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伊甸
伊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722
  • 关注人气:6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伊甸联系方式

地址:浙江嘉兴学院文法学院

邮编:314001

电子邮箱:yi6600@sina.com

博文
(2019-02-18 20:47)


  父亲曹阿毛,19301218日出生于杭州。生肖属马。出生时他的大名叫朱民林,小名阿毛。我祖父名叫朱金山,浙江黄岩人,约1866年出生。年轻时他去杭州闯荡,辛苦多年挣下一份小小家业,在杭州孩儿巷(也可能是法院路)开豆腐店,以卖香豆腐干为主业。五十多岁时回黄岩老家娶了一个比他小28岁的姑娘,生下两男两女四个孩子。我父亲出生后不久他就去世了。我祖母名叫陈三妹,约1894年出生。3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8 20:44)


  父亲曹阿毛,19301218日出生于杭州。生肖属马。出生时他的大名叫朱民林,小名阿毛。我祖父名叫朱金山,浙江黄岩人,约1866年出生。年轻时他去杭州闯荡,辛苦多年挣下一份小小家业,在杭州孩儿巷(也可能是法院路)开豆腐店,以卖香豆腐干为主业。五十多岁时回黄岩老家娶了一个比他小28岁的姑娘,生下两男两女四个孩子。我父亲出生后不久他就去世了。我祖母名叫陈三妹,约1894年出生。3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8 19:50)


  父亲曹阿毛,19301218日出生于杭州。生肖属马。出生时他的大名叫朱民林,小名阿毛。我祖父名叫朱金山,浙江黄岩人,约1866年出生。年轻时他去杭州闯荡,辛苦多年挣下一份小小家业,在杭州孩儿巷(也可能是法院路)开豆腐店,以卖香豆腐干为主业。五十多岁时回黄岩老家娶了一个比他小28岁的姑娘,生下两男两女四个孩子。我父亲出生后不久他就去世了。我祖母名叫陈三妹,约1894年出生。3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5 11:49)

祖父曹宝财

 

曹宝财不是我的亲祖父。我的亲祖父姓朱,黄岩人,在杭州开豆腐店谋生。我父亲出生后不久他就去世了,留下四个孩子,我父亲最小。父亲七岁时,日本人快要打进杭州,我祖母的相好带着我祖母和我父亲逃到他的老家——吴兴县(现湖州市吴兴区)善琏镇的一个村子里。因生活没有着落,我祖母想到上海去做保姆,只好把我父亲送给别人。七八里之外的桐乡境内有一个叫李家坝的小村,一共只有九户人家,四户姓李,五户姓曹。三十几岁的曹宝财和她妻子彭梅珍结婚十多年了没有生育,经人介绍,领养了我父亲。从此,朱阿毛变成了曹阿毛。

曹宝财一辈子是个地道的农民,辛辛苦苦干活养家。1949年,他已有十八亩田地,因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0 11:57)
标签:

女儿

女儿今年29岁了,这真让人吃惊。我迅速地衰老,居然64岁了。人的一生实在太快,想起来总有一种虚无和茫然的感觉。这几年,我越来越喜欢回忆往事,特别是女儿小时候的一些事情,留在我记忆中的印象特别清晰。

 

 

1988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草原上的阳光

草原上的阳光,

坐在马背上眺望远方,

他是个金色的骑士。

 

草原上的阳光,

坐在帐篷上唱歌,

他是个歌手。

 

草原上的阳光,

坐在小草上梳妆,

她是个少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1 13:58)
标签:

肚皮

肚皮之诗

       ——给陆陆

 

一个男人敞开肚皮

那就是大海敞开了大海,蓝天

敞开了蓝天。波涛和风云

在他肚皮上聚集、呼啸、舞蹈

 

