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力糖老鼠
田力糖老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766
  • 关注人气:2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介:

田力,作家协会会员。60年代生,居辽宁鞍山。辽宁省作协第十届签约作家。做过有轨电车售票员,钢铁质量检测员。写诗。

QQ:526893080

链接

中国作家网

中国作家网

习习

散文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诗歌
《12月17日,远处轻雾》
云彩也会捏紧鼻子
路过我们
干活儿的工厂,后来环保了一些
不再浓烟滚滚,从凉亭山上
可以分辨出化工、炼钢、炼铁的轮廓了
但云彩
似乎还是不满意
披一件旧外套
飘过去很远,才脱下去,露出它们的薄纱裙
我们干完活儿
抽烟看云
只能看工厂的烟囱和厂房,自己制造的云
也白
也曼妙,只是飘得,比外来的云,低很多

《于洪区》
一号线。过了铁西
过了保工街、启工街、重工街
在迎宾路
与开发大道之间,就是它
对,我说的是地铁
沈阳地铁
轰隆隆
早晨六点发车,夜里十一点收车停运
全程四元票价
我看望朋友
在那个出口爬上来多次
有一次时间不紧
还靠在出口的
瓷砖墙壁,自拍过一张
出口外面的小店,我吃过几次面条
凡是东北口味儿
我都能吃得额头冒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日记》
这场冬雨可能是为一个人而下
我这样猜想

马匹已经很久不可以进城
而今夜它来了

树木不怕孤独
孤独不适合用于植物

还有一个朗读者他没有回家
他在复印社外,自己读给自己听

我停下来只想着一件事
这时候雨变成了雪,但气温没有明显变幻

《确认》
一定羞涩过。一定
扭动过身子
七月
夜里说过不靠谱的话,也一定
卸下红妆
穷途末路过。风吹响它们
十二月
不轻摇只趔趄。

在夏天相爱的人,相互的表白
它们没有能力
重新给你们鉴证了。疤节虽丑
此刻
却能扶着塘边曲折着站立

羁绊少了,但它们还是不能走
空了心
它们仿佛简陋的墓碑,记载执过花的一生。

《表达》
两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屋子的样子:小董》
一盆花
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被遮挡得,只露出顶端
但它努力着挤
让人知道
它有蓬蓬勃勃的秀发

第二盆花
站得高,根茎有点粗,但仍然不知道它的名字
它落在墙壁上的影子
像一个女人
抬高手臂
呼唤远处的什么

第三盆花它在第三排
像菠菜
也像夜来香
粉色花盆,看得出来,它水土肥沃

接着是几颗橘子
在篮子里拦着,比较新鲜
今年的果园
丰收了吗?我窸窣窸窣翻了一下秋天的旧报纸
它们肯定是甜的
当然
也会有酸的,有如日子本身

《屋子的样子:泥巴》
有几条石膏线
小的拐角,有小的花样
镜子
没露出来,它藏有昨天的花

门廊玻璃上
镶嵌着十字框,但这不能证明
他就是基督徒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午夜的鸟鸣》
是那种
胆小的,细声细气的,是那种
传不出去多远
侧耳细听才能隐隐约约听见的
如果有人
打开小铁门出来,透气或者听电话
那一瞬间
鸟的胆子似乎大了一下
似乎压抑久了
突然有了点脾气,那一瞬间
厂房里的灯光
也迅速钻出来一束
像电影里的探照灯一样
被一种气味
推搡,和夹带

《午后的鸟鸣》
树木交出了葳蕤
枝干仿佛
数学书里夹带着的运算符号
它们歪着脑袋
叽叽喳喳
点数枝条伤愈后的疤痕

下着雪,东北的人行路
真是滑呀
我去博物馆
找一份多年前的旧报纸
看见它们
在枯萎的花坛里跳

太阳短暂地暖了一会儿
黄昏前
我无功而返
它们也停止了喧闹
盯着我,好像是要把它们记住的答案
试探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16 11:53)
分类: 诗歌
写给烈士李铁
作者:田力

