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薛舟
诗人薛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4,251
  • 关注人气:3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历经多年打造,《不一样的中国历史故事》终于出版了。
眼看她从一个想法,一段故事,逐渐演变成一部书稿,
出落成一套有模有样的成品书,
中间有很多朋友付出了心血,非常感慨,也非常感谢。

为什么叫“不一样”?简单地说就是这套书的三结合:
历史和地理相结合;
文学和历史相结合;
中国和世界相结合;
最重要的是古老的历史和今天的社会现实相结合,让读者读完书有思考,有收获。


开场诗选取与内容相关的历代咏史诗,提纲挈领,引领读者进入历史现场。

历史正文讲述方式,做到不一样真的太难了。我努力寻找一条贯穿全部中国历史的主线索,争取让未来的小读者读后有收获,启发思考,而不是“水过地皮湿”地看看热闹。

这条线索在一行一行、一页一页、一章一章的讲述中逐步成型,那就是历代圣贤对于中国命运的思考和探索,尤其以儒家思想在中国历史长河中的沉浮为主,认识到这一点,再联系当前风云变幻的周边现实,读者就会建立独立的思考力,不会人云亦云。

讨论主题的内容相对丰富,包括“踏访历史”、“放眼世界”、“认识汉字”等板块,相当于生动的课后思考题,帮助读者思考中华文明的由来和得失,对齐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或者也可以作为亲子游的指南书。


第一卷《从神话走向文明》

  本卷讲述的故事从远古时期开始,下至公元前1600年,主要讲了中华文明的孕育和诞生的过程,以及三皇五帝对中华文明的发展起到的推动作用,介绍了从“公天下”到“家天下”的历史必然性。



第二卷《封建制度的诞生》

 

      本卷讲述的故事的历史时期延续上一卷,从公元前1600年到公元前771年,主要讲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封建制度、宗法制度、礼乐制度和井田制度的诞生过程及历史意义。




第三卷《礼崩乐坏的春秋》

本卷从公元前770年到公元前403年,作者把东周比作历史现场中的村庄,总体介绍了春秋时期的历史环境和各诸侯国的情况,介绍礼崩乐坏的内涵和历史原因。



第四卷《齐桓晋文的霸业》

 

本卷以齐桓公和晋文公为主线,讲述春秋五霸相互交锋和中华民族相互融合的历史进程,介绍了儒家思想的诞生和孔子的个人经历,对比了齐、鲁两国文化的异同和各自的历史意义,为未来历史潮流的发展埋下伏笔。



第五卷《变法争鸣的战国》

 

本卷从公元前403年到公元前221年,主要讲了中国历史上思想最活跃的“变法接力赛”,说明从春秋向战国过渡的历史必然性,介绍各学派的思想和百家争鸣的内容,详尽说明了变法在该时期的决定性作用。



第六卷《历史选择了法家》

 

本卷主要讲了秦国经历秦孝公、秦惠文王、秦昭襄王、秦始皇“四大雄主”,从偏远逐渐走向中心,从落后走向强盛,经历1.0时代、2.0时代、3.0时代,最后统一六国的历史奥秘,指出法家思想对秦国乃至整个中华文明的重要影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韩国诗人

尹东柱

故乡

分类: 我的译



另一个故乡

 

尹东柱

薛舟

 

回到故乡的夜晚

我的白骨也在屋子里躺下。

 

黑暗的房屋通往宇宙

天上有风来,像谁在说话。

 

凝望黑暗中

风化的美丽白骨

泪水满眼

我哭了吗?

还是白骨在哭?

还是美丽的灵魂在哭?

 

志向高远的狗

彻夜咆哮黑暗。

 

咆哮黑暗的狗是在赶我离开。

 

走吧,走吧

像被驱赶的人

瞒着白骨

去另一个美丽的故乡。

 

(《另一个故乡》,选自诗集《天空、风、星辰和诗》1941 9)

 

 

또 다른 고향(故鄕)

 

윤동주

 

고향(故鄕)에 돌아온 날 밤에

내 백골(白骨)이 따라와 한 방에 누웠다.

 

어둔 방()은 우주(宇宙)로 통하()고

하늘에선가 소리처럼 바람이 불어온다.

 

어둠 속에 곱게 풍화작용(風化作用)하는

백골을 들여다보며

눈물 짓는 것이

내가 우는 것이냐

백골(白骨)이 우는 것이냐

아름다운 혼()이 우는 것이냐

 

지조(志操) 높은 개는

밤을 새워 어둠을 짖는다.

