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宝宝资料
博主尚未设置此模块内容。
育儿工具
博主尚未设置此模块内容。
育儿要闻
图片播放器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戈壁石
戈壁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840
  • 关注人气: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声明

博客中所有博文均为博主原创,非博主同意,不得转载。

E-mail:wlyz59@sina.com

分类
精品博文
加载中…
高考加油站
博文
(2017-01-19 21:51)
标签:

分类: 散文

早早起来去赶雪,想象马上就能听到脚下“咔嚓咔嚓”的声响,眼沐一派素静纯洁风光。推门出去地上却啥也没有,只有寒风悄悄在树枝间轻响。预报的雪呢?头顶上半拉朦胧月亮,东方微露鱼肚红,漫天布满淡淡霞光。是的是的,云淡淡地铺成这样,哪还能把雪携来!可是,昨晚分明是报了雪的啊:今天夜间,小雪,明天白天,多云转晴,西北二到三级,最低气温零下16度,最高气温零下5度。电视看了一遍电话里又跟着她听了一遍,怎么能记错呢?早上的阴云转移了是可以理解的,但昨晚的雪应当留下,它不可能那么快地被风刮走,夜半没听到风声吱啦乱叫;也不可能转移去别处,滴水成冰的温度里谁能把雪搬走呢;唯一的原因就是它根本没到来,在往我们这里的路途中,就被别个拉走了、转走了,我不相信是它不愿意来而溜走了的;抑或,昨晚它赶场迟到了,还在来的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1 11:01)
标签:

腊八

思念

分类: 散文

    过元旦的神思还在蓝天白云间飘摇,仓猝间遇到腊八。有人讲与年赛跑,这个意蕴精确微妙。是的,到了一定年龄的人都是在与年赛跑。一年一年跑得急切;接近每个年的时候,更是要赶着多做些事情,别留下更多遗憾到年的那边。与年景赛跑这个话还有一定的影像效应,耳边响着这话,眼前似乎呈现着匆匆的步履、急急的人影,或是快镜头里迅速倒退的春花秋月、山水风景。

    我问她还记得去年腊八在哪里喝的粥吗,她迟疑一阵说,在太原?我说你再想想,那碗稠稠的粥是哪儿的。这时候她才想起:平遥,粥管饱的那儿。对了。是平遥。去年元旦后到太原路过平遥下车,在那儿待了两个半天,那天恰好腊八,我们到旅店餐厅用餐,餐厅工作人员说你们来晚了,别的没有,只有粥,管饱,今天过节也不要钱了。我们就着小菜每人喝了两碗稠粥,感叹着山西人的古道热肠,然后冒着寒风进入平遥古城看了大半天,下午继续乘坐动车抵达太原,那天晚上吃的啥已经记不起来了。但那碗粥,稠稠的,香香的,一提腊八又回到眼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8 22:32)
标签:

阳光

窗外

美好

分类: 散文

1

这是2016年最后一天的阳光,非常明媚温暖,格外可爱明亮。

它照过来款款地投入窗内,把半面墙照得通亮;白墙又碰射出亚光,整个屋子里顿时洋溢出迷人的暖色;窗台上的那两盆绿植枝叶上也被打上红晕淡彩,显出万种娇嫩。有盆名叫金钱树,被暖色光芒一打,每个叶片都像是铜钱般--呵呵,人就这这么会联想,把发财致富的美梦寄托在一株不会说话的植物身上;倒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它是个兆头,是种希望。阳光真是通人情的好伙伴:夏天它高高远远地避出窗外,冬天平易近人地走进窗口。未曾在别人的地方待过,不知道别处的太阳是否也这么通情达理。

这是西北戈壁深处的太阳。它几乎每天都这样辛勤地来陪伴人们,照耀大地,调度万物。不过,平时我很少注意它,更不要说理解它了。人的最大缺陷就在于此:只想让别人理解自己,很少设身处地地为他人着想。遇到事情都希望别人换位思考,却鲜于首先换位思考。阳光是自然之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闲聊

生活

收获

分类: 杂文

晚饭后应约与朋友一起散步聊天,直到23点多才回家,已到了洗洗漱漱睡觉的时候了。躺下想过去的几小时,除了去菜地拔了一把水萝卜,便是一直在听或者说。朋友约我的时候说,好久没在一起了,咱们走走吧。这话正合我意,于是欣然赴约。

想来大家都需要这种无拘无束地走,无拘无束地聊。闲聊的好处,正在这种无拘无束。既然无所拘束,就能敞开心扉,舒畅胸臆。人是需要有人倾听的,人也是需要有一个合适的对象倾诉的,人还是需要有一个小小的“院落”里“放肆”的。这种能够“放肆的院落”,就是二三朋友,三两知己。我们仨,正是这种基本上无话不谈的朋友。

因为都在上班,所以这个“小院”平时比较荒芜。你来耕作,他在忙碌;你有空闲,他又外出。虽然距离不远,但能够相聚一次却比较奢侈。倒是两两相逢的机会稍多一些。说起来,大家的业余时间还是丰富的,可是各人还有自己的爱好与家务,不可能天天相聚起来闲聊。

能够把在单位、家庭或者其他情况下堆积起来的话说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27 21:11)

 

早上醒来列车就驶过了天水,在猛然看不到绿树红花的失落里,是车行后方荒山秃岭间照出的红霞。这红彤彤的颜色让我心头一热。捏指一算,到四川的10天里,就那天从绵阳返回成都的路上见了一回暖人阳光,当回到成都走进家门打开窗户想迎接它来消潮除湿的时候,它已经悄然隐没在阴云里了。只剩下我在红花绿叶阴郁瑟瑟的冷风里徒然感叹:阳光啊,你到哪里去了!

