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七夕玫瑰灰
七夕玫瑰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275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偶像

春日迟迟

智慧如她

海杰

英国人的中文水平如此,汗颜啊我

我关心的和关心我

安息香

女人香

波子

我所关心的医疗改革

巴黎洋相

风情万种

鱼指纹

少有的感动

杨柳山庄

扶风弱柳的心情

其小雅

话不多的小雅

心愚

大智若愚

大脸巫婆

比我小很多,却何其相似

妖精待嫁

待嫁的天使

彼岸花

忘川边最后的记忆

渺不可及

生活的滋味,尽在嬉笑怒骂中

卿卿

佳人

颜野77

和七有缘

豆腐一半

有保留的大放厥词

意料中的寂寞

并不寂寞

蓝莲花

也许喜欢蓝色的生活

生之记录

武死战,文死谏

猫食:鱼骨头和电
他说我是嗲猫。嗲猫喜欢鱼骨头,更喜欢电影!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随笔/感悟

感悟

 咸鸭蛋小朋友在茁壮成长,我的工作一切顺利,学业也顺利,家里风平浪静,很多人都说我现在很幸福。的确是这样,我并不郁闷,一切都平静,但是为什么会偶尔忧伤?看见电视剧里小姑娘们为了爱情寻死觅活,或者勇往直前,我对这些近乎疯狂的举动嗤之以鼻。可是奇怪的是,那些大妈级人物的琐琐碎碎,鸡毛蒜皮,实际到连嫁女儿都要考虑“性价比”的举动,同样让我不屑。

有个朋友结婚之后就住在家里,从来没有任何家务事,生了孩子老人带。我觉得很不可思议,难道她真的一点也不希罕自己生活的那份自由吗?难道她真的不愿意尝试一下自己生活的艰辛,然后感受一下那份成就感吗?有一次和闺中密友讨论这个问题,她很实在的评价我,“人生转型期”。具体地说就是原本是理想主义者,后来想应该往现实一点的方向转变,可是转来转去总是嵌在中间,两头儿不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9-03 23:44)
标签:

随笔/感悟

 我回来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离席,我终于回来了。这么久不写,我有一个很好的理由,郑重地在这儿宣布:我怀孕了,现在已经14周!经过早孕反应的折磨,现在终于恢复正常,正常到有时候都会忘记自己是孕妇。哈哈,孕妇!用在我身上,好奇怪的词!
突然发现,这个博客陪伴我走过了多么重要的人生阶段,从心情黯淡空虚,到后来的知天命,直到现在终于开始体会到的平静安详,就像凤凰涅磐,浴火重生一般。
孕妇的特点之一也许是絮叨,也的确有不少值得絮叨的事情,毕竟这个阶段的生活和以前大大的不同了,最大的不同就是一切都要注意是否健康。不过这个小园并不是我絮叨的地方,这是属于我心底最安静的角落,怎么能让絮叨“污染”?
对了,我的宝宝,现在叫“咸鸭蛋”,以后如果是男孩,英文名字应该叫Dan,女孩嘛,还没想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04 00:06)

 最近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也没有任何特别的感想,除了睡眠之外,没什么让我特别感兴趣的事情。不过为了不要荒废这个耕种很久的园子,还要写两笔,就把乱七八糟的事情写写吧,就算是备忘录。

首先,我的闺中密友,在经历了漫长的孕育过程后,终于在6月25日产下一个重达8.4斤的大胖儿子!我这祝福迟了点儿哈,不过反正她也不知道我的博客,电话也早就打给她过了。电话那头的她,兴奋得滔滔不绝,居然还不承认自己情绪激昂,装的一点也不象!

昨天小组开会,因为有人在一个top journal上发了文章,我导师买了一个Apple Pie祝贺。大家都吃得一鼻子糖粉。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在那样的杂志上发呢。再联想一下现在自己极低的工作效率,郁闷啊!