 

어둠을 짖는 개는 나를 쫓는 것일 게다.

 

가자 가자

쫓기우는 사람처럼 가자

백골(白骨) 몰래

아름다운 또 다른 고향에 가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分类: 我的诗


五月我们去打劫

 

五月我们去打劫

打劫亲爱的祖国

打劫一点福利打劫一点权利

带上八十岁的老母亲带上三四岁的小孩子

祖国你看我们都这样了,你得给点儿施舍

乓——想不到祖国开枪了

 

五月我们去打劫

打劫亲爱的祖国

打劫一点正义打劫一点道理

带上八十岁的老母亲带上三四岁的小孩子

祖国你看我们都这样了,你得施舍点什么

乓——想不到祖国开枪了

 

五月我们去打劫

打劫亲爱的祖国

打劫一点美梦打劫一点幸福

带上八十岁的老母亲带上三四岁的小儿女

祖国啊祖国,我来向你打劫

你的枪口瞄准我贫穷的心脏

 

五月我们去打劫

打劫亲爱的祖国

打劫一点阳光打劫一道彩虹

我们是笨手笨脚的打劫犯

我们说不清自己的目的地

只好冲着枪口说我们来了

 

 

中国丛林

 

古老的树木遮天蔽日,偶尔有光惊醒迷茫的脸麻木的脸流着口水的脸。黑光照亮树下的花和草,这里的花草有毒,泥土有毒河水有毒空气有毒。好在身体已经习惯,慢慢地和虎视眈眈的邻居学会了和平相处

 

狼群在黑暗中咆哮,挑战老虎的权威。丛林之王镇静地踱步,时时刻刻巡视它的领地。它掌握我们的命运,洞悉我们的心,常常叼出带血的猎物,供我们学习生存的技术。年轻的野兽要求过多总也不快乐,时间教给它们生活必需的一切。我们沉默,有人出于恐惧和不可告人的秘密,揭发了我们夜里的怨言。很快有伙伴消失,原来还有纪念碑,后来只有白骨

 

原来还有愤怒,后来渐渐习惯了

 

假如没有老虎丛林里也会有狮子甚至猴子也能欺负小兽。我们发现只要表面顺从,大王并不干涉私生活。如果还能送上几句有口无心的赞美,奇迹般的赏赐会从天而降。更多的伙伴虚与委蛇,作为代代相传的智慧,写进我们微不足道的典籍。这足够让后代游走于刀刃和刀刃之间,免于伤害

 

我们的哲学越来越完善,没有什么高于生活

 

丛林里的利益毕竟有限,我们只有努力争取。有时难免伤害同类,也不用不好意思,大家都这样,而且大王也鼓励我们这样。你看,安慰很快就来了,生活在恐惧里的小兽,生长在毒草遍地的丛林,适度的变态可以理解。于是我们越发放得开。于是我们越来越快乐。老虎也会点亮灯火,赐予我们闪烁不定的光明

 

哦,原来我们表面相隔万里,本质上还是心心相印的同谋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5 17:26)
分类: 我的诗

忽然想起卧夫兄

 

街上驶过一辆昂克雷

忽然想起卧夫兄

一个热爱迷彩服的老男人

一个迷上摄影的诗人

有限的几次饭局和牌局

还不足以走进他的内心

只知道他来自苍茫

自称是狼

一只爱笑的狼

一只沉默寡言的狼

为他见到的人类照相

偶尔把自己塞进照片的角落

眯着眼,面带微笑

默默打量雾茫茫的人世间

 

转眼都快一年了

死亡像尘埃落定

只是疑惑还是疑惑

我们都觉得他过得那么好

似乎没必要……

也许苟活的人永远不理解

也不是每个写过落荒成狼的人

都能任性地露出天性的狼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我的读
诗人王家新眼里的韩国诗歌

    “活着就要把瞬间作为永远歌唱”

 

                          作者:王家新

 

  近些年来,我有机会阅读了一些韩国诗人如崔东镐、黄东奎等人的作品,并同他们有一些具体的交流。对一向偏重于关注西方诗歌的我们来说,这种了解不仅扩展了我的视野,而且给我带来了一些创作上的激励和启示。我为此深感欣悦和振奋。

就我来说,最早接触到的,是诗人、德语文学翻译家金光圭先生。几年前,金先生和其他韩国作家到我的大学访问、交流,并送我了他的诗歌中译本《模糊的旧爱之影》。他儒雅的性情和敏捷的心智,给我留下了美好、深刻的印象。他的一首短诗《幼蟹之死》(金冉译)让我读了难忘:

 

