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萧泊零羽
萧泊零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171
  • 关注人气:1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们的青海
   “我们的青海”博客圈已建立,欢迎大家加入。这里是盛放我们梦想的地方。
 
网址: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音乐
统计
我要啦免费
博文
(2010-12-14 20:41)

一杯咖啡,注入电脑前那张被屏幕映照得苍白的脸。咖啡的热量顺着他的嘴角逐渐消失,没有在他的脸上有任何显示。他的脸就像一张皱巴巴的纸一样被人摊平,铺在那里。总之,他很憔悴。

他在等待一个人的出现。

据说,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与另外一个人相遇的概率,应该是六十亿分之一。如你所知,分母上的六十亿,是全世界的总人口。但是他却认为,分母上还要加上时间。人类存在了多长的岁月,就应该在分母上乘以这些时间,这样,这个概率才更接近真实,当然,也更让人感到希望渺茫。

他要等的人,是在过去?还是在未来?没有人得知。但他固执地认为,网络是联系他们的唯一途径,他在通过时间的流逝来消减分母的额度,进而增大相遇的概率。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够采取的方式。

黎明时,没有鸟叫。城市只是从平静变得喧嚣。灰尘开始逐渐弥漫,上升到17楼的时候,已经非常稀薄,但依然正在快速吞噬淡蓝的晨光。这是深秋的早晨。

又是一个不眠的夜晚。他离开电脑,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4 20:39)

对于太原,我尚是一个异客。三年的时间还无法让我完全融入这座城市,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座城已经逐渐产生了根植于我内心的归属感。

太原古称并州,又叫龙城,这大气磅礴的名字虽已成为历史的旧物,但也为这座城市平添了不少古朴的风貌。所谓“地下文物看陕西,地上文物看山西”,在太原,就完全可以感受到历史的厚重和苍凉的古意。不必非要去晋祠,也不必去周边的那些庄园和大院,单就去太原老城区的小巷里走一遭,你都会觉得这座城市已经在时间深处沉淀了很久,像是老旧的器物,晾在白晃晃的日光下,让人有恍若隔世的错觉。

上下班常走的一条路线,是从五一广场入侯家巷,转文津巷,过上官巷,再进狄梁公街,经上马街,再转山右巷,出去,便是府东街。途中经过的有省文物局,有民俗博物馆,有文庙,有崇善寺。这是从五一广场去大东关的一条捷径,也是我喜欢的一个路线。它的古旧,它的幽深,在夏天会让你感到清凉,在冬天则会让你觉得世间愈发肃穆。每次经过崇善寺砖红色的院墙,都能隐约听到寺内诵经的声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07 22:50)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13 14:24)
标签:

文化

分类: [在路上]诗歌

这一夜,人烟稀少

种豆与种瓜,都毫无意义。

属于你隐居者的高贵身份,被一一扒取

只剩唯一。

 

这一夜。路途无限漫长

远方属于马,属于无限个悲观者

黎明和村庄,相互交合

炊烟和我们,父母弟兄

此刻,他们都属于我

饮取我

我是他们的切肤之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6 11:00)
标签:

文化

分类: [在路上]诗歌

其实,这一切都和它无关
只是,它恰好在此时离开
符合你默许的感慨

 

其实,那些都是转瞬之间的事情。
就像时针在零点前后滑动
轻盈的,切割时间的声音,像带血的利刃
如此残忍,却美。

 

继续向前奔跑的,追赶或者落荒而逃
都是相同结局。
风声平息。入夜。无人的灯盏,空空怀抱。
这些,是属于今夜的。但又不仅仅是今夜那样简单。

 

我常常说,你们,躲在自己躯体之前
先于自己出发,先于自己说出。先于自己坚定地死
但死去的,其实是真实的自己。

 

继续矫情。镣铐上泛着雪原的醉意
它们给我故乡最寒冷的温暖
这一切都不能被指尖触及
因而,醉了。它们都活在尘世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6 10:59)
标签:

