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海椿
王海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386
  • 关注人气:1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告白

月亮村音乐致力打造一流原创歌曲

作词/作曲/编曲/歌手演唱

QQ:1346569487
邮箱:wanghc525@126.com
文化博客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关注博主
博文




2018年12月,四川省发起了“天府之歌”全球征集活动。


12月5日下午,在成都少城视井文创产业园区,“天府之歌”全球征集活动举办了启动仪式。活动组委会向世界发出邀请,征集“天府之歌”,以此弘扬中华文明,歌唱大美四川,传播天府文化。据主办方介绍,活动将于即日开始歌曲征集,在2019年1月通过大众票选和专家评审相结合的方式选出10首作品,进入新四川的音乐IP名片——“一张四川的CD”,最终从十首中选出一首作为“天府之歌”的主打歌全球推送。


“征集的作品将通过线上投稿、网友投票与专家评选相结合的方式,通过层层选拔,从众多投稿作品中选出10首有生活温度、文化厚度、思想高度的作品入选‘一张四川的CD’。最后将选出一首具有国际标准、中国气派、四川风格、成都味道的作品作为“天府之歌”主打歌全球推送。”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本次活动将面向全球征集“天府之歌”原创音乐作品,活动内容丰富、高潮迭起。如:“我为天府写首歌”、“为天府之歌打CALL”,以及微博热点话题等。征集形式包括完整音乐作品单独的词、曲、DEMO(歌曲小样)。


据了解,“一场四川的CD”的每首歌作者能获得5万元的奖金,《天府之歌》主打歌的作者更是能获得高达10万的奖金。




2019年1月4日,“天府之歌“组委会发布了如下消息:


“天府之歌”全球征集活动自2018年12月5日正式启动以来,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并激发了省内、省外乃至诸多国外音乐人和音乐爱好者们的创作热情,征集阶段投稿踊跃。截止2018年12月31日晚24点,“天府之歌”征集投稿通道正式关闭。26天的时间里,组委会通过官网上传、邮箱投稿和现场交稿等方式共收到有效投稿作品共1669件,其中词作品1088件,曲作品149件,小样作品432件。


1月2日至5日,由多位知名音乐人和文化名人组成的评审组将在公证机构见证下,通过初选、复选两轮评选,从1669件有效投稿作品中选出30首入围歌曲。(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任宏伟)


这个消息在全国很多词曲作者中炸了锅,也引起了一片质疑之声,议论的焦点是:


所有展示作品都是有演唱的成品,这就意味着,他们仅从432件小样作品中选了30首,而词作品1088件,曲作品149件,共1237件,一件没选。而组委会却说:“从1669件有效投稿作品中选出30首入围歌曲。”这对参与活动的词曲作者、音乐人来说,涉嫌欺骗及不公证评选行为。征集启事说得很清楚:“征集形式包括完整音乐作品单独的词、曲、DEMO(歌曲小样)”。




2019年1月15日,部分词曲作者在人民网向四川省委负责同志写了封投诉信,信的内容附在本文文末。我们先来看看成都官方的回复。


您好!针对您提出的问题,我们现回复如下:


一、展播的作品中为何没有裸词裸谱?公布负责审阅裸词裸谱的评委的名单,及审阅工作流程。


本次活动从12月5日启动以来,参与人群数量巨大。组委会组织评审组分阶段、分批次对所有作品进行了海选工作。


为了杜绝跑票拉票,保证征集活动公平公正的进行,组委会没有对外公布评委专家名单。海选、初选评审组专家构成如下:四川省音协专家、成都市文联专家、成都市音协专家、四川音乐学院专家、专业音乐机构负责人、电视台著名导演、编剧等。评审组对所有报名作品进行了选拔,评选过程有专业机构现场公证。


在活动征集过程中,我们收到了众多词曲俱佳的作品。整个审阅过程中,分为词曲组和小样组。其中,已选出优秀的词、曲作品推荐给音乐人,由音乐人选择自己心仪的词或曲作品进行谱曲、作词,最终形成的小样,参与了小样组海选评审;或通知已选出的优秀词曲作者完善其作品,形成小样,参与到小样组海选评审。进入初选评审的作品既有先词后曲也有先曲后词的作品。


