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子安-exlibris
子安-exlibris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7,294
  • 关注人气:3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版权声明
本博客,多为子安原创文字,均受版权保护.文章和博客图片均为博主版权所有,禁止抄袭/拷贝/整容,违者必究.个人转载,请经同意,并注明来源:新浪博客子安.谢谢!
草根名博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子安方家胡同店

子安Print&Graphic方家胡同店微信二维码


地址:北京东城区方家胡同30号

开门时间:周二至周五,13:00-17:00,
      周末13:00-18:00.

路线:

选择1:地铁5号线北新桥下车A口出来后往北走200多米可见方家胡同牌子,进胡同步行200米即到.点击查看路线图

选择2:住在城北或城西的朋友可以做2号或5号线在雍和宫下车,出来后往南走500米可见胡同牌子.点击查看路线图

子安强烈奉劝各位不要开车,小店地处旅游区人多车杂,且胡同内行车停车也不便.地铁+步行是最好的选择.

 


博文
北京藏书票交换会已办了三届,前两届是在城南的正观画廊举办的,今年换到了城北圆明园里的紫禁映像艺术馆。无论是在城南或是城北,都离我家很远,来回的路程可以跑一趟上海。今次,与董有明先生聊起来他还打趣的说,他一早不到七点从石家庄离开,亦只比我晚到了半个小时。想来北京真是大得有点离谱,城区不断向外扩张,人们的生活亦被拉得紧绷。大家聚在一起交换书票非一件易事,更何况这次交换会吸引的不仅是京城本地的票友,以及周边京津冀地区,甚至扩散到大连,山东,江苏,湖北的几位发烧友,竟不远千里跑来一聚,可见北京逐渐在成为中国北部的藏书票重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就在我忙于新书《藏书票札记》之时,一位金永文先生发来了邮件。这位“不速之客”声称他已将我的《藏书票之爱》翻译成韩文,即将由韩国Alma出版社出版。来信是想请我为该书作序,并与我确认下书中的一些细节。起初,我便无意把此事当真,皆因《藏书票之爱》 的出版方并未与我取得联系,我对此事一无所知。后经多方证实确有此事,我才放心。

金先生在翻译过程中出现了疑问,正好通过邮件征询我的意见,我亦可纠正那些当初的疏漏。想来《藏书票之爱》的修订版一直未出,这韩文版可以做个弥补。我对韩语书籍的最初印象完全停留在很久以前在潘家园淘到的一套四册的韩语版《水浒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配合今年11月即将举办的“梅园杯”,我与陆家嘴藏书票艺术馆合作举办“欧洲版画藏书票家四人群展”,共奉上85幅版画及书票作品。展览现已开幕。欢迎沪上及周边的朋友前去欣赏!2016年10月20日,由中国藏书票收藏家子安推荐,陆家嘴美术馆、上海美术家协会版画工作委员会藏书票部主办,陆家嘴金融城藏书票艺术馆承办的欧洲版画、藏书票四人展正在陆家嘴金融城藏书票艺术馆进行为期20天的展出。此次参展的有保加利亚的皮特·拉扎罗夫;德国的尤亨·库布里克;俄罗斯的伊戈尔•巴拉诺夫和伊琳娜·寇祖布,共展出版画、藏书票共计85幅。

陆家嘴金融城藏书票艺术馆
地址:上海浦东新区东昌路498弄15号
开馆时间:9:30-16:30
路线:地铁2号线东昌路站下车,4号口出,前方200米即到。地铁9号线商城路站下,4号口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瓦雷泽湖畔的藏书票大会一定是浪漫的,那不仅是因为这里山清水秀,且周围的加尔达湖,科莫湖都曾是藏书票藏家,作者们的天堂。泽蒂、芬格斯坦的作品里不止一次将米兰郊外的这几个湖畔疗养胜地选为创作主题。但瓦雷泽周遭的一切兴盛终归是停留在上一个六,七十年代。那老旧的别墅,在植满各类苍天古树的绿色屏风内被包裹的严严实实,外人是读不出里面的究竟。倒是藏书票大会让来自五湖四海的我们有机会进入几幢老宅,有机会在几百年的古堡里以藏书票之名,以藏书票藏家的显赫功绩来向世人炫耀这里曾经的兴衰。我不认为这是一个糟糕的大会,只是对于我个人而言,这里并不是藏家的天堂,反而是艺术家们换取灵感的补给站。亦因此,与会者有近半数是版画家以及他们的亲朋。

我钦佩Bodio Lomnago这个双年展仅在短短几年时间就已名声在外。靠的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与乌丽娅娜是在网络邂逅,看到几张她当初的石版书票,顿感此人是在版画上写作,有着天生的叙事能力。后才得知,为书籍绘制插图才是她的本行。版画,书票这些都是空闲时随手玩玩。乌丽娅娜自幼席丰履复,家里十分支持她的艺术创作。她玩石版,开了工坊,从外面搞来专印石版的机器,板子是从奥地利专门淘的百年岁龄的老石头,听她说石头需要几个壮汉一起才能抬得动。