    随着妈妈一起被捕
  一只幼蟹
  当大蟹们被草绳捆住
  吐着白沫挣扎时
  它逃出蟹贩的草筐
  横着横着爬上柏油路
  在滩涂里玩捉迷藏的日子
  海的自由在哪里呢
  竖起眼珠东张西望时
  被飞驰而来的军用卡车压扁
  爆裂在路面上
  在灰尘中腐烂的幼蟹尸体
  无人理睬的那耀眼的光芒

 

  诗中的描写,每一个字词都很真切,具体,富有感情,诗最后的那一声爆裂声,那一道暗影和耀眼的光芒,更是让我惊心。正是这样一首诗,我不时地想找来重读。它不仅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进入韩国当代诗歌的角度,它也不仅深刻感人地表现了人性的同情,它还会提示我们什么叫与生命的“对视”,什么是如哲人阿甘本所说的“向我们未曾在场的当下的回归”。

  的确,韩国诗歌之所以值得关注,不仅在于它“写得好”,也不仅在于它有自己鲜明的特质,我们还会从中找到我们自己的“当下的进入点”,会从中感到一种脉博的共振和跳动。几年前,通过中国文学学者、韩国外国语大学朴宰雨教授,我又认识了韩国著名诗人、高丽大学教授、诗歌评论家崔东镐先生。崔先生热情地邀请我参加韩国昌原的诗歌节,在那里我第一次切身感受到韩国诗歌的“现场”。没想到第二年,他们决定颁发给我一个国际诗歌奖。我再次赶到了美丽的昌原。我在获奖演说的最后这样说:“我曾读过许多韩国诗人的作品,它们不仅使我感到亲切,那跳动在其中的生命火焰,也曾一次次灼伤过我并使我深感惊异。我相信我们共同分享了很多。也许,作为诗人,我们都是一种如海子所说的’亚洲铜’所铸造的乐器。那就让我们如诗人崔东镐所说:’活着就要把瞬间作为永远歌唱!’” 

  最后这句引诗,出自崔先生的名诗《盘龟台抹香鲸的恋歌》(金鹤哲译),诗一开始就是“无法收拾的爱情在远方/活着本身是一种悲伤”,诗人受到在庆尚南道盘龟台遗址发现的史前捕鲸岩画的触发,怀念那“消失着的抹香鲸”,赞颂“为了面对渔叉/仍旧决然对恃的人生”,全诗最后就是“活着就要把瞬间作为永远歌唱”这句诗。

    如果说这首诗面向遥远的往昔,并被赋予了神话史诗般的元素和抒情力量,崔先生更多的诗,则指向了他的当下经验。可以说,他也正是一个如阿甘本所说的“蘸取当下的幽暗”写作的诗人。在《韩国极抒情诗的起源与沟通——时代精神和极抒情诗》(金海鹰译)一文的开始,他就这样写道:“随着支配20世纪的宏观理论日渐消退、独裁统治的崩溃、东西方间的界限模糊不明,解构的时代便开始了。大家族解体为小家庭,再分解为个人,从此人类已经分化为独立的个体存在,微观理论日益尖锐化,这就是我们如今生活着的数字化时代。”这就是他提出“极抒情诗”的时代背景。他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从事自己的创作探求的。纵览他的创作历程,他秉承了韩国诗歌传统的抒情性,但他的感受力日益深化,他的语言也在不断经受当下的回炉和淬火。在他的诗中,不时闪动着一种幽微、沉潜而尖锐的诗性火焰。他以下这首《浆糊风干的声音》(金英明译),真要令人叫绝:

 

  半夜两点钟从壁纸后面
  传来浆糊风干的声音
  干燥的秋日空气中
  从紧贴墙壁与纸之间
  狭小空间
  传来没有粘性
  浆糊风干的声音

  空空的
  墙与壁纸之间
  空隙加大的半夜两点钟
  像看不见的生活一样
  夜幕在壁纸后面发出声音

    秋日的虫鸣高涨
  僻静的夏日
  晾干雨湿的壁纸
  在庭院
  踩上一茎茎小草
  冰凉的水珠
  望着冬天滴向大地。

 

  在夜深人静之时对从壁纸后面传来的浆糊风干的声音的聆听,寄寓着诗人对与存在脱节、失去“粘性”、日渐被“风干”的独特感受。这样的诗,把一种碎屑的、谁都不经意的声响变成了某种“幽灵的声音”;这样的诗,堪称是一种“发现”:它为我们的当下发明了一种独特的隐喻。

