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格子里的妖精
格子里的妖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73
  • 关注人气: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27 17:33)
 

  胭脂进陈家的时候,小姐已经16岁了,第二年就要嫁人,是城里首富的玳瑁王家。听说他们家是贩卖玳瑁起的家,现在城里大半的米行、饭馆子都是他家的本钱。

  胭脂从小长在乡下,没见过玳瑁是什么样子,也没见过王家大少爷是什么样子,但是她知道,王家大少爷就是她将来的主子,她要跟着小姐一起嫁过去。小姐的奶娘悄悄告诉她:“王家娶咱们家小姐是看上了咱们陈家书香门第,小姐能写会算。大少奶奶,将来是要管家的,那么大的家业,可不得个能干的?不过夫人知道咱小姐貌不惊人,怕嫁过去受姑爷的气,必得陪个绝色的丫头,这才十里八乡的选中了你。瞧瞧,这小模样儿,一万个里头也没有一个啊!”

  老夫人待胭脂很好,给她做了以前见都没见过的新衣服,让她住在墙上都雕着花的屋子里,还不用她干活,这比在家里的时候强多了。她知道小姐一点也不喜欢她,对她总是客客气气的,每句话都是冰凉的。

  胭脂是大脚,从小挑柴做饭的,小脚怎么行?老夫人见了,皱一皱眉,告诉奶娘,要绑。奶娘回说:“夫人,她不小了,都13岁了,怕不行了吧?”老夫人没说话,只是站起来走了。

  这天晚上,奶娘带了两个人到胭脂屋里,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每个人都是自己,每个人都不是别人,也就别指望去真正理解别人的想法,如同水月花镜的变换莫测,你以为你看到了真实的事情,而真实,永远也不存在.
 
壹--水!
 
  "薄幸男子痴情女,男人都应该不得好死!"娘说,边说边咬着牙,狠狠地拽着手里的针线,仿佛那是父亲的发稍,仿佛这样尽力的撕扯就可以让不知在什么地方的那负心郎知道一样.
  午后的临安,格外的闷热,绣楼上没有一丝风,丫头买来的冰块就放在脚边,可是也只有一点凉气,忽悠一下,就没了.母亲坐在冰盆边,不时砸一口梅子凉茶.
  川娘斜倚在绣床边,看着街上行走的人流,懒懒的说:"娘,这么多年了,您还是忘不掉,何苦呢?"川娘懒得回头去看母亲的表情,这样的对话每天都要重复好几遍,任是谁也懒得再理会.
  街角的光影底下转出一个小幺,穿着大户人家佣人标志的青色衣帽,边用手擦着额角的汗,边急匆匆的走来.
  母亲探出身子,看一眼,高声说:"呦,那不是齐大官人家的秋童嘛?"说着就丢下针线忙不叠的跑出房去,在楼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12 21:42)
 吃和昨天完全不同的东西.
  原来每一天都这么不一样,都有这么多没有注意的地方,也许是该面对心底的时候了.
  泡面,剥荔枝,喝冰冷且加了冰块的红茶,一边洗白色的纯棉布衬衫,一边听PPS里英文的熟悉的台词,偶尔看一眼布拉德·皮特萧条俊美到极致的面庞,苍白的颜色曝露出颈上丝丝微蓝的血管,在影象与现实之间不知所宗,心里仿佛一直听到一句话:生似荼糜~
  阿尔蒙说,吸血鬼的原则是美丽和无悔,无法摆脱美丽的路易却永远做不到无悔,他也许是个最不成功的吸血鬼,就连幼小的克劳蒂亚也比他更能理解吸血鬼的无悔.路易永远用忏悔的心面对生活,从最初的爱人女儿到家里美丽的混血女仆,他挣扎着跟随莱斯特一边划十字一边吸吮温热的血液,克劳蒂亚的出现只是忏悔的又一个开始,连同爱情和欲望一起的杂乱无章的悔恨纠缠在路易的生命中,而对莱斯特的别样的愧疚也加剧了对他别样的想念,所以他只能活在痛苦里,永不超脱。
  一直觉得永远的痛苦是真正意义上的恐怖片,绝美的脸庞,纠结的人性是恐怖的鲜美外表.
  爱情,依恋,仇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布置了干净美丽的餐台,樱荷在两人方桌上铺好奶白色的台布,质地结实、挺刮,织锦的同色花纹暗暗凸出来。上面再斜铺一块桃粉色纯色的三角桌布,桌子中间是一支地中海风格的烛台,浅蓝色的蜡烛慢慢跳跃出阴冷的光。
  樱荷摆了一道菜等丈夫回来吃,好象是一道明虾吧?和海鲜有关?适合希腊烛台的主题?记不得了,吃什么一点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气氛,和男人那似乎重新燃起的欲望的升腾。
  