文化

分类: 新作文·卷首
春天像一次美丽的落泪。你所能见到的一切,都生长在声光交错的新鲜润泽之中。仿佛时间之电,一瞬间葱茏了回忆中的岁月。世界苍翠欲滴的样子像远去的童年,人们生长在崭新的呼吸中,仿佛刚刚破土萌生。
植物们被高高举起,挥舞着手臂,表情光鲜青翠,像我们失散多年的亲人。
还有那些花朵,隔年绽放在我们的记忆里。它们蓬勃的芳香,会流淌很远,有可能超过这一整个春天。
无论是田野还是广场,都在晨光中面目祥和。早市的声响,或者炊烟缓缓升起的姿态,在这个春天,都与以往不同起来。人们像鱼群般,游走在一个春天的清晨,像植物一样生长出交错的触角,充满希望。
到处都是重逢的声音。和风,雨水,桃红柳绿,甚至明媚得忧愁的情绪,都似乎离开太久了。今天,我们与它们一一拥抱。我们坐在高高的山冈上,仰面呼吸,这个似曾相识的春天是如此之近,仿佛禁不住鼻翼的翕张,马上就要滑行到我们的体腔中去。春天声势浩大地占领到细枝末节,仍具有强盛的力量。它们有时像疯长的春草,有时像额头的皱纹。所谓春,大概就是时光罅隙中的一抹绿意。
春天迅速将我们占领,同时也在迅速撤离。它将繁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6 10:54)
标签:

文化

分类: 新作文·卷首
当你隔着风俯瞰,大地就仿佛浮云一样单薄。
河流,如边境的草原;房屋,如寂寥的雨声;人群,愈发困顿而渺小。它们都突然变得轻盈简洁,像是远古的图腾符号,存活在无尽的静默里。你则变得沉重,如同日光明亮,在大地上投下乌黑侧影。空中有羽翼滑翔的声音,似大鹰展翅,掠过年少者洁净的心。
它们,都是昨日的旧梦了,带着泛黄的记忆,飞过缥缈的岁月。往事像断线的风筝,滑过高高的院墙,消失在无尽的旷野。它们,有骑马的少年,有欢笑的女子,有幼时的玩具,有夜行的人……如同幻象,如同倒影,居住在河水的对岸。
对岸有洁白的马,安卧在草丛中。有花,在水边。有临水的房屋,升起炊烟。有善良的老者,面目祥和。它们太像我们的某段曾经了,以致于隔河相望,都感觉到了隐隐的忧愁。
阅读花朵的人,站在高高的桥上。明月在桥下流淌,天空布满星辰,这是异乡的夜。花香肆虐,像明亮的灯盏,静静浮动于水面。这样,春天就仿佛一场蔓延的疾病,密封在时间的容器中。
还有什么能在时间之外吗?一切就像风声过境,那些明晃晃的过往,突然就闪烁在了河水的对岸。我们走过的路愈长,就愈发感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6 10:51)
标签:

文化

分类: 新作文·卷首

河流越来越远了,成为了故乡的一部分。
那些逃离家乡的人,席地坐在道路上,满脸疲惫的灰尘。呼吸着潮湿的空气,躺在青翠的植物中,仰望天空静美的浮云。他们像散落在大地上的湖泊。每一个人,都像一座遥远的村镇。
炊烟,已经是久远的故事了。被风吹拂的时候,他们大声唱着歌。来自故乡的歌谣,来自河的对岸。它们是干燥的、缺乏液体滋润的声音,流淌在喉咙里,流淌在血液和灵魂里。像是无法摆脱的疾病,被他们一路携带到南方。南方四散游离的鸟群,睁开惶恐的眼,看着暮色缓缓漫过这一支陌生的队伍。没有了方向感,他们只能向南。
南,是他们的向往以及记忆。他们在这个字的笔画上工整地行走多年,渐渐被时间的沙尘风干。骨骼散落在柔软的泥土深处,隆起一方浅浅的坟。他们是最早一批的泅渡者。
我们,都是泅渡者的后代。居住在温暖而柔软的南方,记忆中残存着故乡干燥寒冷的气息,偶尔候鸟飞过时,它们会被悄悄唤醒,像一根针刺在肌肉里。这是我们与生俱来的疼痛,它们主宰着我们的乡愁。
在日光的照耀下,我们常常变得慵懒闲适,知足而又易怒。这是不好的习惯,却又很难改变。每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10 09:13)
标签:

文化

高度是六楼

窗口是比五楼更广阔的积雪

但还是越不过冬季

对我来说

这一切都深不可测地美丽着

 

我关注过

那个清晨在公园清扫积雪的人

那时我在四楼,窗口,离冬天不足一尺

比如我端起相机时,那距离就还不到一寸

红色的衣衫,一闪,冬天就远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19 23:22)
标签:

文化

这是我一贯的感觉

 

时间空了
只剩下钟表
水空了
只剩下杯

 

大地空着
只剩下脚印。
人群空着
只剩下不安

 

左边和右边的区别
上面和下面的区别
空着的表达方式总有很多种
丰富多彩,像彩虹。

 

怎么办
钟表是时间的废墟
已经很久没有下雨了
你还生长在雨声里

 

怎么办
马匹是奔跑的废墟
没有了自由
翅膀该有多耻辱

 

怎么办
河岸躲那么远
河水就成了废墟
你扬起脸,微笑就成了废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