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镜中》/张枣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了下来
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
比如登上一株松木梯子
危险的事固然美丽
不如看她骑马归来
面颊温暖
羞惭。低下头,回答着皇帝

 

一面镜子永远等候她
让她坐到镜中常坐的地方
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博文

一个人的生命过程,很多东西都在轮回。比方我们说老人“老小老小”,就是一个人到老,又回到了他的儿童时代。我小的时候很内向,相信朋友一两个知心足矣,喜欢独处。长大了咋咋呼呼,朋友如云,但是很可能,老目咔嚓的时候,也淡了心境,最后身边就剩下小王和小汪。

 

最近轮回来的,是以前的锻炼习惯。自小到毕业之前,是个体育迷,一切能参与的运动都激情澎湃,每天两个小时左右踢球或者篮球,晚上方可安心入睡。工作之后,万恶的市场经济毒害了我们一代又一代商务务工人员,每天泡在酒场和歌房,体育精神灰飞烟灭。最初担心腹肌线条日渐模糊,数年后对健身球一样的啤酒肚熟视无睹,什么叫恬不知耻,就是时间长了不以肥胖为羞耻。直到今年体检出血压有点高,我的朋友著名心血内大夫沃小哥拉着我的手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得注意点了。”我幡然醒悟:我离心爱的体育已经太久太久太久。。很快,我回到了对锻炼的痴迷,早晨跑步,中午游泳。当锻炼重新变为自己的一种爱好和乐趣,身体和生活都阳光了许多。作为一名艺术家,以前我喜欢跟人聊艺术,各种艺术,比如苍老师啊波多野结衣老师啊,现在我的艺术姿态降低了很多低到尘埃里,我谈跑步。

 

好吧,该说红酒的故事了。

 

我的朋友小明,事业做得很大,平日喜欢锻炼。有意思的是,小明锻炼的模式随事业的进度不断发展变化。刚创办小公司的时候,小明喜欢爬山;公司到中等规模,小明骑越野自行车;等被金融界规划为大鳄类的时候,哥们开始跑马拉松了。我总算明白为什么王石喜欢爬喜马拉雅了。我担心的是,这么发展下去,小明会爬到珠峰玩蹦极,你王石往上爬,我小明往小跳,早晚磕上。

 

好吧,不能不说红酒了。

 

我其实不懂红酒,除了知道喝以前有叫醒服务,喝的时候农夫山泉摇一摇,喝完小鸡啄米点点头,以及拉菲和拉菲庄园是有区别的,其他知识很弱。而且红酒比散啤贵很多,真的很多,请人喝看着心疼,因为自己酒量差,不能抢着多喝点,只能干急。红酒上小明是行家,办公室堆满了别人送来品味的新牌子红酒,不知道以为公司开酒窖的。

 

按照医学上的研究理论,每天适量喝点红酒有益心血管健康,最佳时机是下午三四点钟,最佳饮量大概一百来毫升,也就是红酒杯一个杯底。而过量饮酒,不论是十万一瓶还是2块钱一杯,都对心血管有这摧残作用。为了健康,我已经把钟爱的喝酒习惯压缩到每周一次,每次一斤,啤酒。

 

但是小明和他的小伙伴们喝红酒都是以近乎喝散啤的方式,一杯一杯干。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他们眼里还有心血管吗!!但是小明又很注意锻炼,天天跑十公里,周六早上不睡觉到青岛大学跟一帮魔鬼跑三十六公里。我相信爱身如玉的小明是按西方的养身原理,对自己的养身做了理智规划的,也就是说马拉松加红酒大战,可保金刚不坏身。但是这跟中医的养身理论倒行逆施,中医上认为剧烈运动伤及脏脾,运动以走路慢跑为宜,这就是为什么早晨去公园可以看到成百的中老年盆友在大步甩手行走。但是我们知道西方人都有晨跑、长跑的优良传统,很多前马拉松名将都是长寿老人,如今文艺界最著名的长跑名人莫过春上村树,这个日本人好像也是一天跑十几公里,日本人善于长寿我们都知道。但是那么到底是跑呢还是走呢,喝呢还是不喝呢,为什么生活会有这么多但是呢,这他妈是个很大的问题。

 

其实问题不在跑和走,问题在于搞明白什么是适合自己的。你觉得喝点酒跑步,第二天很舒坦,那你就喝点,跑步;如果你觉得走完了喝茶最舒坦,那你就走路、喝茶。如果觉着哈大了整天不运动最舒坦,那。。。。。。你最好去找个大夫谈谈人生。