二、把词曲作者与组委会工作人员的通话内容(重申可裸谱参赛)公布于众。


裸谱参赛这一点在我们的参赛须知中早就已经公布,无需再次强调。另,组委会每天会接到大量的咨询电话,所以并无录音。


三、 希望此次活动每一个环节都能成为树立贵省良好形象的机会,而不是把好事办砸。如最终不能做出公正解释,我们将通过人民网,将此次征集活动的情况公示。


本次活动是一次纯公益性的活动,无任何商业属性,旨在提升全社会广泛参与度,吸引全国乃至全世界知名艺人积极参与,聚力打造一批有思想、有温度、有品质的精品力作,唱响四川旋律,展示成都魅力,努力将“创新创造、优雅时尚、乐观包容、友善公益”的天府文化打造成为彰显成都魅力的一面旗帜。通过向全球征集,精选出代表天府文化的完整优秀歌曲。


本次征集活动时间紧、任务重,有创新、有亮点。作为征集活动,能有众多投稿,说明本次活动受到广泛关注。但作为一场比赛,最终能进入“一张四川的CD”的作品只有10首。组委会的工作就是在众多优秀作品中选择更优秀的作品进入最终阶段。对于绝大部分没有进入最终阶段的作品与作者,我们表示很遗憾,对于每一位参与到本次活动中的创作者的辛苦付出,我们表示衷心的感谢。感谢所有参与者对于此次活动的大力支持。我们真切地希望大家共同努力,一起推动这项公益活动圆满顺利的完成。


中共四川省成都市委宣传部 2019-01-31 15:47



一问成都市委宣传部:“评选过程有专业机构现场公证”。我们国家的合法公正机构是公证处,你们所说的“专业机构”是什么机构?如是公证处,具体是哪一家?现场公证必须有公证记录,最有力地辅助证明是全程录像。你们有无公证记录证明?有无影像证明?


二问成都市委宣传部:“其中,已选出优秀的词、曲作品推荐给音乐人,由音乐人选择自己心仪的词或曲作品进行谱曲、作词,最终形成的小样,参与了小样组海选评审;或通知已选出的优秀词曲作者完善其作品,形成小样,参与到小样组海选评审。进入初选评审的作品既有先词后曲也有先曲后词的作品。”既然是征集,就该一视同仁,却在评选之初就把词曲作品推荐给音乐人,这显然不属“征集”行为,而是“定制”行为。你们推荐的都是些什么“音乐人”?谁能保证其中没有暗箱操作?就算不议这点,你们从1237件词、曲作品中共选了具体多少首?推荐给了哪些音乐人?


由音乐人选择自己心仪的词或曲作品进行谱曲、作词,最终形成的小样”。音乐人岂不是成了初选者了,也就是说你们推荐的词、曲音乐人不选就等同于落选,这算是对词、曲作者的奖励?


参赛者本身又成了初选者,问问天下人,这合理吗?


而且初选名单公布后,词曲作者打电话询问,组委会工作人员回答:“后续会进行歌词评选。”这又如何解释?


三问成都市委宣传部:“本次征集活动时间紧任务重有创新有亮点”。不愧是宣传部门,真会打官腔。不过也暴露了你们的浅陋。“时间紧”?明明说:“本次活动是一次纯公益性的活动,无任何商业属性,旨在提升全社会广泛参与度,吸引全国乃至全世界知名艺人积极参与”,既然是纯公益活动,应该属于自身组织,不存在上面下达指令性任务,怎么又会“时间紧”?不就是一首歌的事吗?既不是抢险救灾,又不是重大工程,急什么呢?“任务重”?谁给你们任务了?就算是任务,也得以质量为前提,好好完成才是。急,能弄出好作品吗?有创新”,你们的创新之处在哪儿?我怎么没看出来呢?亮点倒是有——不诚信!




