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顿
马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19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天地生人,有一人应有一人之业;人生在世,生一日当尽一日之勤。勤奋,敬业,谨慎,诚信。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        我们玄想在远古的时候人类一定经历了一些事情,却又没有纸笔文字可以记述,于是便只能口口相传,这样传来传去,“道听途说”,最初的那些事情便变了形,有了夸张,多了曲折,甚至出现了不同的版本,于是,留存下来的,便成为今天我们能够在书上看到的各种各样的神话故事、民间传说。即便文字出现以后,它也并没有成为让故事定型的神器,事实与臆想依然漂泊在人们的口头,一天一个样,文字所能做的,只是把它们不同的模样描摹下来而已,甚至那些使用文字的人也会故意在笔下绽放出与他们所听所见并不一样的想像的花朵。我们称这样的花朵为文学。

        神话故事、民间传说,是人类幼年时的文学,也是如今我们所谓儿童文学的源流。它们的特征之一,就是变动不居。这正是口头文学的一大特征。它们可以随时而变、随事而制、随人而异,可以在不同地域、不同人群、不同时代之中形成各种各样的变种。包括后来那些专业的说书人,他们在讲故事的时候要时时考虑怎么能更加吸引听众,甚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年有两部新出版的长篇小说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一部是孙惠芬的《生死十日谈》,一部是余华的《第七天》。对比在于,《生死十日谈》是一部基于长期、深入的调查采访而形成的关注民生、关注社会的厚重之作,而《第七天》虽然汇集了许多网络热点事件、议题,貌似关注了现实、关注了时代,却由于其信息仅仅来源于网络,不深入,不独到,不诚恳,而成为一部面临众多批评的伪现实作品。

    或许,在信息获取如此轻而易举的网络时代,余华这部作品的出现和遭遇大范围负面评价,于许多作家都有一种警示意义,那就是,当作家试图重述社会现实、表达对现实世界的看法时,一定不能仅凭二手资料就轻易动笔,否则,作家对读者的漠视和敷衍,也会换来读者对作家的蔑视和抛弃——二十年来传统作家的沦落或许正因缘于此。

    并不是所有的好作品都是像《生死十日谈》那样由专门的调查研究而来,但所有好作品的作者都对他笔下的事物有一种深入的关注、研究或体会。据说《基督山伯爵》和《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注:本文节选自康志宏副教授论文《贴上“新锐”标签的<人民文学>》(《新批评文丛》2009年第二辑),内容为对《人民文学》2009年第8期所刊发郭敬明小说《小时代2.0之虚铜时代》的评论。

 

    这篇《小时代2.0之虚铜时代》节选自郭氏的长篇小说。怪我愚钝,不明了“虚铜时代”是个什么意思。我像总结《莫塔》和《春夕》一样,为这篇小说提炼了几个关键词,其中有“都市”、有“白领”、有“爱情”,似乎三篇小说有诸多相似之处,然而我忽视了“实际发生的写作的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6 16:20)

 

    在十九世纪法国文学大家的笔下,经常会出现一种人物,我们翻译过来的称呼,好像可以统一把他们叫做“外省青年”,他们有才华,有激情,在大革命之后社会开放的新形势中,把巴黎这样的大都市塑成梦想之城,把跻身上流社会当作实现抱负的最终归宿,然而,在作家们“批判现实主义”的理念之下,他们却往往走向“幻灭”之途,这样的人物多了,便成为世纪之叹。

    “幻灭”这个词听起来很严重,而那些人物的结局也并不好,比如巴尔扎克《幻灭》中的吕西安,身败名裂了;比如司汤达《红与黑》中的于连,拒绝营救走上了断头台。我想,之所以这么写,可能既是一部分的现实,也是作家想给予世人以警醒吧。反观中国,三十余年来,社会开放之情之势更是造就了无数做梦的青年,在这些青年中,普遍的是有一种创业梦,富裕梦,追求个生活安康,点滴做起来,总可以一步步地实现,唯有一种特殊的人物,叫做“文艺青年”,相比别人,他们的梦若实现,可能更难。那么,若未实现怎么办?我觉得“幻灭”不适合于他们,说是“梦散”,可能更恰当一些,因为大部分的梦都如人间烟火一般,会渐渐散去,他们接受了现实,现实也接受了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1 20:52)
标签:

抑郁

跳楼

杂谈

分类: 马顿的闲话

 

    春节前去小刘单位办点事,顺便去他办公室看看他,才知道他已于夏天去世,惊得不知所以。——我原先的工作单位,跟他们单位是一个系统的,有两年,这个系统连续多人选择了跳楼这样惨烈的离开方式,当时因为都不认识,便也像其他人一样,对这事只是一个看客,万不想在我所熟悉的人里,竟也会出现这样一个,而且原因雷同,皆无征兆,都说是抑郁症。

    整个春节期间,这件事便一直飘绕在心头,郁郁难得欢喜。有次夜里醒来,竟好似看见一个白衣女子,像是在逗引着某人往前走,而这样的想像竟毫无可怖,我的心境是那样的平静。我想,小刘肯定是病了,这个病是突如其来的,像在大脑的某处忽然发生了变异,人就不由自主了,能够毫不犹疑地,自高处跳下。那这个病,可真是可怖!

    张国荣的跳楼,是世人皆知的,那可能是大家最为认可的抑郁表现。可是,当系统里那几个处长、局长跳楼之后,竟好似无人相信他们真的是病了,他们的职位为他们带来了诸多不清白的流言,就好像崔永元的抑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30 12:22)

    突发奇想,写了个半科幻半现实的短篇小说《灵魂波》。说是小说,其实主要是给了个理念和背景设定。因为“灵魂”这个东西,往往出现在玄幻、魔幻之类的类型小说中,纯科幻没有,所以,我的野心是,在科幻的类型道路上开创出一条新路,只是由于时间、精力有限,计划中的大部头就没有付诸实施。但是基本设定都有了,就像博尔赫斯的《圆形废墟》之于电影《盗梦空间》,剩下的,就是结构一个故事了。现在把发表页面贴出来,看有没有高手愿意开发开发,形成一个长篇小说,或者动画电影。

    我的大脑之中已有一片星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莫言得了诺贝尔,值得祝贺!

多年前我读莫言,早期的《红高粱》,后来的一些中短篇,非常喜欢,也非常推崇。前几年他的新作《蛙》出来,我决定系统地对他的作品读一下,写点文章,不想一深读就读出了问题。我总共写了两篇评论,一篇叫《莫言,没能捍卫长篇小说的尊严》,一篇叫《莫言:在半成品与艺术品之间》,多了许多微词。而后剩下的作品就没兴趣读了。在《尊严》一文中,我曾口大无边地说,莫言与茅盾文学奖和诺贝尔文学奖是没有什么缘分的,不想他接连就得了!呵呵,这事挺有意思!

嗯,这次评委会给的获奖原因倒是说到点子上了,这也确是莫言的高超和独特之处。

然而,我仍然坚持对他的作品的看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莫言,没能捍卫长篇小说的尊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