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龙双丰
龙双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409
  • 关注人气:1,0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自选诗之一

○大风

大风无边无际,吹过草地,让我不得安宁
十三个亲人先后弃世,遗留的红宝石,在手心里微微颤动
七月,镜子破碎,铁匠连夜打造灯盏
这些飞溅的火星,不复言语
天空不空,河流长流。如此多的因缘登上高原
一段路往西,一段路往北
皮肤黝黑须发皆白的老者,盘坐群山中间
这时,千万不能叫出他的名字。如果鸽子在叫,就让声音落地
一声化为兔子,二声化为猴子,三声化为大象
最后一声化为遍野的格桑花
大风吹过它们,就像吹过我躺在草地上的内心
一来一往,构成古今

○在黄龙溪古镇——致老徐
 

镇外少人,河水茫茫。吹向我的是冬风
在它前来的半路上
陆续遇见过春,夏,秋三位美女
在我们小镇子
或者在你们大城市,历来如此
美女如云,有聚有散
然后不期而遇,只不过改了红颜
如同人世开始新的一年
风声吹绿百草,吹回南飞雁
也能在此时,吹灭我手中点烟的火柴

一株老榕树住在码头后
从不知自己今夕几岁
更不知滔滔无绝期的河水

尽头在哪里。流水不认它
自向东去七千里

和它生来就不同
望着陡起的风浪
我要反复问出上游的上游

问出四大美女的源头

俯嗅一花

我低身问过怒放的野花。在幽静的峡谷
它是主人,不是奴仆
它的轻言,细得如同左前方昼夜不歇的流水声
从草地尽头飘来,在风中走失
多年后,却在我的一首诗里再现。这并非记录
它一直都在生活里
让我偶然穿过它的幻影而得以领悟
它的开放使峡谷空前明亮
它以天做它的姓,以地做它的名。它的自足
生来就是天地的法律
多年后,我再次俯身相问
恍如回到秘密的峡谷
只要爱上它,它就等于解释所有花朵的万物

○在乌鹊桥

不问两岸枕水而眠的街道,粉刷一新的老院
不问行色匆匆的陌生人,能否看见
含苞欲放的柳枝伸向水面
我只想问一问这段流水
为何在此时穿桥而过
入住我的心间,经历那么远和多的尘世
却不起波澜。两株梅花已开
一株红梅,一株绿梅,一双美好的姐妹
把浑身带露的花朵朝着天空张开
犹如下凡的小小云彩
她们没有波澜。春风吹来,有波澜的是我
想将流水分断,将众多的梅花一一入怀
十全河水流走不回头,吴宫如今早已无踪影
天照样是两千年前的天
站在桥上,我抚栏望水。笑容里
梅花开,梅花落,乌鹊来,乌鹊去

自选诗之六

○山居

 

沿着河谷往南飞,这一只白鹭,是寂静的
偶尔从龙河口驶入长江,这一艘铁壳打渔船,是寂静的
虬盘着婴孩手臂一样的枝桠,这一株老桑树,是寂静的
挑着水桶,来到了玉米地,这小人儿,是寂静的
闲云矜持不语,大流更懂收声。天地之间,原本无主
如今,我来;我是深入的,也是寂静的

○蛇蜕

万县市石人公社新民二队,水塘边,树林里
杂草丛生,我见到它。盘成一团
从头部出发,一点一点地往外挪,像电影的慢镜头
几分钟后,它挣破过去的肉身
在30
年后,我查阅
70
年第二版《东北中草药常用手册》,知道
这种半透明的银灰色皮膜,“带光泽,易破碎,气微腥
咸甘平,有小毒
祛风,解毒,退翳,杀虫。孕妇忌内服”

○在洛绒牛场
   
高山草甸上,快要凋谢的野花看不到尽头
他们看着对方
以为看到的是自己。寒风阵阵,突然从神山深处
往山下的龙同坝吹
途经身旁,使我冷不丁感觉
秋天风流,用红色黄色紫色兰色白色相互蛊惑
但最里面的本质是冰的,浸骨的
犹如有人手持一柄铜器
放不下,又避不了
我就站在小溪边,看见这些快要凋零的野花
在开会,在交头接耳
在杂草间等冬天
一年一度的发言,是它们短短一生
作为一名旁听生,我在风中
听流水从木桥下穿过,在一块巨大的白石旁转身
它对它们无能为力
更挡不住今夜
月光平等,均匀地普照大地

自选诗之二

○镜相


我今生不会再寻找一面镜子。请你相信
进入八月,山谷的虚竹被伐倒,在我的指头上
迅速长出一对耳朵:一只朝西,一只朝东
一段路程之后
倾斜的南北,没有偏见,逐渐传出当年的箫声
我上吊的曾祖父,连夜打磨锥体的独眼龙
长衫换作短衫,看着我,眼神就像一堆过期的香料
而我将在十九年后提前出生
事隔三十九年,我用咒语唤醒他——比竹子更难
比镜子简单。这时,你要是还把我看作镜子的大门
你将得不到真相,如果小路通向凌晨二点
你把家安在凉亭内,我将不得不四面透风,暗香浮动

