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WeberFang
WeberFan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74
  • 关注人气: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文化评论



     官场是权力的符号,而掌握这一符号权的一般都是男人。在一种传统的叙事中,男性是官场的娇子。而牵涉进官场叙事的女性,也一般都是作为权力的战利品,作为男性权力的享用的肉体盛宴。桂严的长篇小说《金盏花》(安徽文艺出版社2012年),却以官场中的女性作为叙述的主体,讲述她们在官场中的坚韧的存在。

这部小说以女县长丰子言为线索,以她的官场生活为表现主体,叙述一个女县长所经历的官场人生。小说中的丰子言存在着一个人事的圈子,丰子言和她的丈夫、同样杨菲菲,以及同学的卫南等是小说叙述的大致的范围。作者将这一群同学放到同一个县城里,或为官,或经商,并让她们在“官”这一点上发生交集。

小说主人公丰子言显然是一个“正官”的形象。在小说中,丰子言是一个女性副县长,她的形象既写实又有着几分诗意化。作者把丰子言放到了她的关系网络中,通过她与自己的同学兼丈夫,她与上司县委书记,与竞争对手,以及与自己的男同学财政局长卫南,以及女同学杨菲菲等的关系,展现了她的处理官场人际关系的能力,处理政务的能力。她生命中最为重要的男人有两个,一个是她的丈夫。她很有分寸地处理丈夫的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文化评论


中国当下的文学批评已经陷入了一种风光不再、非议不绝的尴尬境地,无论是作家,还是读者,甚至批评家自己,对此都不甚满意。曾经在文学发展历程中发挥过重要参与和推动作用的文学批评,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尚能市井满庭芳

2014年12月19日 新安晚报B08 悦读

 

    □芜湖 子薇

    要了解一个人的文字水平,阅读个百把字便可;要知道一本书的可读性,只略略翻阅一下便可决定该书的去向,或随手一丢,或存于书架,或置于床头枕边。于当当网购得方维保先生的《文明的鸡零狗碎》后,浏览了一下目录,又快速阅读了两篇,便决定将这本书置于枕边了。

    学问山高海深的方维保先生,他的架子原本应该是时时刻刻端着的,高高地矗立于文学殿堂上,凛然不可侵犯,口吐笔绘的,都是一些深不可测的让我们这些没什么文化的人听起来看上去两眼一抹黑一头雾水的东西。但是,其著作《文明的鸡零狗碎》,带给我的轻松愉快的阅读体验,竟如林间清风似的,活泼泼地扑面而来。

    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人,深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文化评论

    散文是容易的,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可以信笔拈来,把生活的余绪写出。但散文又是难的,与小说相比,它缺少情节,缺少人物性格刻画的手段;与诗歌相比,它缺少意境,缺少节律音乐的手段。正因如此,近现代散文作者车载斗量,但优秀的散文却寥若晨星。而张诗群的散文《百年还乡》却是一篇非常不错的散文作品。它不是流行的“心灵鸡汤”,而是从文化的根茎写起,在自我的细微情感下,在宏阔的历史背景中,清晰地又有充满深情地叙述了张氏家族的复杂的历史。她将被周作人视作“边角余料”的散文及其境界扩张为一种跌宕的家族史叙事。

    中国文化是重血脉的家族文化。对于家族血脉的认同感,流淌在我们的灵魂中。张诗群通过读解墓碑、乡音、族谱等文化遗存,跨越百年的时间,从清末,到民国,至当代;跨越千山万水的阻隔,从平铺镇出发,到湖北,到皖南,到浙江,到海外;她将张氏家族的血缘网络,一步步地编织了起来。她仿佛就是一个使者,血缘的信号,通过她而发出,缓慢而又必然地得到了回应。这是一种神秘的追寻!也是一次神秘的召唤。在张诗群的追寻中,中国近百年的历史变迁,人民的无尽苦难,也如电视连续剧一般,一集集地在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尚能市井满庭芳
□ 子薇

《安庆晚报》12月10日B7版月光城/读书

 

  要了解一个人的文字水平,阅读个百把字便可;要知道一本书的可读性,只略略翻阅一下便可决定该书的去向,或随手一丢,或存于书架,或置于床头枕边。于当当网购得方维保的《文明的鸡零狗碎》后,浏览了一下目录,又快速阅读了两篇,便决定将这本书置于枕边了。