  同许多中国现当代诗人一样,崔先生这一代韩国诗人,在获取“现代性”的历程中也都曾受到西方现代诗歌的影响。在一篇文章中,崔先生曾引用艾略特《四个四重奏》中的“过去可能存在的和已经存在的/都指向一个始终存在的终点”,然后指出:“找寻一个永恒存在的’点’的过程正是诗人穷极一生探究的诗世界的路程。”

  看来诗人们都在做着同样的努力。今年年初,崔先生为他主编的《抒情诗和诗学》向我约稿,请我写一篇介绍当下中国诗歌的文章,我的题目也正是“从这里,到这里”。我借用了诗人蓝蓝一首诗的题目,所指向的,也正是崔先生所要抵达的那个“点”。而崔先生的诗之所以让我认同,之所以避免了如诗人希尼所说的那种“美学的空洞”,正在于它找到了那个永恒的也是当下的“进入点”。这里还不妨多说一点:崔先生这一代韩国诗人,受过现代诗的诗艺训练,追求语言的纯粹,也具有形而上的玄思和抽象的能力,但在另一方面,他们大都经历过韩国当年的民主运动,对于政治高压和社会不公正有着痛切的体验(对此请参见他那首《汗珠1》:“勒起你的脖子/是为了让你活着/把手松开/是为了让你死去”),因而他们会摈弃那种唯美的抒情而转向“生活的内面”,转向对“真”的把握和不懈追求——顺便说一下,这也就是他们为什么会对“文革”末期以来北岛他们的诗以及我们在九十年代以来的创作十分关注的原因。可以说,也正是在这样一个“点”上,我们相遇了。

的确,正是这种相近的精神和诗学取向,把我们联系在了一起。当然,我欣赏崔先生的诗,不仅在于它能够和我们的经验发生一种“磨擦”,不仅在于它能够唤起我们情感的共鸣,也在于它优异、独到的艺术表现。我尤其佩服他的诗歌语言,它往往像刀尖一样戳人,或像转瞬消逝的火石一样,为我们照亮词语间的幽暗。《单薄的笔尖》(金英明译)是一首关于写作的诗,这类诗很多中外诗人都写过,但崔先生文字的奇崛、冷峻及其感受力的深度还是让我惊异:

 

  走在无人走的暴风雪中
  单薄的笔尖

  推开风走在田野里
  人心
  终于无法揣摸

  白色的陆地上
  红红的血液
  吸引黑暗冻得翠绿

    白纸上的空格
  在冰山壁的极点上
  冷冷地点上一个黑点。

 

  我不能不为之惊异:“单薄的笔尖”具有了“推开风走在”暴风雪中和田野里的绝决姿态,而“红红的血液/吸引黑暗冻得翠绿”!我读到的,是一个具有怎样的精神和语言功力的诗人! 

而在今年6月,我又有了一次同韩国诗人交流的机会:应著名文学评论家洪廷善教授邀请,我参加了在韩国安东地区举办的韩中作家会议。会议的主题是“危机中的时代、社会和文学”,我在那里见到了韩国诗坛宿将黄东奎、李时英、郑玄宗,也认识了金明仁、李载武、柳仁舒等后起的优秀诗人。打开会议的作品文集,李时英的一首短诗《在桌饭馆里》(徐黎明译),一下子就吸引了我:

 

    有评价过高的诗人。评价过低的诗人更多。
  我和其中的一位,在桌饭馆吃小桌套餐。
  说着人生的经历,他的嗓音低沉而安静。
  我也变得低沉而安静,好像终于回到了自己。

 

  “桌饭馆”为韩国传统的把饭菜连同小桌一起端上的家常餐馆。这首诗不仅令人感到亲切,写这诗的诗人,借用策兰的一句话来说,真正屈身进入到“自己存在的倾斜度下、自己的生物的倾斜度下讲述”了。是的,在韩国诗人那里常感到的谦卑和沉静,对我还具有了这样的意义!