终于看见红霞,终于见到阳光,终于走出阴霾,终于望见了故乡色彩!虽然家里预报着零下18度冰冷,虽然故乡早就失去了绿色满眼只剩下灰黄,虽然家里基本没有湿度晚上醒来口干舌燥,虽然寒风刺骨每天手上不抹点儿润肤霜会皴裂如“鸡爪子”,但异乡天府之国的一切滋润、一切美味、一切养眼以及一切匆匆而过的如花美女都没有家乡的蓝天白云、丽日阳光、空气通透、坦荡空阔来得舒坦快意!

亲爱的阳光,见到你就像见到亲人,就像见到家乡,就像见到离去的奶奶和爹娘。连续一些日子生活在没有阳光的天空下,我的世界就进入了冬夜。不,连故乡的冬夜也是有光芒温暖的,在没有阳光的异乡大白天也绝然感觉不到彼时的暖和。小的时候冬天特别冷,但那时候白天有明朗的阳光,晚上有通红的炉火,耳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30 22:5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8 22:51)

从成都返回,预定时间里仅有的路线中,直达和从兰州中转都没票,只有宝鸡可以中转,还有硬卧。于是有了到宝鸡的机会,有了瞥一眼宝鸡的幸运。火车晚点半个多小时到宝鸡站,抵达时间是凌晨2点40。下来就找网络预定的酒店,差不多半小时才找到。地图上看着酒店离车站不远,也有方向;下来就有些迷惑,甚至连火车站的门开向何方都弄不清,问站前守候买食品小摊上一位年轻女子:车站门朝哪?她笑:朝南啊,你连方向都没了。开头一句话,让我感觉出宝鸡人的和善,你不买她的东西,她也热情友好地回答你的问题。又问,某宾馆在哪儿?她四下望了望,说可能就在附近吧,不远,你找找。

也难怪我一下找不到。早晨出门我才知道,宝鸡车站附近地貌接近重庆,滨河而建的城市楼宇顺山坡节节攀升,路当然是“之”字形,又有许多台阶穿插连接,一条路与另一条路,落差几米不等。熟悉的人不算什么,对于一个初次到来的外地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8 22:39)

 

从成都返回,预定时间里仅有的路线中,直达和从兰州中转都没票,只有宝鸡可以中转,还有硬卧。于是有了到宝鸡的机会,有了瞥一眼宝鸡的幸运。火车晚点半个多小时到宝鸡站,抵达时间是凌晨2点40。下来就找网络预定的酒店,差不多半小时才找到。地图上看着酒店离车站不远,也有方向;下来就有些迷惑,甚至连火车站的门开向何方都弄不清,问站前守候买食品小摊上一位年轻女子:车站门朝哪?她笑:朝南啊,你连方向都没了。开头一句话,让我感觉出宝鸡人的和善,你不买她的东西,她也热情友好地回答你的问题。又问,某宾馆在哪儿?她四下望了望,说可能就在附近吧,不远,你找找。

也难怪我一下找不到。早晨出门我才知道,宝鸡车站附近地貌接近重庆,滨河而建的城市楼宇顺山坡节节攀升,路当然是“之”字形,又有许多台阶穿插连接,一条路与另一条路,落差几米不等。熟悉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28 23:14)

意在笔先。戈壁滩的春天,也是意在“盎然、阑珊”之前。季节的春天,尚不是气候的春天,但春天的意味,到开始点点滴滴透露出来,让人看得出它的不懈努力与奋斗,以及给人们带来的无限希望。

首先是风,呼呼地起了。即便寒气袭人,我也知道它是春风,它不刮如何让河冰消融冻土解冻?寒冷只是姿态,温煦才是本质。呼呼呼,我听到它的语言,它的兴奋:寒冷即将过去,温暖就要铺陈。孩子们,快到风里来,我为你梳一梳小辫儿,我给你奏一曲歌……老人家,等一等,好日子就要到来,可不有早早地失去期待啊……

树木是对季节最敏感的物质。当人还佝偻着身子在寒风里诅咒天寒地冻的时候,它已经悄悄地鼓动着芽苞、舒展着肢体、摇摆着手膊,等待绽放的时刻了。榆钱枝杆上的黑苞苞是最早的信号。风骚的还得数柳枝,垂落在人行道上,你还没想到的时候,它便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15 23:42)

在东风航天城生活工作了30多年,每每看到今天的美好,不由得想起过往岁月,想起那些年、那些人……

刚到工作岗位,师傅是几位军嫂阿姨军嫂大姐――她们的爱人都在航天城部队的各个岗位上,她们在工作生活中处处表现出军人家庭的严肃认真和努力向上。

李师傅是辽宁人,齐耳短发,面庞白皙,干活说话无不透露出干练利落。她是支委,除了教技术、教思想,还处处关心着我的个人生活,是我走上社会遇到的第一位贵人。她先后几次操心为我找对象。历尽波折,我的爱人,是在她亲自介绍下谈成的。她爱人当时是发电厂政委,后来升任后勤部政治部主任。她跟她们那一批人一样,从来没有表露过爱人是领导,自己可以放松要求的一点点东西来;相反,她们让人看到的“特殊”之处是工作思想要求更高,每天上班最早下班最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西米客
请输入
文本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