附:词曲作者代表实名投诉信


尊敬的彭书记:

我们是“天府之歌”应征的词曲作者。征集启事中明确规定三种参赛形式:即词、旋律、和演唱小样,(征集中途征集方电话重申也可单独歌谱参赛)。截止2018年12月31日晚24点,组委会共收到有效投稿作品共1669件,其中词作品1088件,曲作品149件,小样作品432件。元月6日启动网上展播投票。但30首投票作品全了是由带有演唱小样的作品选出,词、曲的并未考虑。之后我们给主办方多次反映,开始回复说本周出来单独词曲各十首入围,今天打电话说已经截止。包括单独词曲都评选完毕,可单独的词曲仍然一首也没有入围啊。我们的诉求是: 

一、展播的作品中为何没有裸词裸谱?公布负责审阅裸词裸谱的评委的名单,及审阅工作流程。

二、把词曲作者与组委会工作人员的通话内容(重申可裸谱参赛)公布于众。

三、希望此次活动每一个环节都能成为树立贵省良好形象的机会,而不是把好事办砸。尤其是好多作者就是看到启示里明确说单独词曲都可以参加才没有做小样的,这种愚弄行为更加带有欺骗性质。希望书记同志百忙之中抽出点时间过问一下为盼。谢谢!

(征歌启事链接为:http://m.sohu.com/a/281035108_100199094?strategyid=00014)


词曲作者代表

孙树臣(曲)

黄   静(曲)

韩广义(词)

三   朔(曲)

肖向阳 (曲)

池宝柱(词)

赵继铨(词)

李桂芳(词)

黎   强(词)

陈善友(词) 

刘永国(词)

郭胜利(曲)

李大明(词曲)

黄   琼(曲)

刘洪文(词)

孙晓雨(曲)

林   波(词)

王天宇(词)

苏春来

王吉亮

陈吉桂

刘玉光(曲)

杨厚爽(词)

朱伯维(曲)

(闲话:作为投诉信,此文写得实在不怎么样,没狠狠抓住要点。像“把词曲作者与组委会工作人员的通话内容〈重申可裸谱参赛〉公布于众)”这样的要求,明显不合常理。“通话内容”怎么公布于众?你怎么认定通话有录音。但所述基本事实还是清楚的。唉,都是些只会写词作曲的书呆子,原谅他们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一直有这样的观点:不懂文学(艺术)的人搞文学(艺术),是对文化的糟蹋。最近听家乡友人说,网上有一首歌曲叫《淮安美》。我上网一查,大惊失色!此歌美名曰《淮安美》,应该说是作者为宣传淮安创作的,可这样的宣传,不但不会有正面效果,还会让淮安蒙羞。令人恶心。

大家都知道,淮安有个洪泽湖,这位高人开篇词云:
“淮安美,美在那洪湖水”。

为了好唱,竟然把洪泽湖简称为“洪湖”,真是无知透顶。众所皆知,湖北有个洪湖,随着电影《洪湖赤卫队》的播放,几乎家喻户晓。而固定名词“洪泽湖”是不能这么简称的。其实,“洪泽湖”照样可以入曲的,更不影响演唱。

短短歌词中充斥不通和别扭的句子。请看:


淮安美
词:六郎
曲:轻云望月
演唱:六郎

淮安美 美在那“洪湖”水
清晨的阳光照湖面
金光闪闪让人醉
淮安美 美在那运河水
就像母亲的乳汁甘甜
让我们深深依恋
啊 秀丽的铂池山
啊 多彩的楚秀园
庄严肃穆的“恩来纪念馆”(省略了总理的姓)
淮安儿女同把未来“承建”
淮安儿女同把未来“承建”

淮安美 “美在历史色彩”
“人杰地灵传遍四方” 
“跨越了历史沧桑”
淮安美 美食香飘大地
生态新城高楼耸起
“魂牵梦系”我爱你
啊 多彩的桃花坞
啊 “古老的淮阴侯”
庄严肃穆的恩来纪念馆
淮安儿女同把未来承建
淮安儿女同把未来承建

