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unancrow
munancrow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4,274
  • 关注人气:2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那片黄金中有如许的孤独。
  众多的夜晚,那月亮不是先人亚当
  望见的月亮。在漫长的岁月里
  守夜的人们已用古老的悲哀
  将她填满。看她,她是你的明镜。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思维镣铐

狮子牙

耳朵的文章……还有画和猫!

风物志

两头尖,一个聪明而务实的人,拥有我没有的一切好品质……

特特

如果这家伙肯更新的话一定会很好看……

original sea

阿火姐姐的后院,一位服装文学神话绘画和艺术品位的达人级姐姐

严隐鸿绘画博客

这些充满了生命力的画作像是狂野的梦境,尽管有些害怕,却还是总不禁去回头寻找。

猫猫姑娘的博客

真诚,开朗,可爱,享受生活,而且名字也深得我心的姑娘……

博文
(2015-02-19 23:01)
昨晚的梦,记得格外清楚,有点“不愧是初梦”的意思。

梦里我和一位女性友人在路上走,路是普通的柏油路,但是周遭的风景像是灰谷附近……比灰谷多一些阳光。走到一处地方,左手边有开阔的林地,还有巨大的雕像。我觉得漂亮极了,想过去看看,朋友对我说:你飞行姿态还在吧?我说在呀,然后就展翅飞了过去。

空气非常清新,阳光像是黄金一样,雪白的雕像是巨大的女神像,似乎还披挂着武器。有和雕像差不多高度的树木环绕着林地,树叶的颜色被太阳照的发光,绿的轻松简单,又很漂亮。

回来之后我又看到右边的景色,是一个地势很高的湖泊,一直有水流入另一处更为广大的水域里去。就好比是从一只碗里不断倒水进浴缸里一样。湖面上有水屋,水屋里似乎有人,而水屋底下清晰可见巨大的鱼。近一点的水面看起来有点脏,但也还能接受;远一点的水上多的是水屋,每一个水屋下面都聚拢着鱼群,有时候是几条大鱼,有时候是一大群小鱼。我听到孩子兴奋的大喊,鱼,鱼碰到我的脚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15 22:09)
标签:

佛学

罗四维按照发条的右手的指示,走到了公元一侧的停车处。

这里大概是有发条的车?要不他叫自己来干嘛?冬天的风往罗四维的衣服里攥着,他把破旧的夹克紧紧裹在身上,弯腰检查着稀松的自行车堆。

什么都没有,这整个停车处最反常的东西,无非就是他手上的那把枪。

发条不会是在耍大家吧?但大早上五六点钟出现在公园里,这看起来也不像是耍人——

罗四维回过头想要走回公园,但他身后似乎是一大片自行车。

他又掉转头望着前方,这里也是一大片自行车。

他捂住胸口硬邦邦的铁块,脖子发梗。

他听到身后有人在喘息。

“七就是九”,那声音边喘边说,“龙就是凤,罗四维,东汉就是本朝“。

罗四维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气,然后猛地腾空而起把身体整个转向。

有个小胖子正趴在最近一辆山地车上,他的姿势看起来有点像青蛙,整个人不断起伏,嘴里呼哧喘着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9 12:26)
最近写了大量的采访。
采访确实是虚构写作的基础,就好比生活是小说的基础一样。积累了很多情绪,总是想写东西。
但从另一个角度讲,采访会让小说写作显得有点【涩】,总在考虑这样的情绪是不是合理的,是不是有逻辑的。
换句话说,采访大概是帮我彻底从青春读物领域脱离了吧,无论是好是坏。
我还在写一些比较轻的东西,以自己都惊讶的动力与勤奋。昨天刚刚交了一个两万字的侦探小说,算是初体验。
写完手头两个专题采访之后,我打算认真写一组采访题材、虚构故事、真实生活的女性视角短文,不到一万一篇吧,看看有无可能集结出版。这个大概写的会比较快,我希望今年内就写完。
另外,暗女一直呼唤着我去赶紧写完,回头读读,至少开头六章写的还是很漂亮的。
另外,妖谈录/小白也是一种新尝试,容我想想。