最让我感动并让我受到激励的,是与黄东奎先生的交流。黄先生是目前韩国最富盛名的诗人,与高银齐名。但据我了解,人们似乎更喜爱他的诗,评论界对他的评价也很高。以下是他早期的一首名诗《太平歌》(薛舟译):

 

    听说
  我们是弱小民族。
  白天也锁着门,烧煤球
  滴入可靠的眼药
  读随笔。
  怀着无法藏在身体角落的苦恼
  游走于上等兵之下的军衔之间
  从金海到华川
  披着防寒服,带上水壶。
  到处都是铁丝网
  检查站随处可见
  这是令人费解的爱。
  令人费解的爱。
  伸出戴着全皮手铐的手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比雪更冷的雪在飘落。

 

  这样的诗,可以想见它在韩国读者中受欢迎的程度。我当然也喜爱这样的诗,但我更看重黄先生的后期作品。在我看来,他后来的诗更富有鲜明的个性,有着更为独到的语感,更为出人意外的语言迸发,老当益壮,并且充满了一种反讽性张力。薛舟说他已进入“从心所欲不逾矩”的自由境界。的确,这是一位真正富有创造性的诗人。

黄先生为1938年生人,在诗坛上驰骋已有半个世纪之久,在韩国可以说是一代大师了。但“老去的是时间”,他仍有一颗年轻、敏感、富有活力的心。同他在一起,我们不仅感到一种大家风范,也深感亲切和温暖。和他一起谈诗、用餐和参观,我不时感到从内心里涌起一股股热流,我知道,这种相互的认同和交流已打开了一种精神之源。从韩国回来后,我很快写下了一首诗,我愿把它放在这里,不仅以此结束本文,也以此见证一种难得的生命交往,以此指向那个共同的、让我们流泪的精神的“原乡”:

 

    在韩国安东乡间
  ——给黄东奎先生

 

  谢谢你,先生,
  谢谢你对我的诗伸出的
  那根有力的大姆指。
  你比我年长近20岁,可是你的眼光
  仍是那么敏锐。
  你的额头在六月的光中闪亮,
  我相信那即是智慧。
  我们并排在山间走着,
  我可以听到,我们经历的时间
  就在我们彼此的身体中晃荡。
  我们这是在韩国东部的乡间吗,
  那只满山青翠中的鹧鸪,
  怎么听也都是我在童年时听到的那一只。
  我们登上屏山书院古老的台阶,
  正值野栗树开花时节,
  这石头有多光亮我的心就有多光亮,
  这庭院有多荒凉我的心就有多荒凉;
  当年的诵读声已化入河畔的细沙,
  我们路过的疤结累累的松树
  仍在流着脂泪。
  你说你在翻译杜甫,
  你问我“吴楚东南坼”是什么意思,
  我说那是两个国家的骨肉分离,
  但它也在我们的身体中
  留下了一种永久的疼。
  但是现在山风拂面,在枣花的清香中,
  我不忍去谈我们的那些经历,
  不谈雾霾,不谈毒龙,也不谈
  我为何写下那首“瓦雷金诺叙事曲”……
  我们并排走着,伴着清泉潺潺,
  好像受苦者也终会有所安慰;
  (路边的桑椹落了一地)
  你说明天你还会和我们一起去看海,
  我说下次你来中国,我陪你去岳阳楼吧,
  我也从未去过那里。我不知道
  它给我们准备的是什么样的风景,
  但到了那里,我想我们都会流泪的——
  当我们一步步开始登临,
  当一种伟大的荒凉展现在我们面前。

    2014,11,北京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我的读


                             万壑清音

                                         娜仁琪琪格

 

    童年里最美的记忆,要数冬晨的窗花,在万物凋敝、只有风声的北方冬夜,它是一种神秘的力量。它正是伴着风声而来的,有时它是寂静的月的脚步,更多的时候是猫踩瓦沿的轻盈。其实我是知道的,它的来源有刀斧之力,只是我们在深深的睡眠里没有听见罢了,或者是神灵担心惊醒孩子的梦,隐去了那些叮叮当当雕琢的声音,只待我们从梦境里走出,一睁眼看见的就是一个冰雪晶莹、万壑丛生、物象峥嵘的美妙世界。橘红的光照着窗花的剔透,阡陌纵横,花影摇曳,坐在灯光里正在为我们赶制冬衣、春节礼物的母亲码着细密的针脚,有时是捏着针的纤指正把一条线扯远,有时恰好是她把一处缝好,把线打结后低下头来用牙齿咬断。母亲发觉我的醒来时,总是回过头来为我掖掖被角,低低地说一声:再睡一会儿吧,天还没亮呢。再一觉醒来,已是母亲升起炊烟,阳光轻轻地吻在窗子上,窗花便化做了涓涓的细流。

    季节因循,又一个冬季到来,大地收起了华袍锦缎,上天送来白鸟之翼化作万千的蝴蝶飞舞,万物在静谧里酣眠,蓄养澎湃汹涌的春潮,明媚丰饶的世界在素洁的怀抱与温情里孕育妊娠。我早已养成了母亲的习惯,凌晨的寂静里读书,写诗,选稿,编辑,我能感觉到母亲的存在,一如在万物的秩序里,我听见万壑清音,那些静谧深处的滋长、暗涌、蔓延——“像蓓蕾周转不息”!

