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wukong1975
wukong197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68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08-01-10 13:09)
标签:

我记录

城市印象

文化

分类: 空涂鸦
一直喜欢墙。
因为,
墙有空间,
墙有时间。
时间就藏在墙的皮肤里边。
从婴儿,
到少女,
到老妇,
到灰烬。
墙一直都在。
所以喜欢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09 12:26)

年前和本党支部会员一起去慈城活动。

再进孔庙,已见成形,留点小影,以资纪念。

 

【 门 】

 

 

 

【 道 】

 

 

【 像 】

 

 

【 狮 】

 

 

【 锁 】

 

 

【 树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新闻选
作为情色的政治,和作为政治隐喻的女人?
深夜看到一幅画及其解读,有趣,抄一下。
 
 
 
 
 
 
 
 
   纽约艺术博览会上一幅题为“2008-北京”的油画。北京将举办奥运会,即Olympic Games。这幅画中也是Game,却是中国的传统Game--麻将。这些女子,代表着全球化竞技场上的博弈者。
  
  画的左上角,是一幅标准像,乍看上去,熟悉又不熟悉,那是孙中山的胡子,蒋介石的光头,毛泽东的五官新组合的标准像。它象征着中国上一百年的历史,或者说是旧民主主义和新民主主义的全部。
  
  画的左面,是一个最天真和最聚精会神打麻将的女孩,她为抓了一手好牌而暗中庆幸。
  
  中间背影的女子,开了一个东风明杠,这象征着当前不可无视的事实--中国在崛起。虽然那女子有些不规矩的小动作。
  
  中间正面女子,似乎有些外来血统。他在打牌之余,另有闲心眺望光源,也即将来。他穿着光鲜,脸上有一些忧虑。
  
  再就是那个外国女郎了,她也来掺合中国的游戏,信心全无,躺在那里,因为她少抓了一张牌,相公,陪打。
  
  右面显然是一个进城打工的农村姑娘,她是使中国掘起的生力军。然而他的脸上有一些不明白,有一些不满意。他手中握着一把亮晃晃的水果刀,这暗示着一种仇富心理,暗示着一种危机。
  
  画的右边,在破旧的建筑的前方,有一条大河,有一些石头,这象征着前景莫测,只是摸着石头过河的现状。
  
  这个解读来自加拿大的一张报纸,作者自己也引用来发到网上,但并未承认这个解读.
  
  我个人的解读是,中间女子是美国,背后纹着凤凰的女子是中国,侧面正在认真考虑出什么牌的亚洲女为日本,另一个躺着的是俄国.
  
  中国女子碰了东风并不意味崛起,只是表达“做东”的意思.而俄国女郎也并不是信心全无的“相公”.仔细观察一下她的姿态就会发现,很显然,她是在趁日美不注意,和中国女郎偷换牌.这正是换牌的瞬间,所以她桌上的牌少了一张.
  
  而旁边那个拿刀的小女孩,明显发现了这一切.她的视线停留在正准备把牌偷偷塞给俄国女的中国女脸上.美国女人,似乎已从小女孩的表情中发现了什么……
  
  把小女孩说成刚进城的农民似乎也太勉强。我觉得可能是代表中国民众,而坐着的是政府。有这场游戏实际上是政治的博弈,普通中国人却怎么的怎么的(不好直说)意思。
  
  对于摸着石头过河的解释,我更是不敢苟同。我倾向于认为屋外描绘的是阴云密布的台海。
  
  至于文身,我也想不出来。腰间那个图形我无法解释。我打算简单地把文身视为画面的需要,在画面黄金位置设计一个文身,是一个不错的手段,最起码,比光溜溜的一个后背更有冲击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牛皮谈
   “中国又走到了一个历史性拐点……”
 
    当一篇署名“皇甫平”的政论文出现这样的句子时,识几个字的人应该都会瞄上一眼。这篇新年之作出现在更多代表非正式官方立场的《财经》杂志上,题目就是党报社论惯用的“改革不可动摇”。文后还注上一条:作者皇甫平是原《解放日报》评论员,《人民日报》副总编辑,以1991年底至1992年初的“皇甫平系列评论”而闻名。哈哈,对于周瑞金这位俺的同乡前辈,知道的人应该不需看这条注释的,当然不知道的人就是看了注释也不一定关心吧?
 
