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弓
余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4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当阿根廷和巴西被阻挡在半决赛的门槛之外,四支欧洲强豪顺利会师后,有人说本届世界杯彻底变成了欧洲杯。没错,后半阶段成了欧洲人的狂欢派对。但恐怕这只是欧洲足球对1982年美梦的一次短暂重温,四年以后,这种格局将荡然无存。新的霸主或将在南美球队中产生。
1982年至2002年的5届世界杯,都会有一支南美球队杀进决赛,当然,不是阿根廷就是巴西。尽管南美足球联赛的水平和组织远远逊色于欧洲,但是他们层出不穷的天才球员弥补了这一缺憾,激烈的欧洲联赛成了培养美洲球星的温床。这一借鸡生蛋的培养模式还将长时间地保持下去。本届世界杯,虽然阿根廷和巴西没能创闯进决赛,但并不意味着这就是他们的滑铁卢。
大牌球星云集的巴西队表现令人失望,被称为“梦之队”的他们是赛前最大的夺冠热门,但大罗小罗卡卡等人并没有谱写出足球场上最美妙的乐曲,缺乏求胜的欲望是他们出局的最根本原因。卫冕冠军的身份让他们在球场上脚步蹒跚。性格外向球风硬朗的卡洛斯是巴西队近年来的晴雨表,但拿遍了所有冠军的他显然已经缺少了前进的动力。如果说巴西队是带着绝望离开,那么阿根廷是带着希望而去,尽管心有不甘。阿根廷足球在经历了马拉多纳的辉煌以后一路滑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5-17 18:59)
如果需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阿根廷,“悲情”恐怕是最为恰当的两个字。如果需要为这种“悲情”寻找一个注脚,那就是百年不遇的天才马拉多纳,为他的“上帝之手”,为他的“千里走单骑”,为他血液里的阳性因子,蓝白军团不得不在他退隐后仍要为其买单,这一买就是十几年。四年一次分期付款,亦如当年贝利离开巴西,踢得再漂亮,世界之颠仍只在你眼里,不在你脚下。
四年了,潘帕斯的雄鹰再一次盘旋在世界杯赛场的上空。这一次,他们扭着原始的探戈,带是未来得及被欧化的南美风情扑面而来,这就是“青年教父”佩克尔曼企图告别悲情的方式。
这是一次复古,更是一次叛逆。
在代表当代主流足球的欧洲赛场,代表着阿根廷主流风格的国米帮们彻底失宠,撑起蓝白大旗的是里克尔梅、索林和萨维奥拉这些游离与强豪之外的草根,甚至是为切尔西卖命的克雷斯波,也只是抑郁不得志的流浪者而已。而团结在里克尔梅周围的是特维斯、马斯切拉诺和帕拉西奥等远离欧陆赛场的球员,以及梅西这种涉世未深的弱冠少年。手舞指挥棒的,是曾混迹于西班牙乙级联赛的佩克尔曼。这支阿根廷队里,催城拔寨的已不再是意甲金靴巴蒂斯图塔,中场调度的不再是视野开阔的贝隆,在边线附近跳舞的也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于“窦唯大闹新京报”一事瞬间闹得纷纷扬扬,各大网站各大论坛里一时风起云涌,好不热闹。
粗粗浏览一下,支持窦唯的占大多数,另则发展到对新京报,乃至对整个媒体进行攻击。其实分析起来也不难,很多看客是当年魔岩三杰的歌迷,此外窦唯可谓是窦王恋之间的失意者,加之据说如今窦唯穷困潦倒,几种因素综合起来无疑使人们对他的同情分大增。暂且不论谁是谁非,单从事件的本身来看,最为根本的恐怕就是该记者的报道是否属实,是否已经侵犯到了被报道对象的隐私。大家让头脑冷静下来后再来看这一系列关于窦唯报道的原稿,其实并无过分的地方。稍微有些侵权嫌疑的恐怕就是涉及到未成年的孩子,其余部分包含了众多当事人的说法,看似并无不当之处。从记者的角度而言,这些报道不能算作“风险操作”。假如说有什么偏颇之处的话,实则都是站在窦唯的立场上的,我曾笑言如果有一个人真有来砸报社的话,恐怕第一人选也不是窦唯,而是李亚鹏。
