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YE吴-
YE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930
  • 关注人气: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吴野简历
1994-1998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获文学学士学位。后工作居住于上海。先后做过艺术空间主持、当代艺术展览策划、艺术学院教师。作品涉及行为、影像、绘画、装置等多种媒介形式。一直以来作为当代艺术实践研究与观察者独行,现为自由艺术家。

展览:2016漫步德国杜塞尔多夫市文化基金会、法兰克福亚洲艺术中心 2015低空 重庆序空间 2015时光之轴重庆器空间2014e太平洋当代艺术展-上海非艺术中心2013上海宏盛艺术拍卖双年展-上海世博纪念馆2013威尼斯双年展个人项目-意大利 2012时差-中德当代多媒体艺术展独立项目-汉洛威德国 2011影像展-上海证大当代艺术陈列馆2010幸福得哭了-个展-上海非艺术中心 2009打岔-当代艺术展-上海非艺术中心 2009阿乌-当代艺术展-上海非艺术中心2007ARTLAN@ASIA亚洲当代艺术展-日本横滨。2007-BetweenECO&EGOExecutiveCommittee-日本东京2005-KHOJ国际艺术交流中心-艺术家进驻计划及展览-印度新德里 2005上海多伦青年美术大展-多伦美术馆-中国上海2005声音MakiiMasaruFineArts-日本东京 2005九百二十公斤-上海多伦美术馆-中国上海2005风云上海-苏河现代艺术中心-中国上海 2004阴阳道具-上海比翼艺术中心-中国上海2002忆像-个展-AsianAccents画廊-美国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5-09-09 21:52)

未来是什么,它将在什么样的时间以怎样的方式到来?伴随着人们对于全球化未来的种种期待、抵抗与焦虑。人类世界对于未来 的各种想象,实为我们当下之现实。人,成为被未来透支的现实存在体。每个人都可以被视作为一个记录着当下历史与现实的时         间之轴。而默默忍受着被高速贪婪的时代机器暴虐的人们,将通过怎样的方式来获得一切未可知力量恐惧的消除与平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流行文化中佛教是和平、自然的大众观点,正如流行文化中东方女性是被动、性渴望的观点一样有趣。但在事实层面上,大量研究开始关注佛教在二战日本甚至纳粹德国中的作用、佛教与斯里兰卡民族大屠杀的关系、泰国僧兵、以及僧侣性乱的现象。当下著名的哲学家、精神分析学红人齐泽克也插进来搅和了一笔,从精神分析角度阐释,为什么一个强调内心平静的宗教恰恰是强调杀戮逻辑的宗教。 

对于佛教徒来说,拉康式行为是启蒙和涅磐的反面:通过拉康式行为虚空被搅扰了,而差异(虚幻和痛苦)出现。这种行为接近于涅磐的菩萨,处于慈悲回到现象界的真相去帮助别人。不同于精神分析的是,对于精神分析来说,菩萨的牺牲是虚伪的:为了达到目的,你必须去除一切指向善的东西,而只是为了善而行动(这也使我们可以回答这个大问题:如果我们打破贪欲的轮回进入喜乐的涅磐,涅磐怎么堕落为贪欲本身?唯一合理的答案是:菩萨重复着原始的邪恶(evil)姿态,堕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1 22:25)
吴野作品:《X年X月X日 雪》 视频 2014   现场截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吴野

分类: 作品
《永不停下》视频 6'30''  2014
一个看上去稳定的秩序背后,货币机器永不停下的持续工作,造就了历史的疯狂掠夺。而欲望的燃烧没有尽头,格局与价值秩序的走向最终取决于对政治机器的操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21 20:33)

当代艺术的十五个论题:怎样不做一个浪漫主义者?

 

我认为,当代艺术的重大问题是怎样才能避免做一个浪漫主义者。这个问题很重要,谈起来也很难。更准确地说,是怎么样才能避免做一个形式主义的浪漫主义者。这就像把浪漫主义和形式主义混杂在一起。一方面是对新形式的绝对渴望,总是需要新的形式。现代性就是对新形式的无限渴望。而另一方面呢,迷恋身体,迷恋限定性,迷恋性,暴力,死亡。在这两个方面之间有一种相互矛盾的紧张感,就像是形式主义和浪漫主义的一个合题,这就是当代艺术的主流。下面我提出十五个命题,想回答这个问题:怎样不做一个形式主义的浪漫主义者。

第一条命题:艺术不是一场崇高的降落,从无限降落到身体和性欲的有限的不幸,而是通过物质减法的有限手段生产无穷无尽的主体级数群。

我认为艺术的目的是通过精确并且有限的概括,去生产一种观察世界的新的光亮。所以,现在的矛盾存在于对新形式的无限渴望和诸如身体,性之类的有限性之间。而新的艺术有必要改变这一矛盾的语汇,为无限性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12 00:24)
标签:

吴野

文化

教育

分类: 文章

几年前曾为一杂志艺术生活专栏写过的一篇供大众阅读的关于博伊斯介绍的小文字。贴出配以博伊斯近期在中国的展览图片,以供参阅。


 波依斯是谁?

问正在跟我一起喝茶的非艺术圈朋友:“你知道波依斯吗?”他说:“有点耳熟,人名还是地名呢?”显然,我的这个朋友并不知道波依斯是谁。他也许知道梵高、毕加索或者达芬奇,但未必知道拉斐尔,更别说波依斯了。这并不奇怪。在我们从小到大的成长教育经历中,艺术一直都是个边沿的词汇,甚至在某些家长们眼里,学艺术等同于不务正业。中小学时的美术、音乐、体育课通常都是被视为不重要的豆芽科,不作为升学考试科目。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曾经经历过因为在作业本上到处涂画、没有好好完成作业,而受到老师和母亲的责备。

 

在艺术圈尤其是当代艺术圈,德国艺术家波依斯(全名:约瑟夫.波依斯Joseph Beuys ?—1986) 早已是步入神坛的教父级当代艺术明星。常以行为表演、装置、雕塑为主要创作形式。他之所以成为影响力极大的当代艺术领军人物,除了他怪诞的艺术行为和颠覆性的艺术理念之外,他还善于宣讲布道,艺术学院上学时他就曾组建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