原文没有标点,为了便于大家区分,我加引号的都是似通非通的病句,或虽然通但别扭的句子,中学生都能懂的,我就不一一剖析了。这样的歌曲,在网上传播,是侮辱文字、侮辱艺术,也严重损害了淮安的形象。

文学艺术工作者,常被称为搞文学(艺术)的人,可文学艺术不是想搞就能随便搞的。引用一个作家的话说:对这样的作者,该用鞭子抽,让他痛得不敢搞文学(艺术)。

请小伙伴们谈谈看法,也欢迎转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硬币”道德测试是缺德行为

                         

 

                                 

 

最近,“一箱硬币”的相关视频和贴子出现在各大论坛和网站,也成为自媒体圈的“爆款”,标题“出乎意料”地一致:《我们把一箱硬币放在XX街头,供路人自取,结果出乎意料……》测试结果“出乎意料”地暖心:一些人驻足围观并拍照;一些人弯腰取硬币,但不会超过5元;还有一些人则主动把多出的零钱“补充”箱子;而路过的家长则趁机教育孩子什么是“按需索取”。

这个公益活动被称之为“爱的互动”。不少网友认为,这个测试正能量满满,体现了人之初性本善,体现了公众素质在提高、城市文明在进步(据新华社等媒体综合)

果真如此吗?我看了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首先,这是个商业行为,是某些企业和自媒体为了获得关注和“吸粉”的商业操作,把不明底细的公民拿来当试验品和营销的道具。事件本身具有欺诈性,而欺诈当然是不道德的——用不道德的行为来测试道德,岂不可笑?

其次,即便排除欺诈,这种“爱心”的科学性也值得怀疑。不错,出门在外是有缺零钱的时候,但靠这种设点行为能解决问题吗?在目前所见的报道中,都云某城市某地点,还没见在“所有地铁、公交站口”都设硬币箱的报道。一个偌大的城市靠设一个硬币箱就能解决大家出行无零钱之难?且拿广州为例:市区东西南北长达几十公里,没有零钱乘交通工具,总不至于跑步来取这“爱心硬币”然后再乘地铁、公交吧?

其三,并不能以此来证明和提高国民的道德水准。道德是个人的自发行为,是内在修养和外在言行的综合体现,在公众场合透明测试来证明道德或想依此提高道德是荒唐的。打个比方,我们拿来百箱百元人民币,分别放在不同路口,规定每人只能拿一张,而且不设任何监控,不分昼夜,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没有人多取,那倒能证明国人的道德水准提高了,我不服也不行。再打个比方,把一箱硬币放在街头,不设监控,不分昼夜,任人自取,夜深人静之时整箱硬币被人“连锅端”了,也不是没可能。但也不能因此就证明国民道德水准低。因为毕竟是少数人的行为,不能代表大家。

更为可笑的是,有的报刊还发表评论说“以阳光心态看待硬币自取”,也就是说,对此不认同或质疑,就是心理阴暗、“不阳光”?

说到底,一箱硬币的所谓爱心行动,是商业利益驱动下的恶搞,是极其庸俗的游戏。拿公众当“道德测试”的道具和试验品,更是一种缺德行为,这样的测试绝不值得提倡。一些媒体缺乏思辨能力,跟风报道,为这种游戏起了推波助澜的的作用,是可悲的。

                    

再说一句题外话,在一些对此事报道的视频和图片中,告示牌大都是上图的内容,不少字写得和上图不相上下,让人看上去能起鸡皮疙瘩。作为个人,字好字差,问题不是很大,除了上学时老师要求,我们没有理由要求人人都把字写得很好。但既然是一种“公益”(起码名义是这样的)活动,就算公众行为,把字写得工整些还是必要的吧?实在写不好字可以用电脑打印。用这样的字写出这样的告示,简直是糟践汉字和汉语文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业余作者的希望  文学公益的首善

     全国首公益型文艺创作指导中心

               招收学员

 

你在创作之路上跋涉了多久?