一滴雨串连起神奇和凡庸

一道光洞穿醉与清醒

一只手抚摸梦幻,另一只手

捉弄现实。七月的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伊 甸

在超过7万名观众、10400名选手欢聚一堂的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上,居然由两位大牌女明星朗诵了这样的一首诗:一首充满批判和怀疑精神的诗,一首对独裁统治表示“恶心”、仇恨和忧郁的诗。里约奥运会的组办者居然不选择歌功颂德的诗,不选择赞美巴西、亚马逊河与大西洋的诗,却反其道而行之,选择了这首充斥着“粪便”、“癫狂”、“呕吐”、“邪恶”、“悲伤”、“仇恨”等让人不舒服的词汇的诗,实在出乎我们中国人的意料。

但这恰恰是一种真正的自信,一种对本民族的伟大诗人以及他们所代表的优秀文化、自由思想和独立精神的真正的敬重。

这首题为《花与恶心》的诗,作者是巴西最优秀的诗人卡洛斯•德鲁蒙德•德•安德拉德。这首诗的写作年代,正是巴西的极权主义时代,总统瓦加斯推行独裁统治,钳制言论自由,诗人对此毫不含糊地表达了自已的控诉:“钟楼上的时钟里肮脏的眼睛:/不,全然公正的时间并未到来。/时间仍然是粪便、烂诗、癫狂和拖延。”同时,诗人转向自己的内心:“忧郁症和商品窥视着我。/我是否继续走下去直到觉得恶心?/我能不能赤手空拳地反抗?”忧郁、恶心和反抗,忧郁是肯定的,恶心是必然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2 15:04)

亲爱的同学们:

       首先,非常感谢你们看重同学的情义,冒着风雨排除万难来参加这50年后的第一次同学聚会;然后,我要感谢发起和筹备了这次同学会的张济人、李巧云、陈金毛、何新龙、高利民、黄捷、翟利金等同学,你们辛苦了!特别要感谢的是我们三四年级的班主任马瑞芬老师,您能来参加我们的聚会,我们感到非常快乐,衷心祝愿您健康长寿,万事如意!(马老师,学生曹富强向您鞠躬了,您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老师!)

       同学们,此刻,看着你们的一张张饱经风霜的脸,心中感慨万千。五十年以前,我们的一张张笑脸像天使一样光滑,鲜嫩,可爱。我们几乎天天见面,我们一起上课,一起玩耍,我们时而亲密,时而争吵,我们一会儿乖巧文静,一会儿调皮捣蛋。我们被敬爱的马老师表扬或者批评;我们给同学取了一个又一个绰号——傻瓜,张老板,左癍,烧饼,大头;我们暗暗地喜欢某一个异性同学但一直不敢说出来……等等等等。整整六年,难忘的往事像大海的波浪一样无穷无尽!

       一二年级,我们乖乖地坐在那个古老祠堂改造成的老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八十年代

三件影响我整整一生的大事,拉开了我的八十年代的帷幕。

第一件事情是在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之交,我恋爱了七年的女朋友突然离开了我。至今还回响在我耳边的是她恼火的声音:“你一天到晚写诗,写诗,写出了什么名堂啊?”是啊,我写诗,写诗,写了好几年连一首诗也没发表过。七年了,我已习惯了这恋爱,习惯了反反复复的争吵,和好,争吵……当我明白这次不是一般的争吵,而是她决心要离我而去时,

我似乎感到天要塌下来了。我赶到她居住的小镇,企图挽救这段恋情,我的几个朋友知道后,也专门赶来劝她……但,她离去的步伐是如此坚定。这第二件事情紧跟着第一件事情:五个月后,我在19806月号《东海》发表了处女作,一首总共只有四行的小诗,题目是《杨花》,内容是对她的谴责——若干年后,我为此谴责自己并向她写信道歉。人家爱不爱我是人家的自由,我有什么权利谴责她?况且,应该被谴责的是我,一个26周岁的女孩,跟我恋爱了七年,我却没有能力娶她,虽然穷不是我的罪过,但我确实对不起她,她离开我是对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