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看过的电影
公告

  本博之文字,止于欣赏。除“转”之外,皆原创。

若有媒体入法眼,请通知:

qq:407465120本博之文字,享我国之版权。

 吴一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985494781

 

茶韵书香。聊书来这。http://q.t.sina.com.cn/201126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13篇)
国外 (0篇)
新浪微博
我的朋友

蛋糕

美食

听月

我们听

苏轲

年轻

兰若

解馋

郭jane

诗与画

依路

青鸟

苓子

未知

陈静

诗之静

杭之羽

舒缓

燕蓉

小说

半夏

滇池

手指

80后

潇潇

转身20年

马莉

一个时代诗人画像

紫沙

温州

未识

万象

书坊

涂夫

太行酒舍

裙裾

不忧伤

瓷瓷

现在的瓷一般很贵

胡茗茗

逛来的

冬子

sunxiaoning

水云烟

此于丹非彼于丹

鱼小小

小小

漫画

同学也

祖台

号称病夫

新瑞

诗与言

花绽放

爱美食

别样

院子

圆来

不如此

顺民

歌手

木头

喜欢那个侧面

竹韵

同一个竹字

李杜

谁人不识君

胡子

长治

林荫

美丽足迹

卡城中国女

卡城在哪,未知

萧耳

时尚女作家

酒王

这家伙

诗人

一座静静的活火山

才女

新闻同行

很神

多才多艺

大神

居然更新了

汉子一条

孤身俄罗斯

未谋面才女

好友的好友

莫扎特的猫

诗人的宝贝

我家宝贝2A

科幻时空

沪才子

妙哉

北京玩

贪玩

博文
(2014-12-30 21:51)
标签:

娱乐

     总是很偏爱阴郁的底色:淫雨霏霏的季节,泥泞满地,鞋陷在泥里,费劲地拔出,再一脚脚踩下去,越来越沉重的双脚,就这样一步步地走下去。因此最喜欢的国外就是英国,尤其是英国的乡村,虽然迄今尚未去过。《看得见风景的房间》《法国中尉的女人》都是我喜欢的,无论小说还是电影,还有今晚刚看完的这个《呼啸山庄》2011年版。

     全片几乎都是暗淡的色调,偶尔有的阳光也是从树荫下漏出来的琐碎的光线。少女时胖乎乎的凯茜,微黑脸庞,话语极少的希斯克利夫,坐在马背上跳动的镜头,山脊岩石上狂乱的风,两人在黑泥里的厮打,没说一个爱的爱情。希斯克利夫再回来时,清瘦却已怀孕的凯茜,山脊岩石上踩在前者脸上的皮鞋:你怎么能扔下我?死去的凯茜,痛苦撞墙的希斯克利夫。用生命爱过得凯茜,想象的出永远在悔恨中老去的英国乡村绅士,这就是他和她的一生。这也足够了,多活的岁月不管有多么漫长,不外乎像凯茜的哥哥一般,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已。

     对爱情,对人的生活,我一直就是一个骨子里的悲观主义者,正因为如此,这才呈现出表面的阳光,明朗,大气,开心的一面,苦也一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7 11:30)
标签:

杂谈

    从古县回来一周了,夜半梦醒时,落地窗外月色清凉如水,20楼正好在天地之间。恍惚中,仿佛那株千年的牡丹就盛开在天与地之间,在我的窗外,在我的床头,静静地,晶莹玉润。

    诗人郭克说,你不可能与花儿无关。但就我而言,好像就是和花儿无关,在遇见这株白牡丹之前。童年是在四川的小城长大,每到春天,总会在路边的老太太那里,几分钱买一串栀子花或者黄桷兰,挂在胸前的第二棵扣子上,于是一天都是沁人心脾的香。但儿时并不在意,反而是现在回想起来,余香萦萦。除此之外,我便再也想不起我和花儿有什么交集。但这株白牡丹就不一样了,她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我孤独一人时,她悄然在身旁盛放,好像还能闻见她清冽的香味,我在人群中游走时,她就在我的周围,冷不丁一回头就看见了,几番下来,一度我都认为我着了魔了,始信古代小说所言的书生与花仙的邂逅真是不虚。不同的是,书生眼中的花儿幻化为美人,风花雪月,而我看见的依然是那株遗世独立、静静绽放的白牡丹。

    这是两年才迎来的缘分啊。去年四月,省作协组织大家去参加古县的牡丹节开幕,我开着车,拉着散文家张锐锋,一路聊着敏感的话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几天在华联买了只兔子,三斤左右,三十元钱吧,拿回家漂清水多次,直至没有血水,据说这是为了去除兔子的土腥味。兔头剁下,飞水,扔进我的老卤汤里,煮个十几分钟,关火,浸泡入味,这是兔子的第一道菜:五香兔头。吴老师下酒最好,在成都他就经常买上两只,8元钱,慢慢啜着小酒。

