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伊甸
伊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119
  • 关注人气:6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伊甸联系方式

地址:浙江嘉兴学院文法学院

邮编:314001

电子邮箱:yi6600@sina.com

博文
(2019-09-23 19:30)

看海之诗

       ——写给三门蒲坝港


大海把太阳抛到天空

把大陆顶在头上

对张牙舞爪的龙和装腔作势的神

它懒得多瞧一眼

 

看见沙滩上拣贝壳的孩子

阳光下补渔网的老人

它就弯下腰来

发出一声声柔情的呼唤

 

对大海,我小小的眼睛

能看多远?能看多深?

我相信大海能看到我的前世和来生

看到我灵魂八百公里的深处

 

大海看到了我的生和死

它说出了我的命运,说出了

我的耻辱和恐惧

我呆呆地看着大海

求它:你小声些好吗?

 

大海一刻不停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23 19:27)

       我最早在《诗歌报》发表作品是1985121日,那首诗的题目是《红帆船》——这个题目标志着我那时创作上肤浅幼稚的浪漫主义倾向,但当时我却沉醉其中。半年以后(76日)在《诗歌报》发表的两首诗延续了这样的风格——《东海英雄剧》《红色发令旗》。两年以后,1987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23 18:42)

两 把 藏 刀

                                   ——与《星星》诗刊编辑交往的若干往事

 

  

 

       2019823日晚,成都春熙路附近某饭馆,我边和朋友们聊着天,边把目光不时地投向门口。我在盼望一个人的出现——他就是《星星》诗刊的退休编辑鄢家发。他比我大六岁,三十多年来,我一直叫他“家发兄”。大约1990年起,家发兄一直是我的责任编辑,我寄给《星星》的诗稿都是他处理的,直到他退休。

       他终于出现了——整整32年不见,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他。跟32年前相比,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8 20:47)


  父亲曹阿毛,19301218日出生于杭州。生肖属马。出生时他的大名叫朱民林,小名阿毛。我祖父名叫朱金山,浙江黄岩人,约1866年出生。年轻时他去杭州闯荡,辛苦多年挣下一份小小家业,在杭州孩儿巷(也可能是法院路)开豆腐店,以卖香豆腐干为主业。五十多岁时回黄岩老家娶了一个比他小28岁的姑娘,生下两男两女四个孩子。我父亲出生后不久他就去世了。我祖母名叫陈三妹,约1894年出生。3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8 20:44)


  父亲曹阿毛,19301218日出生于杭州。生肖属马。出生时他的大名叫朱民林,小名阿毛。我祖父名叫朱金山,浙江黄岩人,约1866年出生。年轻时他去杭州闯荡,辛苦多年挣下一份小小家业,在杭州孩儿巷(也可能是法院路)开豆腐店,以卖香豆腐干为主业。五十多岁时回黄岩老家娶了一个比他小28岁的姑娘,生下两男两女四个孩子。我父亲出生后不久他就去世了。我祖母名叫陈三妹,约1894年出生。3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8 19:50)


  父亲曹阿毛,19301218日出生于杭州。生肖属马。出生时他的大名叫朱民林,小名阿毛。我祖父名叫朱金山,浙江黄岩人,约1866年出生。年轻时他去杭州闯荡,辛苦多年挣下一份小小家业,在杭州孩儿巷(也可能是法院路)开豆腐店,以卖香豆腐干为主业。五十多岁时回黄岩老家娶了一个比他小28岁的姑娘,生下两男两女四个孩子。我父亲出生后不久他就去世了。我祖母名叫陈三妹,约1894年出生。3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0 11:57)
标签:

女儿

女儿今年29岁了,这真让人吃惊。我迅速地衰老,居然64岁了。人的一生实在太快,想起来总有一种虚无和茫然的感觉。这几年,我越来越喜欢回忆往事,特别是女儿小时候的一些事情,留在我记忆中的印象特别清晰。

 

 

1988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草原上的阳光

草原上的阳光,

坐在马背上眺望远方,

他是个金色的骑士。

 

草原上的阳光,

坐在帐篷上唱歌,

他是个歌手。

 

草原上的阳光,

坐在小草上梳妆,

她是个少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1 13:58)
标签:

肚皮

肚皮之诗

       ——给陆陆

 

一个男人敞开肚皮

那就是大海敞开了大海,蓝天

敞开了蓝天。波涛和风云

在他肚皮上聚集、呼啸、舞蹈

 

一滴雨串连起神奇和凡庸

一道光洞穿醉与清醒

一只手抚摸梦幻,另一只手

捉弄现实。七月的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2 15:04)

亲爱的同学们:

       首先,非常感谢你们看重同学的情义,冒着风雨排除万难来参加这50年后的第一次同学聚会;然后,我要感谢发起和筹备了这次同学会的张济人、李巧云、陈金毛、何新龙、高利民、黄捷、翟利金等同学,你们辛苦了!特别要感谢的是我们三四年级的班主任马瑞芬老师,您能来参加我们的聚会,我们感到非常快乐,衷心祝愿您健康长寿,万事如意!(马老师,学生曹富强向您鞠躬了,您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老师!)

       同学们,此刻,看着你们的一张张饱经风霜的脸,心中感慨万千。五十年以前,我们的一张张笑脸像天使一样光滑,鲜嫩,可爱。我们几乎天天见面,我们一起上课,一起玩耍,我们时而亲密,时而争吵,我们一会儿乖巧文静,一会儿调皮捣蛋。我们被敬爱的马老师表扬或者批评;我们给同学取了一个又一个绰号——傻瓜,张老板,左癍,烧饼,大头;我们暗暗地喜欢某一个异性同学但一直不敢说出来……等等等等。整整六年,难忘的往事像大海的波浪一样无穷无尽!

       一二年级,我们乖乖地坐在那个古老祠堂改造成的老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