    俺是在网上看的,读后感觉此文的主要观点是:现在出现的“行政性资源(尤其是公共品供给)配置中的权力市场化,造成社会财富占有和分配的不公”问题已经不能不引起重视了,但这是改革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其原因是改革尚不彻底,“是深层次体制因素的表现,尤与行政管理体制息息相关”。最好的克服方法便是继续改革,深化改革,不仅要“涉及经济体制改革的问题,还(要)涉及政治体制、社会体制、文化体制等方方面面的改革问题”。对此,联合早报有读者来信,标题问:皇甫平,向左走?向右走?
 
    其实这是因为当代中国老百姓已经在最基本理论上陷入一头雾水的结果。何谓左?何谓右?什么是改革?什么是保守?同样一件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同理,对待同一件事的处理,每个人也有自己的答案:比如缩小贫富差距的途径,有人说要更左一点好,回到毛时代的“理想社会”最好;有人说得更右一点才行,把所有的公共产私有了再说;有人说得加快改革,赶紧小跑过这块“地雷阵”;有人说一定要缓一缓了,不要再乱改乱动了。总之,每一种变化,每一项改革,都会有一片混乱的不同解读。
 
    俺觉得那些花样百出的理论太会忽悠人了,尤其在我们已经丧失了旧的指导思想却还没有找到新的“指导思想”之前的现在时态。还是网上一篇署名“秦晖”的长文对“左右问题”解释得最简单明了,最让俺们不懂理论的人明白:抛开一切云障雾遮的干扰,在左与右的光谱中,越是讲求公平的越靠左,越是讲求自由的越靠右。改革前,中国的状况是用集权来保障公平,结果伤害了自由,所以需要向右加大自由度;但改革到目前,已经是市场和权力太自由了,已经严重妨碍了公正和公平,所以需要向左一点要维护公正和公平了。
 
    但在这个左右光谱的意义上,现在到底要不要向左回一点,从而再次达到左右平衡状态呢?当然这20多年来的利益既得者和利益未得者/利益损失者的方向是不一致的。几乎可以肯定地说,现在的利益既得者是托了市场和权力勾结起来进行“自由重组”的福才得以形成的,而利益未得者和利益损失者则正好是在这种“自由”的名义下得到了不公平的结果。通俗地说,那些“先富起来的人”,往往是占了“还没富起来的人”的机会,或者是剥削了他们的劳动成果,而“先富起来”的。结果,拿到好处的人自然希望更“自由”拿更多的好处;没拿到好处的人则当然想“公平”一点,让自己也沾点好处。
 
    按“秦晖”理论,在“先富起来”的早期阶段,社会在“左右光谱”中往平衡状态移动,因此是往良性方向前进;在八九以后,社会还没转到平衡点便停止不动了,甚至还有向左回移的动向,这时,“皇甫平”就出现了,促使社会向右再走一步;但过了平衡点,社会还是向右移动,并且越移越快,这时社会就是向恶性方向前进了。“皇甫平”就是在这左右不定的“拐点”重现江湖了。
 
    所以,才有人会问:到底是要向左走?还是要向右走?“秦晖”的答案应该是向着公平的方向朝左走,离平衡点近一些。而“皇甫平”认为的“继续改革,深化改革”实际上也是要求“体制”向公平和公正的方向移动一点。但他是认为这种改革是在经济体制上解决“先富”之后再在政治体制/社会体制/文化体制上解决“共富”问题,从而在“改革”的方向上往前再达到另一个新的平衡点。
 
    到底在“左右光谱”上只有一个平衡点,还是存在两个甚至多个平衡点?这需要“秦晖们”帮俺们理出思路弄清楚。目前俺先不管。俺们只是觉得:不管左右如何,社会要重新达到平衡状态,是非朝着公平和公正的方向前进不可了!而在市场和权力的“自由”那一端,是不是会有“公平和公正”在守候?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新的平衡点,是否就是一种脱离了“集权”的公平,一种限制了“泛滥”的自由?看来,俺的同乡周前辈“皇甫平”是坚信在更自由更开放的路上总会出现公平和公正那一站的。那俺们小民就烧香拜佛等着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01 00:42)
分类: 私生活
春节之后,回到这里。居然这园子已经荒芜一月了。惭愧惭愧。好在俺又回来了。并且俺最擅长的游戏之一便是玩失踪,现在失踪近一月,也该回来种地了。
 