早在07年她就开始参加藏书票比赛,那时的作品未被人关注,直到2011年我看到了她博客上的一些图片。彼时的作品已经相当成熟,她将为书籍绘制的插图画面移植到藏书票中,叙事能力了不得。这与当代艺术是格格不入的。去年,她又开始尝试多色套印石版作品,将本有些呆板,单一的色调充实起来。其实,画家很早即意识到石版作品色彩上的局限,她试图以手绘着色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5 09:04)


山口先生

上次见鹿取武司和庄漫还是在百雅轩第一届版交会上帮他们撮合的展览。这次他们带了两位日本藏家上门拜访顺便与我交换书票。我与那二位倒是有过几次对手,书票大会上有点头示好之交。青木康彦已生鬓白,却仍记得我们在08和10年两次大会上的交换书票,我当然亦想起了在伊斯坦布尔与他的合影留念。我对那里的藏家素来是你敬我一尺,我回你一丈。能来上门访我,当然亦要尽宾主之宜。换到了潘科夫的15年新作,画家居然仍在做票,坊间传言他已几出几进疯人院。贝克的老票做给另一位已故的东瀛藏家,他故后,藏品都转让给了青木。

聊起东瀛的藏家近来的几度沉浮,不由得想起了几年前偶遇的一位。那是多特蒙德小镇上的一次DEG大会(德国藏书票大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Eduard Penkov(1962-2016.1.4) 

皮特·威列科夫和朱利安的妹妹不约而同地给我发了一封邮件。他们的好友,一起长大的伙伴,亦是一个学校毕业的同道者,潘科夫(1962-2016)于2016年1月4日因心脏病突发离世,年仅54岁。威列科夫说,他并不知道潘科夫因何而去,他们已久未联系,只是听说潘科夫一直有酗酒的问题,若真是因此而走,亦是太过可惜,这让我想起了斯洛伐克的大师阿尔宾·布鲁诺夫斯基的那段经历。 

记得我与潘科夫第一次互通邮件已是2007年,当时国内并未有几人熟悉此君的作品。我开始与保加利亚的几位我眼里的天才版画家接触,尝试着将他们的作品介绍到中国。两位皮特(拉扎罗夫和威列科夫)、朱利安、巴拉莫夫、奈德诺夫、克林这些现今依然活跃在书票圈子的天才,一个也没漏下。那几年,我与他们在Cyber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福山支路上的褐木庐

□子安(北京)|
雨中的青岛,从海滨栈道到八大关,一路走来所见西式建筑,法国梧桐令人恍同置身于欧陆城邦。小鱼山上披着福山路与福山支路,两条静谧的小路开辟出了别致的天地。黄县路与福山路这一带是民国雅士的旧居,夏屋的聚集地。沈从文,老舍等人的宅子亦在附近。郁达夫说过,在东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阿尔宾肖像 画家:库哈尼克 技法:铜版 年代:上世纪90年代

□子安(北京)

布拉格与预想的有出入,铜臭主宰了这里,要把画面中满目的游客抹去才算回归本貌。我理想的布拉格该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画面,是昆德拉笔下的“无视轻生”。那部中学时代看的销魂影片,当被译成《布拉格之恋》时显得特别懒散,恰让这个城市增添了浪漫的情调。

我很庆幸的是能在去布拉格前写完了一篇阿方斯·穆夏的藏书票小文,此前依然犹豫是否该留些篇幅待此行后为其补充。事实证明是多余的。当一个城市在无休止地、反复地去利用和榨取自己的文化旗帜,余下可咀嚼的东西终会消散殆尽。即如同随处可见的穆夏,和那听起来少了些许祖国情怀的“沃尔塔瓦河”。

 在布拉格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燕京大学图书馆藏书票 技法:线刻 年代:20世纪初

□子安(北京)

一样是那个初秋的方家胡同,循郡王王府门前聚集着从胡同东西迂徐而来的人流。家长们占据着“制高点”,在方家胡同小学的两个大门口焦急地张望,生怕孩子从其中一个大门溜掉。方家胡同小学是名校,坐落在贝勒王府宅院内,老舍做过第三任校长。小学对面就是我的小店。每天下午学生放学,店外的台阶成了家长们率先抢占的“制高点”。

门前的家长终归有好奇者进店闲逛,搭讪。这其中即有一位老者隔三差五会来店里闲聊,他说他退休后没事做,每天来接小孙孙放学。老者总给我讲他当年在西单横二条中国书店工作的事,尤其聊到藏书票时他眉飞色舞。他所在的外文部没几个外文好手,做事全凭眼力和在这行当里多年积累的经验。头十几二十年,他注意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藏书票之爱》

2011年6月出版


西方藏书票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