 

所以当我谈跑步的时候,我不会考虑那么多但是,喜欢喝红酒就喝点,喜欢喝散啤就哈杯,只要别哈醉了,别哈成酒鬼,只要天天锻炼,不管是走还是跑,觉着舒坦才是王道。生命的真谛在于运功,生活的意义在于舒坦。跟随内心的感觉,爱锐森疑似婆色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05 15:28)

因家庭与单位的地理位置关系,常年来上下班都是东西向行走,基本跑沿海道路,偶尔上第一条东西快速。高峰时候,海边堵车让人心碎,听说东西快速那边更加热闹。但是今早偶然在上班高峰去了趟四方再回返公司,在山东路上,我才知道对青岛堵车概念之理解,简直如井底之蛙孤陋寡闻夜郎自大。

 

这里的堵车,恢弘、壮丽、悠久,譬如黄河之奔流无际、星河之浩瀚无垠。夏日之下,前不见神龙首,后不见蟒尾,念红绿灯之闪变而车不走,独咆哮而汗下。海边的交通高峰跟这比,都不好意思提一个堵字。早七点半我从瑞昌路往回返,八点半的时候我还在鞍山路立交桥上晒太阳,后来我左闪右腾,反其道而左拐至辽阳路西行,再强行不断向左别入,一个钟头后,终于在南京路口得以掉头上第二条东西快速,直奔杭州路立交而入五路电车线路,至市立医院转胶州湾隧道方向立交,在团岛下路兜回单位。总算赶上了食堂的午饭。

 

据说城市堵车,跟道路的疏通系统有莫大关系,也就是说交警部门多用心规划,是该有些作用的。香港芝麻大地方、车辆数量巨大,但是几乎不堵车,有篇文章很专业地介绍过这方面知识,也不知道交通部门的领导们有没有实地考察并结合运用过。当然,考察我相信是进行过了,这个我们是相信的。不过今早在青岛中部地带的这段经历,真实让我触目惊心。北部往南部上班的同志们,你们受苦了!!党和人民是不会忘记你们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29 13:16)

集团开年中会,按惯例在市区外围找了一家新开业的五星级酒店,连开会带休闲用时两天两晚。近两年开年会,头头们以鼓励为主,所以虽然雾一直下,气氛还算融洽,基本上是披着开会外衣的娱乐酬宾度假活动。用总裁的话说:“没来的亏大了!”可不,会开完后,一人还领了个真皮女包。连吃带拿的,搞的大家跟政府官员开会一样,我个人良心上很不安。我们是一个勤俭奋斗的公司,下次不要酱紫了,随便找个市内的普通酒店凑合一下就可以了,比如海景花园啥的。

 

今年这个酒店的名字“既喜庆又欢婶”----胶南福朋喜来登大酒店。喜来登作为一个颇有品质的酒店管理集团,你们对合作方起名字这么大事就一点不上心吗?酒店门牌上“胶南福朋”四字给人的感觉,和酒店黑灰色的超级洋色调搁在一起,那滋味,我怆然独饮。 还要怎么说大家才明白起名字的重要性,曾记否,当年,我们一起笑过的名字----朱慧菲、杜子腾。。。

 

除了名字,这家喜来登各方面都让人满意,尤其是健身房和游泳池,宽敞明亮,干净得一尘不染-----因为每次去,一个人都没有,中国人的晨练习惯,比西方人还差太远。年会期间,我每早都去健身房跑步、游泳,如此方觉身心舒畅。几个月前,这完全不可想象,当时的我早上不睡到最后一秒绝不起床、晚上不靠到最后一刻绝不睡觉,个人体育运动属于晒网式。自从前些日子查出血压有点高,我迅速恢复了少年时段的体育爱好,一天不运动就觉得浑身刺挠。说到底,吾乃一爱惜生命之君子也。我身边喝酒抽烟不运动的酒场勇士们!希望你们以我为鉴,痛改前非,加入到我的健身系列运动来,咱一起游泳、跑步、踢球、品茶、喝酒。。。就喝一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23 15:28)

桂林山水自幼闻名,因为种种原因未能成行。大学同班的谭小斌和文小峰,同在桂林旁的柳州市成家立业,每每埋怨我不去桂林找他们耍。前些天蹦蹦同学一放暑假,我开始筹划行程,正好薛小波早有结伙出游之意,所谓狼狈为奸一拍即合。通告柳州同学们之后,两家六人,浩浩荡荡南巡。