写稿如何技高一筹?投稿怎样百发百中?

全国首家公益型文艺创作指导中心成立,全免费指导写作。

当代作家王海椿长期供职媒体,曾任《山花》、《读写月报》执行主编,《百花园》副主编,《小小说选刊》编辑,《家庭》编辑、记者,北京中大文化传播公司策划顾问、文稿总监。王海椿热心公益,是“荐爱”公益组织形象代言人。文艺创作也是一种公益,“文创中心”是全国首家公益性质的创作指导中心,免费培训文艺创作人才。

王海椿以笔记体小说著称,名列“当代小小说风云人物榜”,曾获第20届冰心儿童图书奖,《人民日报》、《小说月报》等报刊文学奖,有丰富的创作经验及编辑经验。多年实践证明,以行家眼光,从编辑角度指导创作,具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指导中心以网络辅导为主,文体涵盖短篇小说、小小说、散文、诗歌(含歌词)等短小的艺术样式。同时,以微信搭建交流平台,为创作者提供写作资料与文坛信息。条件成熟时可组织部分优秀学员参加创作笔会、改稿会等活动。

网络时代,动动手指,一切便不一样,“文创中心”欢迎加入。学习者年龄不限、学历不限,只要有一颗文学之心,就可参加。

报名方式:

1.信箱:1346569487@qq.com

2.微信:wanghc525cncom

 

参加者请关注“文创中心”公众号:

1.ycaw525@126.com


2.wanghc525@126.co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7 13:46)
标签:

歌曲

小薇新唱

             
                                                   《小薇新唱》封面

       王海椿词曲,周艳、赵振宇演唱的原创歌曲在中国原创音乐基地、中华演出网、百度音乐发布。
       中国原创音乐基地:http://5sing.kugou.com/yc/3385034.html
       中华演出网:http://music.show160.com/1701039
       百度音乐:http://y.baidu.com/song/3973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公众号

农民

诗歌


       全国唯一专发农民诗的公众号



                                    2017年第3期  总第3期

故乡.jpg


                 在故乡(四首)


