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女儿的博客
个人资料
美人锥
美人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851
  • 关注人气:2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美人锥的名片
男,生于七十年代,辽宁彰武人,蒙古族,管理学硕士,辽宁散文学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协会员/内蒙古作协会员
著有:《滴水的声音》《虚拟回家》。
高级项目管理师/一级建造师/招标师
安全工程师/监理工程师/咨询工程师
高级工程师/设备监理师/中级经济师
邮箱:coolvip168@sohu.com;
QQ:503326085(注明身份)
2016年成长记
(4)2016年6月号《火神》发表短篇小说《云烟深处》。
(3)2016年第3期《海淀文艺》发表短篇小说《伤心拉米娜》
(2)2016年6月刊《北京精短文学》发表小小说《无用的打卡机》
(1)2016年第2期《脊梁》文学发表短篇小说《李白李白你是谁》。
个人转载榜
⒁2016年第9期《特别关注》转载《无用的刷卡机》。
⒀2016年第8期《共产党员》转载《掌声响起来》。
⑿2016年第1期《湘乡文学》转载《超级演员》。
⑾2015年第4期《阅读》转载小小说《炒二代》。
⑽2015年第7期《故事会》转载小小说《洗脑》。
⑼2015年第6期《微型小说选刊》转载《洗脑》。
⑻2015年第1期《青年博览》转载《洗脑》。
⑺《岁月的波光里》被《诗歌东北风——羽扇纶巾》转载。
⑹2014年第11期《微型小说月报》转载《治贪手术》。
⑸2014年第23期《小小说选刊》转载《治贪手术》。
⑷2014年第22期《微型小说选刊》转载《治贪手术》。
2014年10月下《格言·口才版》转载《洗脑》。
9月26日第251期《未央文学》网刊转载《信》;
⑴9月26日第251期《未央文学》网刊转载《起名》;
新浪微博
美人锥收到的赠书

王培静 小小说集《情书家书》、《北京小小说八家》《向往美好》

祝红蕾  散文集《清欢过红尘》

袁炳发 小小说集《寻找红苹果》

许福元 长篇小说《月牙村纪事》

金   波  小小说集《脚印》

贺   鹏 《贺鹏小小说选》

周珂羽<巍巍红枣树><琥珀银珠>

安勇小小说集《一次失败的劫持》

万   芊 小小说集《最后的航班》

非   鱼 小小说集《痕迹》

宋新华 小小说集《目击者》

周   波 小小说集《头条新闻》

奚同发小小说集《最后一颗子弹》

潘丽萍  散文集《隔壁的琴音》

陈力娇  长篇小说《草本爱情》

李   忠  短篇集《给我一把钥匙》

李保田 《李保田小小说一百篇》

平溪慧子长篇小说《青春的漫歌》

赵  阳 <历代宫廷御医档案揭秘>

侯发山 小小说集《风景》

徐志义 小小说集《奇特的琴师》

刘   川 诗歌集《打狗棒》

刘永宗《漂泊是条青春的河》

秦景棉 小说集《诱惑》

柳苏主编诗集《对一匹马的眺望》

韩伟林 散文集《画中故乡》

张阿泉 随笔集《把心放进一个嘎查》

钱玉成 《探索兴安历史文化》

叶征球小小说集《长安驿》,散文集《心祭》

余途闪小说评论集

侯书玉作品集《我是农民》

王维新诗集《守望天台》

胥得意小说集《倾情歌唱的军营行者》

感谢
感谢如下报刊对原创作品的支持《京华时报》《北京娱乐信报》《法制晚报》《北京青年报》《重庆时报》《天池小小说》《西安晚报》《武汉晨报》《呼和浩特日报》《鄂尔多斯日报》《每日新报》《齐鲁晚报》《华夏时报》《古今故事报》《中国铝业报》《台湾好报》《百姓故事》《开心100》《喜剧世界》《小说月刊》《新文化报》《北京晨报》《芳草》《金山》《百花园》《北京精短文学》《辽河》《山东文学》《精短文学》《准格尔地》《当代电力文化》《当代小小说》《西楚文艺》《辽海散文》《中国民族报》《微型小说月报》《涟水快报》等。同时,感谢如下编辑对本人的支持。包括:张莉丽、徐扬、刘易、邹娅、陈国华、刘春、刘江华、强雯、石磊、黄荣锋、陈士娟、王永利、曲鹏、秦于淳、宗玉柱、周华、丫丫、刘丽、墨凝、徐曦、赵昀、赵莉、秦俑、白凤德、高军、王凯丽、王红梅、李忠元、张潇潇、芬芳、要晓丽、王利、王维新、王英林、刘杭、安宇琛、刘磊等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美人锥留下的足迹
我要啦免费统计

