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闻道
闻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113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闻道居旧文
 
闻道居旧文
 
*沉思的起点*
 
想到要写一种短小的随笔,送到那种销量大,比较大众化的报纸上刊登。时间少一次就写一篇,时间多一下子写个三五篇,但一定写得简短,再简短,决不要超过一千字。
   这似乎就等于承认,一个作者可以让自己的思想简化、再简化,可以用有严格限制的几根线条,去描绘一张复杂的灵魂全息图。这简直是一个无法实现的目标。
   雅斯贝尔斯就说过:“当知识为了普及大众,而尽可能的以合理化的方式,使所有的人都能得到粗略的理解,予以简化,但也因此变得空洞时,精神就开始颓废。”
   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产品的作用,正在被降低为仅仅给人提供短暂的轻松和愉悦。连人的思想、感情这一类最丰富、最深刻的精神现象,都在被化约为最简单的形式。再也不会有比简化的一切,更容易满足习惯于草草一读,过目即忘的当代人的办法了。
   可我却有一丝不切实际的愿望,想把简短变成一种严肃思索后的凝炼。试图把自己想来想去总是驿动在心灵上的那些感受的片段,写成一段段文字,叫别人知道。说不定会触动什么人,幸运的发生心灵与心灵的契合,然后作为一种沉思的起点。
   这其实也是我自己沉思的起点。我完全知道,夹在一种无法抗拒的变质过程中做这样一件事的悲剧色彩,也没有想到会赢得谁的喝彩。因为人的感悟,只可以用来交流、沟通和启迪,而绝对不可以用来取悦的。
   假若有个人读了这些文字后沉思了片刻,世界上就又多了一个正在沉思的人。即使由于我的文章里的过错引起了别人的不满,那也是经过思考之后才会出现的不满,那么,他很可能由此就产生了一种沉思的起点,
   总之,会沉思的人类才是美的。罗丹的雕塑〈思想者〉的脸上那种十分深刻的冥想的表情,应当成为人类永恒的形象。借着文章的便利,有机会让沉思变成文字,为自己的心路历程提供一种根据和印记,也是我要去写这类短文的另一个动机。(发表于1993年)
 
 
 
 
 
 
闻道居画廊
xiaoyanzi
  
 
 
 
彼黍离离,彼稷之实。行迈靡靡,如噎。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诗经.王风》之《黍离》
 
 
公告

 

 
声明:闻道居随笔均为个人原创作品,拥有著作权。未经作者本人授权,谢绝转载。

 

 


 

 

 

闻道居星座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自言自语自乐
     数不清世界上有多少个叫作“马山”的地方。这样用一种最普通的动物的称谓随随便便叫出来的地名,被重名混淆和淹没的几率太高了。可是,我说的这个马山,却有一样东西,永远也不会有被混淆和重复的可能,因为矗立起这座山的,是这个世界上极为珍稀的石头,这是一种让人肃然起敬的石头,离即墨城约7公里处的马山的石头。
石头令人产生敬意,这在没有见识到即墨“马山石林”之前,完全是难以想象的。可是,就在昨天,当我站在这一片约1亿年前因岩浆冷凝,均匀收缩,形成的四方柱状节理和株体截面,那笔直挺拔,排列紧密,蔚为壮观的山石的时候,除了肃然起敬,我再也想不出更确切的字眼,来表达倾刻间视觉上受到的冲击和心灵上产生的震撼了。
想到过1亿年以前这里默默发生的石破天惊的一幕吗?地心的岩浆迸射出来,把天和海染成了绚丽的血红,灼热的气息使得海水都沸腾起来,空气里弥漫着动物脂肪煎熬时散发出来的刺鼻的气味。随后,这里的一切又渐渐冷却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29 23:00)
分类: 自言自语自乐
   周末,我们十几个人一起进了崂山,去寻找那个被称为“崂山第一奇景”的八仙墩。
八仙墩位于崂山头的南部,据说,当年八仙过海时候,八位神仙在这里歇过脚。八仙墩这个名字,就是由此而得来的。因为位置偏远,通往这里的,只有一条供人步行的山间小路。所以,对于游人而言,游崂山虽易,看八仙墩却并不容易。同是当地人,崂山不知游过多少回,但是,到过八仙墩一睹其风采的人,却不是很多。
一个被神仙选中作为歇脚的地方,就一定有它被选中的道理。神仙们在这里歇息,然后从这里重新出发,把他们飘逸的仙气,留在了这一片海峤石墩上。这种迷人的地方,如果不是经历千辛万苦便可轻易看到的话,反倒会失去许多兴味。而我们,好像正是被这仙墩的神秘气息吸引而来的。十几个人在崎岖的山路上艰难的行进,我们不认路,一路上连个可以问路的人也没有遇到,仅是凭着大体的方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17 08:55)
分类: 自言自语自乐
  这个月的10号,又轮到了我值班的日子。我们单位的男职工,每过20多天,就会轮到一次值班。这样轮流下来,实际上让我们这些人每经过20来天,就有了一次独宿一夜的体验。常了以后,到这一天时,竟然会生出几分诡秘的兴奋来。一个人呆在一座黑洞洞的大楼里面,提着一把长长的手电筒,这里照照,那里瞅瞅,最后,再回到三楼冲着楼梯口的值班室里睡觉——我们值班的内容,说到底只有这么简单。
三天以前,我刚刚经历过一次醉酒。那天的中午和晚上,我一直在不停的喝酒。我不知道那天为什么要故意自己把自己灌得烂醉,那样的失态事后想起来真是觉得羞愧。到了值班这天,似乎仍然没有完全从醉酒的影响下摆脱出来。我感到头昏沉沉的,身上没有力气,精神有些沮丧。看了一阵子电视,觉得没有多少意思,可是一时又没有睡意,就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起来。我们单位的大楼,是20年以前才盖起来的,那时侯,这里是一片荒凉的坟地,而大楼的地基,就是建立在这片坟地上的。所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26 09:07)
分类: 自言自语自乐

