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洛山伯小夜曲
洛山伯小夜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200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5-04-05 15:55)

世纪绝恋:苏步青与苏米子

与米子喜结连理

“人去瑶池竟渺然,空斋长夜思绵绵。一生难得相依侣,百岁原无永聚筵……”这是数学家苏步青在步入百岁之际,为他仙逝的妻子苏(松本)米子写的诗。米子是一位伟大的日本女性,也是最先取得中国国籍的外籍人士之一。苏步青与她风风雨雨60载,成就了一段感人至深的世纪绝恋。苏步青1902年9月23日出生在浙江平阳县雁荡山区一个普通的农家。在浙江省立十中念初三时,他的学习兴趣便从文学转向了数学。他的数学才华引起校长洪彦元的极大关注,专门安排老师对他进行指导。1919年苏步青从中学毕业时,已调出学校的洪彦元寄给他200块银元,让他到日本求学。于是,17岁的苏步青独自踏上了留学的道路。1920年春天,到日本仅三个多月的苏步青就通过了日语关,并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日本东京高等工业学校电机系。1924年春天,他作为惟一一个中国留学生报考著名的仙台东北帝国大学数学系,并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帝国大学是日本知名的大学,苏步青年年拿第一名,自己还有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10-08 19:34)
不到六点,隔壁房间响动起来。不一会,瑷玛轻轻开了门,见爸爸醒着,便拉开嗓子催促:爸爸快起来,红月亮该出来了!

噢,清早惯于赖床一会儿的娃娃,为了前日科学课老师的一个提醒,竟也可以抖擞起五更睡半夜的精神,一反常态促请起令尊的勤奋了。

令尊欣然一骨碌。

瑷玛已把百叶窗掀起半拉,正探望是否月出。

昨夜入睡前,先给妈妈手机装回了罗盘仪,确认下西方的朝向。

不料下起了秋雨。大概担忧月亮被雨雾埋掉了吧?

雨已住,前院黑咕隆咚,幸而晨曦微泛,天空清澄得星辰可及的模样。瑷玛拿着妈妈的手机,打开此刻应有的红月亮样图,向爸爸解释红月亮如何渐变,几点几分呈现怎样的色形……不过月亮去哪儿了呢?

“到后面去,西边在backyard那边!”

令尊大人半脑出更,前院这是看日出。

绕到屋后,便见林间亮晶晶一团。“那一定是月亮!”爸爸提醒说。

“Yes,we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7-29 07:19)
2008.2.23
我圆过那么一点点梦。

三峡对我来说至今是传说,一个没法圆的梦——等我想起时,它已不是原来的模样,一坝横亘南北,巫山云雨梦断,神女噘嘴哭,当今世界殊。

我那三峡成了当世挂历,秦时明月汉时关,一枕黄粱中盗梦而不偷情的宜主,卷帘舒袖而去,化雨驾雾随风……

我断了沽名学襄王的念想,合上“阳台暮雨”的卷轴,任三峡作古为琥珀中的虞姬。 

幸亏,《你好啊,峡江》这首当时的歌终让我找到,顺溜拾回了十八岁。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7-26 04:01)

阿希是地道里奇蒙“土人”,倚着海平面长大。看了我和女儿滑雪的录像,问:为什么那么


因为在三千四百米的高原。


维尔,是个有机会让人喘的小镇,冬季或早春如果有幸往来于它的山谷和山顶之间,数分钟内飞板直下一公里海拔落差。

夏秋的维尔,是挂靴的丽人。往来的四海游客慕名而来不再因她华丽飞扬的一流粉雪,而是她的安谧和色彩,还有怡人堪比月桂的空气。

我偏爱维尔,包括邻接的比弗溪小镇,倒不是因为它为前不列颠王妃戴安娜最钟,而是因为女儿的赞美。

"爸爸,我觉得Vail和Aspen才是最好的!"女儿习惯赞美人和物,却不常轻言之最。

不错,无论何季来维尔都不枉一行。

钟情欧陆的游士,会恍若置身瑞士圣莫里茨。

来过维尔的人,再访,或有重逢老友之感,花心荡漾,情色耦合不打一处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7-21 03:40)
峦野苍苍,黛霭为裳,所谓处地,在岳一方:
Vail, Colorado

2014-7-19 Wildflower Pageant on Shrine Ridge

20140719 Shrine Pass Trail 062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忽传马尔克斯他刚离去,这让我陡然跌下Pico de Orizaba谷底——原以为老马他留下遗产早已人在他界。

 
Pico de Orizaba, Mexico

 
老马,我的灵魂几近半百孤独时再度亲近的人,故昵之加西亚哥哥。数十年来,招我惹我拜而谒之其故居的思想者,一是寄居佛罗里达的海明威,二是客居墨西哥的老马。

说老马,话孤独,不得不说到冯兄的上铺——睡在那上面的我那位贤弟。

常青指路,引吴琼花奔了红区;贤弟读书,让我未择而栖人间绝木——看到《百年孤独》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在成都上医科的后两年,曾透过一位要好的同班女生,结识过一位那年代称为社会青年的成都伙子。