我的拖延症莫名其妙的治愈了,简直神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30 00:56)
【夏天啊夏天,生命的印痕难以磨灭。那永不衰颓的湖,那坚不可摧的树林,那生长着香蕨木和松柏的牧场,永远永远,岁岁依旧。夏天无边无际,没有穷尽。湖四周的生活正是在这样的底色上织出的锦缎。也正是衬托着这样的背景,度假人编织着他们圣洁而闲适的生活;小小的码头的旗杆上,美国国旗在蔚蓝的天幕下迎风飘荡,映衬着朵朵白云。千回百转的小径绕过盘根错节的树根,从一栋小屋伸向又一栋小屋,最后折回到户外厕所和放置喷洒用的石灰水罐子的地方。百货店的纪念品柜台上,摆放着白桦树雕成的微形小船;明信片上的景物看上去比它们本来的样子显得稍许好看些。闲暇中的这个美国家庭,逃避了闹市的暑热,到了这儿,弄不清小湖湾那头的新来者是“一般人”呢还是“有教养的人”,也拿不准星期天驱车来农庄吃饭的那些人因鸡不够分享而被拒之门外的传说是否真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不会写完的,我写不来男男,浑身难受)

 

 

在沙漠中生活的民族,对许多事情容忍的更少。

你不能因此而责怪他们,对他们来说生活注定苦难,许多微小的闪失都可能导致一股血脉被彻底抹平。于是,沙漠住民被禁止吃鱼——因为鱼肉太易腐败,早期喜欢吃鱼的倒霉鬼们很容易得上污染水源的传染病;他们也用宗教来限制女人四十岁之后的生育,那太危险,四十岁的女人还可以干好几年活,要是死于分娩,太不划算。
于是我们可以很轻易的理解沙漠氏族的另外一条规则——他们将同性之间的感情视为绝对禁忌。

 

同性之间的恋情无论多么炽热,都不可能产生后代;塔玛尔的氏族在鼎盛时期也只有四百七十八个男子,这已经是沙漠平原上最为强大的民族了,可他们显然需要更多的孩子。每一个女人都是资源,十四到二十八岁的女性价值堪比强壮的骆驼,三十岁以上的略微便宜些,也依旧是争夺的目标。多少次氏族战斗就为了争夺女性,多少鲜血滋养了沙棘,只因为想把自己的种子多传播一代。沙漠平原上的酋长们以后宫的大小为实力的体现,塔玛尔有十九位妻子,都不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这本书的前一部我读过,采访的是沙林毒气受害者,说实话,给我的感触没有第二本这么深。或许是因为受害者的想法我们多少可以想象:感觉痛苦、愤怒、不甘、困惑、混乱,我们每个人多多少少都经历过,程度当然没那么深,但总还是大概了解。但第二本采访的是奥姆真理教的信徒(希望不会被和谐),并不是直接的施暴者,但又有一种非常复杂的立场;他们的很多回答我确实想不到,从头读到尾,一直处于新鲜感之中。

当时《地下1》给我印象深刻的一段采访,是说一个中年人,因为沙林毒气而头疼欲裂,但还是坚持去了公司,甚至还做了广播体操。毒气受害者大部分都是上班族,那也是早晨去上班的地铁,而除了实在吸入量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7 17:03)
标签:

