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孟慶華-伶歌音乐
孟慶華-伶歌音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705
  • 关注人气:3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特別通告

博主通告

因博客的需要可能會需要很多老師 同行或至愛親朋的照片,文字等,如您覺得不合適,可提醒我。本主將無條件的撤下或刪除,謝謝您的支持和厚愛。博主;孟慶華

个人简介
孟慶華;音樂人﹑著名作曲家。中国漢民族音樂文化倡導及踐行者,中国新古典乐风代表人物,創立了【伶歌】音樂藝術表現形式。曾獲国家文化部“文華音樂創作獎”,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国家新闻出版署“优秀出版
新浪微博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6117日,“人民邮电出版社《高保真音响》专家委员会”成立仪式在北京邮电出版大厦成功举办,著名录音师李小沛、李大康,著名音响专家于建兵、乔小兵、黄雷,著名作曲家孟庆华,中国大众音乐协会主席,中国音乐家协会音乐传播学会会长曾遂今,著名音乐制作人林烁、叶云川等20余位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

为了更好的服务行业、服务读者,提高杂志质量,实现创新创收,《高保真音响》杂志与国内音响、音乐界专家携手创建了“《高保真音响》专家委员会”。会议由博趣出版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李健主持,人民邮电出版社副社长、博趣出版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蒋伟首先发言,随后博趣总编辑刘劲宣读了专家委员会人员名单,并由蒋伟副社长向与会专家授予聘书。石振宇、李小沛、于建兵等专家分别就音响、音乐行业发展,杂志定位、现状及改进方向等问题展开讨论,并提出了宝贵的建议。

17日下午,与会专家还参加了同日举办的“《龙韵·15周年纪念版》暨泽森高级音响品鉴会”。



人民邮电出版社《高保真音响》专家委员会名单如下:

主任委员:蒋伟(人民邮电出版社副社长)

副主任委员:于建兵、李小沛

 

委员(以姓氏拼音为序):

陈怀冰(汕头广播电台“HiFi天地”主持人,业界资深评论家)

程一中(原北京电影洗印厂总工深圳电视台总工)

高京红(北京国际音响展组委会总干事)

黄雷(资深耳机发烧友、著名青年导演)

纪刚(家电论坛网站、耳机俱乐部论坛站长)

柯辉(中国瓦格纳协会秘书长,著名乐评人)

李大康(国家一级录音师,中国传媒大学、中国音乐学院录音系教授)

李小沛(国家一级录音师,中央电视台总录音师)

林烁(红音堂唱片音乐制作人)

孟庆华(音乐人、作曲家)

乔小兵(大连广播电台特约制作人)

石振宇(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

唐道济(音响专家)

王纪宴(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著名乐评人)

王立平(作曲家)

燕翔(清华大学声学研究所教授、建筑学院建筑物理实验室主任)

杨玉玠(电子管专家)

叶云川(“中国金唱片奖”最佳音乐制作人,瑞鸣音乐制作人)

于建兵(音响设计师、音乐制作人,北京北京羽商电声技术有限公司负责人)

于梦琦(中关村在线音频频道主编)

曽德钧(音响专家、电子管专家)

曾遂今(中国大众音乐协会主席,中国音乐家协会音乐传播学会会长)

张春一(录音师,音乐制作人)

张英华(中国立体声论坛站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0 10:06)





       这个时代最大的病状不过是精神恐慌症啦!恐慌自己被时代抛弃、被老板抛弃、被所爱的人抛弃。最怕的是只知道恐慌的奔跑而慌不择路,恐慌的完善却忘记了自己人格魅力的绽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词;乔羽   作曲;王酩     编曲;孟庆华   

                  23年前接到任务为该作品配器,心之忐忑。生怕糟毁经典,小心翼翼,随着流年,终于带着每次的回忆、激动走过了二十多个年头。当中也有哈大导演要替换该版,请人从新编曲,改编。播出之后还是许多人询问今年怎么没有难忘今宵?其实是已经播出过。看来先入为主真是令人无奈!后换上该版才平息此事。其实并不一定是你编配的好,而是烙印是无法改变的。时光荏苒,不知道【难忘今宵】还能唱多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27 18:30)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伶歌有毒作者:湯世傑博客

 

伶歌有毒

 

 

 

都说好音乐有毒,一旦致人迷醉成瘾,便无药可救——心想那或是些广告语,乖戾夸张,一笑置之即可。不意那日午后闲暇无事,想起该去奎峰那里坐坐了,顺便也听听音乐。印象中他那儿从不缺好音乐。就那么去坐了、听了个把时辰,竟陡然勾起沉睡多时的音乐馋虫,沉醉于妙音美乐之间,难医难解;随后便是一阵阵忽如其来的胡思乱想。莫非还真中毒了?

