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 张羽和刘悦笛,东海大学李思贤,一诺艺术空间负责人在台湾新竹 


台湾《今艺术》杂志2018年1月第一期刊发《“上”的哲学》内页



张羽的“指印”,大家耳熟能详,我说:“指印”即“心印”。有趣的是,在张羽兄的工作室,我见到一本限量版的《心经》,打开一看,空无一字,分明就是由“指印”所按压成的“心印”!


“画乃心印”,似乎成为了中国古代绘画的某种共识。这句箴言,来自宋人郭若虚——“谓之心印,本自心源,想成形迹,迹与心合,是之谓印。”然而,从《指印》系列开始,张羽就已经大张旗鼓地远离绘画之术,抑或背离图绘之道,而独辟出另一条得自“天机”、出于“灵府”的蹊径。


指印,就在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按:《李泽厚、刘悦笛2017年哲学对谈录》(刊发时名为《哲学对谈——李泽厚、刘悦笛2017年哲学对谈录)原载于《社会科学家》2017年第7期,这份对谈乃是李泽厚先生看到刘悦笛所撰《道德的形上学与审美形而上学——牟宗三与李泽厚哲学比较研究》初稿后,两人在2017年7月20日所做的一次哲学对他对谈。这篇文章原为6月26-27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学国学院举办的“牟宗三对中国哲学的贡献和启示”学术研讨会上,刘悦笛阅读了初稿会后成文,后刊发于《江西社会科学》2017年第11期,儒家网随后做了推介。

2018年1月26日晚8点,刘悦笛应“中西哲学比较会通群”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所研究员赵法生邀请,做题为《牟宗三与李泽厚:两种中国形而上学的殊途与启迪》的讲座。在当天上午,陕西师范大学哲学系主任丁为祥教授就此李泽厚、刘悦笛哲学对谈,提出了十则商榷意见!

刘悦笛在讲座之前只对商榷观点之刘,为李老师小做一辩,认为李泽厚只说过价值与事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中国美术报》第91期 学术月刊

目前,生活美学已经成为全球美学发展的“最新路标”,这种最新的美学建构已在东西方之间形成了基本共识,2005年之后西方学界出版了关于“生活美学”的多本专著。其中,2014年由笔者筹划主编、英国剑桥学者出版社出版的《生活美学:东方与西方》(Aesthetics of Everyday Life: East and West),就是以国际化语言向西方昭示:“生活美学”并不只是新世纪以来全球的美学新潮与主潮,而更是东方特别是中国美学的原生形态。

作为东西方美学家当下的共同事业,“生活美学”由此趋成一种“全球生活美学”成为可能。在斯坦福哲学百科当中(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最近新增“生活美学”词条,并将笔者的那本专著列为其重要文献。国际上最重要的美学杂志《美学与艺术批评》(JAAC)的主编苏珊·费金(Susan Feagin),在第18届世界美学大会期间,接受采访时说:“今天美学与艺术领域的一个主要发展趋势是美学与生活的重新结合。在我看来,这个发展趋势似乎更接近于东方传统,因为中国文化里面人们的审美趣味是与人生理解、日常生活结合一体的。”

由此可见,国际美学界不仅视“生活美学”为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作者:人民政协报记者 纪娟丽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包含人们对“美的生活”以及“好的生活”的向往,与此同时,生活美学成为学术界乃至社会大众的关注点。日前,复旦大学中文系举办“生活美学学术研讨会”,国内外美学界40多位学者聚焦生活美学。

什么样的生活是美的生活?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答案。怎样才能过上美的生活?与会学者表示,在当代中西方美学的“生活转向”趋势下,生活美学不仅具有理论上的价值,也对普通人如何过美的生活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生活美学研讨会论文集

生活美学成为追求

对于同一对象,有人会感到美,有人不感到美,这是为什么?来自耶拿大学哲学系的WolfgangWelsch教授认为,生活美学是美学的第三种类型,真正的美学如生活美学那样,涉及对象以及主体与对象的关系,涉及人的行动、情绪、感受、选择、改变等,不能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刘悦笛(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



        当今时代,科学与艺术之关系,应该说愈来愈紧密了,二者发展的大势所趋乃是相互融合。当代科学家越来越意识到“科学之美”,而当代艺术家也在创作中更多使用了科学成果。追随历史,每个时代的艺术家都善于使用那个时代的前沿科技,17世纪的光学与19世纪的投射原理都曾为欧洲艺术家们所使用,如今的时代概莫能外。

        有趣的是,率先直觉地意识到“科学之美”,乃至将美作为科学“极高境界”的,许多都是物理学家抑或数学家,其中就有获得诺贝尔奖的华裔科学家。近十年来,杨振宁先生一直在做题为《美与物理学》的演讲,其核心观点就是认为,“物理学的发展有4个阶段:先是实验,或者是与实验有关系的一类活动。从实验里的结果提炼出来一些理论叫唯象理论,唯象理论成熟后又把其中的精华抽出来,就变成理论架构,最后理论架构要跟数学发生关系。在这4个不同步骤里都有美,美的性质当然也不完全相同。” 于是乎,整个科学研究的过程都充满了“美”意。

        科学与艺术的相通与交融,就形成了所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天地有大美。从古至今,人们不断追寻美的真谛、美的生活。在传统文化中滋养生长的中国美学,早已融入中国人的生活方式。自本期起,“文明中国”版推出“美在生活”系列文章,从古今生活的细微之处,品味中国之美的传承与丰富。   ——《人民日报》编者

 走向文明中国的“生活美学”,亟须返本而开新,就要复兴生活美学的“中国文明”! 


