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沈鱼
沈鱼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577
  • 关注人气:9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版权声明
 沈鱼,本名沈俊美,1976年生于福建省诏安县,1998年开始写作,著有诗集《左眼明媚,右眼忧伤》(2009)《荒废帖》(2013)《借命》(2016,中国青年出版社,第32届青春诗会诗丛)等等。2003年创办硬骸诗歌网(www.yinghai.net)。获《诗刊》2015年度陈子昂青年诗歌奖,参加《诗刊》社第32届青春诗会。
   
   本博始建于2008年1月13日,之后放弃。后于2009年2月23日开始日常更新,为本人作品首发场所。本博所停之诗或有面目可憎者,请慎读,或绕行。如遇坏诗破坏了你的才情,请读下一首或直接关闭。本博只停新作,草稿,旧作请到硬骸堂沈鱼作坊诗生活沈鱼专栏取阅。 除非特别注明,本博文章与照片版权归作者沈鱼所有,未经作者本人同意,请勿转载!(新浪转载功能现有提醒功能,本人默认可以转载。其它网站转载请注明转自沈鱼博客:http://blog.sina.com.cn/shenyu1976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沈鱼诗歌

分类: 诗想家

沈鱼 | 南沙词典 · 撞钟三击,令鱼龙蹈海,波涛让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6 16:36)
标签:

沈鱼诗歌

分类: 诗想家
《人事与场景》
文/沈鱼


多少人事,不堪回想
多少场景,也不能细辨
水声里不必然的哀怨,为何
又抽出一件湿漉漉衣衫?
焚烧旧物应是一种习惯
是物哀,不是人愁

记忆有加深热爱的能力
遗忘是折磨还是馈赠
我本伸手摘花,触手只余花梗
而你纤柔的手,为何冰冷如浸透枯水的树枝
也许,你就是一截枯枝
或枯枝上的落日余晖
每一次热爱都是别离

刺客和隐士的区别在于
一个是杀了,就扔掉脑袋
一个是未杀,但提着头颅
而我站在杀与不杀之间
提着刀笔,去留两难

但其实我没有手
记忆也是无辜的
菜市口只有屠夫、菜农和渔贩子
我和你交换记忆
但扣除雷同的部分
爱和恨都所剩无几

所以这世上,只有一个我
在回忆
但回忆里,没有多少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帖手
转发,细读,自省

(原载《诗刊》2017年3期下半月刊) 

徐立峰这组诗典型地暴露了当下诗歌技术过剩、思想不足的症状。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7-06-26 15:47)
标签:

沈鱼诗歌

分类: 游魂说话
《刀手》
文/沈鱼


拒绝为人,但还是想活得像一个人
如果没有骨头,就不会四处碰壁
遇到障碍,还可以像一粒肉球一样
弹回来,用一副皮囊
迅速接住

只有虚无可以虚度,因为实在难以控制
崭新的一角硬币,可以用来
在山中湖畔打水漂
羽毛和鳞甲却无人收藏

他喜欢从缝隙里看人,人脸是扁的
厌倦却像一个圆滚滚的柚子
从哪里下刀子,才能不破坏内部分裂的完整性

他没有神性,还没有解决温饱问题
他留着指甲里的泥,以证明自己
仍是物的残余

他保留魔鬼的舌头,又去舔神的耳垂
他也不打算诅咒或者哀鸣
但还是精心抚养一个唱诗班的少女
并取名为“妙”

他从不曾教自己的八歌说话
还把一只天鹅养成乌鸦
他供奉一副千疮百孔的鸟骨,闲暇时
也会随便拆下一根鸟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6 15:06)
标签:

沈鱼诗歌

分类: 诗想家
《想爱,但不是对面的人》
文/沈鱼

总是突如其来的沮丧,更有莫明其妙的感伤
我不是一个人,我想把身上另一个我
纠出来,质问、咒骂、鞭打
然后拥抱、亲吻
我也想爱你啊但对面这个沉默的人
既不爱我,不恨我,也不问罪于我
这使我羞愧甚至恼羞成怒
我想杀了他但他像水银
从鲜血中跳出来
在我的恶念与善行中间滚来滚去
用不可捉摸的表情
嘲笑我

我确实也需要一个精神的肯定性结论
他的存在就是鼓励
他的不在令我想念
他是我的傲慢,用盲目加深着我的自卑
用无言
反复涂改我的颓废

每天清晨,我抽打你的左脸十次
才能用体面的右脸面对生活

13:19 2017/6/26



《现在是无用的,接下来也是》
文/沈鱼

所有事物都被用过了,现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想家
包邮
包邮40元。微店直接下单,或者发邮件到shenyu13@163.com,注明手机地址电话,还可以加我微信shenyu1976,红包支付购买。谢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6 01:04)
标签:

沈鱼诗歌

分类: 诗想家
《南沙词典》
文/沈鱼


***南沙词典:东涌


因为空旷,所见只余蓝、白、青、绿四色
我为这空旷感到晕炫,就只剩下蓝和绿了
等我缓过神来
蓝天那么高,白云那么远
因为空旷,我甚至可以辨别出蔚蓝和湛蓝
之间的细微差别
如果入画,只能是水彩
东涌的蓝
那么明亮那么耀眼那么透明,那么薄
笔触柔美,温婉,轻逸,而留白的部分
适合深呼吸
纯白和灰白,都很干净

青呢?甘蔗青,蕉林绿,葫芦青,节瓜绿
仔细看,要读懂大稳村的绿廊要虚心请教老农
纯朴的村姑只会带你赏荷
粉红、大红、紫红,每一朵
都饱含热情与爱意
无论是再力花、美力蕉,还是棱鱼草、睡莲
都只是绿的补白
在瓜果长廊,几个农妇边择菜边闲聊
而一盆活奔乱跳的毛蟹提醒我
此地除了是丰饶的田园,还是富足的水乡
果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6 01:04)
标签:

杂谈

​《南沙词典》

文/沈鱼



***南沙词典:东涌



因为空旷,所见只余蓝、白、青、绿四色

我为这空旷感到晕炫,就只剩下蓝和绿了

等我缓过神来

蓝天那么高,白云那么远

因为空旷,我甚至可以辨别出蔚蓝和湛蓝

之间的细微差别

如果入画,只能是水彩

东涌的蓝

那么明亮那么耀眼那么透明,那么薄

笔触柔美,温婉,轻逸,而留白的部分

适合深呼吸

纯白和灰白,都很干净


青呢?甘蔗青,蕉林绿,葫芦青,节瓜绿

仔细看,要读懂大稳村的绿廊要虚心请教老农

纯朴的村姑只会带你赏荷

粉红、大红、紫红,每一朵

都饱含热情与爱意

无论是再力花、美力蕉,还是棱鱼草、睡莲

都只是绿的补白

在瓜果长廊,几个农妇边择菜边闲聊

而一盆活奔乱跳的毛蟹提醒我

此地除了是丰饶的田园,还是富足的水乡

果实的本意,除了食用,还可以

挂在高枝上熟透,飘香,然后烂掉

东涌人早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沈鱼诗歌

分类: 游魂说话
愤怒使我疲惫,悲伤让我懒散,我只是看着一条命慢慢挪移,在泥泞中寻找可以埋身的坑地


《人形》
文/沈鱼

人在世上的姿势并不优美
婴儿蜷曲如鼠少年伏案苦读青年低头刷屏
中年弯腰赶路老人坐卧不安
世界无知我又如何能得
万物盲目其实并无可信
如我暂借的肉身,一场冷雨就带来
纳税日的预警
我所期待的永恒是什么呢?
秀发干枯,无可奈何
丰乳终将下垂到腰部
而阴茎冰凉,以为就要缩回阴冷潮湿的出租屋
有时从运动短裤的阴影中偷偷咒骂城管的暴力
却从未挺身而出面对阳光下饮泣的人群
我也是,愤怒使我疲惫,悲伤让我懒散
我只是看着一条命慢慢挪移
在泥泞中寻找可以埋身的坑地
我在人间的姿势也可忽略不计
此身,父母不可还妻女不可托朋友不可允
若寄给自己,我决定
不再签收这骨肉分离人神俱散的肉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2 16:23)
标签:

杂谈

​《悲凉事》

文/沈鱼



今日未有难堪事,得益于我的孤陋寡闻

我顺便写下孤芳自赏,于是便有花香满院

虽然我已不再拥有自己的荷塘

但还是请允许我

在悲凉的身旁种下:凉月、凉风与迷惘

我如果不是身有所寄,为何夜夜恶梦惊心

我如果不是心有所求,何来日日琐事缠身

一绺头发是爱的明证,一把骨灰是死的念想

似乎是阴冷不是悲凉

一个少儿暴毙,一个老人慢死

也只是心碎与哀伤的区别

一个人洗牌、翻牌,如果牌面不好就推倒重来

一个人借诗投胎,总是七生八死

但她独子新丧,却拒绝生第二胎

一个人读书,只读眉批,不拾野骨

一个人习字,只临墓志,只临

墓志中考妣二字

把白纸写成黑纸,墨迹只是水渍

世人皆求优美的身段,但尘埃的形体只有悲凉能解

悲凉也生九子吗?

你是悲字辈还是凉字辈

悲痛悲哀悲怆悲戚悲恸悲叹悲嘅悲吟悲嚎

这不是一首悲歌不必万物同悲

凉呢?清凉荒凉炎凉沁凉,还有凉水凉衣凉床冰亭

他的丧服,是一件的确凉衬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