对音乐我当是“门外”,喜欢似属天性,只求好听不求甚解;早先迷过二胡、小提琴,皆半途而废;兴头上也哼几嗓子歌,哼来哼去就那么几首;一套旧音响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听到现在,也从不“发烧”;可回头一看,从青春年少到白发凝雪,倒都有音乐相伴。细想之,音乐虽不像油盐柴米须臾难离,可没有音乐滋润的年代着实难熬,少了音乐陪伴的人或许孤独,失去音乐传统的民族也难免不幸。但说白了,我的喜欢或与孔子所谓“知乐,则几于知礼矣”一说无干——其实那些坐拥名贵音响满嘴老柴贝多芬者,即便“知乐”,也未必懂得礼为何物。但无论怎样的人生大抵都离不开音乐,倒是真。国外有人甚至戏言:圣歌《基督信徒进行曲》就像个煮蛋计时器,将鸡蛋放进开水锅里,等播完曲中五节韵文叠句,至“阿门”二音,鸡蛋熟得刚好,不老也不嫩。看来,坐着马车去维也纳金色大厅听音乐会固然风雅,腰系围裙边煮饭炒菜边听小夜曲照样风流。

年前偶遇多年不见的奎峰,说他的小店已搬到我家附近新张,邀我去坐坐。恰有事在身,便说改天吧——这么一说,转眼又是经年。分手后蓦然想起三十年前,奎峰尚青涩混沌年纪,仿佛是在一家工厂做事,无甚嗜好,惟喜欢音乐。其时正磁带卡座机横行天下,听腻了样板戏的国人一时兴味大变,尽管街上尽皆清丽柔绵的邓丽君和手提录音机招摇的青年,一盒好磁带倒仍是稀罕物。赶巧一年轻朋友恰是奎峰亲戚,某天突然告诉我,谁谁有数百盒磁带,且尽皆古典名曲,弄得我心痒痒,便相跟着去奎峰那里听乐解馋。路上想起,“文革”那会儿住在市郊一座小山上,门前街子,窗后菜店,终日喧嚷。一日竟与一帮浪迹天涯的同学一起,将门窗关严窗帘拉死,偷偷听不知是谁弄来的一张《天鹅湖》,外面人声鼎沸,屋里却紧张兴奋,偷尝禁果似地如痴如醉,一张唱片听了无数遍,以为此生算没白活。去奎峰那里听古典那天,世道虽早非以往,却饥渴依旧。好在奎峰是个热心肠,初次相见便视为知己。任《命运》、《悲怆》轮番轰炸也不嫌累不知饿,末了又求他给拷了几盒,一路宝贝似地捧回家,乐了大半年。乍暖还寒时节,《悲怆》真让人再次陷入了悲怆,《命运》则叫人不屈服命运!偶尔寻思,古典音乐怎么都是外国的?偌大个中国文脉悠远,传统深厚,为何竟没有大气磅礴的古典交响乐?想不清楚,只好作罢。一晃几十年过去,奎峰早已是HIFI业界一方专家,硬是将昔日的工余喜好,演成了当下的衣食饭碗,只不知做人做事是不是还像早先那样发乎内心,出自性情?

刚到小店门口就听一阵歌声乐韵飘来,半熟悉半陌生,却如袅袅仙声,行云流水般地,好听得要命!说熟,一耳朵就能听出是传统戏曲声腔,板眼地道,韵味十足;说生,又决非旧戏园子里一把京胡几声锣鼓可以造就,分明有整整一支管弦乐队在忙活,音乐背景顿时超越时空,将人带入悠远深厚。歌者吐字珠圆玉润,唱词清丽声声在耳。这年头,满世界超女快男的矫情炫技和电视晚会的俗艳叫喊,那些应时应景应命的所谓歌曲,早让人不胜其扰。究竟怎么了呢?好像是人不是人都能写词作曲,词,要韵味没韵味,曲,要旋律没旋律,唱起来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眼前的歌却断然不同,带给我的,仿佛是故乡温馨的清凉祖地宁静的热烈。惊问是张什么碟,答曰《伶歌》。拿过碟套一看,雅红的封面上镶一女伶头像,夸张写意,凤眉樱唇,额间那枚半晕的朱砂痣,满满写着汉唐遗风,一头发缕半舒半卷,如旋律音符纷飞舞动,让人蓦然间便梦回前朝;手书的“伶歌”二字古雅端庄,其下两行小字,道是“弦意三弄将进酒  长啸一声朝天阙”——看来这碟果然有些来头,让人好生惊艳。跟着又听《伶歌2》。边听边细看曲目,呵,词、曲、唱几无一样不好,尽皆精妙神品,迷得死人:或曲是古曲、名曲,《梅花三弄》、《二泉印月》、《江河水》之类,新添唱词却如原配,泛着古色古香古韵;或词是古诗、古词,不惟李白的《将进酒》、岳飞的《满江红》、东坡的《水调歌头》,李清照的《声声慢》,甚至《关睢》、《悯农》皆赫然在目;配曲揉进的,倒是浓浓的戏曲或民间音乐元素;而演唱者无论老幼男女,尽皆戏剧名伶,虽也偶见他们在主流媒体登台露面,相信那种应时应命之唱,与在此碟中的吟唱无可比拟。如此,所谓“伶歌”,岂不是戏剧名伶吟唱的雅歌?可听下来又决非那么简单。别具新意的编曲与配器,因西洋管弦乐队的加入,将清雅却略显单薄的中国器乐演成了丰厚的磅礴,而传统器乐中少见的复调处理与精湛配器,则将传统古曲的丰润深邃演到了极致。音乐既需技术的精湛,更需思想的深厚。我向来以为,西方古典交响乐气魄恢弘而少见雅趣巧致,传统的中国丝竹小品于此反让人大为可喜。倘以西方古典交响乐的技术演绎中国传统古曲,其将如何?古曲、诗词早已有之,尝试用古曲吟唱,或为古诗词名篇谱曲者,亦早已有之。然不管做什么事,好想法仅止是个开头,因实力不济,缺少定力与韧性将细节做到尽可能精致,尝试多半失败。看得出来,伶歌则在有了那个想法后,广约音乐、文学、演奏、演唱、录音各界精英倾力而为,连一般商家懒得着力的音碟文案,也做得十分用心。多年前设想过的中国式交响乐,或有望由此创建,并能像贝多芬为西方古典音乐所做的那样,让音乐从单纯的美变为崇高?