  学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某年月日,参观龙川。惊异于此地风水宝地。照片拍于安徽绩溪龙川胡氏宗祠内。中国传统家族为了表达“家和万事兴”的愿望,在木门上雕刻上“荷花”和“螃蟹”,取谐音象征“和谐”。这样的“荷”+“蟹”=“和谐”虽然有点不伦不类,但荷花和螃蟹同为水中之物,构成一幅图画倒也相得益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文化评论

   人死之后的处理,各民族的风俗不尽相同。有天葬,有水葬,有土葬。无论是上天,还是入水,还是入地,总之是要让死者的遗体,有个最终的归宿。这是死者的愿望,也是活者的义务。

   汉民族的丧葬习俗大都是土葬。大体的程序是这样的:人死了以后,首先在家“停”三天,接受亲朋好友的凭吊。然后,请一风水先生,在野外卜一吉利之地,大约是缓坡向阳的地方,建设一所正好能够遮住棺木的小房子,名曰“丘房”。停三年。三年之内,至亲必每年在固定的时间,前往祭奠。

    皖中一带,“丘祭”的风俗很盛。若干年前,野外,丘房很多。我上中学的时候,每天早出晚归,早晨起早上学,因为没有钟表,只能听鸡叫。乡村里的公鸡,叫声并不固定,有时叫得早,早到两三点钟的样子,晚的则到七八点钟。所以,每当有鸡叫的时候,就必须起床,准时出发。所以,经常是起得很早。大约是鸡叫头遍的时候。本人所就读的学校,离家约有十多华里,经过若干个冲和岗。在冲和岗之间,总是有许多的丘房。无论是月黑风高还是月白风清之夜,每当遇到丘房,总是吓得浑身发抖两腿觳觫。半夜三更,独自一人,遇到丘房之时,许多鬼魂之类故事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李圣祥历经人生起伏,但自始至终对文学痴情不改。这么多年来,无论是打工,做木匠,烧锅炉,还是当小老板,总是见缝插针写小说。把小说当作吃饱饭之后的唯一信仰,其精神是值得敬佩的。

    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李圣祥的小说集《小窑堡纪事》,由6个中篇组成。这些小说的写作和发表,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一直到今天,时间跨度很大。

    我大体可将其分为两类,一类是《毛海走了》,具有自叙性。这篇小说中的毛海,身为擦背工人,地位低微,而又为人实诚,所以不但为同事,领导,而且为被老婆耍弄。这是一个倒霉透顶的人物,一个身处倒霉中的人物又想改变自己的处境,最终再一次次地耍弄。底层社会的艰难处境,自尊而又极端自卑的心境,被李圣祥刻画的活灵活现。也许这个毛海的处境与当时作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16 22:42)
标签:

文化

  中国历代王朝,发生更替是必然的法则。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发生王朝更替,就如同女人的生理周期,每一个周期都会流血。这是我阅读二十四史,所得出的令人悲哀的结论。只要是王朝在,流血是不可避免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艺术欣赏

观古绪华先生《诗书画》集有感

 

    古绪华先生出身于科班,师从名师黄叶村老先生,多年来孜孜不倦,在诗、书、画等多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

   这部《诗书画》集,收录了古绪华先生近年来以芜湖山水和人文为题材的重要创作。这部集子也集中体现了他书画作品的一些特点。

   古先生的山水画是一种气象万千的大写意的风格。山水画卷《天门中断楚江开》,构图独具匠心,笔墨酣畅淋漓,气势磅礴。画家放佛置身于高高的云端之上,俯视壮美山川,他将云雾、大江、山川、树木、庙宇亭阁,以及观景的人们尽收眼底,尽呈于画面之上,景致繁多,但繁而不乱。他运用中国传统画的留白技术,将诸多景致合理调配,再现了天门山的壮阔;尤其可喜的是,他的画面中还呈现一种动感和张力,——天门山中断楚江和楚江冲决而出,云水一体,奔腾鼓荡,蒸腾热闹,气势雄浑。我曾观萧云从的芜湖山水图,其境界至为雄奇峻峭,人与自然之间的紧张跃然纸上;而古绪华先生笔下的山水则更呈现出其秀美和含蕴的一面,它反映了艺术家与自然之间的和谐。我尤其喜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