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熊出没注意
熊出没注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16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3-10-17 20:54)
标签:

杂谈

踏莎行·中秋
行步迟迟,丹桂香短,雾霭南浦秋风歇。折枝徐行灯忽暗,一痴小园归晚。
胡马北依,候雁南别,瀚海雪缀苏武节。怎把闲手执杯阙,独对寒江饮明月。


青玉案·秋雨
深巷斜照醉黄昏,任流水,卧舫枕。几别驿桥梅花小。旧路无语,空踩桐叶,佯怒断秦筝。
多情最是秋夜长,枯灯一盏透宅门。何堪苦作独醒人。似曾呜咽,辗转三更,尽是冷雨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22 15:14)
标签:

文化

分类: 历史拾遗

    1、法家,是后世对于一些政治家、改革家的统称。这些士人以实现自己的治国理想为目的,投身于社会变革的洪流当中,探索社会的走向,用汗水和鲜血来躬行自己的理想。社会当然是不断前行的,各种制度都有它们的缺陷,也都有不合时宜的一天,同样作为当局者,他们虽然高屋建瓴,规划了邦国的大事,总有不能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是他们的奋斗是积极的、向上的、入世的。齐国的管仲(虽为春秋人士,但他的方式仍然被研习、采用)、慎到,韩国的申不害,秦国的商鞅等就是这样的人物。

    前面说到,道家的始祖老子认为,万物都有一定得规律,都得在“道”的规范下运行,然而,这种看不见、摸不着、虚无缥缈的“道”,该如何捕捉呢?法家的名士们将“道”设立为文字,形成法则,用以规范整个社会,教化民众。他们坚信,“一”是最大,最完善的,万物都在一个规律下运行,而国家,也应该在一个法则下运转。这也就把“道”实体化了,也可以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13 22:44)
标签:

文化

分类: 历史拾遗

    1、从夏、商、周到春秋,时间不断往前,华夏民族的战争也是一直没有停止,然而战争的动机慢慢改变了,从最初的为了生存,越来越多地争夺利益,“春秋无义战”就是最好的注脚。人们也渐渐摆脱了单纯的动物本能,形成了思维模式。并且有很多的士人开始跳出社会争端的圈子,高屋建瓴地探究着整个世界的本质,以及社会发展的规律。正是这样的思维碰撞,灌溉出灿烂的华夏文明。这个时候的思想理解起来可能有些粗糙,但思想起源好比酒窖里的原浆,虽然并没有美酒那样的飘香,但是那种本原的味道,喝下去让人浑身炽热,受用非常。

    这里的先哲首先就是老子,他生活在春秋的早期和中期,做过史官、言官,也管理过书籍,后来西行流沙,神秘消失。后世对他的了解,主要是他西行之前留下的千言,也就是有名的《道德经》。然后他的学说和思想,经过不断的传承和变化,形成了我国的道家文化,他变成了道家始祖,有了种种神话传说。也许他并没有那么神奇,但是他的思想,确实是我们民族思想的源头,他的言论,是后世取之不尽的财富。那么他究竟得“道”了么?从他的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历史拾遗

  1齐国经过威宣二王的惕厉奋发,迅速跨入强国之列,于此同时,韩、秦两国也在积极地进行改革,他们两家的改革比较类似,都是在国君的授意支持下,由法家强臣领导的政治改革,对于国家人民,他们注入了强有力的法治思想,同时也滋养了人性邪恶的种子,可历史告诉我们,秦越强,韩越弱,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体坛时述
写这篇文章之前,首先感谢将我引入篮球世界的朋友们,是你们让我对篮球有了浓厚的兴趣。其次是我的所知非常有限,所说也是一家之言,对于某些人有所褒贬还请谅解。最后请读了本文的朋友多加指正我在文中所犯的错误,可以帮助我更多的了解篮球,再次致谢。
以下是本人在观看本次男篮亚锦赛之后的一些感想。
中锋:自从国际篮联的进攻以及防守三秒限制出台之后,庞大的身躯带着沉重的步伐要来回在三秒区内外活动,有时甚至还要到三分线外进行挡拆。这样就加大了中锋身体的负担,使他们不能长时间生活在三秒区里,也不能把所有的力量用来打击内线,远古时张伯伦,贾巴尔等住在三秒区的情况不可能了,中锋的作用开始减弱了。我们更多的看见一些勤奋的大个子如斯普利特,阿西克以及哈达迪等更多的将精力与脚步用在防守,篮板以及和同伴的挡拆或者高低位配合上,只是偶尔利用身躯或者天赋进攻,内线的夹击可以轻易耗尽中锋进攻三秒的时间。中国的三大中锋王治郅,易建联,王哲林都还是运用的传统打法:由外向内,拉开空间,背身单打。这样在对方的夹击下往往无所适从,而防守时缓慢的脚步根本无力阻挡对方挡拆后杀入的快速锋卫,甚至不能保护快速冲抢篮板的大小前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历史拾遗