也是机缘凑合,台湾来的一位林先生那天恰也在座。沉醉在乐声中,他一直顾不上说话,这时方操着台湾普通话说,好东西啊!这样的好东西,也只有大陆才会有!原来两年前在台湾,在一朋友家初闻《伶歌》,声声在耳句句在心,一个钟头听下来,他忽觉两眼酸胀,眼泪都要流出来了。问那是怎么了,他说,文化是“闲”出来的。那边生存竞争激烈,既无丰厚如此的文化土壤,也无精雅如许的名伶精英,更少敬业如斯的业界人物,打死也出不了“伶歌”!林先生的感叹当然精到,事情总是离得远,才看得清;然优秀文化光靠“闲”恐还不够,更靠“养”,个人、业界、社会都要“养”。回家说起这事,妻说是啊,文化光靠“闲”怕是“闲”不出来吧?“闲”出来的只是“麻将”文化!

社会亦如人生,大抵不能没有音乐。孔老夫子将“礼崩”与“乐坏”并列,意在说能理解音乐的人,由此亦大致懂得礼了。有或没有音乐是一回事,有什么样的音乐,雅俗、中西,是另一回事,哪一界都有好的,也有一般甚至不好的。音乐乃灵魂的完美表现,亦乃自然与历史的话语,能流传至今者,想必皆经时间长河淘洗磨砺的真金美玉,其层层叠叠沉淀的历史记忆,丝丝缕缕镌刻的温润时光,或会为枯干冷硬的年代增添几许滋润与温馨。妻对音乐一向不太在意,这回竟一口气将《伶歌》听了几遍,大呼好听。六岁的外孙女笑墨那天一曲《悯农》听罢,竟跟着且唱且舞起来:“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恰如有人所说,我对音乐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只听最好的。而好音乐总是有毒。当下我们缺失的,不在少,而在滥,在罕有“最好”的。古雅乐艺亦如姿色,若任其凋零,文化势必衰败,包括音乐在内的古雅艺术亦会随之没落。那天奎峰听闻同一商场有卖假音响假音碟的,一时大怒,差点就要冲过去理论,看来还是早先那个性情中人,品位如昨:做音响只做一线品牌,碟架上不惟古典名曲应有尽有,连《伶歌》一类别处没有的,他也有。倘做音乐的都像《伶歌》那样做最好的,推音碟的人都像奎峰那样推最好的,听音乐的人都像林先生那样听最好的,当音乐如孔子眼里的“诗”、“乐”、“礼”三位一体,成为人们自我完善的课程时,音乐或就不再只是消遣和娱乐,社会或会呈现另一种祥和。如今我们吃的、喝的、看的、听的、闻的,真有毒的东西多得很。为那样的好音乐“中毒”不惟无妨,或许还是大幸,呵呵。

 

                                                   2010.4.18        记于昆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10-27 18:29)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粉墨无央作者:湯世傑博客

 

 

粉墨无央

 

                                            

 