    把兔子的四条腿斩下,锅里放清水,姜片、葱节煮十几分钟,关火,等它自然变凉,这样类似蒜泥白肉中煮白肉的方法,据说是让肉吸足水分。这时就可以去配各种调料了,红油、短的葱白段若干、酒鬼花生一小袋、花椒油、花椒粉、豆豉酱、盐、糖、少许香油,准备好后,捞出兔腿,小心去骨,切成小丁,和上调料,这是第二道菜:口水兔丁,川菜中赫赫有名。在成都最有名的就是“老妈兔丁”“二姐兔丁”,等等。两个凉菜就绪后,热菜就该登场了。

    轻轻把兔子的内脏剥出,兔肝最多,冲洗后切片,兔心剖开,这里的血管和血水很多,要挤净,切片,兔腰也要剖开,去除白筋,切片,用盐和料酒、生抽腌一会,这时就可以从泡菜坛子里捞出泡椒、泡姜,剁碎,配上点小芹菜段,爆炒,这是第三道菜:泡椒兔杂。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29 15:48)

    昨晚梦见了一位久逝的大学同学,早晨醒来唏嘘良久。十几年前的五一,她来山西看我和典典,谁知十一就在山东出了车祸。好久也没去看她了,不知她在彼岸过得可好?

    清明就要到了,自从这个节日放假后,周遭的朋友也许是大家尚年轻的缘故,一说起这个三天的小假期,议论的总是去哪里踏踏青、看看花,仿佛是一个小春假的样子,出游的兴奋冲淡了对逝者怀念的伤感,当真是有人欢喜有人忧,还是陶潜说得好: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三月初回了一趟四川,刚一下飞机就是淫雨霏霏,原本只打算在成都陪陪父母,不准备回内江的,谁知好友的父亲过世,在内江办丧事。我知道,两年前她母亲刚去世,想来她内心肯定悲痛难已。得到消息,赶回内江已是晚上八点,和同学会合后来到翔龙山上的告别厅,这是一个位于山顶的四四方方的中式建筑,宽敞的中心庭院四周有五个告别厅,她家租用的是和大门正对的最大的厅。我是第一次在老家参加这样的活动,穿过院子之时,心情十分沉重,正盘算着怎么安慰这失去父亲的两姐妹。刚到门口,她和姐姐恰巧送客出来,笑意盈盈:“哎呀,敏,好久不见了。”我一下子就愣住了,更吃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2 07:56)
标签:

杂谈

    今天太原起雾了,一早从小店出来,车行进在滨河路上,前几日满目明朗的秋色都隐藏在了薄雾之中,略微有些忧郁,特不喜欢太原下小雨的样子,当然也知道甘霖对于黄土高原是多么的重要,但一到这样的日子,恍惚中就回到了家乡,可却物是人非,韶华不再,怎么能不伤感。还能记得那个在江边住的胖胖的女孩,外表热情似火,内心却冷峻疏离,单名一个敏字,倒是聪颖,但却敏感、困惑。外人看时仿佛人精一个,只有自己知道总困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外延开去,哪顾得上开疆辟土,打出一片天地来,何况相对于丰富的精神世界,那一片天地有何曾能看在眼里。

  现在也许是我最低落的日子,蜗居郊区,陪读女儿,只为将来自己不再遗憾;也是我最沉静的日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更是我最忙碌的日子,高二的女儿、高一的儿子,哪一个都放心不下,三顿饭都要让人操心。物质上也极为匮乏,一笔笔教育的费用总让人应接不暇、疲于应付。但好在就是这两年吧,除了坚持别无他法。只是希望工作上不要旁生枝节,让我静静的窝着,最好无人关注、无人理会,让时间慢慢告诉我生活的究竟。雾散了,也许就看清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9 01:07)
标签:

杂谈

  好久没有上来,以至登录时都想不起密码。

  有广州老友曾兄专程来电谴责我疏于笔耕,好几个月不见一字,诚然。其实,内心依然丰富,但疏于表达。

  忙于孩子们的杂事,还有自己工作的变迁,工于厨艺,耽于酒水。

  前几日,突然想起旧日的室友、茶友,是她教会我品鉴铁观音,让我早在大学年间就喝到上好的观音,那天,是她四十岁的生日,想了想,没有给她短信,只是心里默默的祝福她。

  这也意味着再过不到四个月,我也四十了,不惑了吗?