《第一日》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七日。节气大雪

《第二日》
天继续冷。用身体划开的冰面
又冻上了
但怎么看,那两条裂纹
凸起或者凹陷
一冬天
冰面也不会恢复成原样

东北的冬天长,但东北人的心里暖
等冬冰化春水
那两道痕
也不会轻易被抹掉

两只救生圈
已经冻在了重新结成的冰面上
它们之间的距离
我揉揉眼睛目测了一下
一、二、三、四、五、六……
应该有
二十三条手臂那么远吧

冰冻上了嘴,不再能讲述
岸边自发来的人
男女老少都有
也是只扼腕和流泪,也是隐忍着,已经不能讲述

城市很小,小到装不下一声惊雷
与世上的水乡相比
这三线城市的水,不多
但加上这些连绵不绝的泪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忐忑》
总是有这样一张铁板
被锤子击打
这一张?那一张?还是另外的第三张?总有锤子表明
自己是锤子
铁板太多
平坦的,以为躲成了幸运者
我就有这样的
一张薄铁板
比我手掌大一些
我端详它
像是被砸过,也像是没被砸过
这个下午
我不敢轻易下结论


《星期五》
黄昏,火车拉起他们
回异地的家
大雪时节
黄昏短得蹊跷。隧道里更黑
棚顶的灯
显得亮,黑是不论星期几的东西。两个小时
假寐或者凑起来打牌
他们简单的洗浴
这时候
齿轮油的味道又涌动出来。看不出来兴奋
也看不出来不兴奋
跳下火车
跳到
一个城市的灯影里,路像臂弯
兜起他们已经很多年

《初心》
推倒重来
不只有多米诺骨牌
一次一次的开始
摸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今日大雪?是的,今日大雪》
我爹生病,脑出血。几次住医院后
越来越重
自己在屋子里学走路
晕,心慌,侧躺平躺着
几乎天天凌晨三点钟,就醒,
就睡不着。那时候
我们都上班,倒班,下班才能去看他。天没亮
我们在工厂,他就会打来电话:
今天春分,今天谷雨,今天霜降,今天大雪……
我爹,这个
在工厂干一辈子活儿的老工人
还是没能挺过去
2016年,我们哭着,他没了。日子真快
各忙各的,前些天立冬
气温开始变冷
自己看日历,没人打电话提醒
今日晚起,看日历,是的,是大雪。

《十二月》
虽然连贯。与十一月
还是有区别的
临近大雪
这次去单位上班,距离劳动湖更近了
我可以每天午饭后
去湖边走一走
观察冰水
是如何共存的。冒险的踩冰人
他们是不是
我年轻时的翻版?十二月,东北更有东北的样子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风事。工厂风。

《这种风》
这种风
是要下雪的风,我这样说
大概能有
百分之七十的把握

我师傅的判断
比我准
应该能有百分之九十吧
但是他退休了
后来去世了

他上班的时候,坐通勤小火车
从腰屯,到鞍钢
一路上他遇见的风,肯定
比我多

一般情况下
风是不会撒谎的,它们想到哪,就吹到哪

《锥子风》
就是
能顶住腰眼儿的风
有时候仿佛一根硬棍子
我们扛麻包
走跳板装火车,快坚持不住的当口
它顶着我们
不摔下来

不知道应该,说它们是好风还是坏风
它们有尖尖的小嘴儿
尖尖的小牙
夏天咬我们露出来的皮肤
冬天我们穿得多,就隔着蓝布,咬棉花

《地毯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老马》
文:田力

不是江里,是上海滩的滩上
面包房左侧
停着的脚踏车,就是
老马的

发酵菌推开因胆小而抱在一起的小麦粉
一碗水
不小心溅湿了一本硬皮美食书

广场梦想着喷泉,轮胎收藏起花纹
高架桥下的泥
开往虹桥站的火车一震颤
一个刀长脸的中年人,就侧耳听一听

2018.12.1

《水鬼》
----给码头
文:田力

不是鱼蟹,不是海草
它是另一种
有生物钟的生物
也有时候
只是一条影子,像舞台剧地板上
由隐秘的很远处射来的追光灯
抓着它
它也会消失,没有绸缎,手中空留半滴水
东岸到西岸
不是游,不是飞,当然
更不是跳
有蜇的湿滑,有鱼的迅速
有一个石头家
没有被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短火车》
它要比
“建设”牌的,“上游”牌的
短了不少
大小都算,只有六个轮子

但它也是蒸汽的,适合在逼仄中挪步、转身
它适合在工厂
具体点说
它适合我干活儿的二车间

五车间、七车间
也有
有时候
它们去调车场汇合在一起
像老朋友,像老同学

可以撒一会儿欢,放几口闷气
扯喉咙喊几声
星期天那样,宽敞地在床上
多懒几分钟

然后再回去
猫下腰
吃水,吃煤,吃尘土和黑烟


《喘息》
实在是不能再用呼啸和奔驰
来描述它了

我知道
这样,它会露出些许的难为情

以前是爬坡上坎的时候
现在,就是平原路
它也是费力地
才能咬碎一块硬煤

我还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