老旧东西当真让人爱不释手,摩挲品鉴,回味悠长:或几枚古钱,透些许青铜绿意,或一架屏风,隐丝丝黄花木痕,甚或随心字画,日用陶瓷,都一样。历史印记、文化蕴涵,时光包浆、飘忽指痕,满满荡荡沉积其上,稍一触碰便古意幽情汹涌而至,让人沉溺其间,遥想时光的流逝与永恒,缅怀先贤的雅好与爱心。其实崇尚精致生活乃我族心性,除非温饱难保无心赏古,日子稍好过些,有俩闲钱,好古之风便悄然袭来。只是当今玩玩古瓷器古字画摆弄个明清家具什么的多,虽不好说落伍,倒怎么都有点儿滥了。电视里播“鉴宝”,见几十几百万淘来的尽皆赝品,让人心疼;或明明一粗劣工艺品,倒宝贝似地捧着藏着,让人心酸。看来玩什么收什么藏什么,说到底不惟在文化品味的高与低,还在文化目的的清与浊。

真风雅者当然大有人在。白先勇回大陆,玩的竟是六百岁的昆曲:筹重金排演青春版昆曲《牡丹亭》,从苏州演到北京再到海外;光台湾就演了两轮,开演一个月前9000张票悉数卖光。票价不菲,场场爆满,硬是用汤显祖缠绵了四百余年的生死至情,让现代观众折服。照白先勇所说,《牡丹亭》的主题全在一个“情”字,可说是一部有史诗格局的“寻情记”,上承《西厢》下启《红楼》,是中国浪漫文学传统中一座巍巍高峰。而他亲自参与的新编《牡丹亭》,完全贴近汤显祖“情至”、“情真”、“情深”的理念,给予爱情最高礼赞,爱情可以超越生死,冲破礼教,感动冥府、朝廷,得到最后圆满。可惜那样美仑美奂的演出,不惟边地无缘得见,即便是京、津、沪,能亲往剧场观赏者料也寥寥。偶尔寻思,当今有传神的高品质录音、录影,不能看,要是有音碟,至少也能听听吧?

    也是凑巧。近来一头栽进音乐,交响乐、协奏曲什么的,换着换着听,直到胆机烧得滚烫方无奈关机。欧洲古典音乐固然经典,听多了照样会腻——品味也像口味,一日三餐海鲜西餐,保管吃得肠胃不适,想来点清淡家常的菜蔬米粥,换换口味——毕竟生来就是个中国胃。朋友劝我试试《粉墨是梦》。一看,尽皆京剧、越剧、豫剧、沪剧改编的乐曲,好听吗?犹豫片刻,先听那首昆曲《牡丹亭》。呵呵,一声清越古琴,拨开那个至情传奇的神秘轻纱;一记浑厚芒锣,洞穿漫长时光的层层覆盖。洞箫如人声幽咽宛转,曼声徐度,工尺谱间顿生明代光景的烟丝醉软,所谓“燕语如剪,一唱是典雅,三叹是抒情”,倒也真切。管弦乐借助西方乐器,竟也画出一幅水墨小品般的美景:小庭深院,春意满眼,斑驳的日影在藤架上静静流动,花事荼縻,一切已臻梦境……那阵旋律乐音,直叫人听得浑身通透,爽到极致。百年甚至千年的艺术对望,靠的正是粉墨的那份老旧与沧桑;心耳传情间,对先贤的一份景仰总会油然而生。