情感

今天感冒,工作不顺利,不想干活也不想见人,于是就看了半天人在纽约的博客,然后感觉非常好。

我读了大概三四百个人的照片和描述,一直翻完中文翻译,觉得不过瘾,又收藏了原网站。这期间我突然获得了一种某些书籍、一部分风景、一些音乐、极少的个人曾经带给我的感动,那赶紧类似于突然意识到自己身居一个无限宽广的世界,四面八方都是被风所填充的道路,四面八方都是被可能性填满的未来。那之后我出门吃误点的午饭,到地方才发现常去的饭馆装修了,换了一家不靠谱,又换到第三家。太阳很晒,人很多,我早就应该做头发了,毛糙的发稍撩着肩膀,但我心情还是很好。回家把头交给一个非常不靠谱的理发师,做了一个七十年代晚期徒劳装性感的过气女星风格的大螺卷,可我心情还是很好。欠着四篇采访要写,最近涌现的长篇梗又催着我赶紧记录下来,这一周都没法好好写稿子,但现在我心情依旧很好,简直神奇。

我想,优秀的作品和伟大的作品之间的差距,就是其中混入的、让人感觉世界宽广的人类情感浓度的差别。有些作品把很大的人放进很小的房间,这样我们会聚焦于人物的某些特型,而另一些作品甘愿牺牲“作者的声音”,去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3 11:10)
最近特别特别忙,接了很多采访和纪实类的稿子,挺有意思,另外一种感觉。多认识些人和事总是有好处的,无论从哪个角度讲。
 
有很多思绪在脑海中跳出又淹没,感觉像是这条河中的过客,但只要它们还在河里,钩子总会抓住它。
 
本来想多说几句,但是录入太累了……就这样吧!
读书才是正经事儿,开始!

1 错引圣经 8.5
·翻译有些冷硬,比如“基督宗教”,应该是信徒的译笔。
·非常有趣的圣经文本变迁史
·基督教是当时唯一的文本宗教
·圣经是否原文,这是新教生死攸关的难题。但事实上,人们热购这本畅销书,却不会真的为其而改变信仰
·醋和酒?是否惩罚淫乱的女人,是否对病人生气?耶稣的真实形象
·了解了基督教/天主教发展的大概历史和种种思辨
·基督=弥赛亚,从新约起天主教就注定了反犹倾向

2 烟与镜 7.5
·尼尔盖曼的杂集,诗歌,超短篇
·有几则很有趣,比如批发价,但大多数一般
·诗歌不好判断,译文的因素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说我是魔鬼的化身,
这我不好反驳;
但对鲜血、羊角蹄和邪恶,
我爱的并不比你们更多。
而醇酒、妇人和冒险,
那才叫道地的生活!



·海伯利安是真好看。非常好看。听说后四本也要出版了,今年最期待的事儿。
·过年真花钱,本月礼物开销达……不提也罢……
·假期写稿子很不顺利,索性放松了,多看了几本书,感觉节奏终于慢下来一点。
·开年就开始继续忙,翻译的事儿,自己的长篇,暂时就不接其他稿子了吧。
·荡荡真可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31 11:40)
各位新年好!


今年烟花不怎么热闹,也没有往日身在战火中的巴格达的即视感,所以除夕睡的特别踏实。

总的来说,过去的一年算是开悟之年,如果说2012年我努力寻找方向,那么2013年就算是终于大概也许可能闹不好——找着了。这一年来我有过几次非常努力的尝试,也曾经拼命干过几次活,我大略上明白了自己擅长的和不擅长的,开始说服自己在不擅长的事情上别太上心,我想这是个巨幅的进步吧。

这一年来,人际关系上的感触最深。我完全、彻底地失去了结交新朋友的热情,“现有的足够我爱”。人际关系的塌缩可能是成长中必然经历的部分吧,了解到更多的人带来的不光是更多幸福和刺激,还有更多麻烦和浪费掉的时间,于是在很多场合我就缩了。我的话比以前少,聊的内容比以前靠谱,和朋友见面也比以前频繁。因为数量减少,所以每位朋友都显得比以前更加重要。另外,我终于改掉了圈养傻逼进行围观的毛病,冷淡该冷淡的,不再想着这货以后一定还有好玩的演出——确实怪好玩的,但浪费时间。

时间,时间,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