○晚春小令

夕阳迟暮,正被自己模仿。你放下手上缝制细节的针线
来到镇妖的白塔下,看见
麻柳的发际线更低矮,江水更浑黄,浩瀚
它们搅动你的内心,你像孩子一样呜呜呜地哭

水面无常,捂盖山脚,渡轮紧贴趸船
迎面而来的风,什么都没有依靠
如同村头拖儿带母的小寡妇,以大病初愈的经验,提醒你
——远方不远,云落为雨。死去的
如果从棺冢里耐心地坐起来,一切皆可理喻

○偶遇行者

我知道他,一个不具名的行者。他在上,我在下
我和他之间,只隔着三梯“中国红”的花岗石台阶
中间那梯,花纹特别,可意会而不可言传。就像你读到这里
你和我的相遇,已不再是巧合。惟一可言说的——
他往下,我往上
在第二梯,我们侧身而过,把自己归还一下

○在重庆南滨路

江面,缓缓地,涨得越来越高。连一只野鸭子,都看不到
这让我悲哀,在辽阔,浑黄的江面
一艘客船下走,一艘货轮上行,一艘挖沙船停在中间
这多么像我,在六月一日下午,风吹着我
我吹着内心,吹着如此多的,被忽略的,未被慰籍的陌生人
是的,我也可以微笑,也可以
和身后的事物醉生梦死,或者一笔勾销,或者
向江心索取上游赐予的沙子,再一船一船地装到两岸
它们是我的亲戚,就像我说起的
我的孤独,自古以来都没有名字,就像我羞于提及的人类

博文
(2015-07-13 13:57)
标签:

举人家的书童

诗歌

成都

重庆

金沙江

《锦江书》

每次散步到河边,都有一小会看着江水出神
你闭着眼睛也能向前奔波,我则东想西想
 

你有你的活水源头,你有你的东海归宿
“沧浪之水清兮……沧浪之水浊兮…… 

你从不停下来等人,自然包括像傻瓜一样的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02-21 14:56)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1-11 17:25)
标签:

诗歌

举人家的书童

成都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0-17 10:32)
标签:

诗歌

成都

举人家的书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阅读

举人家的书童

成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举人家的书童

成都

文化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6-02 22:32)
标签:

诗歌

举人家的书童

成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举人家的书童

成都

文化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5-14 21:46)
标签:

诗歌

举人家的书童

成都

文化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5-11 19:35)
标签:

诗歌

举人家的书童

成都

文化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个人简介
"少小离尘别故乡,天涯云水路茫茫。百年岁月垂垂老,几度沧桑得得忘。但教群迷登觉岸,敢辞微命入炉汤。众生无尽愿无尽,水月光中又一场。"—— 虚云禅师
自选诗之三

○与父书

夕阳缓慢地沉到水后,升起的不是霞光。照亮天际的
是无边回忆。西岛在海湾对面
如同往昔,最后被浓厚的夜色遮蔽
又像载满集装箱的一艘巨轮,独自去了异地
却不靠岸。这让我徒添忧虑
而我深知:仅仅看不见而已,它一直都在
在夜里,更在一滴硕大的水里
这滴水在摇晃,永不停息,一波又一波
测量彼此之间的距离,腐蚀
冲刷并非由我们私自设定的岸边。此时
夜太深,看不见这滴水和岛屿,不要紧
我甚至闭上眼睛
装做不认识迎面而来的咸风,但必须将双手插进海里
然后取出。父亲,我抓不住你
就像抓不住流水,抓不住穿过身体远去的昨日
父亲,请原谅我平静叙述
当时,您就是这样毫无预兆地从我手中流走
一去不回,无声无息

○流水,行云

冰雪今夜化出来的水,不再是一块一块的
融合在一起,他们
只会比过去更聪明。我凭空就能想像
流经河谷,两岸的石头
像守在故里的老父老母,抱了抱
这些连绵不断的孩子
然后用力,将他们推向沧海。一路往下
一路长大。他们,要去就去天边
去从未去过的天边
把大好河山的水平线往上提,一直提到云上
秋风吹不动,是他们自己在飞
今夜,就算秋风顾左右而言竹子
只要看到他们在飞的人就一生有福
看不到的人,先回头看看自己

○向阳花

一朵一朵地比着吐露,在园子西侧
它们将画搬到室外。每一朵都是不容置疑的天才
与降落在树梢的夕日
一一对应,又看似心事隔绝。直到太阳去至山后
明月更亮。我所能听见的
只是蓓蕾,纷纷开口,而没有声音
或许它们都说了,谢了。这些花朵
挤在一起,讨论如何结果
明年,它们还要长出像耳朵的花瓣
这属于私下之间的约定,不能写在书上。明年
今日,在园子西侧,如果你来,你也能听见
一副副年轻的魂魄,将得以复现