              张先州



在故乡


在故乡

青蛙打击田野的水鼓

葡萄架流淌碧绿的月光

倘若是在初夏的清晨,你还听到布谷声声


在故乡

猫在阁楼慵懒

小花狗翻越篱墙的栅栏

门前的桃树下拉条棕绳晾晒姐姐的白裙


在故乡

云彩在山间飘荡

秋天是一面清澈的镜子

照着南迁的大雁与金黄的麦浪


在故乡

握笔的诗人也会扛起锄头

将灵感植入肥沃的泥土

细心分行耐心浇灌,结出累累硕果


在故乡

农忙的乡亲也会说些无厘头的笑话

庭院中的丝瓜藤便慌慌张张地爬上了瓦房


写不完的诗歌.jpg


在故乡,我有写不完的诗歌


在故乡,每一声鸟鸣就是一首诗歌

在故乡,每一粒种子就是一首诗歌

在故乡,每一缕轻风就是一首诗歌

在故乡,每一声问候就是一首诗歌

……


看啊——

小溪边那一朵朵破碗花绽放多么美的诗句

丛林中自由落下的每一颗果子都是饱含热情的诗

田野上随风飘舞的蒲公英栖息着无限诗意

村庄里刚刚出生的婴儿就是一首赞美诗


铁匠铺.jpg


最后的铁匠铺


没学过打铁,更不是什么铁匠师傅

但一次次返乡,一次次经过村口的铁匠铺

经过那团曾经熊熊燃烧的火焰

我的心总是火热,浑身滚烫

虽然,铁匠铺的炉火早已熄灭

虽然,那个脚肚上沾有田泥叫打镰刀的人

也不知去向


如今的铁匠铺已经东倒西歪了

它已经走进自己最后艰难的岁月里

此时此刻,落满尘埃的铁匠铺

更像村庄一个巨大的伤口

伤口上还残留着那些光芒万丈的日子

和一次次锻打灵魂的痕迹


一次次孤独而又茫然的徘徊在铁匠铺前

仿佛看见那个孔武有力的铁匠

已经白发苍苍。所有的心事

都堆积在最后一颗牙齿里

然而对于生活的抉择,对于人生

他比我坦然,比我释怀

或许,在他身体里还装着

一块最硬的铁

老屋.jpg


百年老屋


推开阴森的大门

仿佛传来苍老的咳嗽声

落满尘埃的蛛网上

记录老屋流逝的时光

几只蝙蝠簇拥在阴暗的角落里

不时的嘶叫声,随时抹黑

一颗擅自闯入的心


犬吠从进入村庄的路口传来

踩着虫鸣踏上爬满青苔的天井

像是踩着时间累积的光芒

一潭碧绿的死水

是老屋最后的喘息

天井寂寞的屋檐上

伸出几株枯草

夕光中,如佝偻的背

仿佛一不小心,就有跌落的可能


横过厅廊

虚掩的门缝里挤出一丝冷风

直沁后背

漂浮探知的欲望

瞬间沉入海底

寂静中,像是一场死亡的恐惧逼近


正中堂屋里暗紫的高大香炉

诉说着老屋过去的辉煌与兴盛

门前槐树下那口枯井

又将过去拉回到疾苦的此时

荒芜的庭院,破败的瓦砾

枯草丛生

透过暮色,在这张年久失修的脸上

落满生命的疲惫

命运的风霜



(个人简介:张先州,苗族,贵州省天柱县农民,生于上世纪70年代。天柱县作协会员。现在广东惠州打工。)

注:图片选自网络,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

                                              

         编辑团队

主编:王海椿

副主编:刘加新  杨志

编辑:嘉禾  林小程  苏晓岑

农民的诗二维码.jpg←  求关注

农民也有文艺范儿!

投稿或有任何建议请发至信箱:

nongmin18@126.co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农民

诗歌

公众号


                             全国唯一专发农民诗的公众号

                     农民(红底白字).png

                                                                                                2017年第2期  总第2期



麦穗.jpg


                                              黑暗的麦穗(四首)

            

                                                                  王德席


金麻雀

村子里的鸟儿不多了
叠起的蛙鸣守住一片宁静
一群撵不走的麻雀守护着
一个没人的村子
月亮在清凉的山口升起
照亮那条模糊的小路
灵魂微苦像隐忍的青蒿
几只麻雀用湿漉漉的眼睛看我
周围没人
一个巨大的空缺呼唤你听不到的爱
一个接一个的云朵隐含着经年的泪
笛声在黎明的喉结形成岁月的卷轴
为何布谷声声总在无人的麦地呼唤
土块依然想着炊烟
坑里依然想着一个萝卜
蛐蛐依然想着墙缝里的灯
它的叫声涂改着我内心的黑暗
一只狐狸如讲古的人不知所踪
一群灰麻雀落在夕阳的余晖里
那群固执的麻雀
犹如大地的记忆
重复的活着一个无人的村庄
它的叫声抓住了我心中的树叶

麻雀.jpg 
一个卖足力气的劳动者

一个五十不得志的人
一个卖足力气的劳动者
一只蚂蚁活着的酸楚
那牙齿松动和涌泪的眼眶
若一口老井守着带汗的种子
花朵开在我瘦弱的胸膛上
炊烟升起唯有母亲的故乡
一个累坏了且活着坦荡的人
在一田地干活回家
首先向妻子问一下母亲的病情
再让一盆清水
洗去我满脸的尘灰和疲惫
让那双劳累的双手
记起母亲的抚摸和远方的田野
一生都是我饥肠辘辘的偏爱
天际静默。风,月闪着梦境
在我沉睡的时候
上帝一定爱上我