 

八天南巡,经历丰富,感受丰富,写出来可以拍个小连续剧。简而言三条

 

阳朔山水甲天下

同学情谊甲天下

同伴故事满天下

 

阳朔的漓江风景,我们租筏游了两天,一天游漓江的杨堤至兴坪,一天游遇龙河三大名桥。漓江、遇龙河风景之美,有如人入画卷,无以言表。国内风景,单说自然风光秀丽,无与伦比。阳朔的西街,很像丽江一派,闲暇一逛,酒吧、咖啡屋、书屋,喝个小酒、吃块披萨、发个小呆,蛮有调调的。在阳朔,除了漂竹筏、逛西街,另一大幸事,就是买一堆又便宜又新鲜的荔枝,在房间里狂吃。

 

 

 

游完漓江,从阳朔到柳州,本只为看望同学,不想在两位同学七星级招呼下,看到了柳江夜色惊人的绚丽,品尝到数不清的从未见过的山珍野味、飞鸟游鱼。柳州工业博物馆、柳州博物馆更是出乎意料的好,大人、孩子都着实开了眼界。从桂林至阳朔、柳州,一路之上,或免费提供别墅小楼、五星酒店居住,或派出豪华车俩接送,到了柳州更是轮番请吃佳肴美果,临走,还送礼物。。。薛小波在回来的路上,感动地对我说:“我们再多住些时日就好了!”

 

柳江夜景

 

柳州博物馆处处有意思

 

 

说到同伴,薛小波真是个不错的出游同伴,随时随地制造经典。

 

到桂林第二天晚上大家出来逛街,薛小波到一个装修很豪华的品牌店买了条短裤,装在品牌店专制的包装袋里,拎着包装袋悠哉悠哉地在大街上逛。我偶然瞟了一眼包装袋,当时我就震惊了,上纹三个大字---花木男。而且这么有文艺山寨范儿的名字居然还有英文---FLOWERS AND TREES MAN。 我看到花木男浑然不知地拎着这个十分那个啥的袋子,煞有其事地在大街上左顾右盼,偷着笑饱了之后,善良地告诉了他。花木男低头一看,满脸羞涩地迅速把袋子扒了下来。从那天开始,我的同伴就换成了花木男。花木兰、花木男,大家看,不很象一个公共厕所吗?笑死我了。

 

花木男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我们在桂林著名的金龙寨吃饭,我跟花木男在圈内是著名的两个臭酒量,我倒数第一,他倒数第二。那天吃的兴起,我俩决定大喝一场,豁出去的要了一瓶啤酒分开喝。喝了五分钟,花木男居然上脸了,我很奇怪:“我还没上脸,你怎么。。”花木男咳嗽了一嗓子,指着杯中不到三两重的啤酒:“不行,今天喝急了。”

 

从广西回来这么久,我还婶婶地沉浸在那些风景、情谊和故事里,难以自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02 10:20)

其实我是第一代标题党。

 

上小学就写过一篇作文,题目叫《我的一生》,初中又写过一篇《谁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标题先吓你个半死。今天网络上的标题党,都是我们七零后上学写作文玩剩下的。

 

崂山桑巴,这名儿一定很招眼球。大家都知道崂山绿茶、崂山绿石、崂山道士、崂山可乐、崂山水库,大家也知道非洲森巴、巴西桑巴,不知道还有一种新生艺术形式叫崂山桑巴吧?哇靠靠靠!!不是你们寡闻,都怪我太博学。难怪好多人叫我市南区艺术家。

 

先给大家普及一哈基础常识-----桑巴源自非洲安哥拉一种叫森巴的音乐舞蹈,葡萄牙船队往巴西贩卖黑奴时,顺便带去了这种艺术,之后黑人音乐与白人音乐逐渐糅合,形成了巴西独有的、音乐与舞蹈一体的桑巴。音乐以打击鼓为主,舞蹈的特点--扭腰摆臀,因此我个人认为,这是我们胖子界的艺术,想想一个连臀线都很模糊的瘦子,怎么扭桑巴!我的朋友小村老师、宋不文老师等等,天生无法从事桑巴艺术,他们无聊的时候,只能踩高跷。

 

而桑巴又分很多种类,非洲桑巴、巴西桑巴、欧洲桑巴,各有其特点。那么崂山桑巴是什么特点呢?

