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宇航茶坊
宇航茶坊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390
  • 关注人气:1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请输入标题
我不乞求堆字造文能唤醒别人的共鸣,也不预期将会带来什么影响,而是为了安顿自己,让自己有事情可做,稍微勤奋一些,活着有意义或者似乎有意义而已。影评,书评,文学赏析请约稿邮箱联系
yuhang123302@sina.com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我看过的电影
博文
标签:

杂文

分类: 瞎扯淡

  坚持的本身与坚持的结果
  
  奇葩说有一集的辩题是,“好朋友一直在坚持一个不靠谱的梦想,我们要不要去劝阻?”,直接定位一个不靠谱,就是给劝阻做好了一个正确的注脚。什么是靠谱什么是不靠谱,没有给清晰下一个定义。为什么不靠谱,可能他觉得太烂了,得说服他,不能说服他呢?就不和他纠缠了,让他烂下去吧。马云开始创业的时候,很多人都觉得不靠谱;爱迪生搞发明创造的时候,很多人也觉得不靠谱。那么他们坚持的结果来看,恐怕没有人再说他这是不靠谱了。
  
  记得郭宇宽去《我是演讲家》谈了一个人物,就是鲁迅笔下的孔乙己,乐嘉听后若有所思,说我们对成功评价了的标准太单一了。的确了,连鲁迅老爷子有都说,“优胜者固然可敬,但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和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怀旧

分类: 文篓子
  那些不能一起成长的亲情、友情与爱情
  
  亲情,友情都差不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淡,除非和你一同成长,一同堕落,和你存在的圈子都有持续的交集,否则无论你情感上愿不愿意,都得在未来的生活里打交道。反之,更多是嘴上的牵挂,而内心固有观念,让我们感觉好像感情一直没有变。其实越来越陌生,我好像很久没有主动打几个亲情电话,即便打了只剩几句微薄的客套,更多的维系已经土崩瓦解。
  
  当然事在人为,全靠维系,维系起来也颇难。有的时候看的透,人生也确实少了一点乐趣。曾几时何,我们曾经如何下定决心要做一辈子好兄弟;曾几何时,我们是血浓于水的伦理至亲;曾几何时,打个游戏我们要同年同月同日死。但是我们总不能保证各种关系的持续延展,会因为老辈人故去,或者大学毕业,各种卷入不同的都市,不同的圈子,不同的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8 03:32)
标签:

怀旧

分类: 旧时光
过生日

生日的文化源头,应该很久。老话说:“儿的生日,娘的苦日”。又说:“哀哀父母,生我劬劳”。得体会父母哺育的艰辛,因为孝道文化也源远流长,何况一个人的成长,有上头礼、启蒙礼,成人礼,这些都得以出生的年月,去单位的计算。何况这个生辰八日,在市井里对人的影响也很大,这婚姻命运的旦夕祸福,也成了一种消灾祛病、祈求来年平安的算命法门。

过生日却是另外一层意思,比如找三两好朋友到KTV唱歌,或一家人去下顿馆子。儿时的记忆只有一些家境宽裕的老人有这样的待遇,穷人那是过不起的,煮几个鸡蛋意思意思就得了。后来日子稍微有点起色,又多一个生日蛋糕做点缀。这应该是影视剧里学来的,小时候就会唱“祝你生日快乐”。生日蛋糕就是一个舶来品,加上了一碗长寿面,算是中西文化的结合。过生日的文化来源,应该从庙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8 02:47)
标签:

怀旧

分类: 旧时光

  年·事

  年是时令,年是情感,年也是个时间单位。从时令上看,这年的日子也是周而复始,365天后又是一轮回;从情感上看,不同的年龄,对年的体验也就不同;时间单位上的年,则不必详细解释,午夜后的钟声一响,每个人又长了一岁。

