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nEVERforeveR
nEVERforeve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530
  • 关注人气: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小n的大喇叭
向着夕阳奔跑吧!少年!
那些人,那些事。

很有趣的文字

terri

那只老猫

女青年贾

研究鲁迅大大的人

小m

研报同事

韩寒

我心中的80后一代的文化先驱

知名

兄弟啊兄弟啊

海燕

黑白键美女

RocketBoy

知道他的人不多但并不影响这位先驱的伟大

Sky

人王,我一辈子追不上的高度

VC MM

曾经曾经的枪神美眉

安红

又一个兄弟

绝对辣妹

养眼养眼

巍巍

美女同事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严重剧透慎入)在中国做导演,真的不难,能把一个正常的故事讲得有条序有吸引力就足够了。《白日焰火》用简单的叙事讲了一个并不复杂的故事,循序渐进的解开了一个绵亘多年的碎尸杀人案始末,男女主人公从真实到虚伪或从虚伪到真实的辗转,以及象征符号的巧妙运用,让本来稍显平淡的主线有了别样精彩,是那种初看完觉得了然无趣,但细思拍案叫绝的故事。        先说两个符号吧,这貌似是目前被解读也被误读比较多的,冰刀与焰火。

刀这个东西,单面有锋,而且是抬起来向着对手放下时向着自己,所以历来在语文表述中就有危险伤害伤人伤己的寓意, 如刀口舔血刀锋上跳舞等等表述无不由此而来。在西方电影里,平常之如剃刀却往往作为一种危险符号存在,如布莱恩德帕尔玛的《剃刀边缘》。至于冰刀,笔者作为大东北土生土长的纯爷们,十几岁二十出头的东北青年,每到冬天去各种室内的室外的冰场滑冰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因为滑冰碰撞跌倒或者冰场上抢妹子打架而引起受伤流血也是稀松平常的,因此我一直将滑冰视为一种有较高危险性的运动。片中吴志贞和梁志军明显都极擅长滑冰,而且只在诡秘的夜间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06 14:30)
标签:

杂谈

    
                 爱国者游戏终结

     丹佛超级碗决赛现场发生核弹爆炸,现场观赛的议长、国务卿和国防部长已无生还可能;戴维营的总统紧急进入地下壁垒,副总统乘空军一号进行不间断巡航;柏林墙附近的北约军队驻地遭到一队苏式坦克的攻击,马达的轰鸣与破甲弹爆炸的火光让柏林城大乱;太平洋日本东部海域,苏联基洛夫级潜艇科托马诺夫号上,指挥室接到声呐兵声嘶力竭的警报:“7点钟方向,5千码距离听到美式鱼雷的声呐特征,预计25秒后碰撞!”
     以上这千钧一发世界大战迫在眉睫的场景,不是哪部好莱坞大片的剧情,而是汤姆克兰西的小说。
     惊闻汤姆克兰西辞世,我心中是十分悲痛惆怅的,当吾等卑微的众生蝼蚁般幸存之时,大师竟然撒手人寰,他三十年笔耕所营造之强硬、冷酷、阴谋及精彩万分的文字王国竟瞬间坍塌,“杰克雷恩”系列没有了创世主,爱国者游戏一夜归零。我虽然好久好久不写长文,但为了大师的离开和精神世界的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离上一次写这些什么细碎的晦暗的文字,已经记不得有多久了。其间几次提笔,想为自己也好为某某也好或者其它什么困惑着我折磨着我的东西写点什么,却总是无所踪迹。我总在问我自己,是不是这糟烂的生活已经把我彻底的抽干了?还是我把自己逼到了一个失语的桎梏之中难以脱身?曾经的笔下的那些穿肠的辗转的文字,是不是都变成了冷冰冰的只有逻辑没有自我的公文?

      出差前带了整整两盒的名片,还跟同事开玩笑说应该用不着这么多,结果居然已经发完了一盒多。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恍惚地说着一遍又一遍同样的事情,竟然浑然不觉疲惫。日日更新的销售数据简直是折磨人的第一酷刑,让我这卑微的生命诚惶诚恐。

      昨天的飞机刚刚回到上海,惊诧于上海的妹子们已经开始肆无忌惮的展示耀眼的白皙的皮肤,对于我这个刚刚从昏黄的风沙遮眼的华北大地回来的人来说,还是凭空增加了许多眼球活动。度过了远远谈不上休整的一天,明早的飞机又要离开这个城市,虽然我一直不称这里为家,但却不得不承认,当在外边游荡了那么久,还是觉得一个进门不需要房卡的空间可以给我更大的安全感。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江湖夜雨十年灯,卷起书包待明年。

看不到阳光的冬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温暖。

那人轻轻地拿起鱼线,仿佛怕扯断一般,仔细的穿在鱼竿之上,从身旁的一个看起来潮湿的布兜中,挤出一点点黄色的鱼饵,挂在那泛着金属寒光的鱼钩之上,看着让我觉得很冷。那人慢慢的将鱼竿一次几厘米的顺到河面之上,松开手上的转轮,鱼线灵活的滑动着,鱼钩以一种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坠入河面。那人点燃一根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放在围栏边,静静地。在这个阴霾的午后,漂泊浮动嘈杂喧嚣的城市里,竟然有这样一份只属于一个人的寂寞,让我不由得看得痴了。

