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波波想遛弯
波波想遛弯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78
  • 关注人气: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5-07-26 13:22)
标签:

杂谈

林青霞有一点往后让度的仪态。运动装这样暴露人短板的穿着,却让她在草原上拉弓引箭的样子极为明艳。雪白的脖子没有一丝皱纹,比脸部的细致更让人赞叹。30多岁时她的彷徨孤寂,被婚姻转了一个向,直奔现在社会最称道的富裕悠闲。让人不得不感叹物质于美人是天生的搭档。记得林青霞的婚纱是香奈儿订制,她在米兰曾经喜欢上一款婚纱,一直心心念念,却不知何时结得良缘。多年后真正大婚时,寄过来的婚纱却完全不合身,一天之内林青霞往洛杉矶飞了个来回把婚纱改合,终于以最美的四十岁新娘风光大嫁。想想这居然是20年前的事,不知道时光如何进行的。

 

离开台湾是林青霞一个不得已的选择。因为与徐克施南生的交谊移居香港,几十年以后,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03 14:36)

汤小姐嫁出去了。这可真是个快乐的消息。此前她在大众眼中还是一个不那么美,但很有味道,甚至有点纠结于自己的发展方向认真的,非常爱惜羽毛的女青年。她不上访谈节目,不谈心路历程,更刻意要远离女明星的名利场,保持自己的冷淡的独立的形象。按照名气和作品她很可以算一线,绝不会归入二线里。但是她不出镜,不出风头,一切抛头露面的事一概没有她,偶然逛时装秀也是少的,代言之类的,穿戴也一般,溜肩膀长脖子婴儿肥,从来没有自我展示的意图,还没有同场小明星抢镜。总的说起来,汤小姐不会或者说不屑于吸引大众的眼球。

 

这样一个与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一、天朝最优雅的大叔

    吴秀波和葛优一样,不太能坐飞机,到哪儿基本都坐火车,原因一样,因为胆小。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1-03-24 19:36)
标签:

杂谈

澳门味道的三里屯分店果然是不行,除了牛杂还能接受之外,其他东西都有些失北辰的水准。还是那时瞎转悠时发现北辰这家店,然后钻进去在一帮老港身边,胡吃海塞各种点心和葡派菜系,看看周围黄色路标街景组成的小店面装饰,马上有一种轻松感。本来就喜欢的平民茶餐厅的感觉又来了,和那些装模作样的茶餐厅完全不一样。

 

他们家最好吃的就是点心和小吃了,鬼气的食物好mix,前儿去吃完打包回,那一粒虾饺一枚叉烧酥还有被我以圆圆碗扣成个小堆的炒饭都好让人挂记冰箱,果然妹妹晚上减肥崩溃饿的去吃,大满足大满足的喊了一路。

 

好在还有后来的一局,吃到爽的不行了,某人的肚子完全暴露出来,还晃动着评点时尚,实在令人发指。北京的春天怎么还不来呢?晚上穿个羊毛大衣居然冷的不行,意外的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接也不知道说什么,按掉也显得自己很心虚,居然就愣在那里发着呆,直到电话响很久不响了。我自欺欺人的把电话按成了静音。然后很想问问,不明所以这种感觉到底是神马?我现在就是完全不明所以了。

 

又,三联美女代表小回居然要走?好在她先去三亚,说不定阳光海水一折腾又回来了也未可知,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迷茫和软弱接踵而至。快乐的时候想不起来要写些什么,只有痛苦才无处化解。我从内心里很少觉得自己文章写的好与不好,只是尽力采访、尽力在截稿之前写完、尽力让被采访者和读者不要摔稿子痛骂。这种做法延续下来,到现在已经成为制约自己的问题,不仅仅是完成采访就可以写出稿子了。我似乎觉得内心里少了一些什么。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我焦躁着、惶恐着、不断阅读和审视自己的文字,然而只有领导看完并提示我之后,我才知道问题在哪里,然而那时悔之晚矣,我只恨自己又浪费了一个好题材。