  1、自从田氏代齐之后,两代君主一直休养生息,一是在政变之后不宜大动干戈,再是齐国自齐桓公以来,国力日衰。但桓公号令诸侯的雄风依旧是齐人永远的坐标,齐人也一直以中原文明的守护者自居,并且自觉高贵。而近百年齐国本土战争极少,商业、人口都有迅速发展,都城临淄便有“联袂成云,挥汗成雨”的繁华。而稷下学宫的设立,更是标志着华夏文明的融合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历史拾遗
 1晋国三分以后,魏国虽然没有赵国那么辽阔、强盛,但是占据优越的地理位置,处于中原的腹心一带,整个河东地区,即是今山西的南部,河南中部,拥有了华北平原广袤的沃土,可以说是几方文明交汇的十字路口。同时,起初两代魏文侯与魏武侯精明干练,在位时间又极长,优良的政治主张得以延续,因此,这一时期为魏国的强势打下了厚实的家底,使其成为了天下向往的文化中心,让我们来一起走到魏国的发展轨迹上,看看这条艰辛的道路。 
    三晋立国时,赵国在北,受到胡患影响,加上长期执掌兵权,因此,军事实力最强,韩国在南,地盘最小,又无坚城可守,于是往南吞灭了奄奄一息的郑国,并将国都迁到新郑。魏国在中,如果拓地,三晋一体,攻守同盟还暂时有效,自然不好取地于赵、韩。而东面齐国是老牌强国,国力不可小觑,西面秦国勇武好战,一旦开战就国力而言并无必胜把握。只能从自身内政发展入手,魏国从魏武子犨(chōu)跟随文公逃亡开始,兵权逐渐归于赵氏,襄子、恒子都是掌文职,但是这也恰恰成就了魏氏文武兼备的特点。到了魏文侯魏斯即位,公开求贤,量才而用,打破了人才效命于故国的藩篱。聚集众人共同治理国家,士人阶层渐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28 10:43)
标签:

文化

分类: 感从心发

    有些历史,我们所了解的,往往只是零散的片段,某些故事通过加工来到了我们的身边,如同城市里的某处景点,单独观看也许仅仅是一处风景,如果沿着不同的路走过去,在不同的距离中穿梭着,那种时间和空间重合感,可以在无声的叹息中生长出血肉。
    就像博物馆里的青铜器,被岁月侵蚀,显出了无奈的绿色,各种尊、爵、鼎等的边缘也残破不堪,而剑、戈、斧钺的刃端也只是微微的发出锐利的光泽,隐约可见的花纹大多呈波浪状,各种动物造型,还有一些古老的文字,很多都已经成为了碎片,甚至齑粉,我也仅仅是从青色的逆光中探寻着退色的记忆。是应该感谢命运让它们长存,还是应该憎恨命运将它们埋没,都无所谓了。陪葬在那个时代本也寻常,这些器皿和戈矛在墓穴中陪伴着他们的主人,我们可以从出土的武器或者生活用品的多寡看出此人生前的地位。可是“人殉”便不是那么可观了,就是看到秦穆公的蜡像时,那首《黄鸟》似乎又在撕心裂肺的哭喊。“黄鸟在枝头悲苦地啼叫,这是谁跟着穆公去了?苍天啊,是子车氏的三位英雄,奄息,仲行(hang),针虎,就是一百人也敌不过他们其中一个,可以的话宁愿死的是我。”穆公本是春秋霸主,虽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历史拾遗

1我们往往在关注“田氏代齐”时,倾向于用权、术的方式来分析,借以说明权力更替中人性的险恶,但是在这些可怕的黑暗之中,依然还是有一些光线存在的。

    如果把“三家分晋”比作刀砍斧削的话,那么“田氏代齐”可以说是温水煮青蛙,在权力的交接时产生的震动甚至比齐桓公去世时五子争位还要小,这事几乎得到了齐国各个社会阶层的一致认同,一度将其同“禅让”相提并论。有点像后周传位于柴氏,其后周天子的册封就是例行公事了,田和流放齐康公时也无人反对。但如果把这部影片从头放完的话,总共需要286年,从田氏先祖陈完刚刚到齐国起,那时还是齐桓公姜小白在位,田氏一路走来,几乎参与了齐国每一件大事,从士人到卿相,再到独揽大权,慢慢地崛起。中间也有如“放粮与民用大斗,收租用小斗”等笼络民心的事,著名政治家晏婴也预言齐国国政“归于田氏”。但如果单纯地用政治手段、作秀来衡量田氏的作为,似乎有失偏颇。作秀能做两百多年,那就不再是作秀了,诸如一个人装了一辈子好人,那么他也就是一个好人了。记得陈完(后称田完)刚到齐国时,桓公便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26 18:06)
标签:

文化

分类: 感从心发

    刚刚靠上飞机舒适的座椅,便被漫无边际的疲倦袭倒,耳边,飞机起飞时的隆隆作响,也渐渐模糊,模糊…然后,这声音就变化了,变得深邃,久远,好像是杀伐之声,战鼓雷动,人马嘶喊,刀剑相交,盾矢相击,夹杂着粗重的喘息,凄厉的惨叫。睁开眼,飞机已经来到了咸阳机场的上空,这块几乎被历史的风沙侵蚀殆尽的土地,原本是姬周制衡诸侯的发源地,后来又做了嬴秦横扫六合的龙兴之所。的确,在冷兵器时代,“车不方轨,马不并辔”的函谷关简直是所有侵入者的噩梦,贾谊的《过秦论》曾说,六国以“十倍之地,百万之众,叩关而攻秦。秦人开关延敌,六国之师,逡(qūn)巡而不敢进。”到了唐代,安禄山和史思明也在桃林折戟,甚至抗日战争时期,日本狗觊觎我关中之地,最后也抛下了无数的尸体。古往今来,多少的热血染上了这片黄土,这些稻田下,又有多少森森白骨,那些殉难者的喊声,凛冽的杀气,两千多年了,还在这片土地上徘徊。

    继续往西,是辽阔的关中平原,南面秦岭,北面高原,将一块被渭水滋养的土地交给了这里的人们。八百里秦川,沃野千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