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薛舟
诗人薛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5,743
  • 关注人气:3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少儿读物

国宝

熊猫

科普

童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杜甫草堂

分类: 我的诗


762年的晚餐

 

762年的江村雨水很多

雨水变成井水,还不能消解

750年的不安和盐渴

恐惧在心,像洪水在河

762年的妻子站在灶边叹息

无知的孩子依着门框哭泣

饥饿的雷声预示着770年的饥饿

“多么正确的道理都不足以安慰

吃不饱饭的孩子和他透明的肚子”

762年的秋风让你想起战马的嘶鸣

那么多的死者,他们是否理解

时代赋予自己的死?

762年的晚上没有晚餐

水光照人的锅里没有米,菜叶像船

船到采石矶

你的朋友淹死了

762年的秋风把茅屋吹破

一道闪电划破大唐的黑夜

有人说,再也不会有黎明了

“而诗人都是背着原罪的仙子

他们必须承受人世间的奚落。”

762年的你接住732年的蒲公英

准备将它种在768年的果园

如果它落地生根

如果它不厌生长

它的命运还是继续漂泊


杜甫草堂

 

门里是少年,门外是老人

少年劈柴汲水,看见那人脚步蹒跚

他舀来清水一碗

跨出门槛时只听见空空的风声

老人轻声咳嗽,口袋里关于世界

崩塌的消息微微颤抖

他暗自思忖

“我有没有资格打扰一颗安静的心?”

 

门里是老人,门外是少年

老人坐下休息,“我走到这里

足足走了半个世纪”

卧房里端坐着寒冷的妻子

水井边回荡着小儿女的笑声

少年惴惴不安,当他怀疑自己

他变成透明的月光和清澈的井水

“我该不该向他打听世界的消息?”

 

门里的少年,门外的老人

他要离家远行,他从远方归来

擦肩而过时互相辨认出自己

一个人满脸疑惑,一个人泪如涌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韩国

诗歌

都钟焕

蜀葵花

爱情诗

分类: 我的译


都钟焕(1954—),诗人、国会议员,1985年妻子因胃癌去世,留下两个孩子,诗人思念亡妻而写的诗集《我心中的蜀葵花》于1986年出版,引起强烈反响,累计销售达百万部。


我心中的蜀葵花

 

雨点落在玉米叶上。

今天又挺过来了。

我们剩下的时光

很短很短

最多到寒风吹落叶飞扬。

生命从你的身体里沙沙流走

像早晨的枕边堆满无声脱落的头发。

 

种子长成果实

还要等待很多天

等待你和我翻耕的荒地

依旧无人打理。

我失魂落魄,独坐在覆盖田埂

的飞蓬和杂草边,久久不能起身

关于是否用一次猛药,踌躇难决。

我们并肩耕耘卑微生活的角落

你连一只虫子都不忍心伤害

更不想恶狠狠地对待生活。

 

可是你我不得不接受的

剩下的日子

每一天都是乌云密布。

最初想起蜀葵花似的你

仿佛拥抱坍塌的墙垣

不可抑制的高烧让我颤栗。

“你还要活下去,不要愧疚

像我们曾有过的最好的日子”

我知道我必须接受这最后的话语。

 

从前不愿舍弃的

微不足道的清高和荣辱

如今要毫无保留地舍弃

我心里的一切也要交给

更疼痛更悲伤的人

我为这样的时光越来越短而伤心。

 

剩下的日子固然短暂

我们还要站在腐烂的伤口中间

竭尽全力去反抗

把每一天都当作生命中的最后一天。

我们周围总有很多

怀着更大的痛苦死去的人们

应该想到带着肉体的绝望和疾病而死

多么令人心痛。

 

看着你褪色发黄如蜡纸的脸

这些话的确难以启齿

如果你的肉体还有完好的部分

还不如慷慨地

赠予需要它们的人。

我也想在临走之前

欣然卸下这肉身的某个部分。

 

雨打玉米叶的声音更响了。

现在我又要在黑暗中送走长夜

直到黑暗消失迎来崭新的黎明

我都会紧握你的手,永远守在你身边。

 

198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诗

《人对意义的追寻》

        ——致维克多弗兰克

 

A

手术室的大门敞开,猴子进来

怯生生打量满屋子的陌生人

自觉地走上手术台

护士拿来香蕉,放在不远处

猴子看得见的地方,供它想象

 

B

集中营的大门打开,我们进来

像猴子爬上手术台

“脱光!脱光!脱光!”