  年是鞭炮,年是春联,年是一家男女老少的合影。年是记忆,年是祝愿,年是父母两鬓斑白的发髻。儿时的新年,是挂在房檐下的大红灯笼,是爷爷奶奶姑姑姑父们围座一圈的年夜饭,是领着弟弟在马路牙边燃起的那枚炮竹,是赵忠祥和倪萍主持的那一场场春晚。

  儿时的新年很冷,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娱乐至死的直播年代

  宇の航/文

  最近这几年也不知道为啥美女直播,突然火了起来,原来仅仅是歪歪少数的聊天室里,推出一些美女直播,一般是对游戏的解读。现在不少视频网站都在挖掘这处赚钱洼地,各平台无所不用其极。不过,本人还是很看好这个行业的未来,那些晒大腿,卖笑卖唱也走不了多久的。当然也有历史的发展的可寻,比如芙蓉姐姐,凤姐,早些年各种网络奇葩,一点点的从边缘,占据了网络的主场。想必着迷这样的美女直播的人,一类是屌丝,一类是大爷。他们成就了多个视频聊天室,给东莞的失业的女人们有一片就业的家园,功不可没。美女学生们也看透了,大学生满地走,基础人才过剩,趁着年轻多捞点是点,学习不学习再议吧!学习不就为了将来混的好,混的好不就等于有钱,有钱不就是人生的价值,孔子恐怕死不瞑目了。

  大体上最近十多年的在各种卫星电视台上,那些各种的造星节目,他们圆了很多尤其是草根们的“明星梦”,可以说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不少人的价值观。也许第一个是真大衣哥,第二个,第三个都是借着农民工寻求一种大众的同情。美女直播,娘炮走秀,微信上,朋友圈上,视频里连翻的轰炸。榜样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27 23:33)
标签:

杂谈

分类: 旧时光

  读大书

  

  中学时代的“大书”不是那些系列丛书,而是一些课堂之外的小说故事。有武侠,还有鬼故事,还有侦探的。看大书也是受环境的感染,从老三届开始就有对武侠的热爱,不过那个时候可能是《三侠五义》,《蜀山剑侠传》。试想一个同窗大部分男孩子都是以读“大书”为时尚,你没有一本实在是丢脸。

  

  “读大书”也是初中男孩子们平时的对话暗号,你总会被别的同学问道,有什么新“大书“?。那个时候对我来说,“读大书”是一种奢侈,一来家里没有给我富余的零钱,只能看巴巴等着同学看完了自己才能迅速的看一遍;二来家里的藏书也有不少,更多都是原苏联的文学,或者是《青春之歌》,赵树理的一些小说。言情,侦探小说根本没有,记忆里涉及鬼故事的就是残本的《聊斋志异》,还借给亲属再也没有还回来。涉及武侠小说仅有一本类似《故事会》的老杂志,里面选有《神雕侠侣》前四章。初中的时候每隔几个月,都要重读一遍,因为只有这本书是属于自己的。

  

  那个时候武侠小说完整一套多则七八本,少则三四本,经常为了看武侠书加班加点,他白天看,我就半夜看。躺着床边借着一根蜡烛,伴着两个苹果,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瞎扯淡

  鲁迅杂文是个筐,什么牢骚都可以往里装,前一阵子还比较严肃,如今只剩下调侃。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纪念刘和珍君》之杨改兰版

  公元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日下午,杨改兰杀死四个孩子后,服毒自杀后不治身亡。不日,该女子丈夫再次服毒身亡,四世同堂的八口之家,六口人身亡。顿时舆论哗然,那日我在单位上网,看到很多评论,于是有网友问我:“你可曾为杨改兰一家写点什么了没有?”我只能这样回答网友:“那是至多了环境硬件的问题,我关注的一向不是这些”。网友告诉我:“你还是写一些吧,现在网络上需要你的文章。”

  一.