其实我不懂戏。文化性情养成之时,恰逢老东西都在扫除之列,不敢沾。依稀记得的,是幼时恰家住一戏院附近,后门隔着一个贮木场如山的木垛,正是那家戏院后墙。做完功课,便悄悄溜出家门,邀上几个相好玩伴,翻过那道斑驳短墙,便可七弯八拐地摸进剧场,看戏去。人小,戏看不懂,喜欢的是那些花花绿绿的行头穿戴,咿咿呀呀的吟唱韵白,真真假假的舞枪弄棒,好看好听也好玩。一桌二椅当得天圆地方,移步换景便是出将入相。方才一竿竹鞭,携来金戈铁马,沙场鏖战,转眼便鸟喧林外,深宫闺阁,对镜花黄;无声亦无师的传统艺术启蒙,就在我躲在戏园子最后一排旮旯里,生怕被查票人赶走的忐忑中淋漓地进行。尽管不是戏迷,多年后再没那样入迷地看过戏听过戏,醉心的是或古典或新潮的音乐,却至今记得那个汉剧院女主角的艺名,闭着眼也能想起舞台上的热闹。看来那不多的时光,到底还是为我打造了一副地道的中国音乐肠胃,一听《粉墨是梦》那些乐曲,怪舒坦——都说一个人幼时的口味,才是怀念家乡的真理由;如是,儿时不经意间获得的艺术兴味,或就是一个人对艺术故土的真念想了。对于许多人来说,戏曲的不朽、不散、不灭,大约也缘于此,包括白先勇对昆曲的那份痴迷与狂热:为了那出青春版的《牡丹亭》,他不惟亲自筹款和改编剧本,还放下身架亲自推广,广聘各界精英一起参与,“透支了太多的人情支票”。
    我听的终归是以戏曲音乐改编的现代乐曲,而非纯戏曲音乐。其实以戏曲音乐入乐而成大器,中外皆有。挪威作曲家格里格以为易卜生诗剧《培尔·金特》谱写的配乐选编成的两套组曲,比原剧配乐更能显现音乐的价值。何况戏剧音乐多脱胎于民间音乐,浓郁激情精彩细节比比皆是。《卡门》中著名的咏叹调《哈巴奈拉》,其旋律据说就源自西班牙民谣。中国也一样。京剧、昆曲、黄梅戏之类,作为中国的古老歌剧,其老祖宗也无非是当初流行于民间的音乐;昆曲的“水磨调”亦由此而来。若青春版《牡丹亭》是借一出老戏的排演,完成昆曲的世代传承,诸如《粉墨是梦》一类音乐的出现,则让现代的我们能倾听过往重演前尘,唤起民族心性中那份潜藏的古典气质与优雅情怀,以那样的素朴与宁静抗衡外界的浮艳与喧嚣,当是一绝。
    难怪白先勇说,保护昆曲就是在保护我们的文化长城!对于一国一族,文脉的断毁最可怕。其实也不止昆曲,一应戏曲,从国粹京剧到各类地方戏,都是那道文化长城上的砖石碟垛,历尽风雨,满眼苍苔,不下力保护还真不行!自然不是谁都有白先勇那样的才华和财力,加上时代迥异,风气暗转,或因方言阻隔,听不懂,或因节奏过慢,听不惯,能安坐戏园看戏听戏者毕竟不多。但用戏曲音乐元素加上管弦乐队打造的音乐,即便不是戏迷也能听,就像不是美食家,照样得一日三餐吃大米白饭。那种感受奇妙得很:彷彿乐器们都在票戏,不惟中国的古琴古筝古阮,还有那些锣儿们镲儿们梆儿们,与西方的琴儿们管儿们号儿们一起,以现代音乐手法,尽善尽美地复演各类戏曲的名段华章,将戏曲音乐的古雅动人更玲珑地浮现出来,韵味十足。起码像我这样的中国音乐肠胃,品尝起来都爽口,就像吃中国菜,无论老制新创,吃没吃过都又香又爽口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戏曲圈有几个被称;“网络愤青”的写作者,利用逆向思维在对当今的戏曲做类似的学术评判,这也是这个圈子里的正常现状。无论戏曲也好,其他艺术形式也好,都是历史的产物,发展壮大有他独特的规律。很多客观条件使得戏曲寿终就寝的周期变得很短、很快,很多人拿着过去说事,借着故人说事都是毫无意义的。戏曲的艺术形式已经完成了的他的艺术使命,衰败和退出主流舞台是必然的。也正是有着这样的环境和土壤让戏曲活不了死不了,死不了是因为是经常给打强心剂,活不了是因为我们发现戏曲这条大鱼的池塘里根本都是混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29 08:28)
   

           【一直在想什么时候这首连我都记忆模糊的作品成了中小学的教材,如果不是一位教音乐的朋友告诉我真的这个过程是怎样的,尽管说课稿写的很严谨。】


《梨园英秀》说课稿

一、说教材

(一)教材分析

《梨园英秀》是五年级江苏版的一首融合了京剧元素的儿童歌曲,由著名作曲家孟庆华作词、作曲。歌曲融合了锣鼓经、数板、西皮音调等诸多戏曲元素。歌曲为C宫调,4/4拍子。歌曲在结构上可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歌曲旋律模仿戏曲音乐与打击乐器的前奏,加上反复共8小节,曲调显得十分生动活泼,把我们带进一个戏曲演出的氛围之中。第二部分,是数板式的唱词。第三部分,回到歌唱部分,曲调吸收了戏曲音乐,特别是京剧音乐的素材,并与通俗音乐节奏相结合,显得新鲜,亲切、生动活泼。

(二)教学目标

1.学会演唱具有戏曲音乐风格的歌曲《梨园英秀》,体会歌曲热烈、欢腾的情绪,能自信演唱这首歌曲。

2.通过对锣鼓经和数板的了解与模仿,充分体验京剧艺术的魅力;让学生了解当代京剧发展中新的种类—戏歌的形式。

3.在学习过程中,感悟梨园弟子学习技艺的艰辛与顽强毅力,提高学生的意志品质。

(三)教学重难点

1.歌曲学唱中能表现出戏歌的风格,咬字吐字清晰,表情丰富。

2.歌曲中切分节奏的准确把握。

二、说教法学法

为了达到本课预期的教学目标,教学时针对学生对京剧肤浅的了解,利用多媒体教学手段,采取视听结合让学生走进京剧,了解锣鼓经,接下来的教学环节重点采用引导法、演示法、听唱法等教学方法方法进行本课的教学。

