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不是一条河流
不是一条河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51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秋田同学会
有名者居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很多人认为,在中国只有最愚蠢的人才会去踢足球,这些孩子在文化课考试中一塌糊涂,为了谋生路不得已转到绿茵场上,智力的低下让他们长大之后战术、战略意识极差,理解不了教练的战术意图,这是中国足球屡战屡败的一大原因(见http://bbs.news.sina.com.cn/?h=http%3A//bbs.news.sina.com.cn/g_forum/00/1C/01/view.php%3Ffid%3D63846%26tbid%3D1128&g=4中国足球不行的原因是蠢孩子才去踢球)

我对这一观点非常不赞同,我从来不认为足球运动员这个职业能够和白领行业相竞争,孩子学习好当然不会去吃足球这碗青春饭,这不仅在中国如此,在全世界都是这样,有人说在荷兰随便抓出来个小伙子稍微培训都能来中超踢球,但那个小伙子毕竟没有踢球,而是进入了“正经行业”。而即使在那些足球发达国家,职业球员往往也是文化课程中的失败者,难道说英格兰那些场上充满活力、场下无恶不作的球员就是先进文化的代表了吗?

回想起中国的教育,体育运动向来是学习不那么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31 11:13)
北大近年好几位老先生过世,有人说是南门外凶字楼害的,呼吁北大为百年计,铲除此不祥之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05 16:57)
今天惊闻林庚先生仙逝,哀感不已,林先生作为著名诗人、学者,不但在诗歌研究上有很深功力,在《西游记》等小说的研究上也有很多建树。《〈西游记〉漫话》我一直想买,但还是没有,不胜唏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日北大数院终于忍无可忍对邱大炮的攻击做出回应,本来这件事已经渐渐失去大众眼球的关注,不过积毁早已销骨,人们心中的印象已不可改变,于是这个稍显书生气的申辩立即遭到网友的痛击。昨天偶尔上了两全其美BBS,发现“将剩勇追穷寇”的打落水狗者大有人在,我把其中一些帖子放到下面,该不会有人告我侵权吧。(*是分隔符)

******************
发信人: hyl (彼苍天者,歼我嬴氏), 信区: HitTopic
标 题: Re: 北大数学学院忍无可忍:“田刚三个月领百万年薪”纯属捏造
发信站: 两全其美网 (Fri Sep 22 08:11:27 2006), 本站(lqqm.net)

哎,北大沦落至此,无话可言
******************
发信人: xiangliushu (香柳树), 信区: HitTopic
标 题: Re: 北大数学学院忍无可忍:“田刚三个月领百万年薪”纯属捏造
发信站: 两全其美网 (Fri Sep 22 10:16:15 2006), 本站(lqqm.net)

北京大学越描越黑呀。

“北大数院院士曾“打压”中山大学青年数学家朱熹平对于“打压”指责,“说明”中回应称,中山大学某青年数学家从未受过任何“打压”,相反从他申请博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21 10:43)
分类: 点书文
近日读《韩诗外传》,内有一章:

卫懿公之时,有臣曰弘演者,受命而使。未反,而狄人攻卫。于是懿公欲兴师迎之。其民皆曰:“君之所贵而有禄位者,鹤也。所爱者,宫人也。亦使鹤与宫人战。余安能战!”遂溃而皆去。狄人至,攻懿公于荧泽,杀之。尽食其肉,独舍其肝。弘演至,报使于肝。辞毕,呼天而号。哀止,曰:“若臣者,独死可耳。”于是遂自刳,出腹实,内懿公之肝,乃死。桓公闻之曰:“卫之亡也,以无道也。今有臣若此,不可不存。”于是复立卫于楚丘。(卷七·第十一章)

这个故事不仅记载于《韩诗外传》,也可见于《吕氏春秋》、《新序》、《论衡》,弘演被视为忠廉、义勇之士,不过这也是春秋时代士人所应有的精神风貌,他们可不能像平民那样一哄而散。
不知大家看了之后感觉如何,我的第一感觉是想吃炒猪肝……对比《韩诗》正襟危坐的讲解,好像有点“各自想拳经”的意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16 01:07)
这个年代已经很少有能令人开怀大笑的电影了,张、陈、冯纷纷挤破头去玩风景片。虽然中国幅员辽阔,美景很多很多,架不住他们摄影大炮的破坏。那些人还惨无人道地破坏了观众的审美细胞,迫使他们审美疲劳,现在大家只能“审丑”来找些乐子了。

