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z220104811
z22010481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923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来自我
重读了自己2005年写的东西,发觉我原来是个有趣的人啊,好开心。

不得不说以前写出那些短文的时候,伴随的是无法明言的破心综合症的折磨。现在这种境况倒是没有了,我已经变成了长出利爪的猫,也失去了些人的感觉,不再那么容易受伤。这一点我自己是有在反省的,对现状也很有些警觉,时常问自己这是不是就叫长大,还是这是我唯一能够长大的方式,不是一个普遍现象。

我还发觉自己以前满虔诚的。我时常问自己现在我是不是还是有信仰的。答案是,有。只不过也时常问自己,我信仰的是什么罢了。比小时候理性了很多。

我还明白了有一种状况叫做“她(他)不知道自己不知道”。至于这种状况和我有什么关系:她(他)不知道自己不知道,所以总是靠着直觉做蠢事,或者依照自以为正确的选择做现在看来真是很蠢的事,或者无能地、僵尸一般地听从“她(他)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人的摆布,因而做蠢事,连带我生破心综合症,还整整生了二十年。现在我还身体健壮,也是挺神奇的一件事。认识到这一点并没有责怪的意思,或者说,大体上惊奇大于责怪。惊奇的是我竟然能从“我不知道自己不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780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5.12.13,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5.12.14,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蝗虫和我的孩子》。
  • 2008.01.2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08 21:51)
标签:

snake

dream

情感

分类: 来自我

i bit a snake to its flesh and licked its blood. tasted it. how weird is that.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1 22:23)
标签:

白狗

妥协

杂谈

分类: 来自我

梦中,我拥有一只大白狗,此狗敏感且孤独。每次我去爱抚我的猫,白狗狗都会怯怯地悲伤地学小猫叫。

 

然后我对她说,坚持,虽然孤单,总比不坚持,但是痛苦强多了。

 

梦醒,恍惚自己就是那狗,之后更迷惑,到底是孤单更痛苦呢,还是痛苦更痛苦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15 13:50)
标签:

随笔/感悟

基督

杂谈

分类: 来自我

豌豆我好爱你。可惜你都不知道,因为你是猫,你听不懂。

 

--------------------

 

Haley是个美国老太太,是我们英语老师。最近给Haley写信的时候,我不知不觉就透露了很多私人感情方面的东西。关于我爸关于我妈,还有我的猫。这些话,用中文是万万说不出的。结果老太太就当回事,总想邀我中饭谈心。她是基督徒,很关心别人,真正的关心那种。也许做个没有history的人更好吧,我,快快乐乐过日常的生活。成长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做平平凡凡的事。也不会在别人心中引起那么多波澜。要知道,说到痛苦与忍耐,Haley想关心是关心不过来的。

 

William 送了个鱼缸给我,后来又附送滤器、瀑布、漂亮的白沙子、可以趴在沙上的大螺、一块用于造景的弯曲的木、椒草珍珠草、什么什么的。洗沙真乃体力活也,这句话原封不动发给William,他说“奥夫考斯”,哈哈,就突然觉得,这个缸可以取名奥夫考斯缸,今后来了鱼或者虾或者螺或者藻,那么男主人我就给他取名奥夫,女主人我就给她取名考斯,不错吧,哈哈哈哈。William给人养鱼专家的印象。专家确实是专家,我脑子里冒出的另一个词却是玩物丧志。他说到螺的种类脾性——oh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05 14:30)

本文作者不是我。死亡向来不是我关注的话题,离开也不是。 

 

--------------------------

 

关于死亡    张硕

 

    我是一只鱼,可是我有权利选择离开。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称作“鱼”,不过如果你不十分介意的话,请就这样称呼我吧,至少这能让我感到舒服一些。我时常感到失落,因为我不知道自己的家族,甚至不清楚我的父母是谁,他们在哪里,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样子,自从我的诞生,就一直跟着其他的鱼一起生活。在某个特定的时刻,会有光突然的照进来,于是我,其他的鱼,我们便开始漫无目的的游来游去,而在某个特定的时刻,光又会突然地失去,于是我们寻找一个地方休息。就像我刚刚说过的,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样子,但是其他的鱼,他们除了面孔的差异,背鳍,胸鳍的长短不一,侧线和尾巴的颜色也会有些不同,可是,假如不考虑这些些许的差异,我发现,他们总有一些共同点。他们的头部都是红色的,而身躯趋于透明,我甚至可以看见他们跳动的心脏,而尾鳍上面,尽管有些许插于,却都是黑白相间的颜色。哦,不得不说,这确实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随笔/感悟

