qq.com/s/qEIcYD_qfhviDBHkYYJhrA
诗歌周刊第361期//皮旦诗八首
https://mp.weixin.qq.com/s/f2ycdLI2_rs3y1nd9sqNbQ
诗歌周刊第364期//皮旦诗5首
https://mp.weixin.qq.com/s/4o1Ec5WuMDP1mMl6cEleuQ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京评论女诗人诗选
(为庆祝三八节,现将已编入北京评论月度诗选的女诗人作品集中公布一批。按写作时间先后排序。)
 
 
▎如果有屁(外一首)
作者/义植
 
如果有屁
你就放
如果有诗
你就写
如果有逼格
你就和我战斗
如果什么也没有
你就滚
2019-3-1
 
 
▎一根根死去的鸡巴
作者/义植
 
这根根黄瓜
这根根香蕉
它们不知为何被摘下
缺水很久了
香蕉黑黢黢
黄瓜皱巴巴
像一根根死去的鸡巴
2019-3-8
 
 
▎我可不喜欢充气娃娃(外二首)
作者/花儿
 
我可不喜欢
充气娃娃
我喜欢
有血有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首页文选[皮旦主编]
原文地址:《诗歌周刊》347期作者:诗歌周刊


目 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9-01-16 22:11)


你是永远的陶春霞

.

把诗歌留下你走了

把梦想留下你走了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首页文选[皮旦主编]
原文地址:《诗歌周刊》343期作者:诗歌周刊


目 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首页文选[皮旦主编]


目 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首页文选[皮旦主编]
原文地址:《诗歌周刊》334期作者:诗歌周刊


目 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三朵

.

有个叫三朵的女人

必须在这个秋天大哭上三回

每大哭一回

三朵都会爱上一个男人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垃圾派不要脸的大月亮
作者/皮旦
 .
今天早晨
空气正新鲜
大月亮发来微信
说伊沙
点射她了
我说点射第二行
大月亮
后面加个的字
才是伊沙的原意
大月亮问
原意是什么
我说原意是:
垃圾派
不要脸(的)
大月亮
2018-10-3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皮旦回顾展6

《奥巴马就任美国总统的前一天》

奥巴马就任美国总统的前一天
在一家公共浴池
正在洗澡的我忽然想起
有必要为奥巴马的新生活写一首诗
不管怎么说
奥巴马是一个杂种
不管怎么说
一个杂种成为一个伟大的总统
肯定不容易
不管怎么说
作为诗人
任何时候
都有向这个世界的
顶尖杂种
保持足够激情的责任
不管怎么说
一个杂种
如果得不到诗人的承认
他顶多算个杂种

2009-1-31

 

---------------------------
《愉快》

首先我会向粮食道歉
接着我会向生长了粮食的土地道歉
向生长了粮食的阳光、风和雨水道歉
我是愉快的
如果你也是愉快的
而且你的愉快
也从道歉开始
那么你的愉快
将和我的区别不大
如果你也认为
愉快是任何一种动物
最后的修养
那么你的愉快
与我的简直完全一样

2008-12-30
 

---------------------------
《桃花就要开放》

今年的桃花就要开放
去年是一个凶年
今年的桃花将比去年的多出一些
与之相应
今年的流氓也将多出一些
我感到满意
我感到满意啊
春光无限
我感到今年的桃花不仅更多
也更加灿烂
今年的流氓不仅更多
也更加流氓
今年最好的时光就要到来
请让我一边欣赏桃花
一边欣赏祖国成群结队的流氓

 

---------------------------
《小广场》

这就是我今天看见的人
两个在同一条船上
漂流了将近三年的船夫
一个绝症患者
他说他活不几天了
两个下象棋的
谁输一盘谁就掏给对方五块钱
一个算卦的
和一个拉二胡的
没看见政治家
半个小时内
我看见了大约七十几个人
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小广场
设计师没有设计
政治家的位置
但设计了幻想家的位置
诱惑者的位置
以及中毒者的位置
我决定与他们中间
任何一个最先与我主动打招呼的交谈几句
那个绝症患者算是幸运
颤抖着他向我谈起了
他所理解的泌尿系统和血液循环系统

 