“像蓓蕾周转不息”是本期头条诗人宫白云组诗的标题,多么巧合,待《诗歌风赏·万壑清音》出来时,正是隆冬飞雪,辞旧迎新,季节的河床上花蕾酣眠着呼息。

 

 

《诗歌风赏》2014年第4卷(总第6卷)目录

 

独秀                                                   

003 宫白云    像蓓蕾周转不息(组诗)            

013 宫白云    以诗歌的发生复活生命价值          

016 李  犁    颠流,苦难的心在写幸福的诗

 

群芳                                                   

021 南  子    隐身术之歌(组诗)                

030 张巧慧    泥胎(组诗)                          

038 莫卧儿    归路(长诗)                          

045 李林芳    亲密无间(组诗)                      

052 重庆子衣  在时间的花园里(组诗)            

058 喙林儿    季节再次覆盖季节(组诗)          

063 小点子    小唱(组诗)                          

068 曹玉霞    秘密的永恒(组诗)                

074 许玲琴    流水(组诗)                          

079 李学英    西藏,西藏(组诗)                

084 杨庆华    思无邪(组诗)                        

091 南南千雪  叙事或者抒情(组诗)                  

098 梧桐雨梦  浪花里的波澜(组诗)                  

 

绽放                                                    

107 何婧婷    空气童话(组诗)                      

114 玉  珍    新世界(组诗)                        

121 简小莫    她是水(组诗)                        

127 林  侧    捕  心(组诗)                        

133 白  左    近  况(组诗)                        

139 木  槿    秋风颂(组诗)                        

144 王士强    “绽放”之迷经或坦途     

 

花絮                                               

149 吉  尔    从卡拉库尔到彼此守望                  

156 艾傈木诺  牛栏江西岸                                 

 

雕塑                                                    

163 马  莉    永远的神                                  

174 马  莉    金色十四行诗五首                      

 

煮酒                                                    

179 霍俊明、路也访谈

             在深入生存中仰望漂泊的激情       

188 路  也   城南哀歌  

 

采玉                                                

205 薛  舟译  金惠顺诗选                                

217 薛  舟    女性、身体和历史                      

 

赏鉴                                                    

223 李  南    她拥有骚动、情色和死亡的花园      

 

美术作品                                                     

封二  马萧萧的画

封三  马萧萧的画  娜仁琪琪格配诗

 

 

诗歌风赏

主    编  娜仁琪琪格

编    辑  爱斐儿  慕玺雅  纳兰容若

美术设计  苏笑嫣

排版制作  刘红艳

 

投稿邮箱:shigefengshang@126.com

地    址:101121北京市通州区翠屏北里西区15号楼2单元802室

博    客:http://blog.sina.com.cn/shigefengshang

 

微信公众号


《诗歌风赏》为季刊,娜仁琪琪格主编,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全国各大书店及图书网店有售。

定价:35元,一年四卷140元。

可编辑部直接订阅:

邮政汇款:101121 北京市通州区翠屏北里西区15号楼2单元802室  席奎芳收

银行汇款:席奎芳 北京工商银行通州支行 卡号:6212 2602 0002 48359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我的译

精心酝酿了一年,《诗品》二期终于和大家见面了,本期重点推出17位韩国当代诗人诗作,阵容强大,涵盖老中青三代,读者朋友就此可对韩国当代诗歌状况和发展脉络有所了解。本刊继续就“诗人生态诗学地理”话题花费较大篇幅地对台湾8位80后青年诗人实施了群访计划,并集中刊发了他们的作品及生态影像图片。同进还推出了马查多、塞尔努达诗选及译家董继平、汪小艾的推介文章。另外大部分诗人在本刊亮相,他们并非“流行歌手”式的当红诗人,但一直默默无闻地创作中,有海外留学学士,也有国内民间中坚力量,视野开阔,风清气正,值得期待。
我们不追求出刊速度,只追求品质。这就是北方《诗品》。

——王西平

 

 

《诗品》二期目录[宁夏出品]                                                

 

卷首

 

开卷
          韩国当代诗人诗选|薛舟译
006    朴莹浚诗选
011    未堂文学奖获奖诗选
         郑玄宗|黄东奎|崔胜镐|金基泽|文泰俊|金惠顺
         文仁洙|宋灿镐|金彦|张锡南|李永光|权赫雄|黄炳承
020    韩国80后诗人诗选
         赵仁镐|金智允

 

