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湖州姜海舟
湖州姜海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720
  • 关注人气: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分类: 英译汉

幼鸟

    火就要灭了,
灯就要灭了。
漫长的一天后,房间杂乱。
我在这里,不快活,
盼着离开壁炉,
盼着从家里逃走。
别人睡着了,
但是我在这里,不快活。
火就要灭了,
灯就要灭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收藏

诗歌的出走与打起精神

——从波兰诗人扎加耶夫斯基的一首诗说开来

于慈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英译汉

作者:凱莉·馬迪根

 

豪豬

 

妳想我們是尖銳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4 13:36)
分类: 汉诗
动物的叫声落到实处
互相交换着,湿润的
宽阔的橘色光晕

现在发生还是
过去发生的
或是将来发生

听,能继续流动
是因为理解力

哪怕最小的
只能是假设的

2018年1月4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英译汉
作者:安德鲁-麦克米伦,姜海舟翻译


殉难

今晚  我启程走着回到你,父亲
这本是散步但开始
越走越快  父亲  我开始念叨着所有
我曾和他们上过床的男人的名字
父亲  我的大腿炙热,我的双脚
充满血液然而我维持着步伐和对名字的
念叨  父亲  把名单列到篱桩
和树上,没有停下而开始变得
越来越年轻  父亲  而行走了整个晚上直到我到家
仅仅是你私处的又一个火花,然后告诉你不要
把我带回生活  告诉你我悔恨
每一个名字并让它们摆脱我  父亲


martyrdom

BY ANDREW MCMILLAN

tonight      I started walking back to you father
it was meant to be a stroll but then I started
walking faster      father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1 15:17)
分类: 英译汉
作者:卡门特 伯尼尔格兰,姜海舟翻译


咯叽蛙

一只极小的树蛙
长着一对大眼睛
快乐地歌唱,
“咯叽!咯叽!”

它兄弟来捣乱,
咯叽蛙没有推它,
咯叽蛙没有咬它,
咯叽蛙告诉它,
“咯叽咯叽!咯叽咯叽!”

两只极小的树蛙
长着两对大眼睛
快乐地歌唱,
“咯叽!咯叽!”




Coquí

BY CARMEN T. BERNIER-GRAND

One tiny tree frog
with big eyes
sings happily,
“Kokee! Kokee!”

His brother comes to bother.
Coquí doesn't push him.
Coquí doesn't bite him.
Coquí tells him,
“Kokee-Kee! Kokee-Ke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收藏

Quietness in the White

 

The vast has been muted.The winging,muddy and gray,

spells for the newly golden

ghosted by the real unreality,obvious good flowing

with vacancy beneath a imagined landscape.

 

Shallow heaven looks shy.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汉诗
在你一无所获暗中沮丧之时
在失去财富和所爱之人时,
在没有什么可以失去和牵挂之时
在你看一切都不重要时,
最最无用的东西
最最卑微的一些文字出现了,
于是诗歌来到你这里。
它不表达什么,
因为它不关心去到哪里,
它只是一个实体本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3 22:54)
分类: 汉诗

雪白的金属

运行在鲜红的牛肉中,

忽闪着暗淡的光影,

一会儿快速消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英译汉
作者:约瑟夫·奥斯兰德(1897 - 1965),姜海舟翻译

《废弃的》

空荡荡,阴森森,死气沉沉,
曾经是男人的柴火树;如今蝙蝠出没;
曾经摇篮和着歌声在楼上嘎吱作响,
这绝美的歌只有年轻的母亲们懂得。

即使屏住你的呼吸,也很难
行走而不扰动松垮的板条
和发青的墙灰.... 走吧!因为窃窃私语以钟声
回荡于萧瑟的根根椽子:拿起你的东西,走吧!



Abandoned
Joseph Auslander, 1897 - 1965

Vacant and ghostly and content with death,
Once a man’s hearthtree; now the haunt of bats;
Once a cradle creaked upstairs and someone sang
The terribly beautiful songs young mothers know.

It is hard, even though you hold your breath,
To step without disturbing the loosened slat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