 

看别人的稿子,突然觉得自己缺的是一种穷追猛打的东西,我太容易被感动和气愤,也就是泪点笑点都很低,那种质疑和冷静,在一定的采访积累之后,会从想爱上采访对象的心情里突然冒出来,说是理性也好,我很容易在采访中变成一个倾听者和安慰者,妹妹说也许是学文学的个性,我还真没意识到自己居然是学文学的。有时候我会自然的避开很多伤害别人的问题,比如这次检察官和女囚的稿件,我最终见到周时间已经很仓促,周又几乎只字不说,我从杨斌身上感受的一种不容置疑的气势,这种气势对于一个绝望的女人到底意味着什么?

 

当时我最想知道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28 23:22)
标签:

杂谈

 

夏天正午过后,老毛病又犯了,手机关掉,芭蕾也不去看了,窗外绿茵正浓。我是该吃冷香丸?还是吃人参养容丸?其实我只想吃咖喱鱼丸,咯吱咯吱。老妈让我早睡早起,结果是我早早躺下,脑子里灵感涌现,又爬起来敲这看那,越到晚上心情越好,空气越清鲜,自己对自己的认识,似乎也清楚起来。

 

做饭的兴趣大涨,又不知道该如何实现呢?用手边现有的仅有的材料,看看冰箱,不是整条的冻鱼就是整扇的冻排骨,对于梆硬的材料总是抗拒,还没到这个段位吧。于是不管怎样先把水烧上,小锅子咕嘟嘟,除了方便面总有其他选择,大米又要煮很久,再说没有腊味了,于是想来想去,决定煮个咸鲜口味的麦片粥。清清我那因为牛排和三杯鸡过度兴奋的肠胃和神经。

 

麦片少喝到咸的,其实我们的饭饭有很多传统的误区。对于方面和清淡的理解有偏差,觉得少少时间一顿饭一定没什么味道,或者清淡就是寡然无味。麦片这样一煮就熟适合便餐的东西,同理还有魔芋丝、魔芋条、绿豆粉、米线、豆腐皮、嫩豆花等等可以代替速食油炸面条的东西。而调味的方法却很多,比如自己做出各种味道的酱汁,凉拌这些东西就很适合夏天,或者沾着吃也很清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28 03:11)
标签:

杂谈

 

 

多年来一直讨厌北京的假大空。最近可能是出差出的多了点,去的地方苦了点,突然回到北京,去了几个小地方,一下子对北京心生留恋。原来这个城市,在我没来得及注意的时候,早已有了自己的肌理,韵味和气质,这是一种有别于传统的全新的感受,背后一定有许多为之努力的人。

 

第一个地方是世贸天阶的大隐剧场,从家到世贸天阶一路地铁,金台夕照下来走走看看的,一片辉煌的晚霞与玻璃大厦的映照中走到了,倒真符合那个名字。现在这里上档次的餐厅多了,大隐隐于市果然很不错。进了旋转门,还以为是个酒店呢,大厅咖啡落座的很漂亮,上去才知道有个剧场,环境的优雅和清新,氛围很适合年轻人。看完剧还可以去楼上露天的酒吧喝点东西,也是影影绰绰的,一边是世贸天阶的巨大天幕,一边是暗暗的灯影、树木、地板上谈论话剧的人们,熙熙攘攘的都是时髦男女。比起人艺的感觉,这里似乎不追求经典,而是放松、舒适还有一点小俏皮。总觉得去了是纯粹做个观众,不像人艺那样,非得演一个经典的粉丝,言必称某大腕那么累。

 

第二个地方是新源里小区里林立的日本和异国小馆子,和同事去了才知道,看起来普普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28 01:26)
标签:

杂谈

 

 

终于找到了兰州最好吃的牛肉面,在农民路上,听着路名也知道人家走的是实战路线,不给你玩花活。要是问兰州人你们这美食街在哪?大多说不出个所以然,然而这些人气聚集的街巷,必然连排的大小高中饭馆子,本地人三三两两围坐着的地方,尤其是穿着松垮汗衫的老爷爷,穿制服的白领姑娘坐一起的那种馆子,他们最知道哪家好吃了。