 

崂山桑巴,就是在崂山里,跳桑巴。

 

上周日,得益于几年前认识了民谣界先辈海平师傅,认识了目前岛城独有的桑巴鼓队(我是这么以为的)---桑巴唐,得以尾随桑巴唐的艺术家们,到崂山里,见识了一场山与鼓的激情约会。在沙子口一处山腰,几十口桑巴唐的粉丝、家属、情人。。。,在和煦的山风里,在明媚的阳光下,欣赏着桑巴唐鼓队十几个美男帅女,一身白衣,在一块巨石上纵情桑巴鼓,那画面、那音乐,真让人如坠梦里。崂山和桑巴,如同千里相会的两个陌生男女,被热烈激昂的桑巴鼓,敲得心神迷离,拥作一体。

 

要不是我不会打,我早冲到石头上去了。不过下次我厉害了,因为有半个多小时,我一直在认真研究前排中间那个打得最好的鼓手的鼓点,是酱紫的----咚!古巴古巴咚!咚古巴古巴古巴古巴,咚!打的时候身体左右摇摆,一摆脚尖点两拍。我准备照这鼓点练几回,鼓是现成的,喝酒的时候把我朋友大熊的上衣一撩,那雄伟的肚腩,现成青岛产真皮16寸×19寸桑巴大鼓!

 

以下是崂山桑巴行的几张小昭,可惜正戏开场的时候,我的爱风相机正巧没电鸟,等现场那些大炮们的作品出来后,我去微博疯狂转发。

 

 


进到山里,背鼓的同学们表示需要喘喘。图片最右端的逍同学,我看打扮德很像艺术总监的样子,后来居然到石头上打鼓去了。一个搞杂志的也能打鼓,极大增进了我玩桑巴鼓的自信心。

这就是那块大石头,这种鼓场估计世界罕见。坐在石头上的那个男孩儿叫小困,打鼓前总要飞两口。



其实这次崂山桑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就是在崂山坚持做实验生活基地的艺术家冠华。桑巴鼓表演,就在实验基地的地界里进行的。这个石头农宅,是基地的一部分。里面到处可见令人感叹的手工生活痕迹。这个实验说来话长,我也是半懂,希望有兴趣的同学,关注一下冠华和他的实验。很有趣的。

在进崂山的沿途,看见很多山村奇景,比如我们看见一个杀鸡的鸡农,穿了一件很嗨的文化衫,胸口纹了一只十分像鸡的鹤。 

 


 

最搞笑的是一个卖手机的农民,居然用天桥把式搞营销,一边打拳一边念念有词:孔子你过来,试试俺手机!

乐死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26 15:57)

香港花园西边的碟店“音乐地带”,是我知道的市南最后一个淘碟的店铺了。每周我都会去一两趟,没有中意的新片,就在老碟里扒拉扒拉。去碟店逛逛,更多是一种愉悦的习惯,这个愉悦是无法下载的。有的时候过程比结果重要,好像我的朋友小村,天天发微博说自己又和谁谁大喝了一场,他是在享受这个说的过程,至于喝酒,小村的酒量,连我这种没有酒量的人,一顿可以横扫他八个来回。

 

和书店一样,碟店成为一个正在消失的时代背影。书店尚在通过咖啡店化硬撑,碟店则毫无还手之力。有电影院和网络下载,谁还需要碟店呢?像我这种痴心绝对每周淘碟的老淘客,估计全市剩下不超过十个,这个怎么没有人评十佳呢?

 

“音乐地带”能维持到现在,主要靠在辛家庄一带客居的日本人、韩国人,和少量欧美人。我每次去,都要和一帮叽里咕噜的西服异国男人挤在一起,“哦所所¥%#@……&!”“得斯卡亚巴西多。。@#-!”个儿不高话不少,跟大婶逛菜市场一个戏路。前两天去买碟,看见音乐地带在外屋摆了两排新做的木架---因为无法维持,准备腾出外屋卖水果和冷饮。我问店里的姑娘:“那群叽里咕噜不是常来买碟吗?”姑娘一撇嘴:“他们光吆喝,呆半天就买一两张碟。”唉,日韩的朋友们,你们的勤俭,正在断送一个最后的去处。要加油哦!