今天初三,下午出车站,打的回家,一路上只觉得这座宁波城像北爱的贝尔法斯特一样。为什么?因为到处是很意外的空旷和寂寥。原来的熙熙攘攘突然都消失了,不仅行人和汽车很少,连店铺和广告都很少。这种感觉使我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独行在贝尔法斯特的那个夜晚。当然,惟一不同的气氛是:那天傍晚,至少我还在皇后大学的主楼前看到有半个夕阳躲在房子背后;但这几天,宁波一带都是雾锁视线。
 
春节,寂寞之城。甚至寂寞到没有快餐店。一座城市如果一直没有快餐店,生活会多么无生气。哪怕只有一天没有快餐,这城市便不得不死一天。
 
晚上,外面放烟花。一支,一支,鱼贯而出。一声响与一朵花之间有一点点空隙,一朵花与下一声响之间又有一点点空隙。借着一明一灭的烟花光亮,看看底下城堡状的小区房屋,黑乎乎的一片,没几处窗透出光。看来,这些新建的小区,住的都是必须“回家过年”的人。而这些金玉其外的房屋,居然没几家是被主人当作能过年的“家”的。春节,它也寂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13 06:17)
分类: 牛皮谈

 

 

有时候热闹的事情其实很脆弱,比如关于去哪儿过春节的问题,往往就不是让人欢心而是让人烦心的。

 

这不,年关将近的时候,宁波火车南站前又排起了望不到头的长队,从照片上看,这些挤在一起等着买票回家的农民工兄弟们个个拉长了脸涨红了眼。也难怪他们。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234.78万名外来务工人员在宁波打工,其中85.26%的人(有201.86万人),主要来自安徽、四川、江西、贵州、河南、湖南、湖北、江苏等省。现在,春节快到了,有这么多的人一下子都涌向车站,那能买得到票的当然像中了头奖,买不到票的大多数只能一脸无奈了

 

和外地人这样为获得一个回家过年的机会而辛苦挣扎的境况相比,住在宁波本地的家庭可要省心省事多了。可是,对独生子女一代的小家庭来说,新的麻烦还是来了:过春节,总得去一方父母家吧?去哪个父母家呢?除非让双方父母都聚在一起喝混酒,不然总得有一方父母会感到过年的寂寞的。于是,很多小夫妻早早就争夺起“春节回家权”来。

 

其实,过年就是过年,其最大的意义就在于人们愿意选择春节这天作为新的开始,对这天起的日子重新抱有新的梦想,希望又有个好的开端。但现在很多人都把“过年”当成了“过关”:春节到了,一定要想方设法回家,一定要吃高级年夜饭,一定要买高档年货拜年,一定要……当自己把这些麻烦的问题毫不客气地摆在面前时,我们只能遗憾地说:我们正在远离春节的幸福,所以我们越来越品尝不到“过年”的乐趣了。

 

而实际上,春节本应是最轻松的时候。如果回家过于艰难,干嘛非要“回家过年”才行呢?春节的味道应该是与时俱进的,是丰富多彩的。春节的符号不仅仅是春联、年夜饭、联欢会、鞭炮、新衣、压岁钱等等,春节还可以是电邮、短信、游戏,我们甚至可以相信,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中,春节一直就没有离开过我们。

 

所以,对于欢度春节的方式,有些家庭干脆选择到外面过年了。据报道,虽然春节期间出境游的价格比以往高出三成,但涨价一点都挡不住甬城市民春节出游的步伐:被视为“贵族线”的日本、澳洲、新西兰等线路供不应求;接连遭受海啸、禽流感等灾难的东南亚游由阴转晴;甚至连中东和非洲线路也出现了火爆的行情……

 

看来呀,只要有幸福的健康的祥和的心态,对遍布天下的“宁波帮”来说,回家了是在过春节,留在异乡也是在过春节,到了外地还是在过春节。到了鸡年过去狗年到来的那一刻,天涯何处无春节?