---------------------------
《小人》

小人要成为大人必须像大人那样长出沉重的肉体
小人最近想成为大人但却厌恶大人的肉体
今天是小人决定做一个大人还是继续做一个小人的日子
小人来到一面镜子跟前
小人看见了小人
小人同时看见了自己的左右为难
小人确实不大 
然而不能因为小人很小而把小人看成孩子
小人就是小人。小人不等于孩子
小人其实比任何一个包括婴儿在内的孩子还小
小人确实很小
小人要成为大人还必须像大人那样长出皱纹
小人一条皱纹也没有
小人今天得决定今后长不长皱纹
小人的眼球也是小的
小人的哭声、梦想和怀念也是小的
小人只能听见蚂蚁唱歌的声音
和刚出生不久的蛆虫放屁的声音
小人的耳朵也是小的
耳朵小不见得听见的声音就小
小人就这么奇怪
小人要听见大人说些什么必须戴上耳机
如果大人的声音小
小人就是戴上耳机也听不见
小人戴上耳机主要是听大人的嘶喊
对着镜子小人戴上了耳机
小人一戴上耳机就听见大人
在嘶喊:杀死小人!
杀死小人!杀死小人!杀死小人
小人马上取下耳机
小人同时逃出镜子
小人在镜子以外的小沙发上坐下来
接着小人不由地想到
如果做一个大人
小人还得把小沙发换成大的
小人的小沙发可能比任何一个可以称得上大人的裤裆还小
小人低头看见了鞋子
小人的鞋子当然也是小的
如果做一个大人
小人当然也得把鞋子换成大的
小人的脑门上立即渗出明晃晃的汗水
小人急了,内心喊道
哪来那么多钱啊什么都得换
这时小人认为还是做一个小人好
小人暗自决定继续做一个小人
小人本来就是好的
小人本来就是为了做一个好人才一直做一个小人
小人认为好就是纯洁
小人是纯洁的结果
小人的肠子纯洁得压根儿就没有接触过屎
小人的肛门更是如此
小人的肛门适合同性恋
但小人从来不搞同性恋
小人认为那不纯洁
不纯洁的事情小人坚决不干
这时小人侧了侧身子
把一根手指插入肛门
小人一边插一边感叹着说多好的肛门啊
小人一连感叹了八遍
小人感叹了八遍之后觉得还不过瘾
小人又感叹了三遍
(多好的肛门啊多好的肛门啊多好的肛门啊)
小人还想再感叹几遍
但小人有点儿累了
小人最大的遗憾就是
小人的力气也是小的
小人确实不想做一个大人
大人太他妈的丑恶了
大人的肉体所有超出小人的部分
可以说都是丑恶
大人的肉体超出小人一公斤
就多一公斤丑恶
小人看见大人的大块头就头疼
简直气死小人了
小喊这是什么世道
小喊那么丑恶的东西为什么却长出那么大的力气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小人也崇拜力气
小人打小就崇拜力气
小人无法不感到愤怒
小人说愤怒就愤怒
也许愤怒让小人陡地忽略了劳累
小人居然跳了起来
小人从坐着的小沙发上愤怒地跳了起来
那不是一只蟋蟀的愤怒
蟋蟀是个疯子,而小人不是
小人非常理智
那也不是一只老鼠的愤怒
老鼠唯利是图,而小人不是
小人对整个世界负有使命
可那也不是苍鹰的愤怒
小人是因为缺少力气而愤怒
而苍鹰从来都是
因为力气没地方使用而愤怒
并且一愤怒就脱离现实
而小人从不跳出他的沙发
更不会跳往天空
小人的小沙发完全来自现实
小人的小沙发摆在现实里
现实摆在现实里
最大的现实是小人决不跳出现实
小人从不主张跳出现实
不用说小人也没有力气跳出现实
小人曾反复自问过
如果有力气跳不跳出现实
小人认定就是有力气
也绝不跳出现实
小人的口号是去他妈的理想
这是小人的逻辑
越理想的东西越不纯洁
越不纯洁的东西越脱离现实
小人坚决保卫纯洁
小人每一次从愤怒中跳起都不是为了别的
都是为了更靠近纯洁
小人终于向纯洁
又靠近几厘米之后平静下来
小人这一回真的累了
小人鼻子酸酸的有点儿想哭
小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
自己打青年时代起动不动便气喘嘘嘘

2009-2-8改定

 

 

---------------------------

《4月23日大地上将发生什么》

今天遇到一个神经病
他问我2009年4月23日
大地上将发生什么
难道他是诗人
因为他特意使用了
大地这样比较庄严的词
我说海上阅兵
他说他问的不是这事
他说这事谁都知道
他说大海不是大地 

 

 


 

皮旦回顾展7
暂无内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