双子
022    柏桦诗选
025    Fiona Sze-Lorrain话柏桦
028    沈苇诗选
033    张映姝话沈苇

 

集成 
036   唐朝晖作品
037   虚坻作品 
039   牧斯作品
040   扎西作品
042   倪湛舸作品
044   刘频作品
046   高爽作品
047   牛遁之作品 
049   辰水作品
051   陈陌作品
053   李继宗作品
054   城西作品
055   和慧平作品
056   西厍作品
057   翟文熙作品
059   青山雪儿作品

 

新锐
062   向云中雀投食|李有兰
063   越来越深的雪|安德
064   他半夜招宫娥|杨庆详
065   天宇像个婴孩|雷迅
069   被释放的萨福|吕布布
070   兰尖铁矿手记|子申
072   叫我木匠师傅|杨经纬
073   梨涡摆渡自由|丁鹏
074   佩刺刀的线人|冷侃
076   歌唱着变形记|叶飙
076   才开始去面壁|张露
078   譬如那些女孩|麦岸

 

短板
079   姚彬|张雪昆|南飞|杜文辉|云南北鸿|叶来|鲁橹
         姜了|李荼|石飞|王志彦|雷文|陈亮|董喜阳

 

译真
084   马查多诗选|董继平译
089   马查多:卡斯提尔田野上的歌者|董继平
091   塞尔努达诗选|汪天艾译
095   塞尔努达其人|汪天艾译

 

专题 
         生态诗学地理之台湾青年诗人群访
100   崔舜华|郭哲佑|蒋阔宇|李云颢|冯瑀珊|宋尚纬
         印卡|林禹瑄

 

品读
124    重新开始一生,也是可能的|(英国)虹影
          我们活着,因为天使张开翅膀|(英国)虹影
126    帮书找下一个生命落脚处|(台湾)紫娟
          漫步淡水河畔|(台湾)紫娟


跨界
129    戏剧《赛纳河少女的面模》(片断)|童道明
132    新世纪的焦虑(外一首)|童道明
          诗与平面艺术的对话 
133    一个人的对话|屈子信
134    两个人的对话|王西平VS屈子信
136    一群人的对话|张铎|阿尔| 穹宇|杨建虎|岳子
          冶进海|马静|丁学芳|王俊青|邵骏鹏
139    屈子信作品

 

封二  和仁堂口腔:健康“萌芽”心开始
封三  陈国鸿书法作品
封底  郭守中书法作品

 

(王西平|执行主编)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杜甫草堂

分类: 我的诗


762年的晚餐

 

762年的江村雨水很多

雨水变成井水,还不能消解

750年的不安和盐渴

恐惧在心,像洪水在河

762年的妻子站在灶边叹息

无知的孩子依着门框哭泣

饥饿的雷声预示着770年的饥饿

“多么正确的道理都不足以安慰

吃不饱饭的孩子和他透明的肚子”

762年的秋风让你想起战马的嘶鸣

那么多的死者,他们是否理解

时代赋予自己的死?

762年的晚上没有晚餐

水光照人的锅里没有米,菜叶像船

船到采石矶

你的朋友淹死了

762年的秋风把茅屋吹破

一道闪电划破大唐的黑夜

有人说,再也不会有黎明了

“而诗人都是背着原罪的仙子

他们必须承受人世间的奚落。”

762年的你接住732年的蒲公英

准备将它种在768年的果园

如果它落地生根

如果它不厌生长

它的命运还是继续漂泊


杜甫草堂

 

门里是少年,门外是老人

少年劈柴汲水,看见那人脚步蹒跚

他舀来清水一碗

跨出门槛时只听见空空的风声

老人轻声咳嗽,口袋里关于世界

崩塌的消息微微颤抖

他暗自思忖

“我有没有资格打扰一颗安静的心?”

 

门里是老人,门外是少年

老人坐下休息,“我走到这里

足足走了半个世纪”

卧房里端坐着寒冷的妻子

水井边回荡着小儿女的笑声

少年惴惴不安,当他怀疑自己

他变成透明的月光和清澈的井水

“我该不该向他打听世界的消息?”