成长

h君

分类: 来自我

不敢看你的眼,怕看到,你眼里没有我,怕看到,你眼里是什么曼妙的艳照,让我明白过来,原来你也不过是个人,原来,我怎么努力都没有用。然后,我决定长大,决定,再不对什么原本不可信的抱幻想。于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停止转动的齿轮,悄无声息地开始运转了。飞速地,没有犹豫地,开始了,周围的电场隐隐发出滋滋声,势不可挡。

 

-----------------------

 

以下是H君的语录

 

“印象派”:

 

某天我有个单词想不起来了,H说,是什么什么,我点头,H又说,“我是凭印象啊”,“我是印象派”……

 

“出大事故了”:

 

某天在走廊的拐角,H差点和一个女生撞了满怀,H语,“差点出了大事故”,我立马朝桃色方向幻想,问,“我倒想看看你出什么大事故”,H又语,“……那么高大,我一定是头破血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24 15:54)

看《犯罪心理》看得眼泪哗哗哗,尤其是这一集。在摩加迪沙战场服役的美国特种兵X,与队友被叛军困在一个废弃的城市中几天几夜,他们多次躲过叛军的搜索,转战,胆战心惊地生存。就在他们被救的前夜,X亲手折断了一个用AK47指着他战友的叛军的脖子,仔细看,才看明白,这叛军还只是个孩子,十一二岁而已。

 

从此以后,那孩子的眼神一直像个鬼魂一样缠着X,回国多年后,他还经常会从梦中惊醒。幻觉中,那个孩子看着他,X就大声喊,来这里干什么,这里不安全!

 

他害怕声音,那让他想起战场。就在离开战场14年后的某天,爆破大楼的声音唤回了X在战场上的全部记忆,他迷失了,城市成了他的战场,周围全是叛军,他仿佛还没有被救走,狂乱中他折断别人的脖子,之后逃走,之后又遇到叛军,之后又逃走。作为主角的FBI们围上来的时候,他跑向一个骑自行车的小孩,大喊,来这里干什么,这里不安全!狙击手以为他要危害那小孩,一枪正中他胸膛,他倒在地上还问,那小孩安全了么……

 

X是善良的。可是他死了。

 

------------------------------


CC以为我怎么了,一看是在擦眼泪,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24 13:18)

组里的H君要做实验到十一点,S君就拜托他换透析袋,然后自己撤退了。我有一堆杂事处理,所以有幸目睹了下面的一幕。十点多的时候,H君接到S的短信,“宝贝儿你干嘛呢”,接着就华丽丽地混乱了,事后他回忆,第一想法,是S君拜托他做事,此短信有督促与讨好的意思,但似乎两人的关系还没铁到这个程度;第二想法,是前些天刚因为性格随和funny而被安排了BL的角色(实验室解闷儿小插曲,角色带入与扮演。莫名其妙就跑到那地方去了……),没想到这就让他碰上了;第三想法,这短信原本是要发给S的女朋友的啊!发错了而已……

 

但是H君又不确定到底自己哪种想法是正确的,于是悄悄问了我一下。然后我们一致同意应该是第三种……

 

宝贝儿你干嘛呢……

 

哈哈哈哈哈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似乎谁给了我一块糖,包装精美诱人的糖,蜜瓜口味……千呼万唤地回忆想起来这事是发生在梦中,于是去解梦,说是意味着“将会得到心上人的爱”,我就想“呃~~~~~,这个心上人会是谁呢……”

 

想到前些日子发的牢骚,自我总结,都属于“小不忍”类型的。既想透了,懂得取舍了,便再不会那样子了。所谓城府,也许就是这样子一步步建起来的吧,虽然我的领地上,蓝图还没有呢……也许只隐隐约约有了勾画……地基还没有呢……也许已经影影绰绰有了几块砖瓦……

 

april 1st那天也想来个恶作剧来着,天啊,这句话说出来我就知道,原来恶作剧之血还在我血管中流淌并未被什么杂七杂八的事情冲淡……所以说,想来,我还是我……外教老太太班上一男生,简直可爱到不能让人移开视线,那鼻子,那眉眼,那低沉的声音,啧啧啧,april 1st那天正是这个课,就想~~~先这么办再这么办之后什么什么……一顿的打算。后来没有实行,连第一步都没有实行。看来我的胆量还是没有超过意淫。哈哈哈。

 

都春天多长时间了,还那么冷,哆嗦着出去,哆嗦着回来。回来打开了《犯罪心理》继续看。多长时间不看连续的剧了,有那时间多睡一会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汽车遥控器
加载中…
扬帆计划
加载中…
为西南灾区捐思源水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