博文
  小小说:原地待命
  文/美人锥
  
  原地待命,听见没有?连长余大鹏高声喊道。
  七个兵齐声高呼:听见了。
  原本整编的连队,和伪军、鬼子打了几场遭遇战后,仅剩下连长余大鹏和七个兵。
  从队首踱到队尾,望着疲惫不堪却依然顽强的兵,余大鹏很满意,站定后喊道,原地待命,不准开枪,记住没有?
  开玩笑?在这战斗的前沿,不准开枪?七个兵面面相觑。
  余大鹏读懂了大家脸上的困惑,朗朗道,为了节约子弹,避免大家暴露在敌人猛烈的炮火下,必须这样。任何时候,没我的命令,不准开枪——哪怕日本人就在眼前。这是铁的纪律!重复一遍命令:原地待命,不准开枪!
  原地待命,不准开枪!喊声响彻山坳。
  大家守在战壕里,蹲到第二天天亮,都没见鬼子的身影。
  日上三竿的时候,打盹儿的士兵甲突然醒来,发现连长不见了,他猫腰准备寻找,空中突然传来刺耳的响声,大家急忙就地卧倒,炮弹在战壕附近相继炸响——鬼子又开始进攻了。
  没有连长,肩上扛着原地待命的指令,士兵们只能趴在战壕里,任凭气浪一阵紧似一阵,把尘土当作被子,一层接一层盖在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小说:掺假的混凝土
         文/美人锥
  
  东大桥施工进入尾声,突然因质量问题被曝光。
  报料人称,大桥混凝土由路华公司提供,该公司的罐车每天深夜进入郊区发电厂,将粉煤灰拉回,凌晨生产混凝土时,大量粉煤灰被掺进去。
  网络传播速度惊人,各种批评纷至沓来,大桥被迫停工。
  市政府连续两天召开新闻发布会,出示相关资料,请建筑专家做技术讲解,但对于已沸沸扬扬的网络声讨,不过隔靴搔痒。
  事件持续发酵,网民的批评声一浪高过一浪,称市政府对本地企业姑息养奸,市政公司委托的监理公司工作严重失职,在检验报告上随意签字,实乃为虎作伥,与虎谋皮。
  关键时刻,市政府却失声了,似乎要低调处理。
  过了几天,电视台突然发布一条新闻,人民公园的闲置区经过紧急整改,定于周末对外开放,将成为“混凝土”主题公园。
  这个主题怪异奇绝,令人大开眼界,虽然体验费用1200元价格不菲,但形式新颖,人们纷纷打电话报名,一时间,报名热线发烫,只能通过抽签决定第一批体验者。
  周六上午十点,数万人涌入主题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短篇小说:云烟深处
     文/美人锥
  
  1
  天越来越黑了,脚下湿漉漉的,闪闪星光中,似乎有淡淡的云雾在周围慢慢地升腾起来。
  杨晓琦独自走上山路,内心忽明忽暗地涌起阵阵不安。
  一个半小时以前,他顶着如血的夕阳,站在山脚下的一个十字路口,他面临着一次犹如高考般的人生抉择——走大路呢?还是走小路呢?
  许久,他都没有下定决心。
  面前的大路迢迢,宛如一条巨蟒,爬过层峦叠嶂的文山山峰,穿过逶迤磅礴的山谷,直奔山峰那边的煤城。这条运输大动脉上车轮滚滚,往来如织。那些负重上山的车辆像一群蜗牛,吐着黑烟,缓缓而上;下山的车像猛虎,弯多坡急,稍微躲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短篇小说:伤心拉米娜
    文/美人锥

  1
  阿镇电厂办公室主任郑鹤祥像屁股长了火疖子,气鼓鼓地站在走廊里。
  他擎着手机,把办公室副主任董方娇的电话号码拨了一遍又一遍,藏在电话里的姑娘也不厌其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说

脊梁

美人锥

分类: 原创小说
短篇小说:李白李白你是谁
             文/美人锥
  
  1
  几千人的工地,划分为七八个工区,忙碌,却井然有序,就像一部调试到位的机器,依照程序有条不紊地运转。
  我一边欣赏自己的组织成果,一边美滋滋地拧开矿泉水瓶,把瓶口放进嘴里,陡然听到——
  李白!李白!
  噗!一股水柱从嘴里射了出去——喊谁?难道“诗仙”穿越了?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我是某房地产公司蓝海小区项目部经理,想搞明白一件事情,不用太费周折。原来,那个被叫做李白的人,是A区施工队新来的打工仔,因为走路有些跛,很容易记住,年龄大概二十五六岁,体态微瘦,国字脸。
  但谜底并未完全揭开。
  李白——如雷贯耳的大诗人。我,恰恰爱好诗词写作,他的名字勾起了我的好奇:难道他父母也是李白的粉丝?
  但这个问号很快也破解了,他姓邱,名鲤白——原来,此鲤白非彼李白,同音不同字。真是耳听为虚,古训向来受用。听字音随意揣度是最不靠谱的——这也许就是人类崇尚派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年度新入会会员名单