吴宗宪先前就拍过一些烂片,比如某部影片号称总票房才十几万块钱,今年又心有不甘地亲自操刀,炮制出经典烂片《傻傻爱》……说实话林立雯还是很清纯的,可是只是清纯有什么用呢?老吴的影片还是让所有自称有点智力的人都自惭形秽——原来小孩能变得这么傻,原来一个梗能让人用上100年,原来一个演员能把8个角色变成1个小丑……不过老吴自己也曾在我猜里面承认“这不是一部喜剧,而是一个笑话”,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心安理得地忍受着影片对自己智力的嘲笑,去剥离出老吴的可恨、可怜中的可笑之处。

最近还知道了一部年龄和我差不多的武侠巨制——《江湖恩仇录》,相信老资格的观众们会记得他。不过很遗憾,我没有欣赏过这部当年万人空巷的大片,当然所谓万人空巷是因为实在没有其他片子了……虽然里面的男一号从姓名到相貌再武功都奇土无比(你能想出比“李小刚”更令人orz的名字么)?但仅仅是网友的回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向大家推荐一个非常NB的搜索网站,由我的同学、IT界的明日之星——柳亚鑫开发,请大家多多支持,如有投资打算,请与柳同学联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由许大校长题名的《昕报》号称是元培的文学性刊物

[路边社讯]近日北京大学元培计划宣传部到了人去楼空的地步,各路大仙纷纷弃《时讯》、《昕报》而去,据内部人士称这是由于宣传部新老人才青黄不接而导致的,昔日的掌门人甩手不干之后,看守内阁极度缺乏经验,也稍微缺乏热情,频出的利空消息不禁使人对宣传部的未来走势缺乏信心。

但是我们的超人气超能力偶像派巨星——软哥,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意气风发地豪言道:“现在终于到我出场的时候了!”据说他从一开始就联合反对派人士密谋打入宣传部内部,也曾一度担任龙套角色,但从他进部的那一刻软哥就开始着意搜集可靠情报,现在已经编写了攻略密技数万页:“有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心之鉴——《后西游记》

如果说《西游记》故事中师徒四人尚是边取经边游玩的浪漫派,那么《后西游记》中的取经一行已经面临着“人心惟危,道心惟微”的世风的挑战,取经已经不是历经寒暑的诗意历程,而必须是一次从外道到人心的征途了。

唐三藏虽传送真经,但仅仅在东土停留八日,真经于是像许多伟大文本一样面临着被有意或无意误读的危险,它虽被奉为圭臬,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精神并非只是近代的专利。僧人们召开盛大的宣讲会主要目的是收索布施,大众理应通过施舍金钱而致“为官为宰、多福多寿”,正如欧洲中世纪买卖赎罪券一般。僧人们只是“将法华經宣念一段,先念,又逐字儿诠释一遍,便算做讲经了”,对真正经文的理解如同泥土般僵硬混浊,而每逢大事却又临阵退缩,甘当乌龟,生有法师不敢求佛取经解,自利和尚借九齿钉耙装模作样地耕种佛田,足见虽有良法,但人心的懒惰懈怠足以毁灭那些真理。

世上偷懒的不仅仅是和尚,信徒们听了和尚大打折扣的讲经,却“都留银钱,写缘薄,欢欢喜喜而去”;皇帝迷信邪僻淫祀,妄想通过尊迎佛骨献媚于神灵,还要服食仙丹以长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05 09:39)
分类: 点书文
[原文]

猩猩在山谷中,行无常路,百数为群,土人以酒若糟设于路;又喜屩子,土人织草为屩,数十量相连结。猩猩在山谷见酒及屩,知其设张者,即知张者先祖名字,乃呼其名而骂云“奴欲张我”,舍之而去。去而又还,相呼试共尝酒。初尝少许,又取屩子著之,若进两三升,便大醉,人出收之,屩子相连不得去,执还内牢中。人欲取者,到牢边语云:‘猩猩,汝可自相推肥者出之。’既择肥竟,相对而泣。
——《后汉书·西南夷传》注引《南中志》


[点文]
猩猩可以说极有灵性了,想必祖祖辈辈都有被抓的经验,才能看到酒就记起世仇,连猎人的祖宗八辈都大骂一通。但骂是骂了,酒还是要喝。理性与感性相交锋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猩猩们踟蹰良久,才仗着有一群同属才“相呼试共尝酒”,想必也安排了几个放风的,几个报信的。可是他们酒量不好,一会就忘乎所以,还要装模作样地穿鞋,作茧自缚。结果只能在牢中相对而泣。
如果说猩猩就像熊罴豺狼般贪婪愚蠢,每每成为土人们的盘中餐,也就罢了,可他们对人的伎俩早就识破,自己却还要重蹈先辈覆辙,明知是圈套,还是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