三、说教学过程

本课的教学过程由三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引入,我采取谈话的方式引入戏曲,利用多媒体教学手段,采取视听结合让学生走进京剧。第二部分出示京剧伴奏乐器的图片——鼓、板、大锣、小锣、铙钹,让学生了解京剧锣鼓经。第三部分是学唱戏歌《梨园英秀》,本课的重难点均在这一部分。

为了做到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的自然过渡,我以小结的方式引入戏歌,“京剧艺术博大精深,没有十年八年的功夫是唱不好的,为了满足人们的演唱需要,作曲家们将京剧的元素融入到歌曲中,创作出了一种新颖的歌曲种类----戏歌。今天我们来做做小戏迷,唱唱戏歌。”为了完成新歌教学,我按照层层递进的原则设计了以下教学环节,首先让学生聆听戏歌《梨园新秀》,感受歌曲的锣鼓经、数板等特点,分析歌曲的调号、拍号、结构(三部分),了解梨园的含义。接下来练习第一部分——锣鼓经,此环节采取师生互动的方式进行。下一环节是学习歌曲第二部分——数板,歌曲的节奏难点就在这一部分,为了突破难点,我将难点节奏提出进行练习,并强调掌握节奏的最好方法就是划拍,经过反复练习,学生掌握了切分节奏。第三部分的歌曲学唱我让学生先听老师弹奏一遍旋律,熟悉旋律的音高、节奏,然后轻声哼唱旋律,在哼唱过程中,提出难唱的乐句进行反复练唱,在接下来的填唱歌词中也采用了听唱的方法学会了歌唱部分。歌曲三部分分段学会后,就引导学生了解歌词内容并进行歌曲的情感处理,在学生对歌曲有了更深的感受后,将学生分成三组合作表现歌曲(一组念锣鼓经并用木鱼伴奏,一组数板,一组演唱),以达到本课的教学目标。

本课虽然完成了教学任务,但学生对京剧的了解仅局限于课堂那是远远不够的,因此在进行本课小结时,我强调京剧不仅是民族的艺术瑰宝,更是民族精神的体现,是当之无愧的“国剧”。同时让学生在课外多了解我们的国剧,多听,多看,多学,为宏扬京剧艺术出一份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摘要: 在龙源唱片公司出版的《圣殿》和《玉萧声处》,及《沛1》中的(丑末寅初)、瑞鸣唱片公司的《短歌行》、《粉墨是梦》的唱片中,认识了作曲家孟庆华这个名字。在百度搜索才得知孟庆华老师创立了“伶歌”的演唱形式, ...
   

在龙源唱片公司出版的《圣殿》和《玉萧声处》,及《沛1》中的(丑末寅初)、瑞鸣唱片公司的《短歌行》、《粉墨是梦》的唱片中,认识了作曲家孟庆华这个名字。在百度搜索才得知孟庆华老师创立了“伶歌”的演唱形式,孟老师在戏曲、曲艺、歌舞、影视音乐、歌词写作、乐队指挥都颇有建树。在中央电视台历年春节联欢晚会上脍炙人口的《难忘今宵》这首歌,就是孟庆华老师编曲的。孟老师还多次参加国家级大型艺术活动及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的音乐创作,并担任音乐总监。孟老师作曲所出版的唱片:《伶歌 1》《伶歌 2》《粉墨是梦 1》《粉墨是梦 2》《短歌行》《圣殿》《玉萧声处》......,更是发烧友竞相收藏的发烧珍品。虽然我没有《伶歌》的唱片,但这些年走了许许多多发烧友家《伶歌》唱片没有少听。我们这代人从京剧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杜鹃山》......,认识了戏剧、管弦乐的巧妙结合,并且对样板戏这样的戏曲交响乐有着特殊的感情。所以对《伶歌》这样形式的唱片倍感亲切,从而对孟老师创作出版这些令人喜闻乐见、不乏高雅艺术的音乐作品也倍加珍爱。

在我的印象中孟老师是一位资历较深,和李小沛、张春一老师年纪相当的先生。星期三也就是3月16日,我在厦门发烧友俱乐部见到了孟老师。见面时我见到的是一位年轻帅气、身材匀称、高大壮硕的孟老师,第一次见面孟老师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言谈中孟老师是那么的谦虚、平易近人,让俱乐部在场的朋友感到毫无拘束感。在与孟老师的交谈中得知,这次福建之行除了采风福建地区的地方音乐素材,还有就是为他的唱片音乐做发烧友的普查。在发烧友俱乐部,我们得知了孟老师的《伶歌 1.2》和他其他几张发烧友视为挚爱的唱片,从作曲到配器都由他一人担任,不由打内心敬佩这位才华横溢的音乐家。交谈中孟老师详细地介绍了他的创作理念,将昆区及曲艺结合起来,创造了“伶歌”的演唱形式。在场俱乐部的吴海平先生播放了《伶歌》唱片,现场再次体验孟老师的杰作,与音乐家的座谈中聆听欣赏音乐家本人的作品,其意义重大令人难忘啊。