 

门里的少年,门外的老人

他要离家远行,他从远方归来

擦肩而过时互相辨认出自己

一个人满脸疑惑,一个人泪如涌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都钟焕(1954—),诗人、国会议员,1985年妻子因胃癌去世,留下两个孩子,诗人思念亡妻而写的诗集《我心中的蜀葵花》于1986年出版,引起强烈反响,累计销售达百万部。


我心中的蜀葵花

 

雨点落在玉米叶上。

今天又挺过来了。

我们剩下的时光

很短很短

最多到寒风吹落叶飞扬。

生命从你的身体里沙沙流走

像早晨的枕边堆满无声脱落的头发。

 

种子长成果实

还要等待很多天

等待你和我翻耕的荒地

依旧无人打理。

我失魂落魄,独坐在覆盖田埂

的飞蓬和杂草边,久久不能起身

关于是否用一次猛药,踌躇难决。

我们并肩耕耘卑微生活的角落

你连一只虫子都不忍心伤害

更不想恶狠狠地对待生活。

 

可是你我不得不接受的

剩下的日子

每一天都是乌云密布。

最初想起蜀葵花似的你

仿佛拥抱坍塌的墙垣

不可抑制的高烧让我颤栗。

“你还要活下去,不要愧疚

像我们曾有过的最好的日子”

我知道我必须接受这最后的话语。

 

从前不愿舍弃的

微不足道的清高和荣辱

如今要毫无保留地舍弃

我心里的一切也要交给

更疼痛更悲伤的人

我为这样的时光越来越短而伤心。

 

剩下的日子固然短暂

我们还要站在腐烂的伤口中间

竭尽全力去反抗

把每一天都当作生命中的最后一天。

我们周围总有很多

怀着更大的痛苦死去的人们

应该想到带着肉体的绝望和疾病而死

多么令人心痛。

 

看着你褪色发黄如蜡纸的脸

这些话的确难以启齿

如果你的肉体还有完好的部分

还不如慷慨地

赠予需要它们的人。

我也想在临走之前

欣然卸下这肉身的某个部分。

 

雨打玉米叶的声音更响了。

现在我又要在黑暗中送走长夜

直到黑暗消失迎来崭新的黎明

我都会紧握你的手,永远守在你身边。

 

198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脱北诗人

张真晟

朝鲜

分类: 我的译


20145月,张真晟被英国《The Times Magazine》选为封面人物

最新作品《敬爱的领袖》登上美国亚马逊畅销书榜首


不要说是救济米

 

世界啊

你给这土地送大米

但不要说是救济米

红十字上

凝结着我们的鲜血

 

我们宁可看不见

如果看不见

我们还能忍受

和分享没有的东西

可怜的人们

再可怜也想活下去

 

救济米来了

走过饥饿的眼睛

走过乞讨者身旁

走向先军之地

军人们搬得一干二净

 

大米就这样走了

走的却不只大米

最后的饥饿被挖出

空腹的叹息也不留

狂风席卷而去

摇晃和摧毁了生命

 

大米被用来

扩充军队

制造炮筒

剩下的用来阅兵式

和武力示威

向世界展示吃饱的力量

 

加强这力量的

是援助,是支援

救济独裁者气管的

是人道主义的背叛

和红十字的欺骗

 

世界啊

如果还有米要送

那就请瞄准

手无寸铁的我们的头颅

开炮吧!

 

茅屋三间都烧光

没有臭虫更舒畅

独裁的躯壳稀巴烂

只有那样的炮弹

才是真正的红十字援助

才是我们渴望的人道主义

 

*作者注:20006月,黄海道松林港,世界红十字会救济米仓库发生了纵火事件)

 


他们的最后的脸

 

没有小手为他们

合上眼睛

尸体们

铺着各自的影子

满地乱躺

 

没有卡车

也没有油

为生者

运送救济米

死者带着入土的心愿

一天天腐烂

 

谁是饿死的?

脸上露出白骨

谁是冻死的?

全身圆鼓鼓硬邦邦

而谁又是病死的?

蛆虫蠕动成群

 

这样死也好

那样死也罢

他们的最后的脸

惊人地相似

要比苟活的我们

安详,更平静


红彤彤的谎言

 

今天,英男

跟饿肚子的我们

大声炫耀

昨天和前天

我都吃了三顿饭

 

孩子们哄堂大笑

一顿还可能

雪白的大米饭

吃三顿,他的话

肯定是红彤彤的谎言

 


说起饭

 

说起饭

孩子只知道绿油油的草叶粥

生日那天给他白花花的米饭

他连踢带踹地说不要

捶打着我的胸口要吃饭

 

 

 

敲门声

 

早晨

响起敲门声

 

几天前

是一把玉米

第二天

是一粒土豆

敲门声

来去如风

 

即使不是每天来

那分担贫穷的诚意

足以叫人流泪

我们每天都在守候

敲门声

 

后来才知道

隔壁的七星大哥

直到饿死

都暗恋姐姐

那是他的敲门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