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烟子留言
博客所有文字,如未附特别说明,皆为烟子原创,其中大部分各有归宿,抄袭须谨慎,以免无谓的纠纷。有约稿者请邮件联系:348607419@qq.com
个人资料
烟子
烟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465
  • 关注人气:1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书稿1(已完成)

   问谁火里种青莲

      目录

    安放•甘露

    因果•归元寺

    果然•莲溪寺

    皈依•长春观

    善男信女•古德寺

    江湖•宝通禅寺

    持戒•金山寺

    春秋•卧佛寺

    庙堂•雍和宫

    隐疾•石佛寺

    祸福•六榕寺

    悲悯•法源寺

    舍得•法门寺

    悟空•天宁禅寺

    无漏•大慈恩寺

 

书稿2(已完成)

   闲书杂记

      目录

叫春

怀春

古意

私情

走失

存钱

自传

爱江山更爱美人

风回共作婆娑舞

人间正道是沧桑

天淡云闲向江南

浪淘风颠抱香死

轻裘肥马樽半空

山长水阔尺素短

孤鸿飘渺独往来

水碧天空清夜永

伏波故道风烟在

醉卧沙场面如割

夭桃夹岸散作霞

丹青敷面我如云

桥下春波绿惊鸿

杏帘犹望帐空悬

罗裙不掬漏声远

劫波渡尽无兄弟

安能辨我是雄雌

奈何明月照沟渠

鬼话桃符一书生

花间对酬幽意多

湖光山色共画眉

一个人的自作主张

戳戳帝国主义的纸老虎

博文



他早早地来了,拄着手杖,站在那儿。我上前打听,他指指身边,介绍他的妻、他的女儿。他们确实是一家人,各自的眉目间都有一样的清瘦气质。言及自己,他掏出一张名片,一张并不十分厚实的白纸,白纸黑字,一面书以中文,一面书以英文,简洁之中,不经意地流露出不简单。我看过他的信息,知道他就是花园家庭中那位给花“上色”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1 14:19)
标签:

朱家巷

烟子

文化

 

朱家巷,15户人家,无一人姓朱。

或许曾经有过,后来搬走了;或许如今他们还生活在这里,只是改了名换了姓,连他们自己都不清楚。

崇祯十六年春,张献忠攻破武昌城。楚王府被焚毁,楚王朱华奎被囚入铁笼沉江,武昌城内的朱姓宗室全都被驱赶投江,一个叫朱盛浗的男子幸免于难,他顺流漂了三十余里,逃遁入山,改名谢世仁。

他们的祖上,已经干过一回这样的事。情急之下,难保他们不照样干。

 

武昌城有九门,这是忠孝门内一条窄窄的小巷,“7”字型,横竖之间的交接处,立着一根电线杆。下面的一竖要阔绰一点,是朱家巷的入口,与粮道街相接。这一竖出头也走得通,过了电线杆,那一头渐渐翘了起来,越往上走,翘得越发厉害,好像要打到人的脸上来。来人的脸上,隐隐发热。刚好路边立着一块山石。山已然是面目全非,石全然不知,一半身子被水泥封住了,另一半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4 06:42)
标签:

杂谈

今天,我买了不少从前不会买的书。

不完全是因为不用从自己的钱包里掏现金的缘故。

回到家,我将他们的名字一个一个摊开在床上,轻易地就看出了自己的软弱,我开始老了。

王小波,死于四十五岁;

王尚义,死于二十七岁;

萧红,死于三十一岁;

尤金•扎米亚金,因《我们》一书被官方排挤打压;

高一涵,1935年之后的著述仿佛不存在似的,虽然他活到了1968年以八十四岁的高龄去世。

我忽然想,不妨看看他们。

他们,曾经也是鲜活的生命。

他们的死法,或许也正是我们的死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4 06:40)
标签:

杂谈

如今才懂得了林海音的《城南旧事》。当我在为自己的《朱家巷》谋篇布局的时候,忽然走神了。

前不久,武大的余老师领着我寻访朱家巷,他挨家挨户地给我讲朱家巷的旧时人家,1948年他住进朱家巷,还是母亲怀抱里的婴孩,1956年他搬离朱家巷,已近少年。

余老师说,绕过1949。

人物的命运摆在这儿,如何才能绕得过?如果绕过了1949,他们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

1949年5月30日,沈从文写了一篇日记,我每每读之,自己便如同一条丧家之犬,惶惶不知所从、所往、所终。

年少时,我将《城南旧事》当作儿童剧看了,看的是小英子沈洁那一双清澈的眼睛,如今恍然大悟,原来林海音不是写给孩子看的,《城南旧事》是一部成人的哀歌。

他们在说张兆和“顽固的不爱”与沈从文“顽固的爱”,相对于彼此,他们更爱自己,他们各自固守着自己的城池,饱受围城的困苦,并非是他们不想走出去,是走不出去,他们的城池已经长在他们各自的血肉里,剥离不下。在这方面的骄傲与自卑,他们两个人不相上下,可谓旗鼓相当。在男女的婚姻生活里,这种旗鼓相当是最要不得的,须得有一方向另一方退让,看起来才美满、和谐。

张兆和恰似一部儿童剧,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30 13:56)
标签:

游记

烟子

榛子乡

 

烟子/文

 