脱到鲜血淋漓,脱到灵魂出窍

排队领取新名字,排队走向新生活

 

夜里,我问那个看不见的人

当我受完这些苦,就能见到

我思念的母亲、妹妹和妻子吗?

他的回答丰富多彩

有时是雷声阵阵,有时是星光闪烁

有时是黑的沉默,有时是蚊子的歌

 

AA

手术室的大门敞开,猴子出去

双腿麻木,像一对不趁手的拐杖

颤抖的手剥开甜蜜的香蕉

塞进嘴巴,立刻忘记了手术室里

的疼和眼泪,“我今天运气真好!”

 

BB

集中营的大门打开,排队领圣餐

几个刚认识的人消失了,而我

已经熟悉号码的生活,惊恐又期待

时时刻刻等着有人喊出我的名字

“如果我有罪,如果我有罪”

跟着不容置疑的声音默念

直到发现自己真的有罪,“我有罪!”

 

夜里,继续追问那个看不见的人

“你让我吃的苦我都吃了啊

如果我是合格的实验者

等我出去之后,你给我什么奖励?”

他的回答丰富多彩

父亲的皱纹,母亲的呼唤

新婚妻子的吻,“啊,这些就够了”

 

AAA

手术室的大门敞开,猴子面无表情

习惯性地瞥一眼桌子,香蕉还在

它利落地摆好姿势,准确而迅速

(现在已经不用护士帮忙了)

闭上眼,香蕉已在它的想象中剥光

 

BBB

集中营的大门打开,我们出去

奥斯维辛的烟囱停止了冒烟

毒气室更像是歇业的商店

有人化作青烟,有人化作泥土

而我走下手术台,“实验结束了”

 

夜里,我躺在维也纳的家中

看不见的人没有送来承诺的礼物

难道是我听错了?难道我被骗了?

他的回答丰富多彩

有时是雷声阵阵,有时是星光闪烁

有时是黑的沉默,有时是蚊子的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12 17:21)
分类: 我的诗


唐朝来信

 

收到你的来信,我在尘埃

满街嘈杂比不上我内心的喧哗

我才知道世界没乱,我的心乱

 

风吹草动,飘来云外的酒香

我痴痴遥望,望见天边之外的深山

笑语盈盈的人,正是衣袂飘飘的人

 

我希望你在深山之外的深山

消息很慢,甚至不如朝代变换

你走你的路我愿意在后面追赶

 

我去看你时大雪遮没山路

山寺的钟声被冻结在云端

一串白鹿的脚印引领我的脚印

 

孤灯安宁,我在纸上穿过你的庭院

哪里犬吠声声,只是不见人影

雪地里木椅轻摇,炉火边热气升腾

 

我是远方归来的主人,还是稍作逗留

的访客,你在哪扇雕花的窗户之后

看我,看我步履蹒跚,眼里泪光闪闪

 

哦,尘世钟声敲响,合上这封信

我已置身门外,一扇门

一扇篱落衡门,无声关闭我的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30 12:44)
标签:

变形记

卡夫卡

人虫

分类: 我的诗

人虫时代

 

一天早晨

甲虫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

发现自己

变成了曾经恐惧又讨厌的人

 

那么多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像策马奔驰的演员

梦中走来的路上他被告知身份

“早上好!”“昨晚睡得好吗?”

问候起来毫无拘束

迅速熟悉自己在家庭里的位置

 

甲虫夹在人潮中过马路

乘坐地铁时东摇西晃

握紧把手的手本应化作翅膀

偶尔他忘记了新名字

掏出手机来确认,告诉自己

“我叫萨姆沙”,“我叫萨姆沙”

 

办公室里灯光耀眼

习惯黑暗的萨姆沙泪水涟涟

一个个人头像黑乎乎的馒头

萨姆沙从馒头堆里抬眼

望见街上密密麻麻的人

多么像从前的自己在地下爬行

 

终于捱到下班回家

萨姆沙的脚步抗拒道路

他想说服自己却只找到否定的理由

唉!一声叹息引起整节车厢的叹息

闭上眼睛,他在心里祈祷,希望

今夜的梦能让他变回昨夜的甲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诗

村庄

——兼向马尔克斯致敬

 

小时候我的梦想是走遍村庄

清晨出发,向南

取道脚印稀疏的街巷

沿途遇见原地转圈的山羊

练习自杀的猪和忧伤的关东汉

那傻子流着口水,笑嘻嘻

等待下一辆拖拉机送来他的双腿

男人们打捞枯井,挖出古代的沉船

“船长去哪儿了?船长去哪儿了?”