 

用不了多久,“音乐地带”注定会彻底变为“水果地带”或者一个别的什么店铺,就像一场注定散场的电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9 10:20)
端午节到了,给酒馆几位爷画了一组小人儿画儿,聊表心意。
其中的音姐和师太,称为爷估计她们会很嗨皮。
没有画上去的娃儿、小白、小杨、小白杨?。。。。和其他几位,不是太美,就是太帅,我这个没有学过画画的理科生实在没能耐下笔,等我找范增大师傅教我画个牧童啥地,那玩儿一画几百张,容易练出手,到时候给几位补上。






同时送给大家一本新书,琼瑶阿姨的《一帘幽灵》,这是新书封面,封魔是我朋友张雅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4 13:27)

最近写博客很懒的原因是天气不好,从来没有一个五月会有这么多日子不是晴天。一到周末,都是阴霾、小雨,以致今年还没能依惯例进山看海喝茶吃海货。也因雨,崂山的樱桃,大约十多年没有过这么差的口味。有时候在办公室看着海湾对面的黄岛恨恨地想:大罐子工程闹的吧。。。

 

天气不好心绪就难好,虽说老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老柴也是人,情绪一个月总有几天忧郁惆怅,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咿呀呀辗转难眠,加上这该死的天气,笔头顿懒。但是今天,这样一个难忘的日子,总得写点什么。。

 

越是想写点什么,窗外的雾气就越大,小心肝儿总也难以兴奋起来。既然写不出什么来,还是说点高兴的事儿吧,我的朋友小村老师的新居漏水了!

 

小村老师平时写书跟大寨农民种水稻一样拼命,原来是在攒钱买房,看着一副晃晃悠悠的婀娜身材,居然不声不响买了个南北通透、四季如春的房子。很叫人嫉恨。幸好刚装修不久,五月之末,一场大雨,丫新居厨房竟然从天花板瀑布一样流下水来,我一听乐坏了-----房子漏水是多么亲切的回忆啊---屁颠屁颠跑去看热闹,同去的还有大型哺乳爬行类动物--大熊和他的装修业朋友,我们一起相约看瀑布。一路上我们唱啊跳啊,我不禁想起初中唱过的一首歌,苏红的《泰山看瀑布》,歌词是借养的---你是否记得,泰山看瀑布,好象一首歌。。

 

为了看瀑布,我们事先还饱饱地吃了一顿面,然后爬山一样穿过五层楼梯,到了村的家。看着厨房天花板上的涓涓细流,我和小村、大熊一起分析怎样找源头,怎样做防水,关于天花板质量不好找谁的问题,也开始了漫长的讨论。。。跟来的装修业朋友一句话醍醐灌顶:找什么找!漏水当然先找你楼上,水是从上面下来的,当然找你楼上,让他想办法!

 

我们这些善良的人哟,凡事总往自己身上揽。明明是上面的事,我们在下面讨论个毛啊!

 

后来发生的事情,是小村跟楼上的交涉。具体剧情还不清楚,反正肯定没打起来,谁敢动小村啊!古时名侠陆小凤,出手前只要摸摸鼻子就能吓走二十几个山贼,传为佳话。这其实算不得什么,我亲眼看见有一回小村在地下室吃烤肉,生气的时候亮了亮上排白牙,惊走了五十多个僵尸。

 

想起小村家漏水这件开心的事情,情绪好多了。五月的鬼天气,走吧走吧,我期待的是一个明亮的六月,上山、喝水、晒太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1 16:0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0 15:03)
简明而深度地讲述了二战中,苏德战争的前因后果,双方的兵法调度,
兵器的详尽对比,是一部普及型军事专业历史纪实。看起来激情澎湃,
爱不释手。我去看了看豆瓣评分----因为人数不够,还没有评分。
所以这是一本被严重忽视的好书。

我就是从某处的废书堆里捡出来的。可惜,发现书好之前当废品答应送人了,
大熊,你觉得一个人说出去的话,是不是可以比喻成泼出去的洗脚水呢。




《傀儡之城》
最近看过最好的一部电影。可能是之前看原著入迷的缘故,看到电影中丰臣秀吉、石田三成、德川家康、傀儡城主这些熟悉的人物,格外亲切。
第一感觉是主角傀儡城主表演非常棒,查了一下,人家居然是日本国宝级的著名狂言师野村万斋。
这是一个以弱搏强、以义抗辱的日本历史故事,精彩好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柴火掌
柴火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4,714
  • 关注人气:1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新浪微博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