说开来,又牵扯到所谓的“八卦新闻”和“狗仔队”式的新闻报道方式上。如今的媒体纷纷追求视觉冲击,追求新闻的新颖和好奇,吸引读者的注意,这是新闻报道的方向。而这首先是以新闻的真实和客观为前提的,说白了,记者在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4-24 15:48)
我们本周讨论的是有关中国职业拳击的话题,在我采访韩乔生老师时,他总是不住的发出感叹:这个盘子太大,想搞起来真不是容易的事情。
所谓的职业和业余,或者叫职业和专业,两者并不难区分。我认为这不是精神内核上的差距,而是一个外包装的问题。虽然从事拳击的运动员们都是依赖此生存,把它作为一种谋生的手段,但专业选手起码有一层被保护的外衣,国家、省市或者体工大队至少会给运动员们提供最低的物质生活保障,即使没有比赛可打也不至于饿死接头。职业不一样,没比赛打,你就没有钱拿,很直白的道理,跟拳击场上的你死我活没什么区别。
需要声明一点,在这里讨论职业和专业的区别并不是虚妄之辞,当把这两个概念理顺了你会发现,尽管职业拳击和专业拳击在打法上有一些不同,但是否职业其实跟运动员本身并无太大的关系,最根本的其实就是他身边的人和围绕运动员自身展开的工作是否符合职业标准。讨论职业的问题也就是讨论拳手是否有比赛可打,是否有钱可拿,观众们是否愿意掏钱去看的问题。中国足球喊了很多年的职业化,结果是非黑白越来越多,观众越来越少。要不是国家干预差一点就死掉。经纪人刘刚的运作模式虽然简单,却很管用。用大把的钞票把国外的拳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不能这么无耻吧。
无耻到为了区区的15万美金就出卖自己的灵魂,拎着这些白花花的银票去抽打老祖宗的脊梁。何况老马拉多纳也曾是见过世面的人,但他确实不应该无耻到这种地步。
先从他抨击佩克尔曼算起,老马拉多纳一直就对阿根廷国家队的帅位贼心不死,表面上是冠冕堂皇,打着拯救国家队的幌子,实则为了个人利益。当比他老的老贝利还在对巴西国家队和世界足球指指点点的时候,老马拉多纳也不甘心,他需要站在阿根廷足球的台前还延续自己的声望。于是就有了阿根廷媒体在他的操控下对佩克尔曼的炮轰。而当这种浪潮因世界杯的临近开始消停的时候,按捺不住的老马拉多纳开始自己亲自出马了,竟然公开指责佩克尔曼。所有脑门上有根筋的人都清楚,在大赛关头需要的是稳定,贝尔萨就是先例,外界的沉默就是对阿根廷足球最大的支持,即便是佩克尔曼的指挥能力真的存在问题。老马的这招不是上帝之手,更像是一记乌龙,急功近利的弱点暴露无遗。
随后是老马拉多纳对巴西足球的谄媚,先是对巴西国家队世界杯前景的大肆赞扬,同时进行的是对阿根廷国家队的大泼冷水。之后亲巴西化倾向愈加明显,竟然答应某巴西公司,身着黄绿队服为其拍广告。这种恶劣的行径不亚于将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20 14:54)
采访冬季项目的各级领导和队员并不算太难,虽然其间也费了一些周折,但总还有力气在采访之余说几句废话,尽管自己内心深处其实特缺乏底气。
冬季中心的一位领导说,这次中国冰雪队伍在冬奥会上最大的收获其实不是两块金牌也不是王濛和韩晓鹏两块宝贝,而是赢得了国内媒体的广泛关注。对于他们而言,有关注就意味着能引起领导更多的重视,商家也能送来更多的投入。的确,这次是中国亲临前线采访的记者数目最多的一次。据前辈记者们给我们这等年轻后生讲的故事,四年前他们在盐湖城,只要在胸前挂一个第二新闻中心的记者证就可以在各大场馆横冲直撞。而这次不同了,据说中国和日本记者的猛增使得采访证一证难求,很多国内电视台的大摄像机只能远远的架在比赛场馆的外围做观望状。而当冬奥英雄们凯旋时,全国各地的记者蜂拥而至,硬是将首都机场的贵宾通道围得水泄不通。中国冰雪运动,似乎真的出现了一派繁荣的景象。
但是没过多久,当一股追星热潮退去时,首体大院还是很快恢复了往日的宁静,那些前往都灵亲历采访的同行老师们的身影又立刻变得诡秘起来。有人开玩笑说他们又将开始长达四年的蛰伏。在很大一部分记者的眼中,冬奥会只不过是一次盛大的堂会,能亲临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3-02 22:04)