   

      今年才接手的《青岛文化概要》这门课程里,提到10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23 18:59)
分类: 自言自语自乐

 


   那天早上醒来时,我依稀觉得自己在什么时候吸过一支烟。咂一下嘴巴,一丝烟味若有若无的,弄得心里好不自在。可是仔细想一想,就可以十分肯定的确认,我的确并不曾吸过烟。那么,这支烟就一定是刚才在梦境里吸过的了。可是,我当真做过这样的梦吗?我的确在梦里点燃了一支香烟,然后狠狠的吸了下去,以至于从梦境中醒来以后,嘴巴里还隐隐残存着一丝烟草的味道吗?我说不准,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自言自语自乐

  去参加一个老同事儿子的婚礼,晚上的那一场。叫婚礼,着实又有点勉强。因为正式的婚礼,在中午都举行过了,晚上这场,应该算答谢宴会。参加的人,除了新人的亲戚朋友,还有他们父母单位的同事。一起赴宴的几个同事,都是到了儿女快要成亲的时候,都说不光为了喝酒,一定要借着这个机会取取经,积累积累经验,省着现上轿才学着包脚,到时候就来不及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自言自语自乐

  今年是我国的第22个教师节。这个日子对于我有一些特别,我是1984年开始正式成为一名教师的,而国家也是这一年开始正式颁布法令,将每年的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11 17:58)
分类: 自言自语自乐

  “停博”这个词,还是到新浪博客里混的日子里,从别的博友那里学来的。也有人把一段时间里停止更新博客的行为,不叫作“停博”,而叫成“休博”。不管是叫“停博”还是“休博”,总是一听上去就很吓人的样子,因为“博”这个词,太容易让我想到心脏,心脏这玩意,其实是片刻都不能“停”也不能“休”的,要是平常时候都活得好好的,可是上来那股子劲,你也停博,我也休博,那个光景,想想都叫人觉得害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10 18:18)
分类: 自言自语自乐

  很多话,被平庸的人学了去,说的次数一多,就把本来挺好的意思给变质了。这些年每逢教师节,在一些场合听人们发言,总喜欢引用韩愈《师说》里开头的那句话:“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小学校长的嘴上是这一套话,大学教授那里也是这一套话,听长了以后,竟觉得有一些厌烦,不是嫌韩昌黎的话说得不好,而是感到如今的学舌者,不但丧失了后学本来应该具备的起码的真诚,而且也缺少对于先人思想的理解能力,离《师说》中体现的中国文化的师之道的精神,相隔的距离太远太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8-17 18:56)
分类: 自言自语自乐
   
 我用50块钱买了一把牦牛角做成的梳子。卖梳子的人起初坚持少于70块钱不卖,我对他出的价格嗤之以鼻的态度,让他的嚣张气焰收敛了不少,后来不但答应50块钱买给我,而且另外还搭上了一个木制的按摩器和一只牛角挖耳勺。
当然,我买的这把梳子,是那个摊位上摆出来的梳子里面,价钱最为昂贵的一种。我本来从没有留意到这种老娘们才关注的玩意,可是今天也巧,我的目光只是在那个摊位前面停留了片刻,卖梳子的人就将一把牛角梳子递了过来,一定让我梳梳头试试,跟平常的梳子有什么两样。那梳子拿在手里倒是得劲儿,自然天成的纹理,深赫色中透着淡青,细密滑润的梳齿下方,还带了一个弯曲着的长柄,捏在手里很是舒服。我举起梳子刚刚梳了两下,卖梳子的人就急切的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