本周六要去哥本哈根,今天趴在会议日程上看来看去,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27 23:58)

 很久没有更新博客,前几天有人问我是不是很忙,以至于没时间写博客,当时很有些不好意思,于是赶紧作出很忙的样子说,是很忙,真的很忙。说实话,忙是忙的,谁能没点儿事情呢?不过要说“很忙”,还真是不至于。我一直在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

还在学生时代的时候(现在理论上应该还算是学生时代,不过这学生太老点儿),考试考不好的时候我会为自己找无数借口,什么粗心啦,什么没认真复习啦,每次都因为找借口被父母狠狠地教训。后来逐渐知道,当我们遇到失败的时候没必要找借口安慰自己,因为那是纯粹无谓的安慰。最有意思的是,不仅孩子们喜欢借口,我还碰到过好些子女学习成绩不好的,对亲戚朋友说:“我那个儿子其实可聪明了,就是粗心,不肯用功!”

我那个自己事业不怎么样,却一直在女儿问题上争强好胜的老爸以前常常教育我,结果最重要。也许真的是这样,打个众所周知的比喻,自欺欺人的借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和B同学东扯西拉的聊天,他说,他不喜欢太俗的女人,所以娶妻不能娶了俗人。我觉得好笑,原来在他心里,我是不俗的那类?仔细一想,究竟什么是俗,什么是不俗?赶紧要求他给出明确定义。他说,追求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而不是随大流,利用外在的东西来彰显自己价值的人,就是不俗,然后举出一个例子,我们一个朋友的妻子,如何俗,等等。

我赶紧扪心自问,究竟自己有没有追求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而不是希望利用外在的东西来抬高自己?似乎是的。我曾经爱过一个人,于是什么都不要,只要和他在一起。我不追求名牌,穿衣服追求舒适利落,按照B的话说,太过朴素。我只有偶尔心情好的时候才戴首饰,因为首饰让我觉得不舒服。但是脱俗的结果似乎并不乐观,因为不俗,我还追求别的东西,结果牺牲了以前的爱情。如果我俗,那么我在当初选择的时候就应该看清,那样的爱情缺乏滋养,不能长寿,不俗的结果是彻底的失败。可是俗了是否就会有快乐?B说一般来说,由俗变不俗难,由不俗变俗易。由俗变不俗是什么样的过程我不知道,由不俗变俗我略有领悟,有多少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12 21:04)

 Dordrecht从6月16日开始,有一周的马戏巡演。除了马戏之外,还有各种游艺活动,摩天轮、蹦极球之类。很久以前在上海的锦江乐园和巴黎的迪士尼坐过过山车,当然是惊心动魄。我很害怕失重的感觉,那是一种似乎心脏在下一秒钟就要从嘴里蹦出来的恐惧。任何一个游乐场,站在过山车旁都会听见一阵一阵的尖叫,但是,任何一个游乐场,过山车前似乎都是排长队。也许人类就是这样,知道恐惧,却又禁不住那份刺激的诱惑,于是一遍一遍的以吓唬自己而自娱。

上周整整一周,包括现在,我都在体会“学术过山车”的魅力。有的时候,你仿佛在谷底,吃力缓慢的往前进,某一个瞬间,你似乎爬到谷顶,欣喜眩晕。这高高低低的刺激,也许激励了很多人,象我一般没有天才,却还在这条学术的道路上走着。昨天我不禁在想,把人生建立在一条心理过山车的轨道上如此刺激,能走在这条路上的人也许真的非常幸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08 04:02)

 卿卿最近迷上了“黄玫瑰”,按照我的理解,她听歌的方式应该是repeat one,连续三个月都在听这首歌,可算是“百听不厌”了。我最近在听“背包”,陈亦迅唱,林夕词。我听歌的时候,和卿卿一样,repeat one,而且不仅听,还要看,不是看人,而是看词。林夕是我最喜欢的词人,他似乎可以洞悉男人女人的内心世界,很擅长通过渲染细节烘托主题。

