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相山
王相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59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痛我灵魂的村庄
暂无内容
公告
王相山,笔名海泉,网名香山紫烟,号悟易斋主。1964年生一个长土不长草的村庄。1984年参加工作。现任甘肃省武威市作家协会理事。对文学,没有远大志向,只觉得码字儿也是一份乐事,先后在《散文》、《飞天》、《小说月报》、《新一代》、《视野》、《人之初》、《青年报》、《红柳》、《西凉文学》、《法制日报》、《甘肃日报》等报刊,码过100多万字的小说、报告文学、杂文、散文、随笔和论文。对博客好奇,也是受了文盲作家郑渊洁的影响,他说博客大杂院象窖子店,妓院,进来一看,嘿嘿,国内的大作家都来博客妓院了,还开了自己的包间,此等不掏钱就能乐的地方,不来坐坐,枉来人世也!这就有了王相山的博客。相山一勃,雄起与否,全靠大家捧场了!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散文

 

我无缘去石羊河的源头,祁连山冰川的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山与水,自古就是一对至性至情的母女。没有山,水将不存;没有水,山将不绿焉。石羊河是祁连山的女儿,没有祁连山的雪山和冰川,就没有石羊河的过去和今天。在家里,每当看书累了,打电脑累了,眼睛困倦干涩了,我就站在阳台上南望祁连。武威城的楼,虽然在一天天长高,但仍然挡不住眼睛与祁连山雪峰的连线。即使六月天,山顶上还是皑皑瑞雪。远远地望一眼祁连山上那耀眼的雪,朦胧的雪,就会湿润我的眼睛,我的感觉。
   
“祁连山”之名源自古匈奴。在古匈奴语中,“祁连”是“天”的意思,祁连山因此而得名“天山”;又因位于河西走廊之南,而称南山。唐代诗人李白,看着这苍茫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

人,是一种最不懂得珍惜的物种。人,总是在失去某种东西的时候,才会忽然想起它的美好,它的过去。自此,记忆跌进深渊,回忆跌进远古,一粒石子,一片砖瓦,一棵死去的树,线装书里的某一段记载,都成了勾起人虫子对美好过去的回忆。我同样不能免俗,在母亲河即将干涸的时候,我在你的另一条干涸的河床上走动。河床上到处是石头。那些牛肚大的,羊肚大的,斗大的石头,早已被农人挖去,卖了钱,或被粉碎,铺了道路。眼前更多的是无际的卵石。父亲活着的时候,为修渠,也去河床上拉石头。父亲曾望着这遍河滩的卵石,说了一句话:要是这石子们都变成金圪瘩多好啊。父亲穷了一辈子,到老,眼睛里幻想着的都是钱。我就那样走着,实在走不动了,我坐在了一块石头上。初坐下去的时候,屁股底下很冰,那是石头的温度。到正午的时候,太阳会把它烤烫的。现在,只有用我的屁股,去温暖它冰凉的心。我点了一支烟,让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5-09 00:58)
分类: 散文

序幕:河问

 

东越祁连,再向东,就是黄河,就是长江,就是大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太阳能的上水阀坏了。”老婆打来电话,要我回家监修。
    到家,修阀门的师傅,已在卫生间修。我家的卫生间太小,仅能容一人蹲着,再塞一人,只有站了。我扒在门口,朝里望,师傅坐在马桶上,头朝里修,另一个小伙子在他身后站着,递扳手,递钳子。我只能看见师傅的背景和眼镜腿儿,头发长长的,朝后披着,头如钟摆,定时地摇。我觉得这人好怪。看那头发,象个年轻艺术家;看那摇头的动作,又象个垂垂老人。
    我掏出烟,往里递,“师傅,抽支烟。”
    “谢谢,老板不让抽客户的烟。”师傅头也不回地说,手左搬右拧的忙,卸了坏阀,安了新阀,转过身,我这才看清师傅的面孔。人很瘦,高个,棱棱的鼻梁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米泽民听到农场要招聘他当厨子的消息,高兴的跑到厨房,拿出六只碗。五个女儿不知道爹要干啥,睁着明羞羞的眼睛,疑惑地望爹。米泽民往每个碗里添了一勺水,说,今儿没酒没茶没开水,咱父女以冷水当酒,干一碗,爹我今天高兴。五个女儿端起水碗,见爹一扬脖子,咕咚咚喝了,就跟着扬脸而饮。喝完了,五个女儿还是不知道爹为啥事高兴。

大女儿米多多说,爹是给我们找了个妈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是钱的孙子。这话就是钱五爷给他孙子起小名的理论依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扬场曲:麦粒从风尖上落下

   
繁星满天的时候,南风就下来了。
   
这是庄稼人扬场的好时辰。白天打完场,扫堆的土麦糠,仅仅是一堆麦粒、麦糠、麦芒、土屑、坷垃混合在一起的“毛麦子”,只有把它们各自分开,才能得到洁净的麦粒。这就需要借触自然风的力量扬场。
   
我们那儿,南面是高高的祁连山支脉,夏季刮风的规律是:早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起场曲:娃们在麦糠中笑着

       
    傍晚的时候,麦场终于打熟了。
       
    早上还虚虚的麦棵子,被石磙子碾成了薄而瓷实的麦草,平平地摊在场上,像庄稼人用石磙子精心锻打的金箔,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又像女人们精心烙熟的鸡蛋煎饼。就等庄稼人风卷残云般地吞噬它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打场曲:滚子在麦穗上压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