当我得知孟老师厦门之行的采风任务,恰好我们合唱团有位小MM是厦门南乐团的演员,我自告奋勇通过发烧盗版版主告诉孟老师,欲牵线带孟老师到南乐团体验他们的排练。当孟老师得到这个信息后颇感兴趣,通过联系得到厦门南乐团领导的欢迎和大力支持。于是3月17日孟老师从厦门集美打车准时来到位于厦门中山公园的厦门南乐团,在办公室我们得到了南乐团殷琼团长及办公室领导的热情接待。当得知孟老师是《伶歌》唱片的作曲家后,殷团及在场的多位领导都是《伶歌》唱片的忠实粉丝,顿时《伶歌》唱片给

为他们拉近了距离。孟老师和她们进行了亲切的交谈,在艺术团体里作曲家和艺术家灵犀相通,殷团和在场的粉丝们聆听了孟老师对《伶歌》等作品进行了解说。由于当天早上,我有排练任务,于是撂下了孟老师我排练去了。在殷团和李泳璇小MM的陪同下,孟老师兴致勃勃的观看了南乐团的排练。据后来打电话了解,孟老师对南音这样的中华古文化活化石艺术评价很高。



邂逅孟庆华老师时间非常短,孟老师的言谈举止给我们的印象十分良好,交谈的言语不多,孟老师音乐家的气度和艺术造诣不凡。我们期盼着孟老师为爱乐者和发烧友奉献出更多的好作品,为弘扬、发掘中华民族音乐文化作出更大的贡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31 21:39)

        这样的称谓刚开始真的很难接受,在这个大师满天飞的时代被冠上如此令人心颤的头衔实在是令人寝食难安。但最后还是说法了自己,让大家去了解、去评判吧。毕竟时间是最有说服力的,什么样子交给岁月和听众吧!




视频地址;

http://www.iqiyi.com/w_19rt3nvvwp.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禇海辰《圣殿》的听感有很多大烧已经写过,不再复述。该专辑是李、孟风格的另一种表现手法。(李小沛、孟庆华)因为之前有对龙源唱片《刘三姐》的毒舌评论,才有现在“不一样的听法”。正所谓角度不同,结论不同。所以,这次换个视角来分析,水平有限表达不明之处多多包含。

谈到禇海辰的《圣殿》也不得不提到瑞鸣的《伶歌》,这才有了另一种表现手法的结论,才有了“不一样的听法”。

先谈谈“不一样”中的“一样”。李小沛,孟庆华,(李白、李清照... ...)等。这些相同处是两张CD同脉同宗具有相同灵魂的保证。再谈“不一样”之处,意境不同为最。发烧友情迷音乐之中,彷如虽旋律身临其境,不同之“境”自然有不同的感悟,所以为最。配器编曲不同,曲境不同。唱词韵律不同,语境不同。就拿《醉花阴》和《醜末寅初》来品,一曲是词牌仄韵,一曲是京韵大鼓,曲韵语意截然不同。感慨,中华词曲文化之博大,唯叹息泱泱华夏可传承创新之人凤毛麟角!所以,只能谈谈“一样”中的“不一样”,这何尝不是一种无奈啊。有时也会拿祖宗脚下的涅槃儿hip-hop来品味下祖宗留下的京韵大鼓,还可以告诉美国佬有比Rap更加有韵律感的说话方式。可惜,祖宗留下的文明成了博物馆里的藏品,世世辈辈的子孙后代走到这里仅仅是看看。我们需要传承、创新、发扬,不仅仅是带有怜悯的瞻仰。难道再过20年,我们还要龙源唱片再版《红色娘子军》、《白毛女》... ... ?为什么,我们越来越缺乏优秀的作品?为什么,我们还在傻傻的谴责春晚歌唱“类”竟然玩假唱?玩剽窃?百年后,我们还听着“一样”的作品,那世界看我们就真的有点“不一样”了。



所以,我很敬佩孟庆华这样的作曲家,能传承华夏文化创新形式发扬广大。很敬佩李小沛这样的录音师,能坚持用高标准的录音技术融合华夏文明遗产的艺术果实,去录制一些大多数人“听不懂”的作品。敬佩他们坚持不懈发扬传统文化的精神,也赞叹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一样是汉语,就是有不一样的人他听不懂。


最后,让这个“生的伟大”的帖子有一个“娱乐性”的结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其他作品

 

博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0 10:0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词;乔羽   作曲;王酩     编曲;孟庆华   

                  23年前接到任务为该作品配器,心之忐忑。生怕糟毁经典,小心翼翼,随着流年,终于带着每次的回忆、激动走过了二十多个年头。当中也有哈大导演要替换该版,请人从新编曲,改编。播出之后还是许多人询问今年怎么没有难忘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27 18:30)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伶歌有毒作者:湯世傑博客

