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露横江
白露横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433
  • 关注人气: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二十二元年
如果我用前半生的时间去沉湎
 
那么让我用后半生去流浪
夏天黄昏的墓园

 

 

风已从辽阔无涯的天庭

扫除了遮蔽落照的缕缕云烟

灰暗的黄昏绕着白日惺忪的眼睛

把自己的金发编成黝黑的长辫

不为人所爱的寂静和暮霭

从那边黑暗的幽谷,手携手而来

联系方式

QQ:

77826504

E-mail: 

 long_fire@sina.com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我的学校

赵晗

螃蟹,能谈球打实况

魏琪

老同学,新同学

王慧圆

最近她开始写博

袁泉

一个能和我配合的人

孙燕

现在改走成熟路线的女子

君姐

暧昧之人

金城

是游戏就玩的动物

英语老师

大一时最喜欢的老师

宫海亮

时刻在我屁股后面坐着

麻麻滴滴

油画家~让我看不懂的那种

刘塬圳

这个不多说

王珂

一块难啃的骨头

王伟

爱摆弄电脑

李慧欣

挺善良滴

邹佳

曾经弟妹

王波

军事家,喜鹊球迷

考拉

一个挺开朗的家伙

李元

喜欢呢喃的人

麻文静

喜欢粉色的女女

博文
标签:

体育

分类: 轩辕★江湖

在这个周末狂欢的间隙,随便写点东西。

以前要写点啥,是一年一度的节奏,现在居然是四年一文。不知道是时间走得快了,还是自己懒了。手指头放键盘上欲言又止,满腹话语却无从说起,全然没有那些年月的激扬。

我博客第一页上还留着四年前南非世界杯写给阿根廷的悼文。唉,人啊,小时候看足球犹如朝圣,再大点看球装逼犹如战争,到了这时候看球,看透名将凋零豪门谢幕,足球才真的是纯粹的足球。它足够伟大,也足够简单,只不过取决于你怎么看待它。

人生就是这么一个个的四年串起来,那些年月自己做过什么事情,我总是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重生
因为要对得起这段时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3 23:19)
标签:

杂谈

在那些牛B哄哄的岁月里,曾有过很多次置于死地而后生的经历,即无路可退时,不得不放手一搏,然后得到的结果,虽不是最好却绝对不是最坏。后来时光荏苒,这个恶性循环一直延续了下去,直至如今的境地。

 

蓦然之间环顾四周,发现一切并不是那么弹性,现实冰冷坚硬,无形压力像轧碎肥皂泡一样摧毁不切实际者的一个又一个信念。再欲搏一把时,手足无措。

 

不用感慨,不用抱怨,是的,这个境地,是我人生的低谷期,没有最低。它不是偶然出现的,是之前的成果被一层层剥落后,露出的血腥面容。

 

那就这样吧,一切都会过去,我想看看当我写下这些文字的一年或者几年后,自己是以怎么样的韧性来解决这一切。

 

晚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9 15:56)
标签:

杂谈

 

距离09年的一些博客文字,在这里仅仅差了一页的距离,这就是说这一年,我只写了一页博客,颠沛流离,零落成泥,年初的那些骄傲和梦想,如流水一般溘然消逝,我们还没有看清时间,便已老去。

 

年初,北京,大雪覆盖京城。苍白的亮马桥附近,孤独的昆仑饭店犹如一抹浓重的油彩,涂在这个城市的画布上。我把那双冰冷的小手攥在我的手心里,走完了最后的路,这是年初,也是这一年最后的甜蜜记忆。

 

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现在也明白了可以不用去想,站在中立的角度上,你会明白它们都是自然发生的,合情合理的,于是一年的时间里,放任这些现实把自己的心割得伤痕累累,痛到不能再痛的时候,这时候自己就会麻木地脱俗,有时候成长就是这么来的。

 

但是最开始的计划,比如这一年是自己本命年,老子要大展宏图等等,现在看来都算个逑,到了年底,不过兜了一圈又回来了,20岁的这几年,人往往都在兜圈子,不知道哪个方向是自己的方向,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然后在形形色色的朋友的Q空间或者校内里面,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跃然出现在一张张蹩脚的婚纱照上,心内浮起惶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12 22:17)
标签:

杂谈

坐了一天,头昏昏沉沉,眼睛酸了,鼻子堵了,一切告诉自己,我感冒了。这样的一个海滨城市,这样的秋天,从秋分夜过后,一天凉于一天。

 

