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翟东升
翟东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622
  • 关注人气:3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21-02-12 11:42)
标签:

文化

三牲居首肖中谦,
化草为奶力耘田。
宁入华夏书挂角,
不恋天竺扮神仙。

解释一下:
1,既然是咏牛之生肖,诗中就不再出现牛字,避讳以示敬。
2,古时祭礼所用大三牲:牛、羊、猪,其中牛居于首位。但是在十二生肖中,牛排在第二位,且对应地支“丑”,故赞之曰谦。当然,此处丑的本意并非美的反义词。
3,牛在中国是勤劳踏实的劳模代表,是农业时代的关键生产力,而且牛角挂书的典故,描绘的是耕读传家的勤奋与上进。典出《新唐书·李密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4-07 07:46)
标签:

文化

夜夜啃书尊为子,
日日潜行忌狸奴。
居首生肖穴神社,
囤得宿粮何羡蝠。

过年不在国内,行程匆忙,未能按往年惯例撰写诗文以咏年,近日忽悟此时疫,乃敬撰一首以颂。
惟愿天下太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常伴牛羊充太祀,
偶得风口亦腾云。
莫笑暴食积厚脂,
墟下坚强赢薄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年前的金融危机席卷了全球,开创了我们今天所处的所谓后危机时代。十年回望,金融危机究竟改变了什么?

记得危机刚刚爆发的时候,美国金融界的思想家们比如债券之王Bill Gross先生曾提出,后危机时代将有三大主题,再规制化reregulation,去杠杆deleverage和去全球化deglobalization。这份预言实现了多少?

再规制化曾被犹犹豫豫、三心二意地尝试了一下,然后坚决地放弃了:金融危机的罪人们并没有坐牢,而是被救助了,成功地保住了他们的奖金和自由,其中一些人甚至保住了他们的职位。

美欧的高杠杆,十年来发生了转移而不是下降,先是让公共部门大幅扩张了债务以承接金融部门和私人部门转移出来的债务和亏空,然后是利用美元和欧元的特权将债务利率压到零乃至负利率,从而将数万亿美元的亏空转化为全球外围地区的高通胀。

当年预言的三个主题中,只有去全球化正在切实发生,2016年特朗普当选总统和英国脱欧公投,标志着自1979年开始向全世界布道全球化福音的盎格鲁萨克森民族,如今掉转枪口攻击自己当年提倡的全球化。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化被它自己的母国给抛弃了,成为二十一世纪的思想弃儿。民粹主义、孤立主义、保护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01 19:08)
标签:

文化

吞月吠日齐地心,

忠肝热肠保太平;

淮王带得飞升去,

幻作白云戏洞宾。

 

有朋友和一首《犬辩词》曰,

猎兔伏鹰崎路行,

司晨守夜度生平;

淮王偶赐升仙药,

误我忠贞一世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27 16:38)

知时守信田舍郎,

高冠慎步头颈昂。

莫笑胆怯肚肠小,

跃上枝头惊凤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遥想当年风云迫,

老成谋国转穷危。

而今天命轮回至,

请计何处觅骨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4 22:31)

2017年一月一日,赶回江苏老家看外婆最后一面。她留在了2016年。哀乐声很响,亲戚很多,我悄悄在她家老宅周围转了两圈,拍了几张照片。四汀宅沟,高檐大屋,她的娘家和夫家都曾是当地富户,宅子边大竹园中盛产美食、阴凉和快乐。如今皆已物是人非。

外婆与外公是指腹为婚,生日前后差五天。外婆十七岁进陆家门,俩人恩爱一生。五年前外公去世,外婆则寿至虚龄八十八,故称米寿。她幼年时读过三年私塾,心算颇快。曾在八十年代从事服装摊位生意,盈利颇丰。我十岁时替她站摊获得最初的财商。她对各路亲友非常慷慨,为人颇为固执。她尤善打牌记牌,总能赢钱。人生最后的时刻,头脑仍然非常清楚。

 

敬撰悼词曰:

闺秀进门历七十载营利精明疏财慷慨惠及三姑六婆四邻八眷;

米寿辞世养五代人操心温饱关爱冷暖恩存万水千山百年一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26 22:26)

每年春节给尊长朋友们拜年,我都整首应景的诗词歌赋,今年也不例外,小小五绝,以为纪念。

 

贺乙未羊年

 

风吹草低现,

苏武牧胡乡。

大我方为美,

会社即呈祥。

 

注:主题为 “羊” ,但遣词讳之以示敬。前两句为具象的场景描述;之所以取典于苏武,盖因我在羊年以访问学者身居美国华盛顿乔治城大学,然心系国内全面深化改革。后两句乃借“羊”字旁说的过年吉祥话,表达美好愿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财经

应环球时报约稿而作。

 

进入2014年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是否“破6”成为热议话题。其实大可不必纠结于具体数字。人民币汇率问题,可分为两个子问题,一是高估还是低估,二是汇率将会升值还是贬值。前者是一个价值估测,后者是一个趋势判断;低估了未必就涨,高估了也未必会跌,两者不是一回事。

笔者的观察是,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之后的头10年,人民币兑美元的名义汇率基本上是被低估,但是中国对升值持抗拒态度;到如今,人民币汇率处于均衡甚至高估的位置,但是中国却拒绝贬值。这个态度的转变,反应的既是领导集体在治国理念上的差异,也是中国发展阶段所面临问题的变化。

先说低估和高估问题。一个直观的体验是,十几年前中国人出国,都是大皮箱里边连牙刷电饭锅都带上,因为国外的东西太贵。如今再出国,基本都是带一个小包,回国前会在商场买两个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