我始终忘不掉那位小伙子。他显然是一位好与大学生交往,喜欢华西校园氛围的人。为讨我这文学爱好者的欢心,他曾数度从居家所在的省图书馆,堂而皇之顺出不少库存旧书,神秘而不乏自得地放进我寝室的书柜,令我喜忧参半却不舍拒绝,不知如何报答他虔诚而不可告人的友情。我实在是太爱那些书了!于是脱下从春熙路倾囊买下的皮夹克,换下他半旧的尼龙夹克,并从裤兜掏出没抽完的大重九,情深意重地拍在他手心。

那场难忘的校外友谊,为我乍然带来一个不劳而获富贵有余的小书库。我不无自私地把最喜爱的几本小说和诗集纳入抽屉自个儿慢用,把余下的书放入寝室碗柜底层,当作公社食堂精神大锅饭供同室伙计随意享用。其中几本书,多少影响了我的前半生,譬如武者小路实笃的《爱与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张贤亮的《绿化树》等。其中有本书名为《被迫的西伯利亚之行》的纪实小说,让我终身难忘,多年来一直试图搜到它的蛛丝马迹。

亲爱的克鲁普斯卡娅彼得罗芙娜嫂嫂,你可知我真的如了愿:近日竟从网上找到了那本书的图片,那个名姓皆以“阿”字打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校长写给其夫人的一封信2014年3月11日是母校华西医大104岁纪念日。1910年3月11日出任华西协合大学第一任校长的Josep Beech博士,不会想到在他度过一生中最有价值和最值得纪念的华西岁月后,在他离世整整60年后,还会有我这样一位华西后辈,在离他长眠之地芝加哥1000英里的地方,追思和纪念他与他夫人历经困苦致力于华西教育和医疗事业的高尚品格和丰功伟绩。他们回归故国前曾获得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先生的高度评价,也获得了后来历代华西后辈不绝的颂扬和铭记。

今夜,我从耶鲁图书馆资料库,偶然发现一封当年他写给夫人的家信,不禁泪湿眼帘。他们不仅把所信仰上帝的光辉和恩泽带到了当年苦难深重的中国大地,而且让一百年之后的华西后辈感受到了弥漫于家庭的和煦阳光和感人爱情。愿毕启家族的血脉世代相传,永沐荣光与幸福。

2014年3月6日

华西那六年,经历过一次盛大的校庆。那场在比邻校西楼的学校礼堂举办的纪念晚会,如同那几部美国电影周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2-28 04:08)

正午时分的咖啡杯,常飘出一袭怀旧飞裙,妖气十足,娉娉袅袅,款曲娓娓,撩神弄思,惹人逐陈,二十年间不胜勾引。

这一杯,却是妙不可言的。沦陷,也会有时人所谓那种“很赞的FEEL”。


仙台 定禅寺大道


午餐咖啡始于留日岁月,一群堂皇探索健康科学的人类,却有个彻头彻尾反科学的陋习:午餐围桌开例会。那一周五日的食欲之虐,偶尔回想起不免想吼一声“龚氏神曲”。


阅读  ┆ 转载 ┆ 收藏 

The Last Station这部电影,断续花了一周时间才看完——从家中床头移到华府飞丹佛的航班,再移回丹佛飞华府的航班,最后回到家中床头,今夜看到其最后一站——关于托尔斯泰,这位从我的青年时代起,一直渴望拜谒其故园的俄罗斯文学圣父。

梦中最近的,现实里往往最远。至今未得机缘涉足俄罗斯的那片秘境,遂使我灵魂干渴得紧。The Last Station这部影片的出现,让我有缘先行切入这位圣父的生活场景,预览其灵魂风景。

怀想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冰雪消融大地回春,被出卖的一代、被耽搁的一代和彷徨的一代各怀春心,弥散着荡漾开,口中狼吞虎咽着新知,心里渴求着文学艺术的滋养,那光景,堪比圣徒手抚着圣经巴望着圣父的动静……越是置身医科单调寡欲的世界,越是激发出叛逃至文艺乌托邦的热忱。生理解剖细胞生化,比之于优雅浪漫诗情画意的文艺天地,是那样的相形见拙索然乏味。

夏日周末的黄昏,女生院门前丁字路口人头攒动,仿佛全校的“医学叛徒”和希波克拉底信徒各乱了心经,齐刷刷聚首于露天电视机前,引颈而候中央电视台播放苏联彩色电视剧《安娜·卡列尼娜》……直到有一天,亲眼目睹穆斯林朝圣的光景,恍若再度遁入当年青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