  容颜未改,情怀殊异。

  和李老儿、树义欢聚,李老儿评论三人云:此皆智商上佳,情商俱差的三人。所谓智商高、情商差者,要不是孤芳自赏、自视甚高,要不是柔肠百转,事前就透彻于心、知难而退,所以在社会上很难混得如鱼得水,只得独善其身。

  为此高论,三人均浮一大白。

  这几日,李老儿跑马宝岛,树义抱病在家,而我独坐斗室,回首往昔,依然不改当年之选择,无怨无悔,否则何以有现在之吴一和当下的平凡幸福。杨家有女初长成,看女儿恋爱甚欢,才知自己老之将至,但所幸的是我俩无甚代沟,我依然能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5·12地震发生三年了,山西人一拨拨地涌入茂县,投入到抗震救灾和援建重建的工作中来。我们很好奇茂县人眼中的山西人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形象,为此,我们走访了一些茂县人。
    林女士是茂县九顶山国际大酒店的餐厅部经理,她一听到这个问题,笑着对我们说:“山西人很有特点啊,虽然说的是普通话,但很快就知道是山西人,因为他们肯定是一坐在餐桌上就问我们的服务员要醋,要蒜,要面条,只要有这三要,绝对就是山西人。”她说,地震前山西人很少,偶尔有一些,都是跟旅游团来的,这几年就很多了,大多是援建的工作人员或政府官员。
    杨柏辉是茂县宣传部的干事,羌族人,2009年才从偏远的高原区红原县调到茂县来,他说:“我虽然接触山西人的时间不长,但很喜欢和山西人打交道,他们开朗、耿直、大方,像北方汉子,也能喝酒,就是爱喝汾酒,不爱喝我们这里常喝的酒。我最佩服修黑虎寨那条路的山西路桥一公司的指挥,叫姚望柯(音)他长时间回不了家,他也很想家,可他从来都不难过,还总是特别幽默地用四川话调侃自己,说四川好得很,羌族兄弟好得很,不回家了。所以他和周围村民处得也特别融洽,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地震震中映秀出发5公里后,我们来到水磨古镇。2010年,水磨古镇被全球人居环境论坛理事会和联合国人居署《全球最佳范例》杂志评为“全球灾后重建最佳范例”。此次的重建采访,我们自然不能错过。
    时间已是中午一点多钟了,可饭店里依然是人声鼎沸,我们找了这家名为“望江楼”的饭店用餐,老板娘热情地告诉我们:“你们可是找对了,这是我运气好,抓阄分到自家的房子,没有租金,开饭店就是想把孩子们都留在家里,儿子最近刚从成都学了厨师回来,一家人有这个店,就衣食无忧了。”这个两层楼的房子位置极好,下面是岷江的支流寿溪河,门口就是停车场,成都人周末一日游很喜欢来到水磨镇。
    正值周日,小镇上人流如织,茶馆、咖啡馆里的露天躺椅上,人们休闲地喝着茶、打着盹,“安逸得很”。
    说它是古镇,源于这是商代就有的镇子,是当时的“长寿之乡”,名为老人村,后改名水磨镇。水磨镇本来就是一个非常漂亮的旅游胜地,素有“小江南”之称,只是后来成为阿坝州高耗能示范工业区,上马了许多重度污染的企业,其中有63家高能耗、高污染企业,环境恶化了很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三年了,还记得5.12地震刚过,我正忙于在太原装饰新家,临危受命,赶赴灾区。满目疮痍的家乡,无语凝咽中只有埋头苦干,完成既定任务,以飨父老兄弟。其他再未多想。
    周年回访,道路尚未修复,疲于路上奔波,五千多公里在车轮下滚滚而过。
    而今是第三年,心情终于轻快起来,可以享受新四川的美丽了。
    心情却复杂了起来,尤其是对那个大学时代的朋友,如果没有他,三年前我也未必会完成任务。三年的三次接触,话没多说什么,他只是默默地给我提供一切他力所能及的便利。
    地震中,他伤了腿,我和我的同事去他家看他,他笑着,什么也没说,一切都事前帮我安排好接待我们一行的人员,所有事情亮起了绿灯。我顺利地和学校对接上,援助了我们想援助的孩子,个个都是品学兼优、家境贫困。在没有他的帮助之前,我们四处碰壁,公函在震后的慌乱中失去了效力。
    周年回访,他陪我们吃饭,坐在大圆桌我的对面,远远的,大家也只是说些饭桌上该说的应酬语言,提及我,他只是轻轻的责备了一句:你居然还要抽烟?真是。饭后,却让秘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吴一的杨二
吴一的杨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997
  • 关注人气:1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