  我所知道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20 08:01)
分类: 文篓子
  我所喜欢的路一鸣

  
  
  晚上看电视的时间一直被父亲霸占,我只能等带早上的重播,打开电视机我关注的频道就是中央10台与12台,铺天盖地的豆腐电视里我不停的挑骨头。如《共同关注》、《探索·发现》、《法制讲座》、《面对面》、《中国周刊》……
  
  我也是所谓的80年代后,曾经也当过追星族,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偶像也在不停的转换。路一鸣算是我最欣赏的男性主持人了。他带着一副眼镜,一个书生样,尤其在《一鸣论道》刚播出的时候给我印象急深,他拿着一本《道德经》。其实主持这样节目是很沉重的,背后是需要很强自我调节能力,不然也会抑郁而终。他的言谈字正腔圆,他的描述如泣如诉。谈吐之间带着一种正义感。对于他的了解,开始于《道德观察》与《一鸣论道》,至于之前的交大辩手,真不知道。而且很难联想出,这样温文尔雅的人能和辩论发生联系。
  我也是一个业余的杂文爱好者,爱好的初衷蛮愤青的,写杂文源于牢骚,那个时候只有生活的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瞎扯淡


  人无完人,德艺双馨都是骗人的。京剧圈子也是,井水不犯河水,恐怕也难。所谓“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新艳秋与程砚秋,马连良和杨宝忠都有恩怨。艺术在传统社会,得有人捧,民国多少京剧大师,都给黑帮大佬唱,周信芳就拜黄金荣为师,杜月笙天下头号戏迷。他们开戏班子,也是笼络人脉。但凡一个戏班子,是非心都重,都爱争名,且趋炎附势,这是行业生存特点决定的。

  那些天桥把式。都是三教九流,上流社会不喜欢,那是平民的娱乐,只有微班进京,让京剧翻身了,整个梨园行也跟着享受荣光,文化也是上行下效,那些黑帮团体一样是江湖人,相互利用在所难免。经过黄金荣,杜月笙推荐的戏子,出名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当然被压制,剥削也是有的,因为生存不易,看看《上海一家人》学裁缝当几年童工,《北方有佳人》徒弟学会了戏,师傅人老珠黄,真就饿死了师傅。

  相声门户之见比京剧严重太多了。江湖的陋习多。江湖有八大门,江湖卖把事的,属于飘门,论资排辈,还有地方保护主义。电影《叶问》里,陌生的地方,收徒得接受挑战。江湖规矩,为了江湖的和谐,是各种势力为了生存利益最大化的妥协。

  郭德纲的做派,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武侠

金庸

分类: 读江湖


  知乎上回答了个问题。

  “统一江湖”就好像“统一天下”一样有种魔力,其实就是人的某种内心欲望。但是这种欲望不论从金庸的角度,还是古龙的角度,还是梁羽生的角度都是给予批判的。侠客用武功是做雷锋啊,不光是给国家,还是为自己!为什么好像武侠世界,总给人这样的错觉,也是归于80年代后电视机的普及,不然江湖世界对于市井生活来说,更多的来源就是评书演义,评书演义的故事是“清官梦”,和穷人对侠客们“杀富济贫”的内心平衡。到了电视机走进千家万户的年代,几乎没有那句话比《倚天屠龙记》里“宝刀屠龙,号令天下”更有传播力了。

  新派的武侠小说,也在辛亥革命后,国人饱受殖民主义的侵略下诞生。平江不肖生、宫白羽的武侠小说能振奋人心。古代武侠小说更多是报仇的故事,游侠和刺客,有的为了义气,有的为了金钱,这侠盗之间在春秋战国就已经分界了。到了唐代就多了一些艳青和志怪的特点,民国时代的武侠小说还没有上升到要征服天下的地步,像燕子李三,黄飞鸿,霍元甲大体上的打赢几个外国佬,或者是杀富济贫,像《山东响马传》就美化了一个叫孙美瑶的土匪,人家抢了老外,大可以鼓舞民心。这种心态和外国人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