 

话说回来,不管你在世界的哪个角落过春节,到时候总是要向你贺声狗年新禧的。翻翻辞典,与狗相关的成语倒还真不少,可大都是狗眼看人、狗急跳墙、狼心狗肺、犬马声色、狗屁不通、狐朋狗友之类,差不多都是“狗肉上不了正席”的,所以在此只好学声狗叫,祝大家狗年旺旺旺:赚钱只赚老实钱,遇人专遇忠义人,做事就做勇敢事,总之狗年旺旺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媒语录

恐怖型:

 

我的祝福从骨髓出发沿迷走神经穿颈静脉孔出颅绕左锁骨下动脉越主动脉经左肺根达第六胸椎左前方那个叫心脏的角落汹涌而出:预祝元旦快乐!本人限量发行

 

如果今天晚上你被塞进麻袋里,

千万别惊慌。

那是因为我对圣诞老人说:

我需要的礼物,

就是一个像你这样的朋友!

 

我和你说嗨!

你却回我呸!

我直骂你牛!

你却大喊耶!

于是就有了:

嗨呸牛耶!

哈哈哈,新年快乐!

 

政治型:

 

没想到俺妈妈也到这里看过了,所以听妈妈的话,此处删去三条。

 

 

感叹型:

 

表面风光,内心彷徨!

容颜未老,心已沧桑!

成就难有,郁闷经常!

比骡子累,比蚂蚁忙!

谨祝:

比民工略强的文艺工作者元旦快乐!

 

今天我也去老婆家了,

明天去父母家陪他们。

家长里短不亦乐乎生活身不由己就这样人生越来越平淡。

你哪天回家我打电话给你说说那边情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媒语录

 

年底年外,迎新短信发来发去。俺也穷开心一把,将收到的好玩短信摘个十三点出来,归类如下:

 

广告型:

 

圣诞节送大礼!

移动公司开展“我认识某某我骄傲,我认识某某我自豪”活动,

现在对天按原文嗷嗷大叫即可获赠百元话费!

还犹豫什么?马上行动吧!

 

迎圣诞送大礼!

编辑短信“我请你吃饭”发送到130568***58

就能与超人气偶像石头面对面吃饭并获得其亲笔签名,

还有机会合影哦!

快行动吧!

 

为答谢朋友们一直以来对本人的支持,

特在元旦来临之际举行大派送活动。

凡在本人心目中有一定地位的朋友,

将提前获得价值一毛钱的短信一条:

祝元旦快乐!

 

花哨型:

 

*圣*

**诞**

***快***

****乐****

让这颗圣诞树给你带来

朝气、喜气、财气、福气、吉祥气!

 

 

 [元旦快乐]

[]       []

[]       []

[]       []

[]       []

 

 

。°。°°。

°。°°新°。°

HAPPY。°。°°

。°年°。°。°EVERY°

°。DAY°°。快°。°

°乐°。°°。°。°°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03 16:31)
分类: 私生活

 

2005的末日,又是大雾。记得好几年前,大约是1999年吧,元旦之前也是如此天气。刚好俺去采访一位中学教师,要她谈谈对新年的期盼,当然现在说来是谈谈“愿景”了。她说:我的心情和这大雾一样,很茫然,看不清前方,也不知道如何把握自己。黑黑,现在俺居然想起这句话了。放在自己身上也颇合适。

 

又一年了。去年今夜,俺们两个在罗马,住在一家贼贵贼贵的青年旅舍中。同屋的有在德国读书的巴西兄弟,一个美国男青年和一个加拿大女青年。大家吵闹得厉害。这对巴西兄弟还三下五除二不知怎的就勾搭上了对门房间的一伙女青年,相拥而出了。俺们,则只是外面转转,看看热闹罢了。没有实质性的内容。

 

今年今天,俺们又回到余姚的老婆家过元旦了。也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内容。明年呢?难道明年元旦就会有新的活动出来?黑黑,天下乌鸦可是一般黑的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03 16:28)
分类: 私生活

 

两年不见,1230中午某人请客吃饭。席间俺问:你还住江东那处豪宅吧?答曰:搬到鄞州某花园了。俺曰:哇塞!果然牛人,马上就又有新豪宅了!悄声答曰:咱们兄弟,不瞒你说,我离了,所以搬出来住到亲戚家了。俺异常尴尬,连忙告罪不止。

 

事后,想就在回来两个月之中,就听说了至少五对离婚的消息。怎么仅两年光景,俺认识的朋友中就已经离了那么多?对俺而言,除了有N多朋友已经成为有车一族外,最大的变化还是有小N多的朋友已经离婚了。难道真的有“中国式离婚”一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