当如今的水木年代组合在卢庚戌的带领下还在舞台上蹦蹦跳跳的时候,全然没有当初李健时代的校园韵味了。就像我们这些刚从大学毕业的学生,虽然时常在梦中过着纯粹的校园生活,但一睁开眼,那个清涩的年代已经远去一样。
我们这一届刚进入大学校园的那个冬天,也正是水木年华组合在北京的各大校园里唱得热火朝天的时候。《轻舞飞扬》、《蝴蝶花》、《中学时代》……在我们的心中渐渐的刻上了青春的烙印,正如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高晓松老狼等人俘虏了众多大中学生的心一样。由于学校校舍的紧张,我们2001级中文的同学都被集体安排住在了校外,比邻的是附中更年轻的男孩女孩。还记得那里晚上会经常停电,这个时候是我们宣泄荷尔蒙的最佳时机,三五个人把桌子和凳子从宿舍里搬到走廊,光着膀子,叼着烟,甩起了扑克。而有吉他的家伙则拿在耳边轻轻的拨动着琴弦,哼着水木年华的歌。几乎每个臭气熏天的宿舍都挂着一两把吉他,我们开始有了个人崇拜,那是财富和才情的象征,在我们白衣飘飘的年代里。
在大二的时候,非典瘟疫来临,托一位女同学的福,我们中文系还不及逃回家的人被关在了一栋平房里,令人兴奋的是不用上课不用考试,天天有鸡腿啃,顿顿有水果伺候,更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2-20 21:27)
每一次大型的赛事都是新老更替的一次契机,这才有了生命的不止和时代的前进。对于中国冰雪运动也是如此,都灵冬奥会以后,一批曾经缔造传奇和经典的老将都将逐渐隐退,而一批更有活力的年轻队员将取而代之。尽管有些老将不愿承认这个现实。
本次参赛的中国军团中,中国的几个传统优势项目,如短道速滑、花样滑冰双人滑、速度滑冰短距离和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等项目,无不都是新老搭配的阵容。杨扬和王蒙,申雪/赵宏博和张丹/张昊,王曼丽和任慧王北星,以及徐囡囡和李妮娜,老将新人都有冲击金牌的实力。而且呈现出一种现象:这些老队员此前曾多次表示这是他们最后参加的一届冬奥会。尽管输了比赛心有不甘的王曼丽和申雪/赵宏博等人在赛后均表示将继续战斗,不会轻易退出。但这更多的只是一种不轻易言败的精神在支撑着他们的信念。不可辩驳的一个事实就是他们已经不再具有夺取金牌的实力。
在速滑500米的比赛中,王曼丽在祖诺娃体力明显下降的情况下仍被对手“硬吃”,这已不是“错失良机”的问题了,而是充分表明王曼丽在速度上的明显差距。纵然咬着牙再坚持一届,但实力上的差距并不能用年龄和经验来弥补,更何况四年后她将是37岁的高龄。而再次获得铜牌的申雪/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被人拉着去蹚了蹚这一浑水,试了一试,水不深,但足够浑。因为来来往往的人实在太多。
我指的是当今的体育新闻圈子。
虽然本人从业时间很短,资历尚浅,但在短短的一年之内也目睹了很多的事情。每年有很多人挤进这个圈子,同时也有很多人被挤出去,或者是主动退出,另寻他路。总是会有很多渐渐熟悉的脸从视线中消失,也会有很多陌生的面孔进入到你的记忆和报纸的版面。
够乱,够浑。
一直憋了很长时间,真正让我鼓起勇气来写博的,是马德兴老师的一段网上访谈。看了以后吓了一跳,称他老师已经不为过分了,虽然他的文章、他的做派曾引起过非常大的争议,包括现在很多人都对他不屑一顾,但是作为一个记者,一个媒体从业人员,我没有一点勇气和底气来对人家指手画脚。他已经从事中国体育新闻报道13年了!能始终坚持在新闻第一线寻找新闻的体育记者,现在还有几个?大凡记者在30岁过后,一般是升上了领导,另外则是做起了买卖,干起了别的营生。真正从一而终,把自己的身价甘愿卖给新闻事业的人却不多。也许这是笔赔本买卖。
由此带来的结果就是报道的不负责任,大家只图一时之快,不顾后果。持有这种思想的人从最高层的领导,再到部门小领导,再到编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