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01-06 11:15)
标签:

诗歌

息县

个人史

文化

分类: 诗歌
念给你


折柳时,你手指间的绿汁骨碌碌冒出
那季节适合别离,而此刻的冬寒凉
顺着大腿来到头顶,巢在不确定飘摇

人在虎狼的边疆忧愁,还以为自己
是个岸上的钓者吗,鬼的舌头卷不着
只是时候未到,这个季冬的事够多

也是这样腊梅恼怒的时节,你还能跑
夜半时找不到沉坠的我,去宣示
把兄弟老二的噩耗,现在轮到你摔了

要被白的还是黑的车拉回来,那路途
远到喜马拉雅,稀里哗啦,小家庭
一双胖嘟嘟的侄女,搓手如何

如何回来是个问题,他战友的车在
飞奔的路上迟疑,如何躲避被火烧的
宿命,是条狗也让他囫囵着归来吧

2017.1.5


*闻兄弟振红两口煤气中毒于杭州讨生活的小屋,唏嘘不胜。

*吾友振红,息县南街人氏,少小不喜文喜武,入伍后散打功夫了得。复员分到乡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17 22:35)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明月记


你看那孤零零的星球

抬望眼,想翩翩的飞升

菜蝴蝶沉重,野鸭子轻盈

我们漂在不同的水上


蒸汽吹脸,水银静脉点滴

有时跟我走,拦也不住

那方向的虚空,美妙的虚空

告诉幽兰,已经忘记


息地皓月千里,走狗回到老家

蹄子破了,妄想碎,院门尚在

水泥糊了眼,能醉?听秋声

在手机上明灭,你弄坏了我


那秋虫反复说对不起,我要走了

此去永不相见,在山河隐约的旷野


2016.09.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淮上秋老虎,遇孙大刘三熊四

。。。。。。。。。。。。


争执的香樟在东大街也无可忍

还在水泥地板下盘什么泥球?


地下是害怕的汪洋,浪头是铁

面容流沙,议论的蚂蚁越谈越爬


她爬上,顺着暗河漂流,歌

声,在地下,有时仰望的细碎


在酒桌对面辨识,繁体还是简

水鸡哎呀一声,豫南让水牛搅浑


的稻田,斑鸠飞到边界

水面望见影,最后也不想说出


渡口企盼的桨橹从烟波而来

是不是机关枪,和假装的咳嗽


2016.8.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黄兄喜宴,遇雨,听荣高先生

。。。。。。。。。。。。。。。。。。。。。。。。。。。。


窗玻璃外的银杏、八月桂、半焦黄的栀子们

在突来的暴雨中飘摇,知道尚可,所以不吭


乱了的还在席上说话,不喝就醉,喝多要赳赳

回忆的子弹穿过,打散,吊灯还在,仿佛蚕丝国


那人在荧幕上,蚊子在黑洞里,孩子检查身体的铁

我去刮脑壳,用酒杯的碎词,某人某年刀锋的断简


看他墙上的字,闻到喘息和大声,县城在弯柳树里

螺蛳壳的战争,广播放大惊雷,我们蛙跳在雨缝间


2016.8.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诗歌

息县

分类: 诗歌

不看见


沿河的风去哪儿,我就去那里

枝桠间闪动的灰喜鹊,潦草村落

铁骑飞过的路人,何必看清面目


水面上转动的浮岛想起大水

谁曾经历那混沌激流里的无主

不看见此刻杂树层叠的幽荫


多少蒿草里不择路的人慌张落泪

就有多少枯枝乱夜里端起的酒杯

我们是模仿,自拍,用以留下缤纷


每条弯路都可以到达庞湾这个土匪窝

有人说她似八卦阵难以出来

只管沿着新栽的桃树走,有什么灯谜


可以搅乱天,还是要纪念今天的出行

真得看到了格桑花田,只是太小器

太需要那样广袤的黄淮海啊,乱花眼


2016.6.11



不远处


“在他身旁的不远处,一根链子透着诡异和孤独”,新闻这么说房间

 

谦词与悔恨夹在柜子的书里,夏日密谋着的一场暴雨滂沱如织


在他隐蔽的堡垒,一张纸写了撕,撕了写,因为窗外妇女的胡说

 

此地在滑板上,在火山口,在美声里,美感在于豇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07 16:11)

不大声

顺着翁玉手指的方向,我们应该去看

庞湾的格桑花,而不是坐成泥堆的僧侣

喝酒的人,其实是在和酒说话,也是在和

酒馆后院里游着的鱼,窗前飞走的神灵,说话

或者唠嗑,有一句没一句的野草,可以躺在上面

躲着怄气的女儿们做了个梦,大伙都很潮湿,在找形容词

来捆扎这段个人史,一棵豇豆的旅程

彼此看见,打个呼哨,消失于此夜的蛙鸣

2016.6.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05 10:03)
标签:

息县

诗歌

分类: 诗歌

不美梦

今夜的小柿子挤在树叶的乌云中

圆帽里青涩的脸,像不像以前

停电后的晚自习课堂,点亮蜡烛

哪有什么惊悚在想不到的地方

笨黄瓜的嫩粉刺谁忍心去挤,他

注定要荡悠息县的竹子,摘掉后

还躺在泥地上,被絮絮叨叨的雨

有时是带翅膀的小妻子用细针挑

这一场有头尾的战斗剧,在园子里

在各自的床上,帘子一般开合的梦

栀子花在她自己的时光里梳洗,哎呀

铁锹头插进土里,沉醉中忘了危险

2016.6.3

不回到

不如在商贸城正午的牌戏里深埋

水泥罐车窗外嗡嗡,我是一朵什么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7 06:52)
标签:

杂谈

诗歌

淮河

飞行者

分类: 诗歌

宿醉的人怕半夜醒来
听妻子的鼾声
停电后房间的空洞


远处的淮河在冬天的旷野里
不舍昼夜
自己像漂在孤独上面的叶子


唉——,你这坠落的飞行者
飞翼的折损尚可修复
肉身却不可能

 

2015\12,\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30 16:17)

幻境

 

一个人成了街上的鬼,不搭言

你也不会知道,你也不想知道吧

 

他老婆知道,那是喝完酒

消失于门外的尘烟,不呛人,不回头

 

他奇怪于回家后,对如果的讨论

而心脏就扑棱棱飞出窗外,像蝙蝠

 

她有她烦心掠过的屋宇,更尖锐

谁想成为落叶呢?她有道理去愤怒

 

昨夜的宴席上有摸刀者,要强敬酒

你不能停下高举的杯子,像椅子那样坐着

 

2015-11-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19 23:36)
标签:

息县

诗歌

分类: 诗歌

去孙庙

 

多少年前县城往西,也是如此杨树摇落的叶子

被趟起,我们骑着凤凰大链盒自行车,身子多么细

像一根针。被打倒的人在集市上挎着鸡蛋篮子

因为小仇而仰面跌下,电线杆稍微慌乱,周围的人

举着各种农具围上来。要更凶狠才能够摆脱

 

这一次不能再见他憨笑的胖脸,和沙哑的孙庙话

多少年后我去看那另外的归乡人,一把不吭声的灰

从广州连夜运到小学家属院的黑暗里。突然

是一种速生的蔓藤,她要抓住跑慢的脖颈,用哭嗓

来写诗。在郑州柳林的出租屋里喝酒到天明

在信阳雷山宾馆里指指点点虚妄的人事。一把灰

 

多少年前的午夜,孙庙中学的宿舍是大家的欢醉场

记不清来去的都有谁。举杯吧,抬杠啊,争先朗诵

 

2015/11/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