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严正冬
严正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418
  • 关注人气: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介

生于1982年深冬,江苏淮安人。有小说散文见诸文学刊物。出版《绰号时代》等作品集。

公告
本博文章版权所有,转用请邮hayzd@sina.com,维权必究。
友邻

沪上唯唯

古朴菊意

邂逅小峙

电台主持

同城刘季

竹篱梅韵

苏州林舟

遒劲苍松

南昌蔚文

淡雅百合

佛山盛慧

雨打芭蕉

北京则臣

空心柳树

上海于晨

晨露清荷

天涯朴素

霜雪寒梅

三联朱伟

茂林修竹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6年我的阅读书目推荐(一个约稿)

严正冬(80后,独立撰稿人)

 

◎《姐姐的守护者》

◎(美)朱迪•皮考特

◎林淑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爬行小说

  从余华这个谈长篇小说写作的稿中,我确认自己一直没写过长篇的主要原因是“体力不支”,我要么感冒,要么失眠,总之缺乏写一部长篇必须的足够体能,而写长篇那的确是一个浩大工程。最近重读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办公室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3-11-21 00:00)
分类: 名菜一品

严正冬

 

今年几乎没有写什么像样的东西,像个手艺不佳的裁缝,没生意,整天在屋里翻箱倒柜,旧的破布,边边角角,连一件像样的衣裳也凑不出。一个长篇被出版社吊着,从长夏到枯寒,已经失去耐心了,索性随他去吧,以后不能乱签合同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名菜一品

诗歌没有绝对真理,它的价值在于差异。以前我们总习惯进行纵向比较:好和坏、高和下。古典诗那么比行,因为大家外观形式都一样,诗歌的竞赛就像填字游戏比赛一样。但现代诗根本就是每一首都是一个形式。杨黎说“好诗都是一样的”,要我说“不一样的才是好诗”。我说的这个不一样,是彻底的不一样,不只是诗歌的外观、词语的排列方式,而是说你的不一样必须跟你生命的独特性、不可代替性有关。

诱惑无处不在。比如你读到一个好诗人的诗,你会受到诱惑:他写得真好,我能不能也写成这样?就像梵高见到高更一样,瞬间觉得自己土得一塌糊涂,一无是处,开始模仿高更,结果他画的还是他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07 01:53)
分类: 世俗之恋

严正冬

 

要说我们小城道路的命名,还真是邪乎!对于在此生活的人来说,每条路每个名字每种气味,就像醒目的商标贴在心口。比如:走在桑园路的树阴里,那感觉真是既诗意又鬼气;东大街西大街的闲散自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名菜一品

初冬已读数目:

《丰饶之海》(上下册)三岛由纪夫(北京燕山出版社)

《秋水堂论金瓶梅》田晓菲 (天津人民出版社)

《遣悲怀》  骆以军  (世纪出版集团)

《点评金瓶梅》傅光明   (山东画报出版社)

《蒋勋说红楼梦》(共8册)(上海三联书店)

《秋华与冬雪》张承志等   (江苏文艺出版社)

《东方快车谋杀案》阿加萨·克里斯蒂  (人民文学出版社)

 

    前面三本都是青年作家宋唯唯的藏书。还是深秋里,去上海闵行看她,临行时她塞了一包的书给我。在地铁里,在汽车里,极不方便,然而,却有种呵护至宝的勇猛。一股脑地读,在上班休息的间隙,在醒来的清晨,在落雨的下午,在无边无际的黑夜,在十月末的北京,时常地,遇见唯唯留下的阅读痕迹,不禁会心一笑……

   寒气入骨,人情琐事也消停不少,休息两天,准备写小说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12 09:36)
标签:

杂谈

分类: 名菜一品

严正冬

 

“若为化作身千亿,散向峰头望故乡”,这是唐代诗人柳宗元《与浩初上人同看山寄京华亲故》里的句子,笼统地概括,即乡愁。然而,我始终读不透。

对于从古诗文开始接受启蒙教育的我们来说,“乡愁”这个词真是太熟悉了,一抓一箩筐: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杜甫《月夜忆舍弟》)、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王昌龄《芙蓉楼送辛渐》)、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岑参《逢入京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名菜一品
 从五月份开始,断续骑车去图书馆阅览室(师院)。回头看,在那里倒是认真读了一些书,读书笔记写到手酸疼,但这感觉充实而熟悉,也令人神清气爽——大学的很多时光,我都是在每天早早排队去图书馆抢个位置,包里的物品也是令人怀念的:一个干面包,一袋酸牛奶,一只水杯,一个活页本,两支笔(红与黑)。也因此,家里的床头柜里有我一笔一划写下的几十本的摘抄笔记。
       上个周末,在交通路师院的图书馆里,管理员再次当我是学生,毫无戒备地放我进去了,而我自己知道已经物是人非了,六七年过去了,这中间隔着多少的时光与情绪:教书,全身心投入,几乎搁笔不写,哭泣,欢喜,尖叫,与学生相互折磨,父亲去世,学驾照,辞职,偶尔给学生补习,到报社,参加新闻采访,看这个世界上最枯燥的新闻稿,煞费苦心地想让“洪泽湖”有那么一点深度,参加大学同学的婚礼,寻找属于自己的小说泉眼……已经到六月的尾巴了,“若得长夏如繁花”,这是以前一个朋友在深夜里给我发的短信,的确,那时候的日子像烈火烹油,哪怕破碎也要向世界证明自己的存在,而现在,心比身先老,嘴上依旧不饶人,脸上终日挂着浮面的笑,与人为善,无欲则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5 09:33)
标签:

杂谈

分类: 名菜一品

更持红烛赏残花

——从吴语小说《海上花列传》说起

 

严正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