  男人一进门,一定就嗅到了樱荷的味道,那女人自小就保有的妩媚、娇艳的味道。那是一直就存在的,当然,如果你不在意,就什么都不知道。
  樱荷站在桌前点那只蜡烛,穿着长长的白色亚麻裙子,光脚,洁白柔软的小脚丫踩在棕色长毛地毯上,厚实的地毯和纤细的脚趾,好象两首粗犷和婉约的诗,交错着抚弄男人那并不坚强的心肠,痒一下,又痒一下。
  裙子是吊带的,胸部以上就只是两根丝线般的带子,丰满的胸在恰好合适的裙子里挣扎着,水波一样,却荡不出来。
  外面随便披一条长围巾,水绿色的,樱荷最喜欢的颜色,围巾披到手背。她点蜡烛的时候映着出色的粉桌布、出挑的绿围巾,而最吸引人的却是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03 21:15)
  樱荷不是不漂亮,她的美在上学的时候就充分表现出来了,全年级的男生在她走过去的时候都啧啧有声,然后把某一个幸运的人使劲推出来,撞在她身上。
  樱荷软软的,甩一甩头发,抛一个白眼过去,说:“讨厌!”然后慢慢走开来。她知道那些男孩子会长久的品尝她话里的味道,矫情的、甚至有点挑逗的萌芽。
  后来长大了,挑逗就可以明着摆出来。
  樱荷喜欢穿水绿的衣服,老师提着她的领子告到家里,说她的衣服颜色太鲜艳,全校站在操场上做广播体操的时候,教导处主任一眼就看得到,在大喇叭里点名批评,让老师好丢脸。
  老师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也还是女孩子,被批评了就好象到了世界末日。何况教导处主任还是个有名的帅男子,而且未婚。
  妈妈当着老师教育樱荷:“为什么又穿这件衣服,上次不是说了不许再穿的么?怎么又翻出来?”
  樱荷翻翻眼睛,不说什么。漂亮是要有代价的,她别看是个小女孩,也懂得这个道理。
  老师恶狠狠的走了,妈妈才说:“小樱,干吗那么出挑呀?不好。”
  樱荷才不理,照样脱了衣服去洗,明天还是要穿。要是老师看到教导处主任看自己的眼神,一定气死了,想着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日记
没啥好说的,这几天挺好的~
哪天心里不舒服再好好写吧,谁说的来着:痛苦创造好诗人!
没错!

明天又是忙碌的一天啊,公司里可爱的双胞胎小姐妹花让我觉得生活还是不错的,可惜太短了.没觉得自己老,不过现在说老,是怕突然有一天秋风扫落叶的时候,自己接受不了现实,所以得说服自己:"老了,老了......"怪可悲的,自我安慰吧.

穿运动服,一个小时以后再换上深色的西装工作.
昏昏沉沉站在地铁上,不知道青春的模样是打扮给谁看的,都要睡过去了.还涂了亮绿的眼影,眨巴眨巴,别揉进眼睛里,到公司换衣服的时候会掉了,我涂的颜色不深,也是自我安慰.

看MSN上的朋友一个一个走掉,真有深夜的感觉了.用真实的感情写换饭吃的文字,想想挺龌龊的,嘿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已经在新浪BLOG安家了,欢迎你“常过来看看”,大家多多交流哦。我们可以一起把这里变成共同的心灵家园,像家一样温暖的地方。
  我会把一些新鲜有趣的东西记录下来一块与你分享,也希望你能够记住我的
BLOG地址,像老朋友一样经常过来做客——你可以把“她”添加到你的收藏夹中,也可以把“她”复制下来告诉你的朋友们。特别希望能通过你,让我认识更多的好朋友。如果还有不了解的,就跟着我一起来看看拥有所有博客知识和维护技巧的博客帮助站吧:http://blog.sina.com.cn/help/ :)

  我的BLOG地址:  http://blog.sina.com.cn/u/1098524955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