秋雨零零落落,浸透旅途,浸湿麻木。

 

告诉自己,还有一周多,还有8天的时间我就可以躺在北京,可以自己一个人朝九晚五,可以和那几个货色再泡在一起,可以正儿八经地生活段时间,然后……说不出然后。

 

最怕把思绪挂在然后上,整个人然后无限蛋疼。

 

在下一个场景来临之前,人们会把无限多的理想和计划寄托在那段时间里,但当身处其中时,人显得多么的渺小。城市和现实,是一台巨大的机械,你却掰不动其中的一个齿轮。

 

在周而复始的又一个秋天里,回忆和未来杂糅在了一起,冲击着神经。我不是不想去思考,只是头太痛。

 

潜意识告诉我,我还在等待什么。

 

也许是吧,也许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提笔忘字的日子,是早晚要到来的。真正想要说的话,未必是太装X的字眼,如同之前那些日日夜夜里琐碎的文字,猛地一看,貌似有那么几分内涵,实际上,那是一种为赋新词强说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2 23:43)
标签:

杂谈

7月22日的夜,北京的某处空房间。这样的一个男孩,在夜晚的无边之中看到自己一直仰望的一抹希望星光渐渐黯灭,心头一点思绪也开始沉沉欲坠。

 

他还没有投降,只不过,这种痛苦,只有他自己能体会。

 

最大的恐惧,不是来源于那些时间和距离,而是让人看不到曾经的信仰之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8 23:10)
标签:

杂谈

就像是我清理所有自己的杂物一样,我把自己折叠起来,轻轻放在了这个崭新而又安静的空房间。

 

一周前我搬到了这里,开始自己住。动机这个东西,没有为什么。

 

我整理好了所有的物品,把房间装饰一新,然后自己躺在那里,开始想:我在做什么,为什么我会像《英国病人》里面的精神病一样,对一个一闪而过的念头会如获至宝,然后奋力去装饰它?

 

真的不知道,也许从这里开始将是我的故事的载体,记录这一个等待的过程。虽然很漫长,但幸好有自己为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阿根廷在前几日死去,这次不再是孤傲的死,没有裁判没有点球没有群殴,绿点球场上血一般的夕阳把马拉多纳的斑白鬓须映衬成雕塑。

 

这不是我熟悉的阿根廷,或者恰恰是我们熟悉却没有看清楚的阿根廷。耻辱地死去,甚至没有一场葬礼。所谓的潘帕斯雄鹰,羽毛混杂着血液,润滑了德军的履带。

 

可以用一万个贬义词来形容那天晚上的阿根廷,但形容德国只有一个词,工业。在我还来不及为阿根廷哀伤的时候,已经忍不住去欣赏德国。这群波兰和土耳其的后裔,骨子里的脊髓都被雕刻成了日耳曼的铁十字形状,传球,传球再传球,抢断,逼铲,把起飞的鹰按落在窠臼里,把未启动的梅西抢到窒息。当工业足球进行到一定境界,那么它就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3 09:41)
标签:

杂谈

对我而言,四年其实是一个很标准的跨度。06年的德国世界杯,那时候的我用在电脑前边看比赛边写球评,幼稚地希望能用文字去记述光阴,四年之后,我混迹于人群,孤独于喧嚣。

 

如今我在一群伪球迷之中混迹,看他们惊叹于葡萄牙的犀利,却未曾知道10年前的黄金一代的美丽和光荣;看愤怒的朝迷奔波于论坛各个角落,却不知道532阵型的落伍和朴斗一为何人。

 

更多时候我在街头大排档中一根香烟一杯啤酒去感受最真实的气氛,而历史就是这样流逝,我没有用一个字去记述这些。

 

因为我大了4岁,我知道记忆这个东西是留不住的。正如卡卡转会的时候,我麻木地写下:“他是美好的东西,美好到既不属于米兰,也不属于皇马,他只属于时光。”

 

一年多前,我对某女子也写下了这句话,她在我心中也依旧美丽,美丽到不属于任何人,只属于时光。最初不相识,最终一点一点走向不相认。

 

我无限恐惧于这样的结局,从开始到现在,我一直试图努力去阻止一切的发生,但一个人的能力在时间和距离面前无能为力,记忆何等美好,但消失却不留痕迹。

 

这不是我想要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