“背包”,是一个纪念品,纪念六年前内心朦胧的感动。突然发现这个快餐时代,什么都是速战速决的,六年似乎已经算是很长时间了。这样的纪念品,每个人应该都有那么一两件,东西很小,也许很旧了,但是承载的是某年某月的深刻感动,无论走到哪里,都不舍得扔掉。有一部日本电影叫“十三月”,男女主人公对十二年前的一段感情念念不忘,在男主人公临死前终于打破压抑。剧中男主人公临死给女人留言,说这十二年里,他一直活在“十三月”里,在那个月里,没有日期,没有星期,可以回到过去。

日本电影,对死亡情有独钟。虽然结局有点悲剧的意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07 16:18)

 昨天看现在比较红火的“门徒”,对于中年刘德华,我一向非常欣赏他的老成演技,可惜这个“门徒”,从基调到剧情,都有那么些“无间道”的意思,不知道是不是香港的商业电影越来越缺乏创意,总之有些让人失望。

前几天碰到一个几年前有过一两面之交的人,他说他的妹夫出狱了。他的妹夫,十几年前北大化学系高材生,后来到法国做博士。毕业后发现,博士赚钱太少,还是制造冰毒赚钱多而快,做了几年之后被法国警方逮捕。法国对制毒的罪犯量刑不算太重,只判了12年而已。据说他在监狱里表现很好,又得了减刑,所以没坐满12年就被放出来了。

毒品对人类的危害众人皆知,刘德华饰演的昆哥在剧中有句台词,“吸毒管我什么事,市场就是供求,有求就有供。我又没有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05 22:52)

 据说“干一行,恨一行”,这说法比较消极,有悖于很多劳模在表功大会(是这样说吗?)上的宣传。这世界上职业千千万万,对于中国的学生来说,很多人未来的职业方向在上大学选择专业时就有些“注定”的意思。这么说,上大学对于专业的选择对于人的一生来说也算是至关重要的了。

我的一个未曾谋面的朋友在她的博客上说,当初她选择物理作为专业的原因主要是因为高中的老师说过一句话,“学物理好,以后转什么都方便”,我不禁哑然,这么轻轻巧巧一句话,老师在不经意间讲出,却让她一直学啊学,直到拿到物理博士学位。我也问过老同志,当初他为什么会去学海洋运输?似乎他也说不清为什么,我有时也在幻想,或许他当时稍微一转念头,竟然就学了别的什么,或许现在是某超级海轮的船长大副,迎着海风威风凛凛的站在船头什么的,而不是象现在一样,变成了“文弱书生”。

上大学的时候我学医,临床医学,选择这个专业的原因很简单。高考前几年爷爷因为淋巴瘤去世,全家人受尽了四处求医之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01 18:21)

 今天一如寻常的上网,看新闻,看博客,突然发现今天是六月一日,儿童节啊,不由得哀叹自己已经有些老了。想这儿童节,在14岁之前对自己来说是多大的节日!白天有学校的表演,晚上有的时候还有篝火晚会,即便没有篝火晚会,家里也应该为我庆祝一番,就那天,偶尔也会觉得自己是全家的“小太阳”呢!记忆中的儿童节趣事不连贯,不过真的很搞笑。

小学一年级,儿童节的汇报演出上我们年级出的节目是话剧“小马过河”,我很荣幸作为主角--“小马”登场。虽然之前已经排练了N多次,上台还是紧张啊,等我滴沥哒啦上得台来,居然忘了词!我想,我使劲地想,真的不记得自己的第一句台词是什么了!旁边的小松鼠和小牛好像都知道,一个劲提醒我,可是我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后来是怎么想起来的?记不得了!

小学二年级,儿童节篝火晚会,我们有个团体舞,我还是很荣幸,作为领舞登场(突然发现自己那时候还有点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