人在旅途,只要你我能解下脚上的那双红舞鞋,何处不是风景? 行进之中的客车,既不在此处,也不在彼处;车上的人,神驰已远,阅尽了千沟万壑,却貌似还在原地,纹丝未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5 17:51)
标签:

杂谈

【烟园手记】

花盆

有两样东西,总是不够用,一是沙土,二是花盆。盆多了,沙土又缺;沙土多了,又缺盆。

就在这两者之间,我周而复始地劳作,提土上楼,搜集花盆。

烟园的花盆,各式各样,多半是捡来的。

四个既深且大的抽屉,被扔在小区的垃圾桶边,如今作了烟园的水田旱地,旱地种土豆、红薯,水田养荸荠。

四十几个直径逾30厘米的塑料花盆,占满了烟园,它们从省农科院的垃圾堆上分批被我捡来,种上了豆角、瓜秧、萝卜、生菜,等等等等。

六个大大小小的陶盆瓦罐,两个瓦罐是从恩施的大山里带回来的,两个大陶盆是小区人家装修时扔在垃圾桶边的,一个小陶盆是在徐家棚拆迁户的厨房里发现的,其实我在公交车上看中的是人家阳台上的一个大缸,可是到了人家阳台上,我才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它。我带着那个厨房里的小陶盆下楼,看见楼道里有一个高个子的坛子,也只好退而求其次。坛子摆在书桌上,里面放着几卷宣纸;小陶盆里养着浮萍;大的陶盆一个用来种花椒树一个用来种柿子树;两个瓦罐一个埋着金银花的老兜子,一个插着去年收下的荆芥穗。

甚至家里的鲁花油瓶,甚至喝完豆腐脑的塑料大杯,都被用上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1 10:23)

 

“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这是梅贻琦先生的名言。

武汉大学,非但有大师,也有大楼。

 

1

我在武大老图书馆。

新图书馆也去过。

是不一样的味道,是你站在这儿,清清晰晰感知得到的不一样,从你自己的内心油然而生,如同我第一次走进上海徐家汇天主教堂的万籁俱寂,如同陈丹青在以弗所废墟堆的丧魂落魄,如我这一身格纹的、灰色的旗袍,虽然一年也难得能穿两回。

门洞高拱,墙壁如城,门内还有门,洞中还有洞。城外的樱花一树树,细细碎碎、高高地绽放着;一级一级的台阶,分成五折,一折一折递进,穿墙而过;折与折之间,留出了平台,分别通往左右的门洞。门前,各有一把椅子;门楣之上,各有门牌号,或曰“昃字斋”,或曰“辰字斋”,等等不一。三座罗马券拱门,将四栋宿舍连为一体,除非你是此间的住宿生,否则,你只能选择下,或者,上。一级一级地上去,眼前但见平地,浑然不觉有山,也不觉自己在山上。回首来路,远处人影迢迢,近处新绿一片,自己确切是在山上,自己确切是在平地。人流于是分散开去,各行方便,有人在檐下写生;有人在树下摆摊;有人在花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31 14:51)
标签:

烟子

黄姜

文化

 

“我又收了一些好东西。”他说。

他姓胡,在一家杂志社做编辑,人称“胡编”。

工作之余,胡编喜欢四处游荡,在路上收一些零碎物件。他说“收”是收藏的意思,而在我听来,就好像他娶了小妾似的,有一种密室中不足为外人道的窃喜。

这回,是什么?

他说:“我悄悄告诉你。”

不一会儿,几乎人人皆知,他前天在老家收了好多黄姜。

 

他的老家在鄂东武穴,黄姜是当地特产。类似于生姜,却没有辛辣味,块头也是小小的,在城市的铺面里已不多见,我心里纳闷,它们都到哪儿去了?十月间,天气渐渐转凉,偶尔在傍晚的路灯下,有小贩支着担子,吆喝着,我上前拿起一块,小贩的面上浮现紧张的神情,眼睛就跟着我的手指转动,终于出声:“皮薄,稍稍一碰就破了。”我买了一些,临走的时候,人家还不放心,反复叮嘱:“莫去皮,连皮一起吃。”仿佛去了那张皮,姜就不成其为黄姜了。

 

一个叫吴胜利的男生,当年还是男生的时候,到任何一个单身汉那里串门,都是他操刀做饭,他父亲是杀猪的,据说谙熟用刀。他抓起一块姜(那时的黄姜很常见,都是皮薄薄的,块头小小的),在水龙头下冲了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3 16:52)
标签:

烟子

诗歌

文化

 

手心殷红的一点
或许是你的
或许是我的

 

温热的鲜血  经过一只蚊子
重新回到我们的身上
被我们轻轻擦去

 

在霜降之前
在雪花落下来之前
我们还是一身的绿

 

我们被一根草绳系着
春天生
秋天死

                

                                    2014年10月21日—23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0 20:38)
标签:

烟子

诗歌

文化

 

一半若是隆起
作山
定然就有另一半  下陷
为水
苍茫 有时候
就是一种无法自拔的单调

 

喧嚣 仅仅是因为
距离地面太近
站在一块岩石上
所有的枝枝桠桠
都讳莫如深

 

多么不可思议  我们
就在那里
在鸟兽虫蚁之中
成人
居然光溜溜的

 

还可以命名它们
就像定义自己一样
以为世界原本是平坦的
以为一开始我们就站在这儿

                                    2014年10月19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