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洛山伯小夜曲
洛山伯小夜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545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9-01-29 12:26)
标签:

杂谈

分类: 【加勒比云路】

国际有大赦,看来国内也有。


美国因感恩庆丰收而赦火鸡,我国因过年拜祖宗而赦了我的博客——小年之夜,神不知鬼不觉地解除了禁闭,我的文字重见天日。


再怎么样的申述悉数无用,终还是那个我熟悉的规矩——王法陪一边,人说了算。



我不感到高兴,也无丝毫惊异,就是莫名其不妙——为何把一个贞操犹全的良民给关了,娼妓却在门外如鱼得水?

真是一个好规则,这个年货有板眼儿。

万岁就不必了,百岁足矣——我指的是至少能让良民们名其妙的年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国老男的女朋友 <wbr/>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中国老男的女朋友 <wbr/>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中国老男的女朋友 <wbr/>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中国老男的女朋友 <wbr/>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中国老男的女朋友 <wbr/>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5 15:55)

与苏步青先生留学同校,这是始料未及的事,也为此颇感荣幸。我们专业相左,互不共时,却也心绪投合,隔代呼应,是为值得写下一笔的事。身为后辈,个人历程和其间的故事自然迥异,但却因了母校的一山一水,千草万卉归于一途一径,奇异共鸣于后世。是不足喜,何以为悦?留此引言,以兹怀想与苏先生共有过的虽时代殊异却共枝一脉的「東北大」,曾共有过的大路小径,以及我如梦似幻的仙台岁月(补记于重温凤凰卫视《记录大时代——书生意气——胡适(四))

  

世纪绝恋:苏步青与苏米子

与米子喜结连理

“人去瑶池竟渺然,空斋长夜思绵绵。一生难得相依侣,百岁原无永聚筵……”这是数学家苏步青在步入百岁之际,为他仙逝的妻子苏(松本)米子写的诗。米子是一位伟大的日本女性,也是最先取得中国国籍的外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08 19:34)
不到六点,隔壁房间响动起来。不一会,瑷玛轻轻开了门,见爸爸醒着,便拉开嗓子喊起来:“爸爸快起来,红月亮该出来了!”

噢,清早惯于赖床一会儿的娃娃,为了前日科学课老师的一个提醒,竟也可以抖擞起五更睡半夜的精神,一反常态促请起令尊的勤奋了。

令尊欣然一骨碌。

瑷玛已把百叶窗掀起半拉,正探望是否月出。

昨夜入睡前,先给妈妈手机装回了罗盘仪,确认下西方的朝向。不料午夜下起了秋雨。

大概担忧月亮被雨雾埋掉了吧?

雨已住,前院黑咕隆咚,幸而晨曦微泛,天空清澄得星辰可及的模样。瑷玛拿着妈妈的手机,打开此刻应有的红月亮样图,向爸爸解释红月亮如何渐变,几点几分呈现怎样的色形……不过,月亮去哪儿了呢?

“到后面去,西边在backyard那边!”令尊大人半脑出更,前院这是看日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29 07:19)
2008.2.23


我圆过那么一点点梦。

三峡对我来说至今是传说,一个没法圆的梦——等我想起时,它已不是原来的模样,一坝横亘南北,巫山云雨梦断,神女噘嘴哭,当今世界殊。

我那三峡成了当世挂历,秦时明月汉时关,一枕黄粱中盗梦而不偷情的宜主,卷帘舒袖而去,化雨驾雾随风……

我断了沽名学襄王的念想,合上“阳台暮雨”的卷轴,任三峡作古为琥珀中的虞姬。 

幸亏,《你好啊,峡江》这首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26 04:01)

阿希是地道里奇蒙“土人”,倚着海平面长大。看了我和女儿滑雪的录像,问:为什么那么

因为在三千四百米的高原。



维尔,是个有机会让人喘的小镇,冬季或早春如果有幸往来于它的山谷和山顶之间,数分钟内飞板直下一公里海拔落差。

夏秋的维尔,是挂靴的丽人。往来的四海游客慕名而来不再因她华丽飞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21 03:40)
峦野苍苍,黛霭为裳,所谓处地,在岳一方:
Vail, Colorado

2014-7-19 Wildflower Pageant on Shrine Ridge

20140719 Shrine Pass Trail 06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7 04:27)
标签:

情感

父亲

分类: 【落基山风语】
此刻,丹佛时间七月十七日下午一点四十分。

去年此刻,父亲躺在老家那间早年与母亲成婚睡房的床榻,即将咽下最后一口气,告别八十九年的人生。

我赶回家乡时,父亲躺在医院病床,已不能言语。

照面那一瞬,父亲眼光放亮,显然认出了我。那一刻,我相信父亲心中了无牵挂了。

我十八岁以后的人生,父亲没机会得以见证。异地读书一别直至工作留学,一波远似一波,一年远过一年。最初大学假期尚可见上两次,北上工作后便只有春节见一回,之后隔了东海,继而是太平洋。

电影《柳堡的故事》,不久前才看到。《九九艳阳天》一歌,十八岁时已了然于心。歌中那两句,数十年来都是我的心结:哪怕你一去千万里,哪怕你十年八载不回还……

当我跨越千万里,跨越数个十年八载再回到父亲身边时,他却要走了,再也不回还。

父亲的墓地,位于生养老家之傍,临水望岳,紧挨父亲生前最爱的江滩。

点点滴滴有关父亲的温暖记忆,全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忽传马尔克斯他刚离去,这让我陡然跌下Pico de Orizaba谷底——原以为老马他留下遗产早已人在他界。

 
Pico de Orizaba, Mexico

老马,我的灵魂几近半百孤独时再度亲近的人,故昵之加西亚哥哥。数十年来,招我惹我拜而谒之其故居的思想者,一是寄居佛罗里达的海明威,二是客居墨西哥的老马。

说老马,话孤独,不得不说到冯兄的上铺——睡在那上面的我那位贤弟。

常青指路,引吴琼花奔了红区;贤弟读书,让我未择而栖人间绝木——看到《百年孤独》这本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成都上医科的后两年,曾透过一位要好的同班女生,结识过一位那年代称为社会青年的成都伙子。

我始终忘不掉那位小伙子。他显然是一位好与大学生交往,喜欢华西校园氛围的人。为讨我这文学爱好者的欢心,他曾数度从居家所在的省图书馆,堂而皇之顺出不少库存旧书,神秘而不乏自得地放进我寝室的书柜,令我喜忧参半却不舍拒绝,不知如何报答他虔诚而不可告人的友情。我实在是太爱那些书了!于是脱下从春熙路倾囊买下的皮夹克,换下他半旧的尼龙夹克并从裤兜掏出没抽完的大重九,情深意重地拍在他手心。

那场难忘的校外友谊,为我乍然带来一个不劳而获富贵有余的小书库。我不无自私地把最喜爱的几本小说和诗集纳入抽屉自个儿慢用,把余下的书放入寝室碗柜底层,当作公社食堂精神大锅饭供同室伙计随意享用。其中几本书,多少影响了我的前半生,譬如武者小路实笃的《爱与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张贤亮的《绿化树》等。其中有本书名为《被迫的西伯利亚之行》的纪实小说,让我终身难忘,多年来一直试图搜到它的蛛丝马迹。

亲爱的克鲁普斯卡娅彼得罗芙娜嫂嫂,你可知我真的如了愿:近日竟从网上找到了那本书的图片,那个名姓皆以“阿”字打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