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口水猪的妈
口水猪的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838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在金刚乘里面我们说'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01-08 12:36)

            在束河这个云南的小镇有很多私人客栈,不显山不露水就像云南纳西人的住宅静静的立在玉龙雪山下面,每天享受着蓝天、白云、雪山。

            早知道有个成都人在云南生活十几年深深热爱这一片土地,不愿回成都一心一意享受云南的这份宁静他就是吹沙克斯的杜宾。

             在束河这个云南民居阿杜客栈里面生活着杜宾一家三口。热情的夫人艾敏、聪明懂事的女儿梅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8 12:34)

碧蓝、纯净的没有一点杂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1 22:05)
标签:

育儿

             新年了,这几天每晚恍恍惚惚都梦见外婆的样子,可能每到佳节倍思亲吧!

         今天一早我醒了就给贾哥说:我好想外婆、是不是她老人家在的时候我对她不好?贾哥说不是,主要是过年你想外婆了。是啊!外婆一直为有我和哥哥这两个孝顺的孙子骄傲呢!

         前几天我和好友还谈起外婆的一段往事。

         从小跟随外婆在龙王庙这条长长的市井小巷长大,尽管我们住的小院子还有点小情调也可以一门关尽,但是在那样的文革年代不可能一点都看不到风云变化。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就时常展现在眼前。我常常看见有的大人、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还有同学的家长被称为“管制分子”(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被人监督着低头走在路边上,有时候胸前还挂上一个小牌子写上哪五种类别。就是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31 10:55)

2014年怎么过的?看图片!


守住内心,坚定、坚强!

看似朦朦胧胧,但是真理真相永远存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04 11:26)
标签:

情感

       到了这个岁数心里面还不觉得年纪大了,只是遇到陌生人喊你阿姨、大姐、或则婆婆的时候,才知道你可能比见到的人都大也。

       这一段时间遇到来至不同层级的年轻人我才发现我们这一帮老年人没有活明白而年轻人是活的明明白白的了。

      见 一政府年轻的科级干部说道你们这样没有白天、黑夜的忙小孩咋办办?年轻人说陪小孩玩耍的时间必须要留出来的,这个开不得玩笑小孩才是一个家庭最最重要的事。

      见一私企中层小两口清清爽爽的一点没有当今年轻人那种急急忙忙的样子,淡淡定定的说生活、工作。妻子说她做不了什么大事就喜欢做小事的心态让我很喜欢。

      工作三十几年习惯了只争朝夕永增第一的思维,对这种回归家庭、正确定位自己的思维让我这个老年人很受教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09 10:03)

假日陪重庆来的老舅一家子参观刘文彩公馆的照片。最小的都51岁了,最大的85岁。

走到什么地方一般都是老妈主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9 13:25)
标签:

育儿

      姥姥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位矮矮的、精精神神的老人。外婆很管事,姥姥基本不管事。每天早上外婆都把我的长头发梳理得巴巴适适我去上学,姥姥就会唠唠叨叨的念叨:这么大了还不会自己梳头长大怎么办哦?外婆一般不回答说多了就答到:女大自巧。

    姥姥是谁?为什么叫她姥姥?没有任何人告诉过我。外婆所有的子女都叫她“幺婶”,我母亲那一辈的人都叫姥姥“娘娘”。为什么这么叫我也不知道。姥姥有自己的工作,在东城区一个朔料厂当工人,每天上班早出晚归。外婆本来也在这个厂子里工作,因为我和哥哥没有人管外婆就辞职在家带我们两姊妹。

    外婆在家带我们基本没有受到来自单位的气,只是街道主任的气受的不少这是后话。但是姥姥在这个小小朔料厂日子很不好过。记得有一个黄昏我正和小伙伴在院子里跳橡皮筋,姥姥一只手被纱布缠得厚厚的吊在头颈上慢慢的走进院子,我吓坏了忙跑进屋里叫婆婆。不一会外婆和姥姥就在屋里伤伤心心的哭起来,街坊邻居也都来关心。原来姥姥上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在自己的成长道路上,不要炫耀要低调是从小到大家长、朋友、长辈都要说起的。所以见不得那种喳喳不停炫耀工作、学习、小孩、家庭的人,有时候除了反感自己还坚决打击一下有一些人的嚣张气焰。

         随着年龄的增长好像还能理解这种行为了,这次儿子住院遇到一位老妈妈让我彻底在这件事上顿悟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舞台,都需要绽放和开放,你可以配合也可以不配合,但是需要理解。

         刚做完手术的第二天,病房隔壁的病友妈妈大约六十多岁就来到病房关心儿子讨论术后的种种感受。痛吗?痛到什么程度?小便没有?等等!问得老壳都痛,但是我还有耐心一一回答。过两天老妈妈又来到病房坐在凳子上找到我慢慢说话,我不好回绝只得陪她慢慢聊天说她的儿子。一个下午我总体收获到了这样的信息:其一,她儿子四川大学毕业后就到深圳工作目前工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7 10:24)
标签:

杂谈

           “周阿姨”是我们这帮朋友中最心灵手巧的一位女士,交给的事一般都不担心基本会圆圆满满的交回来,因而我们都叫她“周踏实”。周踏实同志在我们读书期间是女生宿舍的“手工艺老师、农博士”,大家在宿舍学做女红的时候一般都爱大呼小叫的喊周老师帮我起针、收线、接口,晚上出去转田坎有什么花花草草的周踏实都会谁说出个一二三。

         周阿姨的家庭是我们这帮朋友中最普通、平常而又是最幸福的家庭,先生有平平常常的工作、女儿成绩在这代人中最为优秀、她的工作也是平常和认真的。我常常感叹我们供职的单位没有发现这样一位好的员工,本因该发挥才能多做贡献的。

         周阿姨在年轻时候气性比较大一次和寝室的乐山小妹同学发生争执她们俩居然一个学期都没有说话。所以我们以后有了小毛病不说话基本都是大家先投降,要等周踏实先喊你基本不可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