“美的生活”是有“品质”的生活

  进入21世纪的今天,美学与文明生活之间的关联始终不变,仍在于美学为衡量社会发展的高级尺度与标杆,审美也是衡量我们日常生活质量的中心标志。“让世界更美好”,成为当代美学家内在的吁求。然而,当美学家们都承认美学拥有改变世界的能量的时候,他们的潜台词几乎皆在说:并不是所有的生活都可以使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审美化的生活”才能成为改变世界的高级标尺。 

  生活美学就是一种关乎“审美生活”的存在之学,也是追问“美好生活”的幸福之学。几乎每个人都在追寻美好的生活。“美好”的生活起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天地有大美。从古至今,人们不断追寻美的真谛、美的生活。在传统文化中滋养生长的中国美学,早已融入中国人的生活方式。自本期起,“文明中国”版推出“美在生活”系列文章,从古今生活的细微之处,品味中国之美的传承与丰富。   ——《人民日报》编者

 

 走向文明中国的“生活美学”,亟须返本而开新,就要复兴生活美学的“中国文明”! 


“美的生活”是有“品质”的生活

  进入21世纪的今天,美学与文明生活之间的关联始终不变,仍在于美学为衡量社会发展的高级尺度与标杆,审美也是衡量我们日常生活质量的中心标志。“让世界更美好”,成为当代美学家内在的吁求。然而,当美学家们都承认美学拥有改变世界的能量的时候,他们的潜台词几乎皆在说:并不是所有的生活都可以使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审美化的生活”才能成为改变世界的高级标尺。 

  生活美学就是一种关乎“审美生活”的存在之学,也是追问“美好生活”的幸福之学。几乎每个人都在追寻美好的生活。“美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下面请刘悦笛先生发言!

  刘悦笛(已经本人审阅):

  非常感谢尚老师,恭喜这个画展的成功举办。我最后谈一下刘知白先生绘画的美学境界,我想大家都会赞同,刘知白先生的艺术达到了一种“化”境。那么,这种“化”境到底是什么?

  首先,我想刘知白先生从客观上来说应该是一位具有“大师气象”的水墨大家。我想他的一生真的是自己所说的这四个字,就是“法”“守”“功”“化”。我觉得,他的艺术生涯就是这四个字的真实写照,这是一个艺术实践的具体过程。从他学《芥子园画谱》开始,那是进入“法”的阶段,到九十年代衰年变法,他终于进入“化”境,也就是“化”的阶段,他一辈子更多的功夫用到了“守”和“功”的这两个方面,这两个方面是混合在一起的。关键是最后那个“化”的阶段,如果再给刘知白先生十年、二十年的时间,他会攀上另外一座高峰,从而达到更高的“大化之境”。

  谈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商务印书馆文津公司推介,原文刊载于《博览群书》2016年第12期 


作者:刘悦笛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

​作为东西方美学在过去十年以来的发展新趋势,美学走向生活,已指明了追求美学存在方法论的多元化发展的方向,从而来反对以艺术作为基础的欧美主流美学。这种全球美学的文化多样性,为东西方美学之间的协力合作提供了根基。当代全球美学正在走出所谓“后分析美学”的传统,“分析美学”曾经以艺术作为研究核心已出现衰微,由此出现了所谓的Aesthetics of Eveday Life,而“回归生活世界”的美学,在中国也引发了相应的兴趣,我更愿意直接称之为“生活美学”。


当今,“生活美学”之所以已成为“走向全球美学新构”的一条重要的路径,就是因为,它既可以用来反击“艺术自律化”与“审美纯粹化”的传统观念,也可以将中国美学奠基在本土的深厚根基之上。追本溯源,中国古典美学自本生根地就是一种“活生生”的生活美学,在这个根基之上,中国美学可以为当今的全球美学贡献出巨大的力量,因为我们的美学传统就是生活的,我们的生活传统也是审美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環境倫理學與環境美學的東西差異

——與Holmes Rolston, III商榷

(原载《應用倫理評論》第60期,2016年4月,第47-73页)

劉悅笛

摘 

所謂「荒野模式」,主張環境倫理學和環境美學皆要「荒野化」,本文就与霍爾姆斯‧羅斯頓III提出的“哲学走向荒野”之基本观点进行商榷。中国环境主义传统走出的就是另一条“天人学”之路,而且,这条道路在东西差异之间更具有全球适用性。这是由于,传统的“自然—文化”二分法已经过时,如今人类面临的境遇是如何更好地融入业已人化的自然当中,而不是逃离到荒野之外。无论是关于“自然全美”的积极美学的争论,还是关于“自然之丑”是否存在的争论,皆关系到如何应对人与自然基本关系的难题。由此,就可以从中国儒家的“审美伦理学”或“伦理美学”的视角,来重新探寻环境伦理学与环境美学之新型关联。

關鍵詞:環境倫理學、環境美學、霍爾姆斯‧羅斯頓III、荒野模式    

在當今西方環境倫理學幾成顯學,環境美學也頡頏而出,外有環境保護運動的大力推動,內有學界同仁的共同推進。美國哲學家霍爾姆斯‧羅斯頓III (Holme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刘悦笛
刘悦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716
  • 关注人气: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