                                          (共100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散文:
  雪哭
  文/美人锥

  关内关外,下雪时的感觉迥然不同。
  关内的雪是软的,关外的雪是硬的。关内的雪,像揉碎了白云飘飘而下;关外的雪,像砸碎了冰渣狂飞乱舞。关内的雪,是妖妖绽放的花瓣;关外的雪,是自然生长的针刺。关内的雪,组成一块湿湿的毛巾,有几分调皮地裹在脸上;关外的雪,组成一把锋利的钢刀,非常粗暴地刮在脸上,撕出钻心的疼。
  但,关外的雪,表面虽然粗犷而刚硬,却包含着内敛的丰腴和温润。趴在窗户上张望,雪花在空中飞舞,透着秀美,透着潇洒,透着沉香——像浓烈的东北高粱酒。当雪花发现你在偷窥时,蓦地伸出手掌,调皮地敲敲玻璃,用“啪啪啪”带有韵律的声响驱赶“逃票”的观赏者。
  雪,是有感情的!——这句话,经常挂在爹的嘴边。
  第一场瑞雪洋洋洒洒,覆满了小小的菜园。寒风中,乌青而萧瑟的茄秧擦上一层雪粉,滋润出一张张笑脸。白天,雪初融;夜晚,又冻上。这时,用铁锹把茄秧连根挖起,根须择清洗净,再掰成小段,和干辣椒一起放进大锅中加水煮,滚开后,舀到盆里泡手或泡脚——这是治疗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小说:屠夫二舅
    文/美人锥
  
  二舅是妈妈的堂弟,三十多岁还是单身。
  但二舅不是钻石王老五,没有越老越值钱的资本。只是他有一门手艺,使自己贬值的速度减缓了一些——这手艺就是杀猪。年关岁末,是他最忙的时候,一上午要杀两头猪。寒风中,二舅经久未洗的头发被吹得直立起来,再加上他身上穿着破马张飞、抹得油光光的皮褂子,活脱脱郑关西2.0版。
  二舅兄弟四人,其他三个舅舅陆续结婚,分家单过,只剩下二舅和他的父母——也就是三姥爷、三姥姥生活在一起。二舅从二十一岁开始相亲,贫困线上挣扎的家庭条件,再加上二舅凶神恶煞的面相把女方一一吓跑,于是“大浪淘沙”,岁月把他沉淀下来。等他过了三十岁,三姥姥就放弃了给他娶媳妇的念想。
  二舅满不在乎,专心于自己的杀猪事业。但杀猪不能发家致富,只能挣些零花钱。工钱没有公开的价码,慷慨些的主家给一百,吝啬点儿的给五十。二舅的注意力不在钱上,而在猪尾巴上,吃完饭他把油光光的嘴巴一抹,哼着小曲,拎上猪尾巴就走——这是最好的下酒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京精短文学》2015年11月刊目录

       开涮了
  04光头风波    王培静
  06怎么就不肯签个字呢  贺鹏
  07酒杯与酒楼    许福元
  08后门      叶征球
  09狗       刘七平
  10灵魂      渔火
  11孩子的心    姜欣
  12黑白兄弟    林万华
  13屠夫二舅    美人锥
  15初恋      卢群
  16婚托      刘文
  17下鱼      晓苏
  18誓死相随的猫  凝香
  19超级显微镜    海天
  20马良找娘      刘向阳
  22谁也救不了一头驴 吴卫华
  24一只水桶      武勇坤
  25北平楼     王维新
  26领导下乡    徐育伟
  27掌声响起之后  秦景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组诗:阳光把现实照亮
  文/美人锥
  
  理想
  
  我想有一处面朝大海的房子
  可以躺在床上听潮起潮落
  我想有一处大山深处的房子
  可以趴在窗口看溪水潺潺
  
  我想耕一爿草露饶衍的牧场
  我想建一顶炊烟袅袅的毡房
  我想修一支神笔
  在银河上画一座彩桥
  了却牛郎织女的日日思念……
  
  然而
  现实的骨感
  总是击碎梦想的丰满
  想象中的生活
  比遥远更遥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