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云初晴
云初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292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棍兄的BLOG

色情18禁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肚子并没有像我想象中一样发出咕咕声,但我的确饿了。阻挡我饱餐一顿的是前面那个红灯。我站在马路旁边一直等了很久,然后冒险跑到马路中间等,再然后发现实在太危险转身跑回来。这一切都发生完之后,还是红灯。

在我不饿的几个小时之前,我原本是计划去购书中心找一本叫《笑脸》的书。那时我像一个面试的大学生一样穿得很庄重。走过楼下公厕的时候老伯对我笑了一下。我觉得他的笑容分明就是想骗我花一毛钱进他那肮脏的便池内小便一次,我是不会上这个当的。于是我一脸骄傲地从他面前走过去,就像一个面试的大学生。

毒辣的阳光好像花盆一样砸在我脑袋上,砸掉了那里面的购书中心。于是我不得不构思着另一个消磨时间的计划,当然这个计划不能让我觉得太热。马路上的车一阵一阵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28 23:46)

仁居是个好地方,至少我小时是这样的。等我长大之后,卖味浇粄的阿婆死了,卖红心豆腐头的阿伯死了,西门河被用来倒垃圾了……只有文胜桥还是那样几十年如一日得堆满各种牛屎。

 

年三十下雨,无所事事到处翻看,竟然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10 04:13)

 

    一般情况下我的BLOG很少提及阿石这个人。很简单,别人会做的事他也会做,比如吃饭和打飞机。别人不做的事他也会做,比如看别人吃饭和打飞机。以上是我胡言乱语。因为最近看了余华的近期力作<<兄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05 04:49)

200713日下午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18 03:00)

 

    最近我的QQ连续被盗三次。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

 

    第一次被盗,第二天拿回来。一看,QQ群全部被删掉。

很显然,此盗贼见我有密码保护,心有不甘,想删我好友,见数量有300之多,而群只有三个,于是删群下线。

第二次被盗,是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24 01:15)

我的柜子里有很多条内裤。那两条红色三角裤是去年过年时朋友送的。别人过年送红包,我过年人家送红内裤,真是有创意。不过那两条内裤真的是薄如轻纱,宽松舒服啊,穿了跟没穿一样,我仍然能强烈感觉到硬板凳的磨擦,所以我很明白为什么他要送两条。

一条内裤代表一段回忆,我慢慢翻阅着那五颜六色的斑斓,仿佛阅读着自己的过去。人们常常说,聪明的人会用回忆来享受另一个人生。我细细抚摸着,指间轻轻滑过那若隐若现的青春年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21 03:22)

在學校裏我從不裸睡。因爲被子實在太髒,至於髒到什麽程度呢?可以這麽說,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把被子從身上揭下來,像撕狗皮膏藥一樣。在那種情況下,裸睡就無從談起了。好在這種肮髒的日子並不是太久,只過了三年。三年前我是裸睡的,三年後我又裸睡了,這夾在中間的三年,什麽也記不起來,就當丟了。

 

今天早上一如既往裸睡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13 00:56)

“这么好的一间房子只需要700元一个月。”当时房东是用这个诚恳语调跟我们推销这出租屋的。看着他那一副卖身葬父般的真诚表情,觉得应该没问题,于是租下了这房子。

很快我就发现了三件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她坐在那里,两只脚盘着。我感觉那个姿势肯定非常不舒服,但总比蹲着强。一把破旧的吉他抱在胸前,她就这样唱,头深深低下。她在唱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明白。那浓浓的乡音与呼啸的地铁如此不协调,时断时续的吉他声在空旷的隧道里穿梭回荡。
   
    今天本是准备在家等中海宽带人的来帮我安装那号称10M的网线,偏偏就在最后时刻我又打了个电话催人家:
'你好,是中海宽带吗?'
'是的,请问*^&^^%¥?'
'我听不清楚你在说什么!'
'请问&^%¥&**^&……'
'我说你能不能大声点?或者换个话务员?'
'就我一个话务员。'
上面这句我倒听得清清楚楚。心里不由咯噔一下,这'中海'公司到底是啥玩意?两个字分开来念,一个'中'一个'海',听着就牛B。合起来念是中南海,更牛B,怎么就一个话务员呢?担心他们的宣传有假,于是我急急再问一次:
'我说,你们这宽带,该不会是一栋楼共享10M吧?'
'不是,我们是一个区共享10M。'
'不会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12 00:21)

今天坐地铁时,电视上看到条新闻,惊得我倒抽一口凉气。

这是一则交通新闻,说广州交通部还是别的什么部要立法规,向市内几条繁忙路段收取“交通拥挤费”,借此限制车辆进入,以改善路况。这帮傻逼可能是中秋吃了冠生园的月饼。繁华拥挤的路段必然是最方便快捷的通道,不然人们不会明知堵车还挤上去。但只要一收费,保证那几条路比黄埔大道还空旷。收费是肯定收不上来的,收得少了一样堵,收得多了全绕道。那还不如插个牌子,禁止单号车进入,禁止公交车进入,禁止日本车进入等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