○贝叶经

在傍晚即将到来之前,转身进屋
坐在垫子上。这个平面由无穷斜面组成,我把身子往下一缩
它也用力,变成更多的斜面。就像我——你叫我的时候
我也用力,一抬头或者扭头——就不再叫我

○吉日

我有一亩三分自留地。从来没有种过蔬菜,粮食
没栽过果树,只长着六株天生的灌木
可是我,偏偏要取六种动物的名字,与之
遥相对应。我知道,你将追问到底
我当如实回答!它们分别是:大雕,蝙蝠,狼狗,眼镜王蛇
老虎和蝎子。然后,自告奋勇地前去
一一杀掉它们。杀到毫无可杀的时候
才不会留有余地,也就是斩草除根的时候
正好为你回来领走我的良辰吉日

○山鸟啼

明月在东,有恩宠于我的灵魂
如果风向我吹,我就化为琉璃一般的流水
这不是外人所知的契约
这是郊外:月光三千里,归去又来兮
我的心,成千上万倍地辽阔,遥远,并能够直达
从未去过的地方
风吹过转眼即成的往事,到最后,像老熟人
将手一挥,沟壑中,松涛追随
洗掉怀揣隐私的乌云
满地杂草,则被吹得身形瘦弱,身份难明
它们那么苦,一辈子都无法
挪动自己的根
只能眼睁睁看着,明月如何勾天通地
流水如何遇山翻山,见岭越岭

○在安仁镇外

奔走在夜色里,如同自己长脚的石头
远处划过的车灯太匆忙
来不及照亮小路,反而使眼前陷入更黑的黑暗
这种黑,更深入,无际
来回莫明地秋千般晃动。我知道它不在眼中
不在路上。我一个人
它不可能在别人那里,不在两侧的田间,林下
不会在借宿的小旅馆内
好比现在,我写到它,它还是不在这里
但当时,它就在。如此真实,就像某个月圆之夜
有人泼下如水清辉,无人留住月光

自选诗之四

○灌县望远

秋天有恻隐之心,不能明说,可登高
望见两只白鹭守住宝瓶口。一左一右,等于
一前一后。我等于我的陌生人,寻访者和用江水煮好茶的徒弟
在松树下,假寐,含苞欲放。我反复听到蝉的口述
我那失散一年,瞎了双眼的兄弟,借着它的嘴
告诉我:囚禁在蝉体内,令他坐立难安,靠送进来的两大箱书
度日如年,以泪洗面。他苦啊!太多泪水
一经流出,就成了今日数不清的蝉鸣。现在,它们
让我多么地,无休止地心惊和颤抖
现在,阳光丰收得就像自家祖传的果园。云在忐忑
大山如同书本摊开。另外一群白鹭,翻山越岭,目睹我登高
松针落地的蓝天里,蝉是我的蝉,兄弟是我的兄弟

○南京钟山之行

一只鸟飞过,它不说什么。两只鸟叫鸣着飞过
我就开始想象它们快乐
山脚下的球场边,它们突然起飞,等于告诉我
——有人要来!有人要来
这些声音,却又那么微弱,单薄
风一吹就散,像前世苦修得来的因缘,像一面湖泊
在手掌中所展开的日落

○08年地震后所作的
祈祷词

是时候了,来吧,将我放在弦上,不要琴瑟

而是一张弯弓。将我像光芒一样射出
穿透因果律预设的铜墙铁壁,猛利地钉住这头野兽
漫无边际的死穴

○秋风起

八月底了,荒山仁慈,这才是亲兄弟。你一定很惊讶
过河之后,这么快,就遇见她
双乳间,显现出各种旋转的几何图案
作为最初的旁观者,我像一只松鼠
在大原木上,用指甲刻画你的到来,再请雷声抹去
它们每一面都是野生的
充满借喻,都已用雨水一一清洗
不到时候,我不会说出它们的远虑
更多时候,我全身长出梅花一样的斑点
斜卧在草丛中,让天地难以辨认。切记:你不能绕过我

○在西区


一株攀枝花铁树对应一片天空
就像我,肯定也对应一株。傍晚,沉默似铁
重过一切。风轻轻吹来
衣袂和枝叶随之而动,但飞不起来
此时我们需要的不是飞。在西区
盼的只是月亮,圆满的,甚过以前所有画过的,纸上的
而且都比他们轻
轻得能从一个山巅漂到另一个山巅,轻得能浮在云上
藏在其中的不是秘密的秘密
无意之间透露出来,将万物的影子推得更长
这些影子从不说话,比铁树和我还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