 

生活出奇的在向后倒退,虽然是繁华的都市,却在遍布民工工棚的地方办公;(公司搬到了一个“没有正经人来的地方”——此语出自研究所某高人口中,让我膜拜不已)虽然在所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个女子,一个未曾见过几面的报社的同事,昨天发来消息,问我怎么好久没有写博客了,确实这里好久没有整理了,应为天天的生活纠结在在忙碌和心机中度过,仿佛有方向,但能不能走好我却突然间缺了底气,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我老了……

 

terri决定去创业了,她的认真让我十分惊讶,虽然她在说完这件事后马上跑去缅甸游荡了……电话聊了许久,说起各自的最初的那些梦想,我仿佛听到有什么东西在心底凝结……我老了,我们都老了,老到必须要为生活计划些什么了,再也无法,不是我们做不到是我们不敢,像原来那么自由。也许,有朝一日,我管理的那个啥呵呵,呵呵,那个自己心底薄薄的那张带着体温的蓝图,还是继续加工好了。

 

朋友们铺天盖地的结婚了,年纪大过我的自不必说,小我好几岁的也结婚了。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但心里却觉得怪怪的。好几个当年的仰慕者——或是我仰慕或是仰慕我的——都结婚了。老了,老到必须早点把自己丢给另外一个人。年轻的时候,也没有机会挑挑合适的异性,会不会直接过渡到被人挑选的地步?哎,红包丢出这么多,何时能收回成本。不由得想到那个异国的荒谬的联络,是不是该试试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5 22:16)
标签:

杂谈

听着李宗盛唱的沧桑淡定的《领悟》,激动不已,那份男人百转千回肝肠寸断之后的领悟,苦得如同幼时在家乡吃过的那种苦菜,苦到麻木,再品不出任何其他味道。

 

阿蕊说我现在不写那些苦情的文章了,其实我是太忙了,都苦在心里,没时间写出来而已。

 

重新回到偏执而疯狂的日子,工作又成了我的全部,陷入一场遭烂的竞争,面对一个心机的对手。我基本做了表态,虽然谈不上有多成功,我的表达能力退化了,思路也僵化了。考虑要不要把自己放到对手的那个卑劣的层次去做那些蝇营狗苟的事情,就为了最后的结果,但我知道我很可能是会去做的,因为我也太在乎结果。

 

领悟,越来越觉得放弃了深圳的那个机会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但后悔是没用的,作出调整无比重要,可是方向却还一片茫。这不是一个值得我为之付出青春的情景,也许我是另一本书里的人物,但可惜连书名都无从知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吉大

高考作弊

教育系统

高考舞弊

吉林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惊闻松原高考舞弊一事被踢爆,其实出事是早晚的了吧。这就是吉林的教育系统,吉林人眼中的教育,现在让全国同胞们瞻仰了。

在吉林高考作弊事情很平常了,太常见了,大抵从我02年高考时候就见过了,更早的时候还有。母亲是高校老师,她的学生中就有作弊上来的,替考上来的等等太多了。我高考那年,学校里几个成绩很一般的人,家里有点背景早就联系好了去长春外围的县城考试,都说那里监考松,可以作弊。考试下来,这几人成绩竟然直逼重点。大学的时候,同学从吉林的一个小城市考出来的,就说过考场上有人要给他钱抄答案的事情,也有过考卷被抢走的事情。

这种事,在吉林只要家里有要高考的孩子,几乎是都很清楚的了。

本来以为全国也许都一样,很纳闷《中国青年报》的记者居然还那么当回事,全国同胞们还于无声处闻惊雷。

吉林的教育系统,继吉大爆出巨额外债之后,再次丢人现眼,你丫的还能再丢人吗?

我是土生土长的吉林人了,我爱那片土地,但也畏惧那片土地,所以才拼命都想离开。本来妈的吉林的大学生竞争力已经都够差了,硕士——号称国内第二的吉大商院数量经济那帮人——都已经开始在营业部混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四十岁

“很久没有喝过可乐了。”

四十岁说有多悲哀就有多悲哀。三十的时候还能而立,立业立家,四十却只能不惑了,什么事都不能“迷惑、诱惑”四十岁的人,因为都见过了也见够了。尴尬的中年生活,早就像沙袋一样无趣,无论怎样的外力,都难激起丝毫的反应。

我,林耀国,是一个普通的国文老师,我的工作就是给那些调皮的E时代的学生们讲晦涩的国文,日复一日,讲到我自己都毫无兴趣。但这就是工作,要靠它养家糊口,都四十岁了,还计较什么。

我和靖结婚二十年了,她一直都是公认的模范妻子。两个儿子,大的很优秀,小的却和我的那些学生一样,就知道上网、泡马子……白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23 12:55)
标签:

杂谈

举起双手,捂住耳机,静静的听一曲《卡农》,安慰那流离失所的心情。

失语的年代,不知道该用什么来表达愤怒和惘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16 14:17)
标签:

杂谈

和阿蕊,小静继07年的秋天之后再次相见,大家都有变化许多。

这张照片我看起来好胖啊…………阿蕊化了妆,差点不敢认了,和她之前的村姑造型好不同。

和小静,我好壮,小静还是很淑女。

为美女拍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