 

伶歌有毒

 

 

 

都说好音乐有毒,一旦致人迷醉成瘾,便无药可救——心想那或是些广告语,乖戾夸张,一笑置之即可。不意那日午后闲暇无事,想起该去奎峰那里坐坐了,顺便也听听音乐。印象中他那儿从不缺好音乐。就那么去坐了、听了个把时辰,竟陡然勾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10-27 18:29)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粉墨无央作者:湯世傑博客

 

 

粉墨无央

 

                                            

 

老旧东西当真让人爱不释手,摩挲品鉴,回味悠长:或几枚古钱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戏曲圈有几个被称;“网络愤青”的写作者,利用逆向思维在对当今的戏曲做类似的学术评判,这也是这个圈子里的正常现状。无论戏曲也好,其他艺术形式也好,都是历史的产物,发展壮大有他独特的规律。很多客观条件使得戏曲寿终就寝的周期变得很短、很快,很多人拿着过去说事,借着故人说事都是毫无意义的。戏曲的艺术形式已经完成了的他的艺术使命,衰败和退出主流舞台是必然的。也正是有着这样的环境和土壤让戏曲活不了死不了,死不了是因为是经常给打强心剂,活不了是因为我们发现戏曲这条大鱼的池塘里根本都是混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29 08:28)
   

           【一直在想什么时候这首连我都记忆模糊的作品成了中小学的教材,如果不是一位教音乐的朋友告诉我真的这个过程是怎样的,尽管说课稿写的很严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摘要: 在龙源唱片公司出版的《圣殿》和《玉萧声处》,及《沛1》中的(丑末寅初)、瑞鸣唱片公司的《短歌行》、《粉墨是梦》的唱片中,认识了作曲家孟庆华这个名字。在百度搜索才得知孟庆华老师创立了“伶歌”的演唱形式,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31 21:39)

        这样的称谓刚开始真的很难接受,在这个大师满天飞的时代被冠上如此令人心颤的头衔实在是令人寝食难安。但最后还是说法了自己,让大家去了解、去评判吧。毕竟时间是最有说服力的,什么样子交给岁月和听众吧!




视频地址;

http://www.iqiyi.com/w_19rt3nvvwp.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0 10:0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词;乔羽   作曲;王酩     编曲;孟庆华   

                  23年前接到任务为该作品配器,心之忐忑。生怕糟毁经典,小心翼翼,随着流年,终于带着每次的回忆、激动走过了二十多个年头。当中也有哈大导演要替换该版,请人从新编曲,改编。播出之后还是许多人询问今年怎么没有难忘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27 18:30)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伶歌有毒作者:湯世傑博客

 

伶歌有毒

 

 

 

都说好音乐有毒,一旦致人迷醉成瘾,便无药可救——心想那或是些广告语,乖戾夸张,一笑置之即可。不意那日午后闲暇无事,想起该去奎峰那里坐坐了,顺便也听听音乐。印象中他那儿从不缺好音乐。就那么去坐了、听了个把时辰,竟陡然勾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10-27 18:29)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粉墨无央作者:湯世傑博客

 

 

粉墨无央

 

                                            

 

老旧东西当真让人爱不释手,摩挲品鉴,回味悠长:或几枚古钱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戏曲圈有几个被称;“网络愤青”的写作者,利用逆向思维在对当今的戏曲做类似的学术评判,这也是这个圈子里的正常现状。无论戏曲也好,其他艺术形式也好,都是历史的产物,发展壮大有他独特的规律。很多客观条件使得戏曲寿终就寝的周期变得很短、很快,很多人拿着过去说事,借着故人说事都是毫无意义的。戏曲的艺术形式已经完成了的他的艺术使命,衰败和退出主流舞台是必然的。也正是有着这样的环境和土壤让戏曲活不了死不了,死不了是因为是经常给打强心剂,活不了是因为我们发现戏曲这条大鱼的池塘里根本都是混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29 08:28)
   

           【一直在想什么时候这首连我都记忆模糊的作品成了中小学的教材,如果不是一位教音乐的朋友告诉我真的这个过程是怎样的,尽管说课稿写的很严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摘要: 在龙源唱片公司出版的《圣殿》和《玉萧声处》,及《沛1》中的(丑末寅初)、瑞鸣唱片公司的《短歌行》、《粉墨是梦》的唱片中,认识了作曲家孟庆华这个名字。在百度搜索才得知孟庆华老师创立了“伶歌”的演唱形式,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31 21:39)

        这样的称谓刚开始真的很难接受,在这个大师满天飞的时代被冠上如此令人心颤的头衔实在是令人寝食难安。但最后还是说法了自己,让大家去了解、去评判吧。毕竟时间是最有说服力的,什么样子交给岁月和听众吧!




视频地址;

http://www.iqiyi.com/w_19rt3nvvwp.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