农民.jpg

黑暗的麦穗

瓦瓣滑音,鱼脊流光
今晚的月亮是烈酒浸泡过最疼的蜜
炽烈的土地,响晴的天空
 
一轮圆月在磨刀石上升起
盲孩子在窗口用一盏灯寻找半轮月
内心的口哨吹着辽阔的暖
把草木灰洒在水渠里
把热骨头砸进大地里
在你的心中倾听我曾走过的脚步声
内心的河流饲养着悲痛的鸟群
它们向着蝉翼折叠的黄昏展开双翅
 
一穗二穗三穗有锯末一样的光芒
三穗二穗一穗也会发出铜号的声音
喊醒沉默的故乡
喊向远处的亲人
黑暗的麦穗,汹涌的麦浪
我爱你灵魂半裸的乳房
和我粗糙的兄弟接受星光的嘲笑
与别处的麦穗同样金黄
雨打不湿划火柴的麦子
古老的灯捻
在未点燃之前就有一颗明亮的心
蘸着月光写下梦想
心头一热
从一根肋骨到另一根肋骨
握住的总是母亲升起的桑烟
一只携带日出的青蛙
让大地长出光明的小草根



村庄.jpg


一生羞愧那难以确定的乡愁

在异乡,在远方之远
在思念消瘦的乡路上
炊烟也是唢呐
月色叮咛斑驳的老屋
感恩的心珍藏的民谣
让我静默的守护
 
思念过的地方留下的是露珠
故乡是我眼里流下的泪
可心中爱的很深很深
我希望那些麦子、五谷、蔬菜
永世长在诗人的骨灰里
那些怀念的人是一座抵挡溃败的河坝

     (
王德席,1971年生,山东省肥城市湖屯镇张店村农民,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协会员。 在《诗刊》《星星》《绿风》《北京文学》等报刊发表诗歌多首。入选《中国太阳》《中国诗典》《中国当代诗库》等80余种选本。获《诗刊》《星星》优秀奖、第20届柔刚诗歌提名奖、第22届“东丽杯”鲁藜诗歌奖、《当代汉诗》首届“骑士杯”一等奖等。著有诗集《泥土灯盏》《低头是故乡》。

   注:图片选自网络,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和我们联系。



         编辑团队

主编:王海椿

副主编:刘加新  杨志

编辑:嘉禾  林小程  苏晓岑



                               

投稿或有任何建议请发至信箱:

nongmin18@126.co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二哥信箱公众号网页版


信箱刊头1.jpg

                                                                                                                    2017年试刊号



    二哥你好!我丢掉的东西一定想要找回来,哪怕是再小再不值钱的东西,如果找不回来,好多天心情都不能稳定,总想着丢掉的东西,这属于强迫症吗?

                                                                                                                                                            潘青


      潘青你好!想把丢掉的东西捡回来,我想这是很多人都有的心理,没什么不正常。但一定要找,对于值钱的(或者就是钱)和有特殊意义的,也在情理之中。再小再不值钱的也一定要去找,说明几个问题,一,你是个恋旧的人,二,你是个重情义的人,这都是优点。三,还不能因此就说你有强迫症。只能说你有轻度的强迫证现象,注意自我调节,就不会有问题。下次再丢东西找不到的时候,可以出去走走,找朋友聊聊天,做一些体育活动,看看影视,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相信这种情况会得到改变的。



   二哥你好!我经常在心里自己跟自己说话,总是想一些神鬼僵尸的事情。有时想,要是我想谁死谁就死就好了。请问一下这是精神病吗?

                                                                                                                                                Jian


     Jian好!你没说年龄,猜想你是个小鲜肉,文化程度不高,或者是个学生吧?因为你短短的信都语句不通,公布的问题是我整理过的。“经常在心里自己跟自己说话”,这不就是心理活动嘛,谁没有自己跟自己说过话?想一些神鬼僵尸的事,是否是奇幻小说或鬼片看多了?那就把你想的编成故事,锻炼自己的相象力,就没那么枯燥了。想谁死谁就死,是否说明你不合群或受到歧视,把自己想象成巫师,用这种方法安慰一下自己,倒也不坏。相信你不会那么恶毒,整天就想别人死。你要是想谁死谁就死,那得死多少人啦。那你真是只能和神鬼僵尸作伴了。