一声呼喊带来一个闪电,乌龟壳破裂

化作崭新的柏油路

我站在龟背上眺望,适当地拐弯

村里的亚当和夏娃刚刚钻进苹果园

兴冲冲的背影仿佛比蜜还甜

老族长的烟袋失火,烧坏了脆生生的族谱

那些素昧平生的名字变成萤火虫

也像星光闪闪

“人都走光了吗?现在自由了吗?”

有人喊出村庄的心声,春雨落地成冰

我的心里阵阵寒冷

回家吧,现在已是傍晚

我看见单身汉的坟上青草如茵

亚当和夏娃长成驼背的苹果树

“你们好吗?我说话你们听见了吗?”

老井涌出苦涩的海水,淹没挖井人

带走了腐朽的船桨和帆

“傻子再见,下辈子别跟拖拉机玩游戏了。”

“可怜的猪啊,我是不是应该祝你成功?”

山羊停下脚步,睡眼朦胧与我对视

我使劲摇头看它的眼

那里面的人满头白发,牙齿脱落

嘴角颤颤似有言说

我问他

“你在这儿等了多久啊?”

如果我没记错,他是这样回答我

“这条路你走了多久啊?”

 

20144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洪水

分类: 我的诗



缤纷来客

  

1

 

在某个正午,我窥见母亲衰老的痕迹

“我听见你外祖父的咳嗽声,

隔着水库,从那边茂盛的菜园传来

在高大的芸豆架下,隐约有火光走动,

那是他的老烟袋又填满了新烟。”

 

那是河神即将到来的日子,他的谕旨

通过覆盖村庄的白日梦,传遍每个村民的耳朵

有钱人家的大门热情地敞开着,任凭酒肉

的气息去布满街道,诱惑神灵。

我母亲有时一天只说一句话,我觉得那是

 

不可预知的谶语。

那个夏天,月亮搁浅在我们家的梧桐树上

足足三天才离去,母亲步行到河边拣回了

一竹筐吐着白沫的螃蟹和贝壳,

“你闻见满村的海腥味了吗?海水正从地下冒上来。”

 

2

 

在雨夜,大舅冒险穿过了马夹河,

沿途打捞被冲垮的男人和牲畜,将他们转移至

平安地,乌黑的云携来危险的信息,我们将信将疑

一晌难言,众人回忆四九年的洪水杀死了伯父

这样一来我父亲孤独了五十年,如今

他迎接陌生人,面带难以形容的喜色,“除了水,

 

他们不会带给我们喜讯,马夹河所有的支流

和渠道,早就应该彻底堵死和填平了。”

我躺在摇晃的木板床上,河水反复拍打

屋脊,我听见白鱼和黑鱼之间秘密的耳语,

他们说这一次谁都不会放过。母亲的手放在我额头

像一片写满符咒的黄表纸,只让我渐渐平静。

 

太阳到来时,我们从劫难的梦中醒来,

空气中传送着老黄牛断尾的新闻,我赶上前去

看见成群的苍蝇和乌黑的血。河妖上岸了

牲畜们折磨自己的身体就像对付魔鬼和幽灵

我站在河边,浑浊的水里倒映着我的影子

我爬上老榆树杈,影子跟着爬上老榆树的枝杈

 

现在一切更加清晰了,泥水缓缓围拢我家的庭院

我奶奶在藤椅上瞌睡,闭目如仪,端午节过后

她不喜欢我们的打扰了,独自进出阴森森的西厢房,

暗中准备过冬的劈柴和干粮,我在发芽的树杈上

目睹一切,一个无形的主意在她心里生长,像河蚌

开合自如,“水从那边来,你爷爷已经饿了快十年!”