 

这家面馆叫汪氏牛肉面世家,根据一个西北姑娘的经验,老字号的面店一定有不平凡之处,因为面条成千上万,除了不懂面条的东北人,每个地方必有极好的精制小麦粉的传统,南方也有。何况台阶是两个看起来很古朴的大石板,里面就宽敞而略显油腻,还有几个金字招牌,什么拉面大王之类的封号,在西北没点底子怎么闯江湖呢?牛肉面比别处贵五毛,肉也是稀奇的少,牛肉面大多是吃面,肉觉得好了可以单要一小份,以为牛肉铺满了面的,那是加州大王。

 

果然汤头不冒烟的滚烫,面条的碱度适中偏咸,但是非常软中带劲,带着红油有点麻椒的汤头,很小一口就喷喷香。这家面虽好但是汤偏油腻,牛肉面也分清爽与浓厚两派,夏天大多喜欢清爽派的,就不要追求这家厚汤底的香味了。清爽派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15 14:40)
标签:

杂谈

 

 

夏天的阳光和窗外的绿荫如此鲜明美好,外加亲爱的南南同学不远万里送来的咖啡粉,和自己开动脑筋泡出的美味咖啡,不知道这个和关童童同学说的是一种不是,就是一滴滴往下的那种可爱的简单小壶,还买了滤纸,每天都给自己泡几杯黑咖啡,真的很美味,以前是自己太不懂了吗?为什么每次喝人推荐的,都觉得好喝的很少呢?自己把小壶弄出来的,比外头星巴克和单位咖啡机泡出来的,居然是完全两样的味道,甘香余韵悠长,一点不逊于好的铁观音和乌龙的香味,一点也不反酸啊,为何大家都追求里面的酸呢?喝了自己泡的,再去单位已经没法喝咖啡了。

 

喝黑咖啡确实容易饿,饿了好几天了,每次看电视上有人把一块肉蘸了酱料,塞进嘴里,说“果唛!”都觉得无比羡慕,可是这几日吃的都是西式快餐,不是皮萨就是汉堡,实在是有一种人生怎么会如此简单的不甘心。倒不是腹中饥饿,是胃口上那些向往美食的劲头总蠢蠢欲动,只是鸡翅薯条这些虽然好吃却没办法使我开心的食物,强烈的小厨娘精神又点燃了。

 

煤气灶在老妈走了以后发生了大罢工,打了无数次都点不着火,据老妈分析应该是没电池了,可是煤气灶的电池装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02 21:41)
标签:

杂谈

情商真是不高啊。想起来小时候,总是因为很小的事情心情不好,于是在日记本上写下自己心情不好,顺便开导自己,没什么大不了,一切向前看之类的话,写得多了,自己觉得好累,因为想做一个完满的人,认真的人,不虚伪的人。长到现在了,做事方式一点没改,给自己不断增添负担的人就是自己。已经都不想问为什么了,壁虎会把自己的尾巴断掉逃走,人能不能也斩断无谓的烦恼,在承担和愿赌服输中坚强起来?自己还是太年轻了,总不肯承担沉重和灰色的部分。后来回头去看自己那些牢骚,真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为何会有牢骚,问自己一堆问题也回答不了,同样的问题又一再出现了。

 

出差的最后突然出现了大逆转,采访对象居然以钱来要挟,真不知道前几日我们的和睦欢乐都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人变化的这么快呢?没有伏笔。我果然还是不了解人的心,第一天采访时采访对象特意说为电影官司来的都不再收取任何费用了,我当时还触动了一下下,回来时还和蔡说,果然和所谓炒作之说是有差别的。现在因为收取了费用,我突然觉得纯朴、想要为他们开解的心思都化为灰烬。很多人会觉得可以理解农民也会误工,也有收入,为何要被你摆布呢?可是他们并非不明白我们的用意,我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