                                   文胸1.jpg

   二哥你好!我非常喜欢女人的文胸,看到女人的胸罩就有性兴奋,这正常吗?以前把别人的文胸偷来自慰,感觉很愧疚,不知道怎么走出来。

                                                                                                                                                        小罗


      小罗你好!首先普及一下语文知识,“把‘别人’的文胸偷来”,难道谁还会偷自己的文胸?我并不是小题大作,而是感觉我们国人的汉语运用能力太差了。网络(含手机)上错别字泛滥。聊天经常打错别字,很多人认为只要懂了就行了。我给一个女土举个例子:你发信息告诉我:“我穿男群子”,我能知道你穿“蓝裙子”,可这象话吗?你没说年龄,也没说是否已婚,是否有女朋友,咨询问题不把问题说清楚,也属于语言运用能力不过关。回到正题,文胸属于女性的贴身衣物,也可以说是女性“隐私”的一部分,对男性有一定的吸引力,这是不奇怪的,属于正常现象。作为性成熟的男生,看到女人的文胸产生性幻想引发性兴奋,偶尔有这种行为,不算性变态。如果有女朋友或结婚了,仍然有这种爱好,或长期单身保持这种癖好,就是有心理问题了,需要自我或到医院矫正。


 

“二哥信箱”的几点说明

一,有任何心理问题、文艺创作问题、烦恼事,都可写信到“二哥信箱”,我们将免费解答。

二,来信请尽量简明扼要地把问题说清楚。不愿公开回答的,请说明。

三,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公开的问题都用化名。

四,“二哥信箱”仅代表个人观点,仅供提问者和阅读者参考,不能作为求医和救治的凭据,否则,由此引发的一切后果“二哥信箱”不承担任何连带责任。

五,“二哥信箱”主持人是作家、资深编辑王海椿,王海椿多年供职于《小小说选刊》、《家庭》等知名媒体,曾为《家庭医生》心理问题特约解答人,《家家乐》心理点评专家。王海椿网络昵称“月亮村的王小二”,故信箱命名为“二哥信箱”。


        30.jpg

                                                          记得关注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农2.jpg

                                                                             试刊号


                         农民3.jpg

       

堤岸上·密林下小路的黄昏(二首)

                    


                                                    ○魏兴社


一只黄鼠狼越过了河坡


十月六日 在郊外

一只黄鼠狼越过了一条小河的斜坡

没入了林间草莽


犹如一道火红的闪电

更像一个战争年代的地下交通员

动作多疑  快捷  诡秘

让我的目光来不及追寻它的目光


多少年没有见到它了

它的坏名声是偷鸡 摸鸭 

像松鼠一样跃上树梢偷噬鸟蛋

可今天看到它

只感到它很可怜


像一个被时光遗弃而没娘的苦孩子

被城市大潮一样涌来的高楼的楼群驱赶着

在越来越狭小逼仄的空间游荡

而那一片深秋间的树林

正在推土机的隆隆饕餮声中  瑟瑟地抖动


堤岸上密林下小路的黄昏


我已经无处逃遁

更无法安放我疲惫的心

我静谧的思想像一缕悬浮的微尘

再难以找到栖落而安眠的港湾


无辜的土地

如一只委屈求全而无处藏身的猎物

正在被城市这巨大的动物吞噬 追寻

那一排排楼群的利齿刺向蓝天

时时狰狞着饕餮的牙痕


而密林下的这一条小路

是一朵多么富氧的绿云啊

绿云很快就会飘去吗

树上的鸟巢与满地红黄的落叶

胆怯的如大滴的眼泪

写满了乡愁


作者简介:魏兴社,河南省滑县魏寨村农民,曾获诗刊征文二等奖。

     

                          编辑团队

主编:王海椿

副主编:刘加新  杨志

编辑:嘉禾  林小程  苏晓岑

   

农5.jpg

                                            扫码关注我们

农民也有文艺范儿!

投稿或有任何建议请发至信箱:

nongmin18@126.co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