 

3

 

槐荫树下的狗群发喊,公鸡追赶母鸡几乎闯过

了鸡圈,每个宗族的人们都冲向

自家的祖坟,他们的铁锨如同雨点翻飞,拦截

上涨的河水就像击溃发疯的长龙,不能让鬼魂

走出墓室,不能让他们的骨头被雨水沤烂。

他们归来时,在微暗如同鬼火的灯笼引领下

像一群失魂落魄的幽灵,告别浑身湿透的家神。

 

大雨一直下了十五天,狗群般的客人吃光了我们

仅存于地窖的粮食,父亲连夜捉来上岸的水蛇,

他们的饭桌上又飘荡起恩爱的欢乐,母亲躲在葡萄架下

独自哭泣,她用荒凉的嗓音向我求援,

从树上下来时,我的身体像一条长久吃水的河堤

仿佛眨眼之间就要塌陷,我把湿漉漉的泥丸当子弹

对准最肥的远房亲戚射出,父亲出来看究竟。那时天正放晴。

 

4

 

经过占卜人十五天的演算和推测,河神终于带着洪水

离去,带走一些背叛的家畜,和几个于人无益的老者,

有人想得开,只当作那是年年奉献的祭品或供果

在客人留下的礼物中,我发现闪光的弓箭和匕首

我唤来梦中的黑鸟,瞄准了漂浮在水面上的死鸭子。

 

母亲头顶白发,企图找回吃掉的粮食,却最终抱回

一条惊人的金鱼,被她当作外祖父赐予的五谷

搁浅的月亮神在下一个黎明起锚离去,

我们等待迟到的太阳,在水汪汪的土地上,悲伤的

男子汉们像一整片森林默默站立,找不到生活的方向。

 

异乡人经过村庄,告诉我们霹雷般的噩耗

他手指东南,说更大的乌云在那边的海上聚集

我再次爬上树梢,看见瓦蓝瓦蓝的晴空没有敌意

心惊胆战的人们开始收拾行装,在我看来,他们

是一群蚂蚁,现在已经陆续走上通往外边的泥水路。

 

2003年6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我的诗
《花城》第五期《新国风五首》,感谢!

【长篇小说】

掩面      吕新

 

【中篇小说】

狩猎季       映川

朋友       陈家桥

 

【短篇小说】

赵氏孤儿         李敬泽

割礼             田耳

桠杈打兔         晓苏

记忆                             潘姗姗

 

【诗歌】

 新国风五首          薛舟

 镜中记(组诗)       三子

 押注(组诗)         乜人

 

【家族记忆】

故乡的老屋        马必文

 

【散文随笔】

在城里唏嘘        卢年初

一个乡村医生的祈祷和忏悔   吴佳骏

 

 

地址:广州市水荫路11号 花城杂志社

邮编:510075   电话:(020)37592311

博客:http://blog.sina.com.cn/huachengchufa

国内代号:46—92   海外代号: BN661

欢迎邮购,免收邮费,每册定价15元,全年定价90元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我的读
西部 一首诗主义 翻译家诗选


封面影图:慕士塔格峰 朱明俊/摄

 

西部头题·纪念新疆文联成立60周年

王蒙:新疆的歌

陈柏中:我与“中国西部文学”

刘宾:新疆文化的多样性

哈孜·艾买提:天山颂(狄力木拉提·泰来提译)

夏侃·沃阿勒拜:夏夜(丽娜·夏侃译)

 

小说天下 栏目主持:黄梵

谭岩:风水宝地

任乐:匠人图

赵忠全:三棵树

刘水清:会哭的猫

 

一首诗主义·翻译家诗选

松风/ 周伟驰/ 薛舟/ 舒丹丹/ 李笠/ 韦白

李以亮/ 汪剑钊/ 张曙光/ 黄灿然/ 田原

晴朗李寒/ 姚风/ 桑克/ 树才/ 林克/ 子苏

 

跨文体 栏目主持:赵荔红

傅菲:眼睛

言子:枇杷花开

亚楠:鲜花与骷髅

谢枚琼:茶花坳:春天纪事

郭雪波:穿越西线的日子

 

维度 栏目主持:耿占春

孟庆澍:作为生活碎片的“习俗”

蔡青:在事实与意义的追寻中

 

周边·西班牙小辑 栏目主持:高兴

[西班牙]塞尔努达诗十三首(汪天艾译)

[西班牙]阿古斯汀·费尔南德斯·帕斯:这奇异的洞彻(高兴译)

刘恪:达利绘画中的语言



作家影像海边牛景王雁翎图/文                                    视觉·记忆喀什茶馆朱明俊图/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